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择 > 正文 第八十二二章 激怒

第八十二二章 激怒

    林封谨仰天长笑道:

    “像你这样的人也配来抓人的短处,可笑之极!我且告诉你事情的真相,当时中唐君王李坚陡然暴毙,太子登基要对我不利........”

    接着林封谨便将之后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当听到了大隐君,小隐君的名字的时候,陆九渊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他如何不知道是自己当年留下来的根子才令林封谨遭受到了这样的追杀。

    这其中林封谨还是隐瞒了一些事情,不过那修罗界的魔物,血魂钢盒子里面的阳鬼,天人五衰之毒都说得是头头是道,若是临时编造,一定不可能说得如此详细,因此大致还是可信的,旁人都听得是目瞪口呆,很是有几分难以置信的感觉,

    “所以,其实官方邸报上面所说的被我杀掉的那些人,其实都应该是大隐君和阴无极干的!”林封谨大声道:“邸报的目的就是想要往我身上泼污水来恶心我而已。”

    韩庆听完了林封谨讲的,几乎失态,愤怒的大叫了起来道:

    “就凭你也能杀得了他们三个人?”

    林封谨淡淡的道:

    “不是我,是我和及时赶来的手下联手用计干掉了他们,事实上若不是我的手下及时赶来,我估计早就被杀死了吧。最后我要告诉你,你做不到的事情,不要以为别人就做不到!最后是大隐君发狂,杀死了劫掠他家山庄财物的几百个乡民。咱们书院的关系网遍布天下,要辨别我的话的真假还不简单,让人调查一番就好了。”

    这时候,陆门大弟子钟文墨忽然出声道:

    “师尊,我倒是听说陈礼陈先生前日才省亲返回.......陈先生的籍贯似乎就在淝东县的附近,他应该是可以知道一些事情的真相。”

    很快的,书院里面的陈礼先生就被请了过来,他是极富盛名的当代文学大家,喜欢探访各地的名山大川,以一篇一篇优美的游记小令而享誉天下。在林封谨看来。就是个加强版的徐霞客。当下便向他询问起这件事,陈礼便叹了一口气道:

    “老夫出发之前,也看到了邸报上所写的东西,总是觉得我东林书院当中的士子不至于如此丧心病狂。屠戮无辜民众几百人。所以特地是去淝东调查过。最后的结局却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陈礼沉痛的道:

    “哪位是林封谨?”

    林封谨道:

    “我是。”

    陈礼凝视了他一会儿道:

    “根据我对当地人的走访,那些普通的乡民绝大多数都是因为拿了大隐君山庄里面的财物,然后被发狂的大隐君追赶杀死。但是,大隐君山庄里面的男女老少,他们却不知道凶手是谁。”

    “是我下的手!”林封谨昂然道:

    “黄密黄歇这两人山庄里面的家眷和仆佣,一共一百六十九口人,男女老少,无论贵贱,那确实是我杀的!此人的几名心爱弟子被杀,便叫嚣着要把我三位娘亲卖到窑子里面去接客,他是说的出做得到的人,那么我自然就以牙还牙杀他全家,鸡犬不留,这是天公地道!他既然打算做初一,就不能怪我做十五!我这事情按理来说手段是残暴了些,却也是没有什么良心不安的地方。因为我若失手,我的娘亲遭遇的事情绝对比死还惨!”

    陈礼摇头叹息道:

    “敌人是豺狼,但你不能变成财狼啊!”

    林封谨淡淡的道:

    “以德报怨不是我的性格,以直报怨才是我的风格。敢问先生,我犯了大齐哪一项律令?”

    林封谨的这一句反问立即抓住了要害,是的,他就算是有杀无辜之人,但是,死的却是中唐的百姓!北齐的律法,怎么可能覆盖到中唐去?因此这句反问便只能令陈礼摇头叹息,告辞而去。

    这时候,阳明先生率先站起来了道:

    “林封谨并未违反本门门规,只是年轻人行事有些过激,因此之后我会在教导的时候好好化解他心中戾气的。”

    陆九渊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道:

    “等会你自己去钟文墨那里领罚,杀一个妇孺老弱十鞭子!下不为例。陈先生说得没错,对方是禽兽,你也是禽兽?心中的戾气太重!迟早都要走火入魔!挨完了鞭子以后,滚过来练剑,我陆九渊纵横天下,手下败将无数,万一还有人找上你们的话,岂不是又被撵得像野狗似的,叫我的脸面何在!我陆某人的弟子,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骑在头上撒野的!”

    说完陆九渊便对着周围的先生拱手告辞,其余的弟子看着林封谨却是极其羡慕,为什么?因为他表面上貌似要挨打受罚,其实呢?陆九渊都说得明明白白的了,多半是要传授他一套强悍的剑法来护身,这些弟子们都恨不得挨打的是自己,如此大好机会,竟然被林封谨抢先了!

    这时候,阳明先生也站了起来,和周敦颐郑玄说一些有劳了的客气话,这一次不消说,胡说八道的几个人肯定是会被重罚的,等到一干师长退去,林封谨看着韩庆,脸上却是有着真诚的笑容,走到了他的身前低声道:

    “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干,早就发觉你看苻敏儿的眼神不对劲,是他妈的红眼病发了吧?”

    韩庆冷笑道:

    “你胡说八道什么?”

    林封谨低声道:

    “我算是记住你了,韩庆,就凭你这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苻敏儿的小腹上有一颗红痣你知道么?她被压在床上的叫声很撩人你知道么?像你这种只会在背后偷鸡摸狗的蠢货,注定一辈子连别人的洗脚水都喝不到!”

    韩庆听到了林封谨的话,眼球里面忽然冒出来了血丝,虽然林封谨其实是在胡说八道,但是这种事情每个人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更重要的是,韩庆还亲眼看到了苻敏儿被林封谨袭胸以后很不正常的反应,因此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深信,然后暴怒!!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怒吼,然后一拳就砸在了林封谨的鼻子上!

    骤然发生了这种事情,林封谨的反应居然是不闪不避,顿时就被他打翻在地,鼻孔里面鲜血长流,他在地上翻滚了几圈以后,头上和身上都沾满了灰尘,看起来相当狼狈,可是林封谨双眼里面却是露出来了尖锐的光芒,然后冷笑道:

    “很好,韩庆,我好心与你和解,你居然做出如此不可理喻的事情来!”

    事发突然,旁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旁人只是见到林封谨带着友善真诚的微笑走过去,和韩庆说了几句,韩庆却是陡然爆起伤人,因此这样的结果无论如何都是他理亏。

    听到了里面又乱了起来,郑玄走进来以后闻名原委,他的脸色更是难看无比,大步走过来就是“啪”的一个耳光狠狠的抽了上去,这一嘴巴子可是用了大力,立即就见到韩庆被一巴掌抽飞在地,两三颗牙齿都从嘴巴里面混合鲜血吐了出来。

    郑玄乃是端方君子,已经是被气得呼哧呼哧的喘息,怒吼道:

    “你凭借道听途说之事,就在那里四处宣扬,污蔑同窗,此时还在这里行凶?”

    韩庆此时已经被嫉妒之火狠狠的舔舐着内心,双眼里面满是血丝,脑海里面回荡着的都是林封谨说的那两句话.......苻敏儿的娇喘呻吟,苻敏儿白皙上的红痣!!身体上的剧痛更是让他一下子爆发了出来,以同样的声音怒吼道:

    “你打我!!你竟然打我!!你算什么师公??林封谨这王八蛋滥杀无辜,可是陆九渊表面上要责打他,实际上是要传他绝世剑技,我被林封谨羞辱,你个老东西居然偏袒他来打我?”

    听到了韩庆的话,林封谨故意伸手揉了一下流血的鼻子,掩饰住了自己嘴角的那一丝会心的笑容。

    从韩庆这个人布置出来的那一系列东西上来看,这个人可以用暴躁易怒,志大才疏,心胸狭窄这三个词来形容,倘若他行事缜密一点,考虑事情周密一点,就绝对不可能连事情都不调查清楚就开始散布谣言。

    针对他的这一点,林封谨便迅速布局,用他最在乎的东西来激怒这家伙,然后再来看他有没有什么破绽,其实林封谨的本意是要激得韩庆和自己决斗,那时候虽然不能杀他,却也是要他不死也脱层皮,没想到这人居然在暴怒之下,什么都顾不得了,直接顶撞郑玄!!

    要知道,天地君亲师,又有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何况郑玄还是韩庆的师公?说得难听一点,郑玄就算是这个耳光抽得没道理,韩庆也只能是白挨了,还得赔笑上去搀扶,这就是儒家的纲常。

    嘿,没想到韩庆这厮暴怒之下,纨绔子弟的脾性犯了,倒真的省了林封谨不少的事。

    韩庆话一出口,立即就产生了后悔,而当他看到周围的人都是用一种奇异,惊讶,震撼,鄙视的眼光望过来的时候,他忽然觉得浑身冰凉,整个人都忍不住哆嗦了起来!!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