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渺渺仙尘 > 正文 7山3后后山三

7山3后后山三

    沈沐枫跟着秦铮,用除尘术清扫出一处背山靠崖的高台平地,准备宿营。

    收拾好后,秦铮便在附近走了一圈,弄回了一堆干草树枝,用一个火球术引燃了。

    接着,他从储物袋中取出那只银灰小兽的尸体,动作利索的用一柄锋利小刀切割剥皮,去骨削肉,继而将切好的肉,串到几根削尖了头的长木棍上,架在火上烤了起来。

    到肉烤到兹兹冒油,秦铮又往上撒了些许不知名的佐料。

    待至肉色金黄,便烤好了。

    秦铮递给沈沐枫一只兽腿,“吃吧。”

    沈沐枫闻着香味早就巴巴的眼馋好久了,她也没有矫情,大方道谢后,便伸手接过了烤肉。

    虽然吃了辟谷丹,并不觉得肚饥,但当烤肉的香气阵阵袭来,她还是忍不住的直咽口水。

    这烤肉,肉质鲜美,外焦里嫩,不肥不腻,恰到好处。

    沈沐枫一口下肚,便随之感到有灵气弥漫体内。

    啊嗷,这才是人间美味啊!——沈沐枫喟叹。

    灵兽肉她也吃过两次了,平心而论,这银绒貂的肉里蕴含的灵气并没有比紫水雉多了多少,但是这味道,这口感,就让她觉得,比之前在门派饭堂吃的那顿要强上百倍。

    “嗯……秦师兄,你这烤肉太好吃了!秦师兄真真是好手艺,我从来没吃过这么美味的烤肉呢。”沈沐枫真心的恭维道。

    最后的结果就是,沈沐枫横扫掉了银绒貂的一只后腿加半个身子,然后抱着肚子直哼哼。

    刚才就在秦铮动手烤肉,沈沐枫在旁支着下巴旁观的时候,她便已从秦铮口中了解到这只攻击她的名叫银绒貂的小妖兽了。

    银绒貂,又名银绒火貂,顾名思义,这种小型生物擅长火袭。

    银绒貂身上的银绒有辟火之效,一般多用在防御法衣之上,且那绒毛细密润滑,颜色也好看,所以银绒貂的毛皮还是很有市场的。又兼之银绒貂为一阶妖兽,肉质鲜美且富含灵气。总言之,银绒貂在坊市上是非常受欢迎的。

    但由于银绒貂度快,又擅藏匿,并不太好猎捕,因此收购价就要比同阶的其他妖兽高上一些。对于一个炼气中低阶的修士来说,若猎到一只银绒貂,可以换来几个月的聚气丹了。

    而那只银绒貂当时之所以会袭击沈沐枫,据秦铮猜测,应是沈沐枫行动之时不知怎地,惊扰到了它。这小兽极容易受到惊吓,受惊之后便以火袭人,继而借机逃窜。

    一般情况下,这银绒貂并不易碰到。若是别的修士遇到,可能高兴都还来不及呢。皆因,银绒貂只善突袭,正面攻击却不强,且只有一个吐火技能,也最多吐个两三次就没有了。

    秦铮觉得沈沐枫的运气挺好,竟能碰到一只银绒貂。

    沈沐枫却在心里哀呼,这运气,她不要成不?

    可能秦铮觉得,以当时的情况,即便他未在场,沈沐枫也不会有什么事,顶多就是可惜了的被那只银绒貂跑掉了。

    没有生命危险,就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多可能就是受点小伤——这个秦铮没当回事;或者,毁容?——嗯,这个会被沈沐枫列#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为头等严重的情形,则根本不会出现在秦铮的思考范畴内。

    因此,沈沐枫很怀疑秦铮严重错估了她的渣反应和渣身手。

    沈沐枫心下明白,若是那时秦铮没有及时出手,说不得,她就真成为了死于一阶妖兽银绒火貂嘴下的云华第一人了。

    所以,沈沐枫还是非常感激秦铮的及时出现。

    于是,倒霉的就只有那只银绒火貂了,遇上了秦铮,它最终就变成了两人的腹中餐。

    &ampampnsp

    吃饱喝足,呃,还不能睡觉。

    好容易饱食了一顿灵肉,不炼化吸收掉已经入肚的灵气,实在太可惜了。

    虽然沈沐枫现在修炼不缺丹药了,但这白得的灵气,谁也不会嫌多不是?

    &ampampnsp

    第二日,沈沐枫只得跟着秦铮继续往后山深入。

    还是与昨日一般,秦铮在前开路。

    许多崎岖坎坷难走之处,就看秦铮随手扬扬袖、挥挥剑,就开出一条过人的小径出来。

    沈沐枫亲眼看到,昨天她曾经遇到的那种打人荆棘,在秦铮气势磅礴的剑气挥过后,顿时就蔫了,也不张牙了,也不舞爪了,老实安静就如同道边的一株普通植物。

    沈沐枫默,原来修仙界里,就连灵植也是欺软怕硬的。

    &ampampnsp

    又这么转了一日,沈沐枫终于忍不住问道:“秦师兄,这就是历练么?咱们怎么一直在这里转来转去的?”

    秦铮闻言有些惊愕,沉默片刻,反问她道:“那你认为什么是历练?”

    沈沐枫挠挠头,想了想,道:“我也不知。”

    秦铮:……

    ……

    “那你接任务了么?”

    “什么?……”沈沐枫茫然道:“什么接任务?接什么任务?”

    秦铮看了眼沈沐枫,“你来后山前,没先去任务堂接任务么?”

    沈沐枫默,她当初不过想来后山见识一下,并且她也未想过会走这么深。

    沈沐枫经过秦铮说明,方明白任务堂一般都会布一些后山灵药采集、妖兽材料收集之类的任务,而门派弟子若接了相关任务,则可以有针对性的历练,而后拿着在历练中获得的任务物品,去任务堂换取灵石和门派贡献点。

    后山外围资源如今已是匮乏,所以要收集任务物品,则必须要进入到山林深处。

    事实上,他们现在已经进到了后山中部。

    而随着他们越往后山深入,道路愈难走且多歧路,沿途的妖兽也多了起来。

    行程却比在外围时慢了许多。

    &ampampnsp

    一路行来,秦铮从来不避妖兽,反而多是妖兽避他。

    后山妖兽基本上不出一阶。像沈沐枫刚入后山碰到的那些,除了银绒貂确定是一阶外,大多可能都上不到一阶,有的也就只比普通动物要强上一点。

    一阶妖兽也有强弱之分。所谓一阶只是一个大致范畴,相当于修士的炼气低中期。

    所以他们一路上遇到的妖兽,有的秦铮可以一击毙命,有的则要法术灵剑齐上,费上一些功夫才能击杀。

    越是实力高的妖兽价值越高,当然,目前来说他们还是前者遇到的偏多。

    &ampampnsp

    不时的,秦铮也会停下来,去采摘某种灵药。

    以沈沐枫的眼光,她其实是根本认不出,在遍地的杂草野树中,哪些是灵药。

    旁观秦铮采了几回灵药后,沈沐枫也在秦铮的指导下,逐渐学习如何采药,并成功采摘到了好几株低等灵药。

    这些灵药中,其中一些她可能也曾在历练玉简中见到过名字和大致特征,但实际在野外,她根本就无从辨认。必须是采到手之后,再让她回想看到过的特征并依据实物加以印证,她才能把它们对应起来。

    更有许多,是她听也未听过,更遑论见了。

    &ampampnsp

    这一路走来,沈沐枫看秦铮杀起妖兽来,或用灵剑,或用法术,大多时候两三下就干掉了一只妖兽,举手投足之间干脆利落,看起来丝毫不费吹灰之力,简直是容易至极。

    而就在刚刚,秦铮现了一只鼠尾狸。

    于是沈沐枫心痒痒,便也取出灵剑,想上前帮忙。

    然而,当沈沐枫拎着剑,却骤然现,她连要攻击妖兽哪里都不知道。

    而沈沐枫也没想到,那只有着黑灰色毛皮,肥胖壮硕的身体上却长着一条细长的小尾巴,看起来略显滑稽的蠢笨妖兽,动作却迅敏无比。

    就在她怔愣间,这只已被秦铮逼迫的开始四处乱窜的鼠尾狸,突然就向她所站之处跃了过来——

    猝然之间,沈沐枫闪避不及,左手便下意识的伸起格挡——

    !

    沈沐枫左手背上瞬时就被那畜生挠出了一道深长的血口子。

    鲜血大滴大滴的滴落下来……

    “嘶”沈沐枫捧着手,跳着脚,疼得眼泪扑啦啦的掉下来。

    &ampampnsp

    那只鼠尾狸最终也未逃脱掉被杀的命运,被秦铮一个火球术击中后背,继而被追随而至的灵剑钉在地上。

    秦铮待收好鼠尾狸的尸身后,方走过来,问道:“你没事吧?”

    沈沐枫已疼得说不出话来,听得他问,便泪眼婆娑的看向秦铮。

    秦铮上前仔细瞧了眼沈沐枫的伤口,道:“还好没毒。”

    继而又道:“你先就地疗伤吧。”

    沈沐枫待疼劲稍缓一下时,哑着嗓子颤声问道:“要,要怎么疗伤?是不是,要先,止一下血?”伤处的血已不像先开头那样的涌出了,但还在慢慢往外渗出。

    秦铮奇怪的看向沈沐枫,“你没有疗伤丹药么?”

    沈沐枫摇摇头。

    秦铮沉默了片刻,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玉瓶,从中倒出一粒小指大小、颜色淡青的丹药,递给了沈沐枫。

    “这是下品回春丹,服用之后,用灵力运化药力至伤口处。”

    &ampampnsp

    一个时辰后,沈沐枫终于好受一些了。

    刚才她依言将回春丹的药力聚于伤口,药力到处,血慢慢止住,伤口也逐渐愈合。

    左手背上那深几见骨的伤口,现在就只留下了一道狭长扭曲的粉红印记。伤口处不时还有痛感,但比起之前那种疼极难忍,已经好很多了。

    现下只是下午光景,但因沈沐枫受伤,秦铮决定今天早点宿营,就不再往前走了。

    而他刚才趁沈沐枫疗伤之际,已在附近打探了一圈,现了一处小山洞。

    山洞极浅,借着天光向里望,一目了然。山洞中只有一些野兽的印迹,也被秦铮清扫掉了。

    沈沐枫靠着洞壁双腿盘坐,依秦铮所言,在用灵力蕴养伤口,好让伤口好得快些。

    而洞口处,秦铮在设了防御阵之后,便出去了,不知所踪。

    沈沐枫蕴养了一会伤口,轻轻按了下,觉得没那么疼了,便抱膝望向外面。

    ……

    她觉得自己来后山真是一个错误,明明什么都不懂,修为又低,还那么好奇。

    她觉得自己真是很没用。

    她觉得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以前便算是身上蹭破个小口子,让爸妈看见了都会咋咋呼呼,责怪加唠叨;朋友同事见了也会问问情况,关怀加备至……

    哪像现在,一粒回春丹就打了。

    ……

    委屈,难过,懊恼,沮丧,无力……种种情绪袭上心头,再加上时时作痛的伤口,让沈沐枫的心情变得非常糟糕。

    或许是受伤让她精力不济,沈沐枫乱七八糟的想了一会,便觉得头昏昏沉沉的,慢慢地依靠着洞壁睡去。

    &ampampnsp

    也许是太久没睡过觉了,沈沐枫醒来的时候,很有种不知所处的感觉。

    天已经暗了下来,洞口燃着一小丛火堆。

    秦铮盘坐在火堆旁,正烤着灵肉。

    看见沈沐枫醒了,秦铮递过来一串烤得将将好的灵肉,金黄的油汁滋滋作响,“好了,吃吧。”

    沈沐枫缩了缩手,没接。

    “秦师兄……我,是不是拖累你了?”

    秦铮沉默未言,继续认真专注的烤肉。

    沈沐枫亦垂头不语。

    待得又烤好一串灵肉,秦铮却道:“这只鼠尾狸刚刚成年,吃起来正是鲜美劲道,尤其是俩肩胛处的嫩肉,连膻腥都没有,只需撒上点仙灵草籽提提味,就已是美味了……”

    沈沐枫本自在那里自怨自艾,突然间听到秦铮如此说,不由得有些感动,又有些微囧,“秦师兄……”

    她苦笑了一下,翻身坐起,“秦师兄,那爪子还在不在?竟敢伤我?我就把它啃成碎块。”

    秦铮眼中露出一丝笑意,一扬手,从储物袋中飞出血淋淋的四只兽爪,咚咚有声的敲在地上,“你真的要啃这个?”

    兽爪还保持着原生态,爪上覆着厚密肮脏的硬毛,前端露出尖锐锋利的爪甲,硬邦邦的躺在地上。

    沈沐枫看着它们,就觉得自己的伤处又隐隐疼了起来。

    虽然很想报仇,但沈沐枫不得不承认,若要以自己的小牙口来对付这些兽爪,她还是很有心理障碍的。

    沈沐枫悻悻的看着兽爪,示意秦铮收回去吧。秦铮从不留没用的东西,想来这兽爪还是能卖些灵石的。

    接过秦铮递过来的一串烤肉,沈沐枫复仇似的狠狠咬了一大口。

    虽然这鼠尾狸肉确像秦铮所言之鲜美,但沈沐枫仅吃了一串,便摇头拒绝了秦铮又递过来的灵肉,默默抱膝看着洞外。

    “秦师兄,我,是不是很没用……”沈沐枫幽幽的低声诉道,“你看,我什么忙都帮不上,还总是拖累你……”

    秦铮一顿,沉默片刻,道:“……谁都是这么过来的。”

    &ampampnsp

    彼时,秦铮刚刚收拾好东西,熄灭了火堆——他们不是凡人,不需要靠火来取暖;他们也都有防御阵,不需要用火来震慑野兽。况且,也不一定能震慑得动那些妖兽。

    没有了那明灭的火光,夜更黑了。

    一轮清浅的弦月斜挂在天际,空旷寥落。

    淡薄朦胧的月华之下,秦铮转头望见沈沐枫抱膝靠坐,头埋在臂弯里,悄无声息,小小的身子像是要缩到了山壁中去。

    秦铮恍惚了一下,像是又看到了十年前的自己。

    一个人,孤孤单单,无所依靠,什么也不懂,什么都不会……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