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雇佣兵皇后皇 > 正文 报第十四章老鼠的报四复

报第十四章老鼠的报四复

    画皮男朝着皇浦清平一笑,却让清平忍不住的后退一步,门忽然自动的关上。

    清平的背紧紧的贴在门框上,瞪圆了眼睛:“那个,客官,您的晚饭!”他的眼睛太具有魅惑的能力了,让她忍不住的就想陷进去,可是前世的本能却让她逃脱出來:“客官要是沒事我就先告退了。”

    催眠术,皇浦清平忍不住的惊讶,这个人竟然会催眠术,不过更惊讶的是画皮男,他饶有兴趣的看着那个丝毫沒有被他迷惑的小家伙:“我有事。”

    既然知道催眠不了他,他也就不浪费自己的时间了:“坐下來,给我好好捏捏肩膀。”

    他随手拍了拍自己的肩,长长的衣服委地,一只手撑着脑袋对着窗口一只手放在桌面上,轻叩着。皇浦清平将托盘迅的放到圆桌上,然后后退:“那个,小人粗手粗脚,就不叨扰客官了,小人告退。”

    在不了解敌人底细之前她是不会轻易做出判断的,不过经过白天的那番对话,她隐约的猜测这主仆三人应该來自翎国,不过,翎国和洛天大陆隔着一道海子,他们此时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了什么?纳兰公主刚死,这个人就出现,简直巧合到一定地步了。

    画皮男捏住皇浦清平的手腕,探了她的内息,现她确实是一个沒有什么内力的病秧子于是才慢慢的放手:“听说那个小丫头和书生是这家酒楼的掌柜的?”

    他抬了抬那双修长的凤眼,一笑,无限的风情尽展:“可我怎么就觉得,这做主的是你呢?”手指不再轻叩桌面,改为抚摸:“清明公子,呵,你到底是什么人呢?”他的人查不出他的來历,只知道他不是洛天国的人,而且出手阔绰,一來就买下这全镇唯一的酒楼。

    皇浦清平想想,一笑:“咳咳,被你看出來了,好吧,这间酒楼的拥有者确实是我,但是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小孩子嘛,大人都喜欢欺骗小孩子的,所以我就让我的姐姐來做掌柜的咯,再说,虽然她年纪还不大,但是我觉得她还是很有希望成为一名体格风骚的掌柜的。”说完还很自我肯定的点点头。

    画皮男看着那个一脸纯真的小家伙面露了几丝温柔,虽然他话里的真实度不高,不过却还是忍不住的为他一笑:“傻瓜,这世上能欺负你的人,真沒多少。”这样一个聪明狡黠的孩子,若是长大了,应该也是一个祸害吧。

    “那沒事我先回去了啊!”再不回去蓉蓉恐怕就要冲进來了吧,拎着空托盘一路小跑的就出來门。

    关门的时候抬头正好看见画皮男盯着她,于是咧嘴一笑,度的甩上门,吹着口哨下楼了。

    蓉蓉看见她下楼这才止住那朝上奔赴的姿势,然后优雅的坐下來,吕轻侯狗腿的替她倒了一杯茶水:“您喝。”

    皇浦清平将托盘甩到一边,扒拉了几口饭就沒什么兴趣了:“这厨子煮饭越來越胡搞了。”

    蓉蓉知道自家的公主嘴巴是有多难伺候,所以耸肩:“这是镇子上唯一的厨子,要是不要他了,我们就沒饭吃了。”她虽然是宫女,却沒学过煮饭,想必那个笨蛋书生也是如此,至于那个冷血杀手应该更是沒有接触过这玩意吧?

    皇浦清平自己倒了杯茶:“找个时间征个厨子好了,咱不差钱。”

    忽然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蓉蓉皱眉,焚天却快人一步将皇浦清平给揽在怀里带到二楼的走廊上:“是老鼠來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小家伙,皇浦清平也正好抬头:“怎么会这么早?”

    昨天一直是等到了半夜那些老鼠才出來,怎么今天就这么早?

    从焚天的怀里跳了下來,径自的走到那通往房顶的梯子往上爬。

    蓉蓉也二话不说的就跟上,吕轻侯自然不敢落后,白日里看到的那些老鼠还历历在目,被那么大的老鼠咬上一口,非死即伤吧。

    老鼠依然是如潮水般涌动,皇浦清平眯着眼睛看向县衙方向,县衙里灯火通明,看來是有打算的嘛。

    吕轻侯从怀里掏出几个热乎乎的包子:“蓉蓉你要吃吗?我刚从厨房里拿出來的。”

    蓉蓉还沒说话,皇浦清平就动手拿了两个,自己一个焚天一个,然后保持坐姿往下看:“现今天的老鼠和昨天的有不同吗?”

    她咬了一口包子,目光紧紧的盯着那些老鼠,虽然都是绿油油的眼睛,但是,看影子就知道比昨天的大的不止一倍:“看來是讨债來了。”

    果然那些老鼠很快的就到了一些人家,然后就听见狗吠猫叫猪喊的声音,还有那一间间亮起的宅子和男男女女们的尖叫。

    皇浦清平心情很好的啃着包子:“我们这里都布置好了吧?”她可不想自家的酒楼里也出现那么多骇人的老鼠。

    吕轻侯狗腿的笑道:“自然是按照公子的嘱咐安排的,不过若是只有我们一家沒有进老鼠明儿会不会招到大家的围攻啊?”人类的眼眶很浅的,万一引起大家的不满就糟了。

    皇浦清平吃完包子心情很好:“那又如何?”斜眼横着吕轻侯:“到时候你就说我身子弱,从小就不杀生,自然不能和他们一起灭鼠了,若是他们追问我们这里避鼠的秘诀,吕轻侯你就说告诉可以啊,花钱去买呀,这样吧,我给你提成,一个方子我们三七分成怎么样?”说道最后皇浦清平就开始和吕轻侯谈起分成了:“你看其实这样算一点都不亏的,你只要张张嘴皮子就有三分钱进账,多好。”

    吕轻侯似乎有些心动:“可是他们会乖乖买吗?”若是人群义愤起來,把酒楼砸了都有可能的,灾难财似乎很不应该。

    皇浦清平却沒有顾及那么多:“自然会有人买的,就好像每次一到生灾祸了,就会有很多的迷信活动出來,我们这可是科学。”反正她卖的是智慧,又不是像那些什么教条主义,都是浮云。

    焚天依然入神的看着远方,似乎在入神的想着什么,沒有听见他们的交谈。

    果然第二天就听见大家抱怨损失惨重,皇浦清平借口病着也沒下楼,只是斜靠在窗口听着院子里厨师大嗓门的声音:“哎呀,你们家的鸭子也都被咬死了啊,我们家也是,唉,这该死的老鼠怎么就那么厉害呢,听说昨晚那些老鼠都有一只狗那么大小,哎呀真是奇怪啊,怎么会有这么多这么大的老鼠呢。”

    皇浦清平微微的探了探脑袋,是和店里的一个小二在抽空聊天呢,于是嘴角翘了翘,狗那么大?估计后面应该还有更大的,只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老鼠,应该是最近刚有的,若是早就存在,大家应该或多或少会有现的。

    蓉蓉给皇浦清平送來早饭,看见她正偷听那些人的闲言碎语,于是担忧的说道:“公子,要不就直接把那方子让吕轻侯交给镇民好了,卖了,总是不怎么好吧?”

    如果想要在这里立下根,借着这个机会不是最好吗,让所有人都欠着她们的人情,这样……

    皇浦清平接过蓉蓉手里的海鲜粥:“哼,人心几钱一斤?方子其实不是最主要的,我要的,不是这个。”

    她只是在等,等某些人,來找她,來求她。

    画皮男趁着蓉蓉和吕轻侯都在下面忙的时候串进皇浦清平的房间,看见她正一手支着下巴一手磨着砚台有些好笑,墨水从砚台里溢了出來而她却毫无所绝,依然不停的磨着。

    伸手握住那小小的手掌,露出一个笑容:“小家伙在想什么呢?”

    楼下因为那防鼠的方子已经闹的不可开交了,据说都已经惊动了官府,纳兰希忍不住的嘲讽:“真是可笑,凭什么你的主意却要白白送给那些人,都是一帮小人。”

    皇浦清平抬头看了一眼那个画里走出的男人,皱了皱眉,然后笑开了:“就你一个人觉得是应该的。”

    她丢掉手里的磨石走到水盆边,蓉蓉已经帮她准备好了洗手的水:“不过是一帮子眼底极浅的家伙罢了,我不在意,让他们出点钱,也好记得牢一点。”

    擦干手,抬起头看着那个眉眼好看的男人:“对了,一直忘了该怎么称呼你呢?还是一直叫你客官大人?”说着还作调皮状的眨眨眼。

    纳兰希伸手摸了摸皇浦清平毛绒绒的脑袋:“你就唤我一声希哥哥吧!”

    话出了口两个人都忍不住恶狠狠的打了寒颤,皇浦清平努力的扯出一个笑脸:“那啥,希哥算了,呵呵……”

    还希哥哥呢,真不要脸,要不是看在他有可能是潜力股的份上她早就踢他出去了。

    纳兰希走到皇浦清平的身边站好:“昨天阿达还有安泰跟着那群老鼠进了清源山,现那些老鼠都來自一个山洞,他们试图进去,不过现里面似乎还有一只怪物。”

    他的目光在皇浦清平的脸上观察着,丝毫不放弃一丝一毫:“你说,那会是什么呢?”他总不相信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孩子,他,应该隐藏的更深。

    既然对方都怀疑了,皇浦清平干脆也不掩饰,于是落落大方的走到桌子边坐好:“这个我们家焚天已经探了回來,只是他也沒有进洞。”

    或许进了却沒有告诉她,只不过以眼前的情况看來,他应该沒有撒谎。

    纳兰希坐到她对面:“不错,那个洞确实很险,若是沒有经验贸贸然闯进去必死无疑,幸而安泰和阿达还算有点经验,只是他们也被那东西给吓到了。”说着还别有深意的看着皇浦清平,似乎在期待她说些什么。

    潢色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 皇浦清平皱着眉想了想,小声的试探问道:“不会是一只大老鼠吧?这么多小老鼠的头头,总不能再变成其他什么吧?”

    想想忍不住的有些恶心,比狗还大的老鼠,哎呀,想想就汗毛孔直竖。

    纳兰希看着皇浦清平那不似伪装的表情,脸上的神情更加的高深莫测了,皇浦清平小心翼翼的问道:“难道被我猜中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