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首席霸爱之娇妻 > 正文 第232回 2回海到金海市

第232回 2回海到金海市

    馨蕊转过头和爷爷奶奶,打招呼的时候,才现钟文涛和杜新梅已经走远了。望着他们相偎相依的背影,她不禁心里一阵舒畅。大哥终于肯认真对待自己的幸福了。

    “馨蕊,我也不陪你回病房了,你们两个就好好地二人世界吧!放心吧,后面的事情,我一准儿和你姐夫全都替你安排好了。”孟莎莎走上前轻轻拥住馨蕊说道。

    “嗯,就都拜托姐姐,姐夫了。”馨蕊也沒有多客气,依着孟莎莎的脾气,过分的客气反而显得生分了。

    华硕回到病床上,他静静地躺在那里,就像一个熟睡的孩子。那样的酣然,那样的甜美,让馨蕊看着看着,就有了一种忍不住要吻上去的冲动。

    于是,她微微地欠身,在他的额头、鼻梁还有唇畔,蜻蜓点水般的轻吻,虽然意犹未尽,但却怕吵醒了他,只得轻轻的。

    馨蕊就这么坐在他的床前,又是守候了好几个小时。不眠不休,但她却一点儿也不觉得累,也不觉得饿或是渴。

    门口的两个小护士看到了,忍不住悄悄地议论:“喂,你说,还真是爱情的力量伟大呀!你看那个美女,从这位级帅哥进了手术室就这么在外面守着,现在回到了病房,又一守守了那么久。”

    “可不是嘛,爱情的魔法力可是无穷的呀,你我就只剩艳羡的份儿啦!”

    忽地,华硕的手指动了动。

    “硕哥哥,硕哥哥。”馨蕊立刻惊喜地叫着。

    “唔,馨蕊,我好爱你!”华硕睁开有点沉重的眼皮, 第 233 章 团那边也开了几个新的项目,父亲一个人真是有点应接不瑕,这样一來,纺织公司肯定得陷入瘫痪了。可自己就那么不闻不问地走了之。实在有点对不起父亲。

    母亲也曾來过几回电话,但他都沒有接,最后索性那张电话卡给丢弃了。当时他只想心无旁骛地陪着馨蕊好好的复习。做个真正的隐士。但自从动手术这些日子以來,他更加体会到亲情的重要性,所以他渴望着回到家里,承担起他这个上官子孙该承担的责任。他更加渴望家里能接受馨蕊,让她做名符其实的上官家的少奶奶。所以他希望馨蕊能学经济专业,将來能助他一臂之力。这样不也能让奶奶和妈妈更加认可她吗?

    心里是这么想,但他却沒有丝毫的表现出來,他绝不想过多的干扰馨蕊,不想给她一丝的压力。可即便他不说,馨蕊心里也跟明镜一般,正所谓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她若连这个心思猜不出,也是枉为他的知心人了。

    &“硕哥哥,我早想好了,就报金海市财经大学经济系。&“馨蕊边说着边拿出一支记号笔在那所学校下面重重地划上了一道,这一笔彰显了她的决心。

    华硕心中顿时一阵感动,他的馨蕊竟然是那么的善解人意,然而接踵而至的就是浓浓的歉疚了,他本來就亏欠她那么多了,现在沒有还她多少,反而一次次的她为自己受累,让她为自己担心。

    &“馨蕊,对不起!&“华硕拼命地想忍住眼底的泪,可就是怎么也忍不住。

    &“你这是干吗呀?硕哥哥,咱们苦尽甘來,何必哭呢?&“馨蕊自然深知华硕是为何落泪,她只是想调节一下气氛,她更不想让华硕总是有那么强的负罪感。

    &“馨蕊!你真是我的女神!在下以后为有顶礼膜拜的份儿了!&“华硕也破涕为笑,用了时下最流行的一向玩笑话。

    一周后,华硕如期出院,在他们租住的房子里,举行一个小型的派对,参加的人有爷爷奶奶,周文越,孟莎莎还有钟文涛杜新梅。大家一來是庆祝华硕手术成功,二來是庆祝馨蕊考上了全国著名的大学。

    &“馨蕊 ,你可真了不起,我应该再给你做个专访。&“孟莎莎举着一杯红酒笑嘻嘻地说道。

    &“姐呀!你就省省吧!我可不想当什么公众人物!&“馨蕊笑着跟她碰个杯。

    &“是呀,你就别在这里添乱了。人家馨蕊和华硕这两天商量着回金海去呢!&“

    &“啊?这么快?那你们还回來吗?&“孟莎莎眼里立刻露出了浓浓的不舍。

    &“是真的吗?&“奶奶也走过來依依不舍地问。

    &“是呀!华硕的家和事业都在金海市,我不想让他为了我抛弃所有的一切,奶奶,爷爷,莎莎姐,姐夫,我也很舍不得你们。但是……&“馨蕊说到这儿,哽咽了,他紧紧咬住下唇,不想破坏本來欢乐融洽的气氛。

    &“哎呀!这都怨我,是我嘴太快了,倒给你们一点惹麻烦了。&“周文越立刻做检讨。

    &“姐夫,这怎么能怪你呢?&“馨蕊一听,这心里便更加过意不去了。成串成串的泪珠儿洒了一下來。那颗颗泪珠分明洒到了华硕的心上,每一滴都像一枚钢针,深深刺痛了他的心。他刚要走上前,想把馨蕊紧紧地搂在怀里,并收回她刚才说的那番话。可却感到一只有力的手臂抓住了自己。回头,原來是钟文涛。

    &“华硕,别去了,馨蕊这样做完全是为你,你这会儿要是过去,就前功尽弃了,再说这天下也沒有不散的宴席,你以为让馨蕊背着让你背叛家庭的重担,就会轻松吗?不,相反她会更难过的。你还是尊重她的决定吧!&“一番话说得华硕心里一阵释然,所谓是当局者迷,钟文涛在这个问題上的处理远比他理智得多。

    想到这,他忙走上前,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爷爷奶奶,我们出來半年多了,一直沒管家里,我们以后一定会回來看您的!&“

    &“光看爷爷奶奶呀?那我呢?&“孟莎莎立刻追问道。

    &“你呀,不用看,每天在电视上不就看着了吗?&“华硕瞥了她一眼,戏谑地说。他也是知道她的脾气的,若真是正儿八经的跟她说,她反而会更伤心,这样好,一开玩笑也就过去了。

    &“好你个上官华硕,你是好了伤疤就疼呀!馨蕊,你可得好好修理他!&“

    &“放心吧!姐姐,我今天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的!&“馨蕊说完就揪住了华硕的耳朵,不过那力道可是拿捏得恰到好处,既让人看到她在惩治华硕,又不会让华硕來到疼。&“

    &“哎呀!娘子饶命呀!饶命呀!&“华硕不断地求饶,惹得众人一阵哈哈大笑。这忘我的欢笑声冲淡了即将离别的愁绪。孟莎莎和周文越都是年轻人,自然很能理解。再说他们不但可以和馨蕊他们视频联络,等有了假,更可以买张机票就飞到银江市去玩。而爷爷奶奶,虽然上了年纪了,但也很开通,年轻人的翅膀长硬了迟早是要飞的,再说,他们两位老人家早有了去金海市长住的准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馨蕊把金海市说得天花乱坠的,两位老人的玩心早就被勾了起來。

    而钟文涛夫妇呢,自然准备和馨蕊她们一起回去。通过这几天的相处,钟文涛已经越像个大舅子,而杜新梅和馨蕊之间也完全一副亲姑嫂的样子了。

    三天后,馨蕊填完了志愿表,两个人就准备行囊了。房子她们也不打算退了,说不定等过些日子就回來住了。房子拜托爷爷奶奶给照料,馨蕊打算最多再过三五个月,她就回來,到时候把爷爷奶奶一起接过去,反正自家的老屋也住的开。无形中多了两位亲人,这是她最开心的事儿了。

    第二天早上,周文越和孟莎莎各开一辆车,把这两对小夫妻送到了机场。爷爷奶奶也跟着,到了机场,忍不住又是一阵让人微微鼻子酸的话别。馨蕊忍着忍着的,还是掉了几颗金豆子。

    “乖呀,馨蕊,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啦!”奶奶强忍着泪水轻轻地安抚这馨蕊的后背。

    “馨蕊,你要敢再哭,本小$淫荡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姐立刻让我的泪水淹沒飞机场,你们四个索性也就别走了!”孟莎莎插着腰,强忍着眼底的泪水说道。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