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快穿之爱无限(H,繁) > 章节目录 第二个时空:智破0军伐作家的黑暗内幕03

第二个时空:智破0军伐作家的黑暗内幕0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初夜礼金五百两起,叫价五十两,各位准新郎倌们......」鸨母踏前一步,朝一众说:「出价吧!」

    鸨母话音刚落,台下不论纨絝子弟、士绅商贾、高门军伐、地主恶霸全都聚首一堂,纷纷举起手来竞投。

    「五百!」「五百五!」「六百!」「六百五!」声音刹那间此起彼落,鸨母也有点应接不暇,而他们就只是盼与台上女子xiao一度。

    直至价格到达三千两时,声音才开始放缓下来。

    「温柔乡,销金窝,xiao一刻值千金,所言非虚。」台下,一个秀气如书生和一个粗犷如野汉的男子同座一桌,不和谐却份外宁静,与仰月楼的氛围截然不同。

    秀美的男子伸出手,从酒瓶倒出如水般液体在酒杯,指骨分明的长指拿起小杯,晃了晃杯中物,澄清的酒水在口乾舌燥的人面前,份外摇晃出诱人的色泽。

    他不加思索地呷了口酒水,皱眉,吞下,透明液体正式落入喉间时,眉头早已深锁。

    这里一个女子的初夜值千金,竟敢拿出这种劣质酒水招呼宾客?环视一周,来这里的人非富则贵,家世显赫,店东的胆子果真不少。

    「千金难买仰月夜。」粗汉状似轻声,然而话一点也不轻。不过这里的人都在?喝,他便被比较下去。

    他此话不假,上年的仰月新嫁娘虽以三千八百两的高价被人买去初夜,但还是被新嫁娘左挑右选,男子历经一波三折後才选出的「夫婿」。

    是以,仰月名花,实属难得。

    「这里的酒真难喝。」秀气男子取出西服的袋巾抹嘴,不满。

    他今天到来虽另有目的并不为吃喝玩乐,但入口的酒水也太强差人意。

    「闻说新房内的那杯合卺酒是仰月楼酿制的一等一佳酿,入口清冽淡泊,味道既有如薄荷清新,又有如水般浅淡,往後还有阵阵回甘,芬芳清香,效力甚为持久。」粗野男子说着,彷如亲身品嚐这种酒般,

    娶我妈妈吧吧

    仔细描述。

    「五千两!」二个男子的不远处,一个扮相文艺小清新的男子缓缓举手,字正腔圆说道。

    此话一出,本来在竞争的男人们突然静下来。

    批评这儿酒水难喝的男子浅笑,放下酒杯,不紧不慢地说:「六千两。」

    小清新瞥了与他竞争的男子一眼,嘴角微勾,说:「一万两。」语调大有志在必得。

    「一万一千两。」悠闲的语气,漫不经心,就像在讨论今天买一斤叉烧。然而,万两的价钱已能买下不知几亩田。

    「二万两!」小清新望向他,不爽地挑眉,轻声。

    「二万一千两。」不多也不少,总比他多出一千两。语气云淡风轻,不如他的急燥。

    「五万两!」小清新毛毛燥燥,似是最後一叫,却没有刚才的信心满满。因为不知怎地,他内心很不踏实。

    全场哗然。

    这种价钱买下整间青楼也可以了,现在竟只是买下青楼女子的初夜。

    疯了。

    全场宾客屏息以待,看看那个男子会不会再次多出一千两。

    男子轻抚酒杯边,淡然一笑,清丽脱俗,温文尔雅,姿容绝不比姑娘差,只是没有女性的妩媚,多了几分英气。

    众人本来只顾着台上女子,现在二人的争夺让人把视线放在他们身上。现下更是看得一众倒抽一口凉气,开始怀疑自己的性取向。

    鸨母自小在风尘打滚多年,从卖身的姑娘到打埋青楼的妈妈,早已是一个看惯风浪的女子,见此虽眉开眼笑,但仍会调和一番,不让二人有机会大打出手。

    「两位公子的财力大家有目共睹,财斗下去只会永无休止,眼下我做个主意,八万两。而我们本来还设了些游戏让新郎倌挑战挑战,现在就让你们作为比试。未知两位意下如何?」鸨母笑容和煦,提议二人一夺美人的方式。

    急躁小子乾脆说好,秀气男子不疾不徐地点头,彼有大将之风。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