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一生孤注掷温柔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节177

_分节阅读_节17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将子释的脸颊微微熏红,二人十指相交,耳鬓厮磨,只道是浓情蜜意,难舍难分。四周温度宛若在缓缓攀升,就在子释意识迷蒙之前,脑中闪现:哎哎,竟让他学到这么厉害的手段。但看子释早已眼炀骨软,瘫软在长生怀中。长生英俊的面容在反射的粼粼波光中熠熠生辉,恍若梦中来人,亦幻亦真,好想摸摸,手脚却提不起一点儿劲,只感到心脏在砰砰的狠命跳动。

    在长生眼里,此刻的子释,眼含春水,颊透红云,意荡神迷,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儿。”子释,我们,吃果子好么?”岂容子释考虑,长生已径自伸手拿来小塌一旁紫檀木书桌上的青釉小碟,里面就盛着子释吃剩的桑葚果儿。捻起一颗熟透的果儿,长生灿然一笑,子释竟觉得那翘起的嘴角有点儿邪魅的味道。只见长生将香甜的果儿轻塞到自己口中,还未等咀嚼下咽,长生已收紧手臂,边俯身边道:”子释,我们一起……”那吃字尚未说出口,对方的口舌已压着果子来袭。”你那不是吃果,你是吃我!!!”子释被压上塌前在心中呐喊。

    一切话语尽数消匿在此蜜蜜香吻中。两人舌头交缠在一起,追逐着口里的桑葚果儿,你推到我这里,我推过你那边儿,那小小的桑葚果儿早已被两人的唇齿揉碎,和着”互惠往来”的津液,丝丝甜味儿,浸入心田。不似蜜甜胜似蜜,不似酒醇胜似酒,两人似醉癫狂,从未有过这般”进食”经历的子释生生逼出些泪花儿来。长生且心满意足”享用”完桑葚果儿,已是面红耳热,心潮澎湃,出神的看着子释,但看子释眼睛湿漉漉的,两颗泪花儿犹自挂在眼角,嘴唇益发湿润红艳,细汗打湿额前几缕黑发贴于白皙的肌肤上,描画不出,莫可名状的勾人诱惑。

    二人已皆是情难自禁了,何须多言语。素纱白袍半褪,白皙肩头点点红痕,用唇勾画子释优美的颈部线条、锁骨,再滑至胸膛,肚皮,如覆薄羽,轻轻点允,再偷偷用舌尖于肚脐周围画起个圈,扯起身下人儿一阵喘息,粉白肌肤渐至泛红。所有美态,皆入长生眼里。手随心动,勤恳耕耘至密林,轻捻慢挑,亦不迟疑,低头含入,开始灵活的咂吮起来。”嗯……你……”意乱神迷的人儿只一声轻吟便只剩喘息。长生手口并用,吞吐把玩之间,除闻瀑声鸟鸣,但听得二人的暧昧喘息。口里的物件烫烫热热,暑气尤似渐消,气温却趋白热,子释面上红潮细汗,将长生亦炙烤得气血翻涌,吞入亦更深入些,舌头左右飞转缠绕,舌尖儿上下勾描点拨,间或用唇重抿,间或用齿轻啮,只叫子释沉迷其中,柳肢轻摆,口吐娇吟,伴随一声低低呜鸣,精华尽数洒在长生口中。

    长生呼吸一紧,再也按耐不住,将子释翻转过来,以口就菊,滋润花瓣。上身俯于小塌蒲团上的子释转过头边喘边道:”长生……书桌抽屉……”便不言语又将头偏向一边去。长生已是悉数尽知,心中酥坏,暗道:”好你个子释,嘿嘿。”好在手长,从书桌小屉中摸出一个精致白釉小瓷盒,旋开后是芬芳洁白的膏脂,边送入膏脂边扩张,长生努力隐忍,暗诫自己不可鲁莽伤了心上人儿。那娇嫩嫩的股心,滑腻腻的雪股,泛着点点先前润菊时留下的淫靡白浊,晶莹水光,背脊上皮肤细腻,白里透着红,颈项光洁优美,无不是蚀骨销魂的美景,子释再一娓娓转头,仍不言语,只用情凝视,疏淡得宜的双眉轻蹙,那眼,迷离朦胧似邀约似勾引,说不清道不尽的风流妩媚,长生只倒抽一口气,仓皇提枪对着那粉艳小口一攻而入。二人同时轻呼。

    这一发便不可收拾,但见长生一手搂着子释腰肢一手搭上小塌扶栏,低头亲吻子释背脊,吻去心上人的细密汗珠儿。子释仍将脸埋于蒲团上,低吟深喘隐约自下飘出。长生将一手抽离扶栏,却覆上身前人儿先前释放过的地方慢慢揉弄,左旋右磨,另一手从腰肢袭上胸前两粒红缨,轻点慢捻,复又抚上子释口唇处,灵活手指,撩拨两片唇瓣儿,撬开贝齿,轻柔搅弄香软小舌,竟是一番自如嬉戏。身下缓缓相送,慢慢抽添,”子释……子释……唤我的名字……”长生低声呼唤,然子释身上两口都正被恣意撩拨,如何还能出声唤出名字,只听得零碎呜咽回应,长生心内一阵小小得意,身下人儿那销魂之所,又暖又紧,又滑又柔,一张一弛间宛如呼吸吐纳般,真真是无比畅美快活。

    子释只觉身内被填满,炙热如炭,不似痛,不似酸,麻麻痒痒,煨得四壁舒舒服服,柳腰扭动,雪股轻拆,二人身形共同摆动,可谓是身心一致,里外如一。长生继而大弄大创起来,浅显处轻慢研磨,深幽处重击急撞,把子释耸弄得欲仙欲死,一双美目轻闭,发鬓凌乱,意乱情迷中还将长生没来得及收回的手指咬了一口。如此这般摆弄一阵,长生自小塌上坐起,轻挽子释细腰,让子释跨坐到自己腿上,子释亦主动环住长生的脖子,交颈而缠,两人交接之处仍密无缝隙,只抽添动作比之先前轻缓了些儿,子释气息亦稍稍恢复平缓。一个将脸埋下轻吻前胸白嫩肌肤,一个将唇凑到对方耳边,吹气如兰地说:”呼,让你那样弄我……”埋头苦干之人一个激灵,下口重了,罪魁祸首一声轻呼,胸前红缨遭了罪。

    素纱白袍松松挂于子释胯间,更衬出腰肢柔细线条,白皙胸前红痕点染,两颗朱果明润艳丽,诱人采撷,长生将子释头上斜插的岫玉簪子一扒,须臾之间,黑瀑自顶倾泻而下,青丝缠绕出一番妩媚风韵竟更胜先前。迷坏了长生,一个挺身急送,双手于子释腰间一摁,子释销魂小口将炙热欲望尽数吞没,亲密无间犹胜先前。长生发起狠来,马不停蹄着力捣送。子释身体随他上下起伏,唇中逸出细碎吟哦,似是在努力隐忍。没有了蒲团的遮挡,长生贪婪的欣赏着爱人的美态。美眸轻阖亦掩盖不了眼内□波澜,两颊飞红,意欲撇过头,不让长生看到自己放浪一面,一双手掌抚上脸颊,描摹着自己的眼眉,”子释……子释……看着我,唤我的名字……”长生的声音低沉暗哑,气息翻涌,却似是一个暗示,子释微微张开双目,眼波流转,犹带泪意,不可尽言的柔情蜜意,明艳唇瓣吐出:”长生,长生……”绵绵软软两个音调,犹胜天籁。

    那一个眼神,那一声轻唤,宛如一个咒,把顾长生迷了智,窃了心,此生此世被牢牢绑缚,逃不出那温柔,不能逃,不愿逃,一生一世生生世世,孤注一掷唯愿与尔同生共死!二人相拥对注,皆已臻至化境,水乳茭融,你进我退你来我往之间,子释只觉一阵酥麻感觉迅速弥散到四肢百骸,身体不可控制的紧绷,紧紧环住长生的脖子,颤抖着再度释放了自己的精华。长生急急狠狠抽添几十回,亦在子释体内爆发了自己的激情。

    情潮未退,二人交叠相拥于小塌上,子释头枕在长生胸膛之上,身体黏腻不爽亦懒得动了,反正过会儿有专人伺候,原本好好儿的午睡,都叫他搅和黄了。神清气爽的长生一搭一搭慢慢儿摩挲子释的头发,如此美景美人,怎不叫人舒心,还是回去吧,只怕呆久了要受凉的,子释感到一个天旋地转,自己已裹在长生的袍子里,被他抱着回去了。一步一趋,犹似捧着稀世珍宝,稳稳妥妥,他的体温,他的气息,他的心跳,嘿嘿,顾长生呐顾长生,你果然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两人头顶之上,绿荫之间映下斑驳光影,投射在子释笑弯眯起的眼眉上。

    (十)

    醉相忆?赴相思(河蟹番外)

    作者:fuji

    子释回头看到确是长生,快步向他走去。到了近前终究没有按捺住,一把扑上去。双手紧紧揪住长生的领子,照着颈窝一口咬了下去。他咬的极狠,下了死力气,第一口嘴里就冲进了铁锈味儿。长生身子颤了一颤,终究忍住不动,两手轻轻环了上去,慢慢的,满满的抱住他,鬓角相贴,斯磨着子释侧颊。”我很想你,一直想……”这时候长生感到有灼热炙人的水滴烫在伤口上,然后沿着脖子,划过衣领子,没入胸前,消失在自己心口的地方,只剩下了一路冰冷的痕迹。伤口又是一疼,子释终于还是松了口。他舍不得啊——恨,真的恨不得一口咬死了他,自己再随了他去。可是,可是,这是自己心心念念了这么久的……长生啊,是长生啊。他又怎么能够,怎么能够。长生捧起他的脸,仔仔细细的端详。长生想到,自己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的表情——沉默着,不笑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像是刀刀剑剑戳刺的伤。但是被血沾染的唇色惑人的潋滟着,衬着脸色像是盛放的业火红莲。”子释”长生刚说了一个字,”对……”忽然怔住。炼狱的景象里,有一丝越来越浓厚的妖娆透了出来——子释笑了,轻轻的提起了唇角,挑着眉尖用眼神蛊惑了他。长生心甘情愿的沦落在他造就的□中,倾身吻过去,却在离开他一线之遥的地方止住了身形。

    低下头去,只看到他一指点在自己心口。他只这样轻轻一点,长生便入了魔魅一般的被缓缓推开了去,站直了身子。子释用了一点力,长生便顺着他的力道往后退去,直到他磕到了床沿,坐倒在床上。

    然后子释吻了他。

    只是唇贴着唇,碾磨着辗转不休,他刚想主动吻回去,突然唇上一痛,子释叼住他的下唇,用牙齿一点一点的磨,间或舌尖轻舔,卷走一缕血丝。长生只知道当自己被压倒在床褥上的时候,已经克制不住欲望的升涨。一丝丝火烧火燎的感觉逐渐从两人相接的唇之间蔓延开来,不多时,子释支起身子。

    他站直身子,退开几步看他,一瞬不变的盯着他的眸子,深幽的黑却又惊人的亮。只见子释放在腰间的手一下用力,”叮当”一声脆响,碧莹通透的玉饰溅碎在地上。他一步一步踏过满地玉屑向他走来,抽出腰带,扯落披风,掀开外衫,生生露出一片炫目的雪白莹然,除了绷紧的脖颈和隐约可见的肩线,其他仍掩在松散的衣襟里,但是偏偏这半掩着的衣襟生生透出一股子□撩人的味道来。长生不自觉地吞了口唾沫,子释看到他喉结滚动,挑了下眉。缓缓地撩开衣摆,贴了上去,分开双腿,跨在长生腰腹间。待得他俯下身去,身前春光更盛,衣领渐渐往下褪去,细瘦的肩膀几乎就要挂不住。长生知道自己的欲望已经勃发到根本不需要再任何撩拨的程度了。他忍不住伸手去握子释的腰,却没想到反被抓住。子释把他的两手摊开按在身子两侧,微一使力,轻轻的说”别动,恩?”语音微扬,带着魅人的妖娆和却又隐含着不容拒绝的冷意。

    等长生反应过来的时候,子释已经开始撕扯他的衣物,外衫被扯开,子释将长生双手拉过头顶,用脱下的外衫缚住。西戎的服饰料子绵密厚实,长生的衣服还在领口对襟等处缝制进了许多饰品。子释一往无回地扯,指尖一凉,被划开一道细小却极钻心的口子。他仿佛此刻才清醒过来一般停下了手。长生的里衣几乎尽毁,但是他却不在意,只是盯着子释受伤的指尖不放,脸上尽是心疼不舍”子释……疼的话先包扎一下,咱们先包扎一下…好不好?”然后他看见子释听到他出声,惊吓似的震了一下,慢慢转头过来的时候,眼神蓦然凌厉了几分,然后又放软了声音调凑到他耳边,把声音一丝一丝的送进他耳朵里:谁让你看了,不许看。边说着捞过先前被扔在一边的腰带,捂在他眼睛上,慢慢系紧。长生被遮住眼睛之前只记得脑海里子释妖娆的笑容挥之不去。

    一阵衣物摸索声响之后,子释再一次贴了上来,然后长生鼻端嗅到一丝血腥味。子释把受伤的食指伸过去,沿着侧颊点上长生的脸,移动摸索着感受5年来日夜思念的轮廓,在他脸上划出一道道鲜艳的痕。及至唇上,子释仔仔细细地描绘过去,几乎是着迷的看着猩红一点一滴弥漫开来,渗到唇纹里面去,又有一丝红线沿着许久不见越发疏朗的唇角落下去,消失在褥子上。看着莹然水光,子释自己不觉已经痴了,被诱惑着凑上去,长生张开嘴引他进去,两人迫不及待的交缠到一处,啮咬住彼此的唇,相互追逐,舔舐,来回不休,几欲融化人心的唇舌纠缠。分开的时候长生分明感觉到子释的情动,气息不稳,火热。然后子释不由分说的把指尖又伸进长生的嘴里,食指搅拨他的,拇指掐按住下巴,用舌尖缓缓的游走,一路舔舐下去,划过脖颈的时候锁骨上不轻不重的一记啃咬让长生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颤抖。而与他的吻相反,子释空出来的右手则沿着长生的臂缠绕向上,摸索到他捏得死紧几乎发抖的拳,轻轻掰开,与他十指交缠。长生只觉得自己全身被子释的气息细细密密的覆盖住,口中,耳边,手里,胸前。

    忽然间,长生觉得这一切又离开他远去,急切地差点要起身追过去的时候,下身蓦然被一手握住,他感到子释和他交握的手指绞紧了力道,然后他只觉得浑身的火被一口气”轰”的点燃,头脑热的发涨,眼前一片空白。他感到自己被缓缓地执着的纳入一处火热,□痉挛的内壁一直在推拒着自</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