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分_分节阅读_57

分_分节阅读_5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如今……如今果然被人欺凌至此!”

    慕容天下站得离她有些远,远远的看向她,心中叹了一声。

    他语气淡淡的劝了一句:“太后娘娘请保重身子。”

    端密太后似是摇摇欲坠,扶着心腹太监,哭得凄凄惨惨:“哀家今日受此奇耻大辱,皇帝必得为哀家主持公道,否则哀家还有何颜面活下去!”

    慕容天下转头看向国师大人。

    陈遇白迎着他的目光,不避不让:“皇上,臣的夫人出身镇南王府。她簪发之时,主宾乃是当今皇后娘娘。臣迎娶她之时,八抬大轿、十里红妆。她这一生在娘家时无忧无虑,嫁给臣之后,臣绝不容许令她受半点委屈。若是皇上与太后娘娘认定臣护妻有罪,臣愿自刎当场谢罪!”

    慕容天下抿了抿唇,还未开口出声,国师大人压根没有等他答复,微微一转头沉声问道身后之人:“小离,今日我若是死在这里,你会怎么办?”

    他身后的人走了出来,站到他身边与他并肩。

    小小的女孩子,才到他肩头,仰头望着他的神情真挚专注,声音有些小却坚定极了:“你去哪里,我都与你一起。”

    说好了不管人间还是天上都要携手共度,纪小离没有忘记。

    她也没有忘记他曾叮嘱过她:不论何时、不管何事,记住你是我陈遇白的妻子。

    既是夫妻,生当同衾、死亦同穴。

    她的父母不管是在天上还是在家乡,一定只希望她好好的,那么现在她已嫁了这么好的一个人,她不愿为了任何事离开他,即便为了去见父母也不行——在他身边思念父母、与在父母身边思念他,应该是一样的。前者她试过了,后者她没经历过,并不确定能不能承受。

    所以她要与他在一起。

    夕阳铺了半个院子,冷风烈而无声的吹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陈遇白忍不住转了头,目光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如此冷的冬日里,他却置身春天。

    “……好!”他说出口,才发觉自己声音竟然哑了。

    “铿锵”一声,他从腰间抽出随身佩戴的玄铁剑,剑柄交到她手中,他手握剑锋一抹而过,削铁如泥的宝剑割开了他的掌心。

    鲜血淋漓,沿着剑身滚落,雪亮的刀锋染了一抹鲜红的血,有股凄凉决绝的意味。

    “那日我说谎了——抢了你做妻子,是我这辈子眼光最好的一回。”烈烈风中,徒手握住利刃的男人在她耳边轻声说完这一句,松了手、直起身、扬声冷冷道:“我们夫妇在此,请皇上定夺。”

    宽袖中不断滴下鲜血的男子神情冷厉,身后护着手握染血长剑的羸弱妻子,俨然是准备交颈而死的惨烈局面……要不是慕容天下深知他家国师大人的城府与心计,简直要被这一幕感动的落泪。

    作者有话要说:热情洋溢的主持人:下面我们来颁发暗夜电影节最佳男主角的奖项——恭喜国师大人!获得了暗夜演技最佳男主角!国师大人!获奖感言来两句吧!

    国师大人:谢谢。

    热情洋溢的主持人:哎哟不要这么简短嘛

    国师大人:谢谢大家。

    热情洋溢的主持人:咳咳……那么我替果粉们问两个问题可以吗?

    国师大人:我说不可以,你就不问了吗?

    热情洋溢的主持人(倒地不起):……

    国师大人:问吧。一个。

    热情洋溢的主持人(眼冒绿光的爬起来):姑娘们都很想知道您穿不穿内裤?什么款式?冰绸不会凉着您的屁股蛋蛋吗?黑色的吗?丁字裤吗……哎哎哎!殴打主持人犯法!哎呀救命啊……

    ————————————————我是作者扮演主持人差点被砍死的分隔线——————————

    ☆、第六十五章

    可仔细一想国师那掷地有声的话中之意:堂堂大夜一国之师明媒正娶的妻子、大夜第一将门镇南王府的独女,在皇宫之中差点被一群侍卫乱刀砍死!幸而国师夫人拼死反抗示警,国师大人及时赶到、出手阻止,却居然因此被问罪,确实奇耻大辱、不如自刎。

    大夜国师因护妻获罪、自刎宫中,此事一旦传出去,大夜王朝将会被全天下的人耻笑!不仅如此,那正在与大夜建交的东临国国主与陈遇白颇有交情,更不用说南朝那位得力的小王爷是陈遇白的至交好友,陈遇白若是受辱自刎,东临与南朝绝不会无动于衷。

    而纪小离是镇南王府的女儿,若是这般受辱惨死宫中,镇南王纪霆无论是女心切还是为了镇南王府的面子,必定会出面为女儿女婿讨个公道;更有国师府一脉从此陨落,玄武令失主,那暗夜谷谷主梁飞凡与陈遇白交情匪浅,于情于理都不会袖手旁观。

    慕容天下当然知道以他家国师大人的心性绝不可能当真自刎谢罪,但是竟如此这般的大动干戈、不惜将大夜置于内外交患的地步、以整个国家的安危为筹码——慕容天下始料未及。

    这个他看着长大的孩子,眼下满目戾气、一身杀意的站在烈烈风中,以天下为筹,只为护住身后那心之人……他的老友生前曾担忧这个弟子一生清冷孤苦,此时若是天上有知,必定欣慰。

    慕容天下心里叹了口气。

    “遇白,”皇帝微微的笑了起来,“胡闹什么?!还不把剑放下!”

    他这般笑得温和而云淡风轻,仿佛面对的并不是拿整个大夜威胁他的国师、而是他那挥舞着小斧头上蹿下跳的第六皇子一般。

    陈遇白霎时心中大定,转身将纪小离手中玄铁剑夺了下来。

    慕容天下环顾众人,朗声缓缓道:“国师夫人千金之躯,那几个侍卫胆敢不分青红皂白、刀剑相向,的确该死,国师大人护妻无罪。而国师夫人懵懂无状、冲撞了太后娘娘,朕今日要褫夺她的诰命夫人,并罚她闭门思过。还有,从今往后,不许国师夫人再入千密殿!”

    纪小离闻言嘟囔了一声:“我才不要再来呢!”

    陈遇白转头瞪了她一眼,将她推到自己身后、不许她再出声。

    皇帝话音刚落,端密太后也已厉声喝道:“皇上——”

    “太后娘娘!”慕容天下不容分说的打断了她的话,“太后娘娘保重身子要紧。若是宫中寂寞,以后就不要再让千密使四处奔波走动了,留她在宫中多陪陪娘娘吧。”

    端密太后闻言脸色一变,又惊又疑,可抬眼望去,皇帝脸上的神色又看不出异常……她一时怔在那里。

    皇帝一言九鼎,雷厉风行的抹平了这件事。

    国师大人带着他被褫夺了封号的夫人回去闭门思过。一上马车,国师大人就冷声命童子小天去拿伤药来。

    纪小离跟着一叠声的喊“快拿药快拿药!”,说着还小心翼翼的捧起了他受伤的那只手。

    陈遇白拂袖打开她的手,不悦低喝道:“坐好!不许动!”

    纪小离倍感委屈却不敢吭声,往旁边角落缩了缩。小天这时递了伤药进来,陈遇白接过,转头一看她窝在角落里,他神情愈加不悦,伸手将她扯了过来。

    把她抱在膝上,陈遇白拧开药罐,挑了药膏往她脖子里抹去。

    他的手指沾着药膏凉凉的抹上来,小离这才觉出脖子上一丝刺痛,她“哎呀”一声,陈遇白脸更黑:“活该!你这个蠢货!拿剑装个样子都不会!你可知玄铁剑吹毛断发、锋利无比?方才一个不慎你就当真要血溅当场了!”

    方才他将剑递给她,却见她当真就往脖子上架,一时把他吓得几乎要魂飞魄散!

    那玄铁剑削铁如泥,不用怎么费力就能割开她柔嫩的脖子!当时她还未察觉,锋利的剑气就已将她脖子上割开一道浅浅血痕,陈遇白只好装作气急歃血,徒手握住那刀刃扯得离她远一些。

    好在他握住刀刃的角度与力道都有讲究,掌心看似被割得鲜血淋漓,其实只是斜斜的切开了一长道,血虽然流得多,但是伤口很容易愈合。

    纪小离被他骂了,嘟着嘴低着头给他上药。可她太笨了,笨手笨脚的上药都不利索,陈遇白伤口被她弄疼好几次,皱着眉目光不善的盯着她。

    她被盯的浑身发冷,抬头怯怯的看他一眼,小声辩道:“我又不知道……方才你要是死了,我就随你去了。”

    她怎么知道是要装样子呢?当她将剑横向自己的脖子时,她是真的打算与他同生共死的啊!

    陈遇白目光几转,忽轻叹了口气。

    未受伤的那只手伸过来,捏了捏她的脸。

    “蠢货!”他冷声骂道。

    纪小离不服气的反击:“你才是蠢货呢!既然你知道那把剑那么锋利,你干嘛用手去抓它?还好没有打起来,不然你手已经先受了伤,肯定会打不过那么多人的!”

    陈遇白当然不会向她解释他为何去抓那把剑,他只是冷着脸沉声吓唬她:“纪小离,你胆敢与我顶嘴?!”

    正在包扎他手的人缩了缩肩膀,“我没……没有啊!我没有顶嘴!”

    她包好了他的手,又将自己绣了蝴蝶的嫩帕子包在白色棉布外面,给他打上了一个漂亮的结,她心情大好,已忘了刚才被他训过,笑眯眯的捧起他的手来向他邀功:“你看你看!我包好了!好看吧!”

    国师大人看了一眼,连看第二眼都不愿,冷声命令她:“解开!”

    “不要解开,这样多好看呀!”她兴味盎然的拨弄着那个漂亮的结,忽想到了什么,开心不已的说:“你刚才还夸我眼光好,你得听我的!”

    “……我没有。”国师大人面无表情的否认。

    “你有!”纪小离神情认真的提醒他:“就是你手抓着剑流了好多血的时候在我耳边说的:‘抢了你做妻子,是我这辈子眼光最好的一回。’”

    陈遇白冷哼了一声:“我说的是我的眼光好,什么时候夸你了?”

    “你承认娶我是你眼光好啦?!”她大喜过望的大叫道。

    陈遇白移开目光,装作根本不明白她在说什么的样子。

    小离难得抓住他的话柄一回,高兴不已,乘胜追击:“你看啊:你娶了我是你眼光最好的一回,而我嫁给了你,你比我好那么多,所以我的眼光比你还要好啊!”

    陈遇白冷冷看她一眼,淡淡斥道:“什么乱七八糟!”

    小离想了想怎么才能说明白、证明自己的眼光确实很好很好,可是想来想去也没办法说清楚,浑身的高兴没处发泄,索性一头扎进他怀里打滚。

    “反正……就是这样的!”她耍无赖,在他怀里发疯。

    陈遇白嫌弃她,伸手在怀里摸到她脸,捏着揪出来。她被他掐着脸撅着嘴像小猪还是在笑,笑眯眯的看着他,开心的说:“刚才你那样说……我好高兴啊!”

    清澈漂亮的眸子带着欢天喜地的笑意,陈遇白低着头望着她,黑眸深深的醉在其中。

    她很高兴,陈遇白看得出来。

    虽然她总是开心的,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里,除了被他欺负时,她总是笑眯眯的,但是像这样的高兴好像还是第一次。

    大概她若是修成了仙,也不过如此兴奋神情。

    他居然能让她这么高兴。

    陈遇白心里说不出的满,捏着她脸的手微微用力,将她下巴抬起,他低头在她唇上轻轻印了一下。

    虽然他们之间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许多回,但此时此刻这样一个浅浅的吻,分外动人。

    小离爬起来坐在他怀里,手搂着他脖子,人趴在他肩头,很小声很喜悦的在他耳边说:“我刚才想明白了一件事:从小大家都说我很笨,今天我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笨!”

    她声音细细软软的钻进耳朵里,呼吸温温浅浅的扑在颈侧,陈遇白半边身子酥得不能动,低笑声分外愉悦:“哦?那你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这么笨?”

    “因为你!”她声音里全是认真喜悦的笑意,“因为我会嫁给你,所以我得笨一点。”

    上天给每一个人的幸运都是一样多的,她很不幸的笨了这么多年,是因为上天要她攒够运气、遇见他。

    她说完也知道害羞,不肯露脸,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呼吸贴得他那么近,热热潮潮的,陈遇白觉得很不舒服——心跳太快了、浑身血热</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