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白算计长着翅膀的大灰狼 > 章节目录 读_分节阅读_56

读_分节阅读_5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找一个借口将吴乾擒住,必要时杀了他也不惜。务必不能让他带大军入城!”

    慕容宋那双慕容家男子都有的凤眸,霎时一抹精光一闪而过。

    “这个啊……”只片刻,他已经又是无忧无虑笑着的六皇子殿下了,“兹事体大,若是父皇发现我妄图操控军权,只当我要造反呢!”

    “既然六皇子如此忠心孝顺,那便听从皇上的旨意去东临国出使吧,我早已修书一封,随信附上六皇子殿下画像,想必国主阅后定当隆重相迎。”秦桑冷冷的说完转身就走。

    慕容宋只是欲拒还迎、讨价还价一番,没想到她如此狠心干脆,当下他吓的变了脸色,甩着小斧头就狂奔追了上去:“我去我去我去啊!你好好和我说话行不行啊……”

    秦桑教训了六皇子后匆匆赶往城外千密一族群居之处,就在此时,一道懿旨从千密殿往国师府去了:端密太后宣召国师夫人入宫陪伴。

    国师大人夫妇接了旨,国师大人眉头轻皱,纪小离却是十分高兴——这是要带她回家乡了吗?!

    “你陪我一起去!”回到房里梳妆毕,小离拉着夫君衣袖热切的提出要求。

    陈遇白以为她是害怕,安抚她说:“我陪你进宫,但是太后娘娘殿中非诏不得入内,到时我会在皇上那里等你一块出宫。你不用害怕。”

    纪小离才不是怕,简直是兴高采烈的。

    她满心期待到了千密殿,殿中连个太监丫鬟都没有,端密太后独自一人坐在金座之上,正在等她。

    “你来了。”她微笑着对小离说。

    纪小离觉得太后今日语气似乎与往常有些不同——格外的温柔,似乎还带着一丝……怜悯?

    她规规矩矩的行了礼,端密太后从上头走下来、亲手扶了她,拉着她手、对她温柔笑着说:“小离,你跟我来。”

    小离又被带到那间密室。墙上仍然挂着慕容江山的画像。

    两个女人一同静静望向画像上的男人,小离憧憬万分,端密眼中神色复杂,叹了口气,她说:“你不仅眼睛像他,笑起来也像。”她转头柔声道:“小离唤哀家一声‘祖母’可好?”

    小离看看画上的父亲,又看看艳丽的华衣贵妇,嘴唇动了动,却又立刻紧紧抿住。

    她低下了头。

    端密太后伸手,金色护甲轻轻拂过她乌黑的发,“你不愿意,便算了。哀家到底……老了,竟时常生出些痴妄念头。”

    “你不该那样对秦桑姐姐!”小离鼓足了勇气,开口说:“既然你说你是我们的祖母,你为什么拿刀伤她?”

    端密太后笑了:“祖母——并不是有心伤她,祖母这一生做了许多违心之事,都是为了能带你们回家。”

    “你说的不对!”小离抬头看向她美丽紫眸,认真的说:“我在镇南王府的时候,爹爹、王妃娘娘、公主娘娘,纪东纪西纪北纪南都对我好,那个时候,镇南王府就是我的家。后来我嫁了陈遇白,我很喜欢他,国师府就是我的家。与喜欢的人一起待着的地方便是家。爹娘将我和姐姐送出家乡是迫不得已,他们心中想着我们,必定希望我们好好的,我们想要回去也是为了见他们,你拿刀伤了我姐姐,我爹娘不会喜欢你的!即便你回去了、那里也不是你的家!”

    端密太后没想到她能说出这么一番话,一时听得有些愣住,半晌才浅浅笑起来。

    “傻孩子……”她笑出了眼泪,举袖轻轻的拭,“哀家不该与你说这么多的。好了,我们走吧,祖母送你上路。”

    说着她在那画像上不知哪处一摸,然后,那面墙竟然缓缓的移开了——这密室后面竟还有密室!

    小离看着那条长长的通道黑黑的可怕,一眼望不见尽处,不知道是通往哪里,也不知道里头藏着什么。

    她当然不肯进去。

    端密太后笑着携了她的手,柔声对她说:“你别怕,我带你去见你爹娘。”

    小离推开她的手,“我不能一个人去,我要带我夫君一同去见爹娘。”

    “你夫君他随后就来。”端密太后耐着性子哄她,又去拉她。

    纪小离挣扎不已,端密太后此时哪有心情与她多话,冷了脸扭了她一条手臂就往那密道里推!

    端密年轻时武功不弱,可是毕竟养尊处优多年,早已失了灵敏。而小离出身镇南王府,从小耳濡目染,又得名师悉心教导,她这逃生之术可是陈遇白手把手教的——她顺着端密太后扭她手臂的力道顺势一转,另一只手已从腰间摘了霹雳弹,以她学得最好的扔暗器手法、向端密太后脸上扔去。

    端密太后偏头让开那枚霹雳弹,手里一时松了力道,小离抽出手就往外逃,一边往外跑一边转身扔霹雳弹挡追赶她的人。

    一时之间内室浓烟四起、响声震耳,她身上有一颗霹雳弹是陈遇白做给她玩的,她一直珍惜的带着没有试过,这时一股脑的扔出去,那颗霹雳弹炸开后如游龙一般四窜,带着尖利的啸声一路从内室窜出去、锥破千密殿的门,在正殿前“轰”一声炸到了半空中——可惜了这是青天白日,否则便可看见好大的一朵绚烂烟花!

    宫中侍卫们闻风而动,一群一群的往千密殿涌来,宝和殿中棋局厮杀正酣的皇帝与国师大人也被惊动——陈遇白听到那声尖啸眉头一蹙,连向面前的皇帝告罪一声都未,身影如风般闪了出去。

    皇帝放下手中的黑子,凝眸半晌,叹了口气,也缓缓起身。

    “摆驾,千密殿。”

    作者有话要说:与喜欢的人一起待着的地方便是家,愿你们至少心中都有喜欢的人

    愿意相信故事便是愿意相信情,祝相信情的你们今夜人月两团圆

    ————————我是喂土豪吃五仁月饼的分隔线————————————————

    ☆、第六十四章

    小半个皇宫的侍卫都往千密殿赶去,一时之间千密殿内外人影憧憧、呼号一片。

    纪小离很快穿过正殿跑到了前头的院子里,外头千密殿的侍卫们不知道里头发生了何事,只听太后娘娘尖声叫着“抓住她!”,便立即一拥而上。

    小离情急之下摔出最后一枚霹雳弹,一声闷响后、浓郁的栀子花香在院中弥散开,侍卫们不知以为那是什么毒烟,纷纷掩住了口鼻,小离借机撞开两个离得最近的侍卫、往外跑去。

    端密太后这时也已从内室追了出来,一向精致优雅一丝不乱的贵妇此时钗环散落、从未有过的狼狈,那张艳丽的脸上表情扭曲得可怖。

    她知道陈遇白今日也入了宫,事情闹得这样大,再想无声无息的了结是不可能了,只能趁眼下陈遇白还未赶到,立刻把她抓进去成事。

    于是她站到殿外高阶之上,大喝一声“来人!捉拿刺客!”

    外头赶来的侍卫们虽然不好轻易插手千密殿的事情,但是捉拿刺客人人有责,顿时一片拔刀的声响。

    小离不敢往那些刀尖上撞,只好倒退着又往回跑,千密殿的侍卫们已经醒过了神来,这回可不会对她客气,长枪尖刀都往她身上招呼而去,眼看国师夫人就要血溅当场!

    纪小离前有狼后有虎,绝望之下抱头蹲下、就地一滚,也就在这时,一柄红缨长枪破空而来,以雷霆万钧之势,一气刺穿了正举刀砍向她的三个侍卫,钉着第四个飞出去,直到将那四个人牢牢钉在殿前大红色柱子上、血流满地,贯注枪身之上的力道尚未耗尽,精钢的枪头深深□柱身之中。

    这是深宫禁苑,已经多少年没有这样光明正大的见过血!

    震惊不已的众人纷纷看向那长枪来处——只见大夜国清贵无双的国师大人,踏着冬日朔风缓步而来,那一身黑色冰绸在烈烈冷风中翻卷飞扬,那一双黑眸中冰雪千里、杀意纵横,那张梦回多少春闺少女的俊脸,此时神情之冷酷嗜血,令人连看上一眼都觉得似是死过一回。

    “退开她三丈以外。”那声音冷得如同从九泉之下的阎罗殿传来:“或者,死。”

    侍卫们“呼啦啦”的散开一个大圈,顷刻间院中地上已只剩抱着头的国师夫人。

    陈遇白不急不缓的走向她,他每走近一步,已经退开了三丈以外的侍卫们就更退远一圈。

    端密太后站在高阶之上,望着年轻的国师缓步而来,怒得简直目龇欲裂!

    她知道:今日的事,不成了。

    眼下自保为上,她心思一转,一个眼神递出,身边的心腹太监已尖声呼喊:“国师大人行刺太后娘娘!快来人!护驾!”

    侍卫们面面相觑,铿锵一阵拔刀出鞘的声音,却并无人真的上前捉拿陈遇白,只是千密殿的侍卫们纷纷向端密太后身边聚拢,围成扇形、将太后娘娘护在中间。

    陈遇白压根没有看其他人一眼。他走到抱着头蹲在地上的人身边,俯身伸手将她扶了起来,小离吓懵了,缩着肩膀挣扎,他轻声开口说:“小离,是我。”

    他极少叫她“小离”。

    对别人他称呼她“夫人”。他生气的时候总是不高兴的连名带姓喊她“纪小离”。情好欢时,一口一个“蠢货”、“笨蛋”……可是这时他轻声叫她“小离”,纪小离犹如被叫住了魂魄一般,满心的紧张害怕都消失了,抬起头定定的看向他。

    陈遇白极明显又极温柔的笑了,看着她的眼睛、对她笑。

    他笑着伸出手替她理了理凌乱的衣冠。微凉的修长手指轻轻抚过她脸颊,他怀抱与衣袖间的气息她熟悉极了,纪小离定定的仰头望着他沉静面容,突如其来的鼻头发酸、眼眶也泛了红。

    陈遇白勾着嘴角,手指点了点她瞬间红起来的小鼻子,毫不在意这众目睽睽,当众将她拥进了怀里。

    “别怕。”他低头,唇触在她冰凉的耳朵上,他轻笑着说:“我进来时都看见了,你做得很好,刚才打的很漂亮!我教你的东西你都记住了,我很高兴。”

    纪小离被他拥着、伏在他怀里,后知后觉的返过劲来,不由得后怕不已,抽抽噎噎的哭得伤心起来。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千密殿安静的落叶声可闻,满殿的人听着国师夫人的啜泣声。

    一声“皇上驾到!”,及时的打破了这诡异的安静一刻。

    慕容天下缓步走进来,众人跪下行礼,皇帝依礼也要向端密太后请安。

    端密太后冷笑着不肯受,抬手指着大红柱上被长枪钉死的四具尸体,她颤声凄厉责问道:“皇上!国师当着哀家的面杀了哀家宫中的侍卫!皇上还叫哀家如何安好?!”

    慕容天下一皱眉,自有人上前去将那四个死透了的侍卫从柱子上解下来抬走了。

    “国师。”皇帝肃声喝道。

    陈遇白不急不缓的拍了拍心口的人,抚着她的背、低声安慰了两句话才放开了她。

    将妻子护在身后,他向皇帝恭敬一揖,道:“臣在。回禀皇上:人确实是臣杀的。”

    “国师,在禁宫之中杀人见血,你好大的胆子!”慕容天下神情不辨喜怒,缓声道。

    “回皇上:方才臣赶到时,这四人正举刀欲杀臣的夫人,臣若是不出手,此刻臣的夫人已死在了他们的刀下。”

    “皇上!”端密太后这时怒声高叫:“是国师夫人行刺哀家在先!”

    “你胡说!”纪小离忍不住从陈遇白身后冒出头,“明明是你……”

    “小离!”

    “你住嘴!”

    两声喝止,分别出自国师大人与端密太后之口。

    同声喝止,两人对视一眼,端密太后眯了眯紫眸,而国师大人目光无怒无喜,只伸手将身后人的护了回去。

    “臣的夫人天真懵懂,想来太后娘娘也是她娇憨、才几次三番屡屡宣召她入宫陪伴。但是臣的夫人一介弱质女流,太后娘娘身边高手如云,何来行刺之说?”

    他阻止了纪小离说出密室之事,端密太后心头雪亮:他并不打算鱼死网破。

    那么她就还有机会!

    “今日众目睽睽,哀家这里眼下如此狼藉,国师夫人难辞其咎!哀家的确怜她年幼懵懂,她却如此胆大妄为、不识抬举!”说到这里,端密太后神情一变,哀声长哭道:“当年先帝临终,牵挂担忧哀家孤儿寡母,托付皇上照顾,可之后未出几年临江王便去了,从此只剩哀家一人,</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