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重生之月光少年 > 章节目录 _分节读阅读_91

_分节读阅读_9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这一世,这人没有半点对不起自己,最后关头,反而舍命相救。如果他这个时候丢下他,那么往后的一生,他必定会为此后悔。对方能拼死救他,他也不想对他有所亏欠而让自己永远活在自责和悔恨里。

    “我的脚给卡住了!你给老子放手!马上给我离开!快!”欧邢天忍着胸口肋骨断裂的剧痛,将儿子推出去。特么的,这个时候还倔强什么?想陪我一起死?我绝不同意!

    “会没事的,相信我。”用精神力探入变形的车底,将卡住他脚踝的变形零件隔空抽离,感觉零件松动,欧凌逸猛然施力,将这人拽出车子,嘴里念念有词的安慰着,拖着他的身子快速向路面另一边的排水沟奔去。

    几步奔到沟边,搂着男人的身体,用手护住他的头,两人一块儿翻滚下去。刚刚滚进沟里没几秒,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传来。空中不断有燃着火焰的物体从两人头上落下,欧凌逸晃了晃神,眼前模糊起来。

    耳朵不断嗡鸣着,模模糊糊中听见救护车和消防车呼啸驶来的声音,嘴角挂上一抹安然的微笑,他放心陷入昏迷。

    84

    84、结局 ...

    车祸后两个月,欧凌逸从欧式医院回到欧家。

    现在的欧家空空荡荡,欧凌霜嫁出去了。

    欧天宝因为刺破了他的刹车输油管,导致了这场车祸,在听闻欧邢天出事的时候心脏病复发,提前做了心脏移植手术,被欧邢瑱远远送到国外疗养。连欧家唯一一个维护他的人也厌弃了他,他这辈子怕是回不来了。且由于研究计划未能如期完成,虽然手术成功,他的新心脏依然存在很大隐患,也不知能撑几年。

    欧邢天自欧凌逸从昏迷中醒来就不见了踪影,欧邢瑱对外发表了声明,将欧氏交给小侄子继承后,也跟着不见。欧宅现在只剩下了欧凌逸一个人。

    走进父亲的书房,欧凌逸面对着死气沉沉的房间,表情放空,心神抽离。欧邢天去哪儿了?他怎么样了?为什么要失踪?这一个个问题盘旋在他脑中消散不去,惹的他心烦意乱。

    是的,心烦意乱,这是他重生一来,第一次情绪失控,第一次心情焦虑,第一次无法维持淡定。

    早知道会变的如此,欧邢天,你当初就不该救我?你是想让我活在愧疚中老去吗?你成功了。欧凌逸扶额,为自己心绪的改变,自嘲般的低笑起来。

    虽然每晚都要如斯折磨自己一番,到了公司,他永远还是那个冷静淡然,无心无情的欧凌逸,他不会被欧邢天的离开打倒的。

    这样想着,欧凌逸收敛起满心杂乱的思绪,走进房间睡觉。明天,回到公司,他又是那个优雅淡然的欧总,欧氏最新的掌舵人。

    翌日,欧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欧凌逸认真查看着手里的一份文件,Raymond表情严肃的站在一旁,等待他审批。虽然新总裁年纪尚幼,对商业也一知半解,但是,这两个月来,他从容处理着公司大大小小的事务,从最开始的懵懂,到现在的游刃有余,又有能干的副总从旁协助,欧氏自boss离开后逐步恢复稳定,Raymond不得不对boss看人的眼光叹服。

    小少爷天生就是个从商的料,欧氏交给他,总裁绝不会后悔。

    “Raymond,你出去一下,我有事要和总裁说。”欧凌霜兀自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强势的下令。

    “是,副总。”见副总脸色极其难看,Raymond识趣的退下。

    “姐姐有什么事?”欧凌逸放下手里的文件,看向来人询问。

    “欧凌逸,你到底还有没有心?父亲失踪那么久,你就不知道问问他的情况?”等了两个月,还是不见弟弟开口,见他每日正常的上班下班,快速的成长学习,接手欧氏如鱼得水,像个没事人一样,欧凌霜憋了两个月的怒火终于爆发了。

    “哦,他怎么样了?”欧凌逸眸光一闪,放下手里的文件,靠着椅背,从善如流的问道。

    “我没提,你就不知道主动询问吗?你难道一点不在意他的生死?父亲对你的感情你不会不知道,眼下你这个态度是什么意思?如果你心里厌恶的话,就不要开口问他的情况。如果你心里对他还有一点点关心在乎,你就继续,我会如实告诉你。选择权在你。”欧凌霜双手撑在桌面上,给出两个选择。

    她不想让父亲空欢喜一场。如果眼前的人接受不了这段感情,那么就让这段过往随风而逝,尘封在记忆里。

    “……”听了欧凌霜的话,欧凌逸沉默,转头看向窗外的天空。

    他厌恶吗?想起男人的亲吻,想想男人的爱抚,想起他横在自己车前那决绝而坚毅的表情,欧凌逸蹙眉。半晌后,他转回头,望向欧凌霜轻微的摇了摇头。

    “摇头是什么意思?厌恶还是不厌恶?”欧凌霜屏住呼吸问道。

    “没有厌恶,但也没有其它感觉。他究竟怎么样了?在哪里?”问出了两个月来日夜萦绕在他心里的问题。欧凌逸感觉心一下放空了,如释重负。

    “他,他在一个小岛上休养,伤的很重。医生说,可能会瘫痪。”欧凌霜鼓起的气劲儿松开,转身坐到会客室的沙发上疲惫的道:“他瘫痪了,再也站不起来了,所以,他不让我们告诉你。”

    随着这句话落,欧凌霜眼角划过一丝泪光。

    “瘫痪了?”欧凌逸呆呆的重复着这句话,握紧双拳。想起他被卡住的双腿和伤势严重的腰腹,他心里恻然。是的,那样的伤势,很有可能造成这样的后果。

    “他在哪里?我想去看看他。”垂首,将自己的表情隐藏起来,思考片刻后,他再抬起的眼眸中充满了坚定。

    他的伤势自己还没看见,不亲眼确定,他怎么也不会甘心。这人是因他而伤。这一世,他没有伤害他,反倒极尽宠爱,将他妥善保护起来。反倒是他,利用他对自己的在乎处处逼迫他放手。他现在拥有的一切:巨额的财富,高人一等的地位,过人的学识,哪一点不是靠着他的支持,他的付出得到的?太过沉迷于前世,虽然他嘴里说着放开,看淡,其实一直在排拒着现实,反倒执迷不悟了。

    想明白一切,欧凌逸豁然开朗,前世的种种在这一刻慢慢淡去,直至转为一片白雾渐渐消散在脑海里。

    “你去干什么?你不嫌弃他?”欧凌霜眼睛一亮,语气里的疲惫消散无踪。

    “我想去看看,我的医术不差,想亲自给他诊断一下。嫌弃?为什么要嫌弃?他是为了救我受伤的,于情于理我都有义务照顾他。”欧凌逸为姐姐的用词皱眉。

    “你去照顾他?照顾多久?看一眼,确定他瘫痪了又回来?欧凌逸,劝你还是别去了。平白刺激父亲。”欧凌霜冷声质问后,认真的劝告他。

    “我会照顾他,一直到他能站起来为止。满意了吗?”明白欧凌霜的小把戏,欧凌逸毫不吝啬自己的承诺。那人可以为他舍命,这样一个小小的承诺,他还是给得起。

    “好!这可是你说的!现在马上跟我走。”听完弟弟的话,欧凌霜狡黠的一笑,拖着他的衣领风风火火就往外走,一路引得众人侧目,霸气外露。

    弟弟的脾性和父亲还是很像,都是一诺千金的人,得到他的承诺,欧凌霜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想起孤零零,日渐消沉的男人,想起他往日高高在上,意气风发的样子,欧凌霜止不住的心痛。

    ﹡﹡﹡﹡﹡﹡﹡﹡﹡﹡﹡﹡﹡﹡﹡﹡﹡﹡﹡﹡﹡﹡﹡﹡﹡﹡﹡﹡﹡﹡﹡﹡﹡﹡﹡﹡﹡﹡﹡

    太平洋某个小岛

    欧邢天坐在轮椅中,看着远处波澜壮阔的海景,表情空茫。

    “大哥,回去吧,海风很大,小心着凉。”欧邢瑱站在男人身后轻声提醒。

    “该回去的是你。逸儿刚开始独掌公司,你应该回去给他压阵,不然那些老头闹起来,我怕他应付不了。他一向心烦这些俗事,又怕吵,你赶快回去帮他。”欧邢天回神,淡淡道。

    “大哥,你现在考虑的应该是自己的身体。小逸有凌霜看着,他那么聪明,能应付得来。你已经很久没好好吃过一顿饭了!你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算我求你!快回去吧,我叫佣人热些东西给你吃。”欧邢瑱看着大哥短短两月迅速消瘦的身体,话音里难掩心痛。

    “不用了,我吃不下。你让我一个人待会儿。”欧邢天锁住轮椅,拒绝弟弟的好意。这个身体已经废了,他再也没有资本去保护,去宠爱自己最在乎的人,尽心维护它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想着那夜儿子表情惊骇的推开自己的一幕,欧邢天垂头,苦涩一笑。儿子还是接受不了,还是厌恶自己,得到这样的结果,是他自作自受,能用一双腿换儿子平安,这辈子值了。

    每天重复着相同的对话,最后都是以自己的妥协收场,欧邢瑱叹气。他也不能钳制住大哥,硬灌大哥吃下去,吃了也会被吐出来,他现下心里满是无奈和担忧。再这样下去,大哥撑不了多久就会病倒。人,最怕的就是失去希望,没了希望,心灵崩塌了,身体也会很快垮掉。

    正当两人在静默中僵持的时候,巨大的螺旋桨旋转的声音传来。两人抬头一望,一架直升飞机从海上飞过来,几分钟后停在了不远处宽阔的草坪上。

    两人不自觉屏住呼吸,期待的引颈眺望。只见欧凌霜首先蹦下驾驶舱,往两人的方向跑来。

    欧邢瑱叹了口气,怪自己多想,欧邢天则撇开头,眼里闪亮的眸光迅速黯淡下去。

    一个又老又瘫的废物,那人怎么可能过来探望?他值得世间最好的一切,像他这样残缺无用的人怎敢再肖想。

    “父亲,不想看见我吗?”见欧邢天转头看向别处,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到来,跟在欧凌霜身后走来的俊美青年淡淡开口问道。话音里隐隐透着一点失落。

    “你?”听见熟悉的嗓音,欧邢天猛然转头看向来人,不敢置信的开口,发出一个字音后马上闭嘴,仿佛自己多说一个字,就会戳破眼前的幻象。

    这不是真的。那人如此冷漠,怎么会对着自己笑的如此温柔?

    “我来这里照顾你。”欧凌逸微微一笑,宣布自己的决定。

    欧邢瑱和欧凌霜悄然离开,将空间留给两人。

    “你是可怜我吗?我救了你是心甘情愿,不需要你为我牺牲什么。快回去吧。”欧邢天又别开头,不敢看来人精致的面庞,别扭的驱赶着他离开。

    “你欧邢天会需要人可怜吗?再说了,我也没多余的同情心分给别人。在你站起来之前,我都不会离开。”欧凌逸不以为意的接口。他已经看过这人伤势的X光了。虽然神经有所损伤,但是结合针灸和按摩,还是有希望恢复的。

    “……”欧邢天沉默,专注的审视着眼前的青年,企图从他表情里发现一丝勉强或同情的神色。一旦发现,他就要不客气的将他驱离。

    “为什么不说话?你不愿意?你不想看见我,我现在马上就离开。”欧凌逸久久等不到他的回复,收起脸上的笑容,双手插兜,转</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