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梨花与野兽的情事(NP,H) > 章节目录 一百三十四章三 七夕 H

一百三十四章三 七夕 H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明亮的屋子里,微风习习吹入,将床前的轻纱吹拂得轻轻飘动。梨花发出轻微的shenyin声,站在床边的婢女立刻转身唤来了月娥和秋菊。

    “夫人,可要起身了”。

    “嗯,啊,不,不要进来,你们都出去”,全身chiluo的梨花提不起一丝力气,手脚软得一阵阵发酸。身上已经被人处理过了,jing+ye和奶水擦得很干净。可那一身青青紫紫的吸痕和咬痕还是让人不忍目视。

    屋里的婢女撤退后,梨花才狼狈的坐起身。小腹好酸,她紧紧咬着嘴唇,shenyin声还是泄露了出来。

    天啊,沈辰斐那个禽兽。

    她的xiao+xue里竟然塞着一根粗大的玉势,暗黑色的墨玉狰狞玉势全部插在xiao+xue里,她一动,玉势上的凸就会摩擦她的敏感点,让她酥麻的全身发抖,“呜呜,沈辰斐,你这个混蛋”,梨花哭着骂道,伸出酸软的手探入xue里,想将那磨人的玉势拿出来。

    “花儿”,沈辰斐掀开帘子,一个枕头突然砸过来,他来不及闪躲被砸个正着。

    又抓了个一个枕头,梨花气急败坏的砸沈辰斐,“你混蛋,混蛋,混蛋”,她怜惜他为了寻孩子四处奔波劳碌,怜惜他瘦骨嶙嶙了也不能安心休养身体。所以,才乖巧给予他最好的欢爱,谁知道.....

    沈辰斐抓过枕头扔到地上,张开双手紧紧抱住梨花将她压在床上,“我混蛋,我是大恶人。乖,别哭了,眼睛都肿了”。

    “我疼,呜呜,全身都疼”,梨花可怜兮兮的瞪了他一眼,怒气冲冲的扬起头在他脖子的大动脉上狠狠咬了一口。

    “嘶,疼,轻,轻点”,除了疼还有一种说不出的酥麻电流。

    “你怎可以将那东西塞入我体内,你,你不要脸”,梨花不解气的往他身上掐,没有肉的沈辰斐被梨花掐得嗷嗷乱叫,“娘子,轻些,为夫疼的厉害”。

    “疼死你最好”,恶声恶气的说完,梨花还是松开了手。

    “坏东西,你要谋杀亲夫吗?”。

    “别压着我,滚下去”,梨花怒红着脸,双手撑在他胸膛用力的想推他下去。

    “花儿好软,爷才不下去呢”,男人耍赖的亲了亲她的锁骨。

    “沈辰斐,你别闹了。你快将那东西拿出来,我好难受,呜呜”,梨花轻轻的哭泣,沈辰斐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了。

    梨花颤抖的张开双腿,露出红艳艳湿嗒嗒的xiao+xue儿。沈辰斐的目光闪了闪,伸出手指轻轻的在xue唇边缘摸了摸。梨花看他一眼痴迷的模样,气得抬腿狠狠朝他踢去,“混蛋,不许看,你快些将东西拿出来”。

    双眸满是怒气,闪烁着格外迷人的光芒,反而生出一股勾引的娇嗔。

    沈辰斐瘪了瘪嘴。

    “快点”,又一脚踢过去。

    沈辰斐弯下头,伸出两根手指慢慢探入xiao+xue里夹住玉势慢慢往外拉。梨花的xiao+xue儿太紧致了,强大的吸力贪婪的不肯放开玉势。加上沈辰斐的故意为之,玉势一前一后如同rou+bang操xue,缓慢的进进出出。

    “呜呜,呜,啊,你,你快点拿出来,莫,莫要折磨我了”。

    “你放松些,xue儿太紧了夹住玉势不肯松口”。

    明知男人使坏,梨花还是羞愧的将双腿张得最开,尽量放松身体,希望沈辰斐快些拿出玉势早点结束折磨。

    随着堵住的玉势拿出来,淅淅沥沥的jing+ye也猛的流了出来。原本浓烈的jing+ye被梨花吸收了几个时辰,已经被稀释成了透明的水液。沈辰斐的手掌在她微微鼓起的小腹上轻轻的揉了揉,“吃了爷如此多阳液,能怀上孩儿吗?”。

    “不要,沈辰斐,我不生了”,两年生两个,她才不愿意再生孩子了。

    沈辰斐不悦的拍了拍她的小肚皮,“生,生十个八个”。

    “十个八个?你当我是母猪吗,我不要”,沈辰斐小心翼翼的将梨花抱起走下床,走到浴桶前将她轻轻放入水中。

    “你若是母猪,那爷岂不是成了种公猪。嗯,爷闻闻我的小母猪臭不臭”,双手抱着她的小脑袋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额头。

    “哼,你才是臭烘烘的猪呢”,扬起手将水珠恶作剧的甩到他脸上。

    沈辰斐很喜欢她调皮活泼的模样,一脸笑容深情的看着她。

    “来人,传夫人的膳食来”,他大声吩咐,不一会儿月娥就带着婢女将食物端了进来,动作熟练的布好菜,“下去吧,屋外伺候”。

    “是”,整齐的声音,整齐的行礼动作,婢女一一退下。

    沈辰斐从桌上拿来一碗粥,用勺子试了一口。香甜的味道让他很满意,走到浴桶边缘,一口一口的将粥喂给梨花吃下。

    “花儿,后天便是七夕节,边塞小镇上很是热闹,想去瞧瞧稀奇吗?”。

    “啊?真的吗?”,她突然皱了皱眉头,担忧的看着沈辰斐,“陈亦爵的事还未解决,小鱼儿也未寻回。七夕节人多口杂,我怕会有危险”,一天不解决陈亦爵的事,她实在不想冒险。

    “孩子的下落有眉目了,陈亦爵目标在我,只要他一日不达目的,孩子总归是安全的,这些日子忙碌孩子的事,也不曾好好陪伴你,七夕节一年一次就当散散心吧”,明明一直躲在家里喝药治早泄,却说什么忙碌着小鱼儿的事情,谎话连篇脸也不红一下。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