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小三的逆袭(简,繁,高h,np) > 章节目录 3满5 沾满蜂蜜的肉棒(高h)

3满5 沾满蜂蜜的肉棒(高h)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嗯嗯嗯……」她无法抽离他的身体,害怕一抽离即会乾渴而亡。

    「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像现在一直的,一直,直到永远……」他低头吻她的唇,身体还在她体内搅动,难分难舍。

    yin液不断流出,一滴一滴从大腿根处流出,湿了被褥。

    愈来愈湿滑交缠的水声啪啪响,他的yingjin已像一根沾满蜂蜜的rou+bang,自由地滑进滑出,毫无阻碍。

    她起身抽出挚爱的魔杖往嘴里含,瞬间腔道被粗大占满。

    她满足的吐纳口中硬硬的棒子,丁香中的滋味让他爽快低哑吟着:「嗯……嗯……嗯……」他嚐过这女人卯起会让人xiaohun的,他乖乖躺着让她上下搓弄,等待即将到来的高氵朝。

    半躺着看着自己硬挺yanju在她小手中显得巨大,雄风愈来愈威猛。她舔着搓着,他愈是涨大她愈是用力上下迅速搓动,让他几乎快忍不住板开她的双腿插进去。

    他低呼,「你要我射了吗,这麽刺激,我受不了的……」

    她看着他绽放笑容故意捉紧用力又搓了几下,没想到他竟shenyin起来,没有抗拒反而说:「不要停继续……嗯……嗯……」太舒服了,人真奇怪都喜好凌虐的刺激,虽然感觉粗棒快被她捏碎,却有股说不上来的快感想要她真的捏碎它。

    他的大掌捉住她的小手像ziwei般的搓动自己,看着彼此的手紧紧握着,他忘情的寻找她的唇,将舌根捣入她的咽喉快速搅动,她口中那根方才吻他巨棒的丁香几乎快被吸附入他的嘴腔内,这人简直在报复,她不干示弱的张开大口吃下他的唇……

    被她大口含着他噗嗤笑出来,「想吃掉我?没那麽容易。」

    用力提起她的翘臀由上往下套入自己粗壮的身躯,直直插入她爽快的低呼,「喔……坏男人,这麽粗还要……」

    「粗好啊,也是你搓大的你得负责让它变回原形。」他嗤笑。话说完随即低头啧啧吃着露在眼前nenru,双手扶着她的浑臀让她坐在他的身上下上摆动。

    「嗯嗯……」

    坐在他身上每一次插入都让她xiaohun,深得几乎抵到深处,流出的舔稠液体沾满两人胯间营地。

    一个高昇的欢畅两人同时到高氵朝,她累瘫在他的怀里低低xi──

    喜欢跟一个人zuo+-ai就是这种感觉,不管姿势是否优雅都不在乎,只要xiaohun愈醉,只要两情相悦,趴着、躺着、吊着、挂着、倒立都无所谓──(以上是佐云胡扯的,脑溢血恕不负责)

    他含情脉脉望着她,这种交缠是否可以延续让他好害怕,天亮了她还是得回去,离开他的身边。回去他完全陌生的地方──

    隔天一早天蒙蒙亮送周文弘去坐车回到家,她像小偷般偷偷摸摸的开门溜进屋里。

    进到屋内走过厢房黄文雄睡的房间门竟然半掩着,他不在?为了确保她的疑虑,她又蹑手蹑足的到屋後黄文雄通常停机车的地方察探,打开大厅的後门竟没瞧见他的机车,果真不在!她拍拍忐忑的七上八下的胸脯安心走回房里。

    小女儿还在睡,天已经亮了她打开衣柜拿出衣服往浴室漱洗。

    送念国中女儿上学虽然时间仍早她迳自上班去了。

    到了办公室空无一人,却可以闻到一股淡淡幽香,她趋前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桌上用宝特瓶插着一束玫瑰花,嫣红的玫瑰绽放着鲜艳的色彩好不美丽。

    放下背包坐定後她用指头数着花朵──

    「1、2、3、4、5、6、7、8、9、10、11、12……20朵……」她眉开眼笑,二十朵玫瑰代表什麽呢?

    在她想打开电脑查时乍见宝特瓶旁立着一张封面也是玫瑰的卡片,打开一看,她的笑容更是深遂,里头写着简单一句:对你的爱生死不渝。

    当下她感动的热泪盈眶。

    「文弘,你这麽待我要我这辈子拿什麽还你。」

    她仰起头不让眼泪流下,可是顷巢而出的泪液已像水柱般涔涔往两颊流下。

    昨晚温存的体温尚在,可是人却已分西东,到底什麽时候老天爷才愿意放他们一马,停止难挨的折磨。

    抹去眼泪看着他工整的字迹,她心里暗自低呼:「天啊!文弘,你是出现来折磨我的吗?为什麽连字都让我爱到心坎里。」

    她疯狂的笑着吻着卡片,吻完将它紧紧的抱在怀里,这个举动很biantai……她是快乐的几乎疯了,爱一个男人爱到几乎疯狂,被说biantai也无所谓了。

    哭过笑过後,她七平八稳的将卡片放入抽屉里的纸盒中保存,就像隐藏在心中秘密般的珍贵。

    收好卡片手机就响了,看见浮上的数字眼泪再度夺眶而出──

    「怎麽了?」电话中的他十分着急,「他又打你了吗?」

    他怎能不如此联想,一夜未归,他一路坐车一路想奔回去保护她,但他知道,她不会赞同他的行为,仅能默默为她牵挂担忧。

    「没事……」她擦了擦眼泪,哑着鼻音说。

    听见她的哭泣他怎能放心,「我现在开车下去……」

    她赶紧制止,「你发什麽神经,不是才刚到,又要下来。」

    「我不放心你,我刚才也没打算这时候回来,是你催着我走的。」

    「你留下来干嘛,让人家说闲话吗?」

    「听惯了就算了。」

    「你不怕被公司贬到外岛去。」

    「外岛?」他仔细想想,公司就算深入内地,外岛好像也没设厂。他笑言,「想吓我,咱们公司外岛又没设厂。」

    「大陆呢?」被取笑她不甘的噘着嘴说。

    「我正想去,只是轮不到我。」派他去,他一定将她随身携带,而且到内地搞不好可以「远走高飞」──纵使只是心里模拟状况他还是想得挺乐的。

    心思瞬时又被拉回来,她怎麽哭了?才是现在他迫切想知道的原因。「还没告诉我在哭什麽?谁欺负你了?」他压低声音问。

    「你啊──」她嗲声答。

    「我?」他一时间相当错愕,刚才分手时还好好的啊,怎麽回事?他想不出所以然来。

    「没事送什麽花,还写那麽令人感动的话,你是嫌我眼泪不够多吗?」她娇嗔抱怨,其实心里无限温暖,被他这麽爱着,跟他在一起就算遇见什麽大风大浪她都愿意承受。

    「呵呵呵……」原来如此,害他吓坏了。「对不起,那是我心里话,时时刻刻坎在心里的承诺,我一定会实现。」

    「……」她又哭了起来。

    「又怎麽了,感动啊。」他略为带着磁性的声音说起感性话语多了几分令人动容的震撼力,怎教人不滴泪。

    「姿芹,我不在身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会跟法务部商量怎麽帮你脱离那段婚姻。」

    「这好吗?公司会反弹吧!」

    「有人说你被家暴,现在公司新流传的蜚言已大逆转了。」

    「什麽意思?」逆转?她不解。

    「有人很後悔当初没帮你,害你现在这样。」

    有人,有人的,谁听得懂?

    「谁?」她好奇,但不猜应该也知道是谁。是她最初委托的公司法务部律师?!

    「心里知道谁就好,大家都有难处,听说这次他要帮你,只要你提离婚诉讼他会义务帮你力争到底。」

    「真的?」她太意外了,不敢相信这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真的。」他肯定的说。

    这个消息是自从搬回夫家後接获最令她雀跃的事。

    ……

    欲火焚身帖吧

    …………………

    “嗯嗯嗯……”她无法抽离他的身体,害怕一抽离即会干渴而亡。

    “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像现在一直的,一直,直到永远……”他低头吻她的唇,身体还在她体内搅动,难分难舍。

    yin液不断流出,一滴一滴从大腿根处流出,湿了被褥。

    愈来愈湿滑交缠的水声啪啪响,他的yingjin已像一根沾满蜂蜜的rou+bang,自由地滑进滑出,毫无阻碍。

    她起身抽出挚爱的魔杖往嘴里含,瞬间腔道被粗大占满。

    她满足的吐纳口中硬硬的棒子,丁香中的滋味让他爽快低哑吟着:“嗯……嗯……嗯……”他尝过这女人卯起会让人xiaohun的,他乖乖躺着让她上下搓弄,等待即将到来的高氵朝。

    半躺着看着自己硬挺yanju在她小手中显得巨大,雄风愈来愈威猛。她舔着搓着,他愈是涨大她愈是用力上下迅速搓动,让他几乎快忍不住板开她的双腿插进去。

    他低呼,“你要我射了吗,这么刺激,我受不了的……”

    她看着他绽放笑容故意捉紧用力又搓了几下,没想到他竟shenyin起来,没有抗拒反而说:“不要停继续……嗯……嗯……”太舒服了,人真奇怪都喜好凌虐的刺激,虽然感觉粗棒快被她捏碎,却有股说不上来的快感想要她真的捏碎它。

    他的大掌捉住她的小手像ziwei般的搓动自己,看着彼此的手紧紧握着,他忘情的寻找她的唇,将舌根捣入她的咽喉快速搅动,她口中那根方才吻他巨棒的丁香几乎快被吸附入他的嘴腔内,这人简直在报复,她不干示弱的张开大口吃下他的唇……

    被她大口含着他噗嗤笑出来,“想吃掉我?没那么容易。”

    用力提起她的翘臀由上往下套入自己粗壮的身躯,直直插入她爽快的低呼,“喔……坏男人,这么粗还要……”

    “粗好啊,也是你搓大的你得负责让它变回原形。”他嗤笑。话说完随即低头啧啧吃着露在眼前nenru,双手扶着她的浑臀让她坐在他的身上下上摆动。

    “嗯嗯……”

    坐在他身上每一次插入都让她xiaohun,深得几乎抵到深处,流出的舔稠液体沾满两人胯间营地。

    一个高升的欢畅两人同时到高氵朝,她累瘫在他的怀里低低xi──

    喜欢跟一个人zuo+-ai就是这种感觉,不管姿势是否优雅都不在乎,只要xiaohun愈醉,只要两情相悦,趴着、躺着、吊着、挂着、倒立都无所谓──(以上是佐云胡扯的,脑溢血恕不负责)

    他含情脉脉望着她,这种交缠是否可以延续让他好害怕,天亮了她还是得回去,离开他的身边。回去他完全陌生的地方──

    隔天一早天蒙蒙亮送周文弘去坐车回到家,她像小偷般偷偷摸摸的开门溜进屋里。

    进到屋内走过厢房黄文雄睡的房间门竟然半掩着,他不在?为了确保她的疑虑,她又蹑手蹑足的到屋后黄文雄通常停机车的地方察探,打开大厅的后门竟没瞧见他的机车,果真不在!她拍拍忐忑的七上八下的胸脯安心走回房里。

    小女儿还在睡,天已经亮了她打开衣柜拿出衣服往浴室漱洗。

    送念国中女儿上学虽然时间仍早她径自上班去了。

    到了办公室空无一人,却可以闻到一股淡淡幽香,她趋前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桌上用宝特瓶插着一束玫瑰花,嫣红的玫瑰绽放着鲜艳的色彩好不美丽。

    放下背包坐定后她用指头数着花朵──

    “1、2、3、4、5、6、7、8、9、10、11、12……20朵……”她眉开眼笑,二十朵玫瑰代表什么呢?

    在她想打开计算机查时乍见宝特瓶旁立着一张封面也是玫瑰的卡片,打开一看,她的笑容更是深遂,里头写着简单一句:对你的爱生死不渝。

    当下她感动的热泪盈眶。

    “文弘,你这么待我要我这辈子拿什么还你。”

    她仰起头不让眼泪流下,可是顷巢而出的泪液已像水柱般涔涔往两颊流下。

    昨晚温存的体温尚在,可是人却已分西东,到底什么时候老天爷才愿意放他们一马,停止难挨的折磨。

    抹去眼泪看着他工整的字迹,她心里暗自低呼:“天啊!文弘,你是出现来折磨我的吗?为什么连字都让我爱到心坎里。”

    她疯狂的笑着吻着卡片,吻完将它紧紧的抱在怀里,这个举动很biantai……她是快乐的几乎疯了,爱一个男人爱到几乎疯狂,被说biantai也无所谓了。

    哭过笑过后,她七平八稳的将卡片放入抽屉里的纸盒中保存,就像隐藏在心中秘密般的珍贵。

    收好卡片手机就响了,看见浮上的数字眼泪再度夺眶而出──

    “怎么了?”电话中的他十分着急,“他又打你了吗?”

    他怎能不如此联想,一夜未归,他一路坐车一路想奔回去保护她,但他知道,她不会赞同他的行为,仅能默默为她牵挂担忧。

    “没事……”她擦了擦眼泪,哑着鼻音说。

    听见她的哭泣他怎能放心,“我现在开车下去……”

    她赶紧制止,“你发什么神经,不是才刚到,又要下来。”

    “我不放心你,我刚才也没打算这时候回来,是你催着我走的。”

    “你留下来干嘛,让人家说闲话吗?”

    “听惯了就算了。”

    “你不怕被公司贬到外岛去。”

    “外岛?”他仔细想想,公司就算深入内地,外岛好像也没设厂。他笑言,“想吓我,咱们公司外岛又没设厂。”

    “大陆呢?”被取笑她不甘的噘着嘴说。

    “我正想去,只是轮不到我。”派他去,他一定将她随身携带,而且到内地搞不好可以”远走高飞”──纵使只是心里模拟状况他还是想得挺乐的。

    心思瞬时又被拉回来,她怎么哭了?才是现在他迫切想知道的原因。“还没告诉我在哭什么?谁欺负你了?”他压低声音问。

    “你啊──”她嗲声答。

    “我?”他一时间相当错愕,刚才分手时还好好的啊,怎么回事?他想不出所以然来。

    “没事送什么花,还写那么令人感动的话,你是嫌我眼泪不够多吗?”她娇嗔抱怨,其实心里无限温暖,被他这么爱着,跟他在一起就算遇见什么大风大浪她都愿意承受。

    “呵呵呵……”原来如此,害他吓坏了。“对不起,那是我心里话,时时刻刻坎在心里的承诺,我一定会实现。”

    “……”她又哭了起来。

    “又怎么了,感动啊。”他略为带着磁性的声音说起感性话语多了几分令人动容的震撼力,怎教人不滴泪。

    “姿芹,我不在身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会跟法务部商量怎么帮你脱离那段婚姻。”

    “这好吗?公司会反弹吧!”

    “有人说你被家暴,现在公司新流传的蜚言已大逆转了。”

    “什么意思?”逆转?她不解。

    “有人很后悔当初没帮你,害你现在这样。”

    有人,有人的,谁听得懂?

    “谁?”她好奇,但不猜应该也知道是谁。是她最初委托的公司法务部律师?!

    “心里知道谁就好,大家都有难处,听说这次他要帮你,只要你提离婚诉讼他会义务帮你力争到底。”

    “真的?”她太意外了,不敢相信这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真的。”他肯定的说。

    这个消息是自从搬回夫家后接获最令她雀跃的事。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