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小三的逆袭(简,繁,高h,np) > 章节目录 3涨4 涨得更大(高h)

3涨4 涨得更大(高h)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他却再也忍不住一把将她埋入他的胸襟,脸埋入她乌黑的发丝里痛苦低喃:「我不能没有你……」

    贴在他的胸口她心酸的嘤嘤啜泣,凄楚说:「我也不想离开你,可是天命难违。」

    「什麽天命难违?是我们没有争取,这次我一定要将你抢回来。」将她从自己怀中推出,眼神定定的看着她。

    他从不相信天命这种东西,只相信事在人为。

    「我……我曾经是你的人吗?」她眼睛里充满疑惑。

    「是的,一直都是……」他又热切地将她重新投入怀中,紧紧拥着,好像怕松手人就溜走了。

    为何是,却总是那麽虚渺不切实际呢?

    堵上她樱红的唇,灼热的唇瓣激烈摩娑,他很後悔很後悔,让她回到黄文雄身边让他折磨她,这样的下场都是他胆怯的过错,该当何罪?

    怎样弥补?他心里还没有谱,但是他一定会让她幸福──义无反顾!

    这回他的信念更为坚定。

    她没打算回去了,就像他也没打算放她回去一样,两个人的心……不只是心,连躯体都牢牢的相连……

    他一手扶着方向旁开车,一手搂着她,一刻都不想分开。

    进了汽车宾馆两人八爪迫不及待的剥光对方的衣裳,炽热的吻像黏稠的水蛭光滑的爬满全身。衣物从房门口一直延伸到床沿,狼狈的就像,就像正交缠在床上弄乱床褥的yingluan──

    「好想你,想得发狂,想念你的每寸肌肤。」他疯狂的吻着她的脸颊,一路滑向她的颈项,含糊说:「连作梦都梦见跟你zuo+-ai。」

    他啧啧的吻着散出香氛的雪白娇躯,由颈项滑落在她坚挺的rujian逗留。

    「我也好想你……」她沉醉在爱抚下,不自主的仰起头性唇微启,双眼冥闭,微微张开双腿,好像正期待着他的进入。

    捧着她胸前久违的浑圆nenru他饥渴的像过载的水库般急着泄洪,硬挺的下体不断往她身体深处抵着。

    「嗯嗯……」她发出低吟,私密处似乎有一股热流溢出。

    「还有去看医生吗?」他还记得她上次的反应,所以纵使现在急着想进入也不敢轻举妄动。

    「看了两次就没去了。」躺在他身下她幽幽说着。

    「为什麽?」他惊愕,怎不继续治疗,也失望,若今天又不行,他……他……唉!

    她垂下眼睑眼神不敢和他交集,「就算我不行,黄文雄也不会放过我,他会强迫我。」

    「你……」他似乎感到自己被背叛了。可是脑筋一转他马上原谅她了,谁叫他们还是夫妻。「都是我不好。」

    「也不知为什麽,从过去到现在每一次他都让我认为他在qiangjian我,就算生了三个孩子,那种感觉不曾减少过。现在他每次找我行房,我都将身体和灵魂抽离,像一具屍体死气沉沉的躺在床上任他摆弄,其实一点感觉都没有。」

    「真的,那我给你什麽感觉?」他用下体抵了抵她跨间的湿热处,在xue口轻轻搓着。

    「啊嗯……你有时很坏……」她娇嗔的咬了一口他肩膀厚实的肌肉。

    「哼哼……」他似笑非笑的轻哼,「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俗话不是这麽说吗。」

    她装娇怒,往他胸前敲打了一下泄愤。「我才喜欢坏男人,我喜欢温柔的男人……」

    「这个时候不能温柔,你会不喜欢的。」说完他用力地将肉茎往流出热液的深xue捅入,真的一点都不温柔,却让她发出一连串舒服的shenyin。

    「啊……嗯,你干麻这麽用力。」突然的刺激让她有点招架不住,连自己都可以感觉身体隧道更为湿润。

    「嘿……」他笑得yin-hui。「担心你对我没感觉了。」

    「胡说,才不会。」跟他zuo+-ai的感觉真的很好,要不是遇见那些人渣她才不会对性感到反胃,相爱男女的交合原本就是世上最美好的体验。

    「真的……试试……」他吻着她性感的双唇,下体缓缓的抽送,好像怕弄痛她似地缓慢进出。

    随着他慢条斯理的推送动作,她开始像条轻盈的水蛇摆动身躯磨蹭他的胯下体热。

    他发现她已经没有上回反常的反应而是附和着他的动作,高兴的加快动作,瞬间肌肉拍击的声音宏亮的开始在四周发出节奏。

    「嗯……嗯……」她沉醉的眯起眼睛弓起身子,双膝敞开享受他的伺服。

    突地,不知为何脑海里竟然浮现白天黄文雄跟那位越南新娘jjiaogou的画面,黄文雄双脚跨在女子的後庭上抽出又狠狠进入的动作。一脸狰狞看着自己饱涨的肉茎埋入女人的身体,眯着鼠目又直挺挺的将肉茎抽出露出体外,一遍一遍重覆,眼神亵玩的简直像只充满yin慾的禽兽。双手像捏面团般搓揉着她趴挂在前胸的shuanru,还不断拉扯女人硬得黑红的rutou,女人一面shenyin还一面咒骂:

    「你这麽用力是要扯下老娘的rutou吗?」

    他不满被骂回嘴:「老子就想咬下她,可是现在我正在忙i的屁股……」他更用力的拉扯她的rutou,瞬间shuangru的嫩肉像橡皮糖被拉得斗长又弹回去,女人大叫一声。

    「死鬼,你不会痛,我会痛。」她趴着气愤的腾出一只手揉着被扯痛的浑ru,尾臀却依然兴致高昂翘得老高让rou+bang不断choucha。

    所以,zuo+-ai这码子事无论是谁还是得适逢敌手,才能做得淋漓尽致,才享受浑然忘我欲生欲死的感觉,就像黄文雄配那个越南新娘其实还不赖!

    想到这里她轻轻的笑出声。

    「喔──竟然不专心。」被他发觉了。他伸手捏了捏她的nenru,用指头夹起入ru晕往嘴里送,滋滋称道:「真好吃……」

    她抱着他的头发痒的嘤嘤笑说:「不可以咬我!」

    听她这麽说,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他硬是咬了她几口,力道不轻不重,却足够让她的xue里多分泌几滴滚烫热液。

    「啊……真坏,教你别咬啊!」她扶着埋在胸襟的头笑说。

    「告诉我刚才偷笑什麽?竟然专心,亏我这麽卖力,说,不然继续咬你。」他才舍不得咬下去只是含着、吻着、舔着作作声势。

    「你想听?」她不敢确定他会想听这种事langdang事。

    「嗯,说来听听。」他停下动作,身体却还涨大的滞留在她体内。

    「我……耶……」她吞吞吐吐像是故弄玄虚。

    「说啊……」

    她愈难启齿,他愈好奇。

    想了半刻钟,终於难为情的说:「白天我看见黄文雄跟邻居的一个外籍新娘shangg。」

    「啥?真的?」他有点吃惊,看见这个会长针眼的吧。可是,对他们而言这是件好事。

    「嗯──」她嘟嘴点头,担心偷看人家xingai会遭报应。

    「有录影还是照相吗?」他问。

    「没有。」她躺在床上不以为然的耸耸肩。

    「为什麽?」他不解。这是一个好证据。

    「要是让他发觉我怕被杀了。」她说的煞有其事。

    说得也是。他相信会惹上麻烦。

    「那你笑什麽?」他不懈追问。

    「笑……」她故作玄虚的停顿不说,勾他的胃口。

    「说?」他玩笑的噘起唇往她腋下哈养去。

    「呵呵呵……知道我怕养的……」被他一逗她神采飞扬的笑出眼泪。

    「那就跟我说?小脑袋瓜里想些什麽?」他爱怜地轻敲她的发根处。

    「笑他们很配啊,龙配龙、凤配凤,王八配绿豆啊。」她愉悦的形容。

    听她这麽说,他噗嗤地笑开,调侃问:「那我们算是什麽配什麽?」

    「我们?」她想想,称龙道凤应该还没资格吧,乾脆戏谑自己一番,她说:「当然是王八配绿豆喽!」

    「哈哈哈……」他大笑,「那不是跟黄文雄一样都是……嗯,都是……」

    「畜牲?」她破口而出,绽放yin慾媚笑,腰下往他跨间扭动几让下证明他们确实畜牲进化来的,随之,幽深xue隧跟着紧紧hangzhu他体下那根粗壮棒子。

    「是啊,人类确实是畜牲演化而来的高等动物,所以需要不断的……xing+jiao……」

    语落,他肆无忌惮的猛力往她体内mixue冲刺。

    「啊嗯……嗯嗯嗯……」感觉到下腹的饱涨感,她瞠大水眸骨碌碌地望着他专注的神情。

    别停下来……可别停下来……她舒服低吟,为什麽身上这个男人总能让她飘然欲仙,欲罢不能,身体的摆动随着他涨得更大的性器愈来愈激烈,这回他又激起她潜伏心底的狂热慾望,她又需要很多很多的xingai来浇灌饥渴的心灵了。

    若说勾引男人的女人是狐媚,那麽勾引女人的男人呢?

    他是她的魔魅爱侣,像蛊穿透routi就无法将之驱离,一辈子如影随形……

    ……………………

    桃色公寓之很纯很热烈吧

    …………

    他却再也忍不住一把将她埋入他的胸襟,脸埋入她乌黑的发丝里痛苦低喃:“我不能没有你……”

    贴在他的胸口她心酸的嘤嘤啜泣,凄楚说:“我也不想离开你,可是天命难违。”

    “什么天命难违?是我们没有争取,这次我一定要将你抢回来。”将她从自己怀中推出,眼神定定的看着她。

    他从不相信天命这种东西,只相信事在人为。

    “我……我曾经是你的人吗?”她眼睛里充满疑惑。

    “是的,一直都是……”他又热切地将她重新投入怀中,紧紧拥着,好像怕松手人就溜走了。

    为何是,却总是那么虚渺不切实际呢?

    堵上她樱红的唇,灼热的唇瓣激烈摩娑,他很后悔很后悔,让她回到黄文雄身边让他折磨她,这样的下场都是他胆怯的过错,该当何罪?

    怎样弥补?他心里还没有谱,但是他一定会让她幸福──义无反顾!

    这回他的信念更为坚定。

    她没打算回去了,就像他也没打算放她回去一样,两个人的心……不只是心,连躯体都牢牢的相连……

    他一手扶着方向旁开车,一手搂着她,一刻都不想分开。

    进了汽车宾馆两人八爪迫不及待的剥光对方的衣裳,炽热的吻像黏稠的水蛭光滑的爬满全身。衣物从房门口一直延伸到床沿,狼狈的就像,就像正交缠在床上弄乱床褥的yingluan──

    “好想你,想得发狂,想念你的每寸肌肤。”他疯狂的吻着她的脸颊,一路滑向她的颈项,含糊说:“连作梦都梦见跟你zuo+-ai。”

    他啧啧的吻着散出香氛的雪白娇躯,由颈项滑落在她坚挺的rujian逗留。

    “我也好想你……”她沉醉在爱抚下,不自主的仰起头性唇微启,双眼冥闭,微微张开双腿,好像正期待着他的进入。

    捧着她胸前久违的浑圆nenru他饥渴的像过载的水库般急着泄洪,硬挺的下体不断往她身体深处抵着。

    “嗯嗯……”她发出低吟,私密处似乎有一股热流溢出。

    “还有去看医生吗?”他还记得她上次的反应,所以纵使现在急着想进入也不敢轻举妄动。

    “看了两次就没去了。”躺在他身下她幽幽说着。

    “为什么?”他惊愕,怎不继续治疗,也失望,若今天又不行,他……他……唉!

    她垂下眼睑眼神不敢和他交集,“就算我不行,黄文雄也不会放过我,他会强迫我。”

    “你……”他似乎感到自己被背叛了。可是脑筋一转他马上原谅她了,谁叫他们还是夫妻。“都是我不好。”

    “也不知为什么,从过去到现在每一次他都让我认为他在qiangjian我,就算生了三个孩子,那种感觉不曾减少过。现在他每次找我行房,我都将身体和灵魂抽离,像一具尸体死气沉沉的躺在床上任他摆弄,其实一点感觉都没有。”

    “真的,那我给你什么感觉?”他用下体抵了抵她跨间的湿热处,在xue口轻轻搓着。

    “啊嗯……你有时很坏……”她娇嗔的咬了一口他肩膀厚实的肌肉。

    “哼哼……”他似笑非笑的轻哼,“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俗话不是这么说吗。”

    她装娇怒,往他胸前敲打了一下泄愤。“我才喜欢坏男人,我喜欢温柔的男人……”

    “这个时候不能温柔,你会不喜欢的。”说完他用力地将肉茎往流出热液的深xue捅入,真的一点都不温柔,却让她发出一连串舒服的shenyin。

    “啊……嗯,你干麻这么用力。”突然的刺激让她有点招架不住,连自己都可以感觉身体隧道更为湿润。

    “嘿……”他笑得yin-hui。“担心你对我没感觉了。”

    “胡说,才不会。”跟他zuo+-ai的感觉真的很好,要不是遇见那些人渣她才不会对性感到反胃,相爱男女的交合原本就是世上最美好的体验。

    “真的……试试……”他吻着她性感的双唇,下体缓缓的抽送,好像怕弄痛她似地缓慢进出。

    随着他慢条斯理的推送动作,她开始像条轻盈的水蛇摆动身躯磨蹭他的胯下体热。

    他发现她已经没有上回反常的反应而是附和着他的动作,高兴的加快动作,瞬间肌肉拍击的声音宏亮的开始在四周发出节奏。

    “嗯……嗯……”她沉醉的眯起眼睛弓起身子,双膝敞开享受他的伺服。

    突地,不知为何脑海里竟然浮现白天黄文雄跟那位越南新娘jjiaogou的画面,黄文雄双脚跨在女子的houting上抽出又狠狠进入的动作。一脸狰狞看着自己饱涨的肉茎埋入女人的身体,眯着鼠目又直挺挺的将肉茎抽出露出体外,一遍一遍重复,眼神亵玩的简直像只充满yinyu的禽兽。双手像捏面团般搓揉着她趴挂在前胸的shuanru,还不断拉扯女人硬得黑红的rutou,女人一面shenyin还一面咒骂:

    “你这么用力是要扯下老娘的rutou吗?”

    他不满被骂回嘴:“老子就想咬下她,可是现在我正在忙i的屁股……”他更用力的拉扯她的rutou,瞬间shuangru的嫩肉像橡皮糖被拉得斗长又弹回去,女人大叫一声。

    “死鬼,你不会痛,我会痛。”她趴着气愤的腾出一只手揉着被扯痛的浑ru,尾臀却依然兴致高昂翘得老高让rou+bang不断choucha。

    所以,zuo+-ai这码子事无论是谁还是得适逢敌手,才能做得淋漓尽致,才享受浑然忘我欲生欲死的感觉,就像黄文雄配那个越南新娘其实还不赖!

    想到这里她轻轻的笑出声。

    “喔──竟然不专心。”被他发觉了。他伸手捏了捏她的nenru,用指头夹起入ru晕往嘴里送,滋滋称道:“真好吃……”

    她抱着他的头发痒的嘤嘤笑说:“不可以咬我!”

    听她这么说,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他硬是咬了她几口,力道不轻不重,却足够让她的xue里多分泌几滴滚烫热液。

    “啊……真坏,教你别咬啊!”她扶着埋在胸襟的头笑说。

    “告诉我刚才偷笑什么?竟然专心,亏我这么卖力,说,不然继续咬你。”他才舍不得咬下去只是含着、吻着、舔着作作声势。

    “你想听?”她不敢确定他会想听这种事langdang事。

    “嗯,说来听听。”他停下动作,身体却还涨大的滞留在她体内。

    “我……耶……”她吞吞吐吐像是故弄玄虚。

    “说啊……”

    她愈难启齿,他愈好奇。

    想了半刻钟,终于难为情的说:“白天我看见黄文雄跟邻居的一个外籍新娘shangg。”

    “啥?真的?”他有点吃惊,看见这个会长针眼的吧。可是,对他们而言这是件好事。

    “嗯──”她嘟嘴点头,担心偷看人家xingai会遭报应。

    “有录像还是照相吗?”他问。

    “没有。”她躺在床上不以为然的耸耸肩。

    “为什么?”他不解。这是一个好证据。

    “要是让他发觉我怕被杀了。”她说的煞有其事。

    说得也是。他相信会惹上麻烦。

    “那你笑什么?”他不懈追问。

    “笑……”她故作玄虚的停顿不说,勾他的胃口。

    “说?”他玩笑的噘起唇往她腋下哈养去。

    “呵呵呵……知道我怕养的……”被他一逗她神采飞扬的笑出眼泪。

    “那就跟我说?小脑袋瓜里想些什么?”他爱怜地轻敲她的发根处。

    “笑他们很配啊,龙配龙、凤配凤,王八配绿豆啊。”她愉悦的形容。

    听她这么说,他噗嗤地笑开,调侃问:“那我们算是什么配什么?”

    “我们?”她想想,称龙道凤应该还没资格吧,干脆戏谑自己一番,她说:“当然是王八配绿豆喽!”

    “哈哈哈……”他大笑,“那不是跟黄文雄一样都是……嗯,都是……”

    “畜牲?”她破口而出,绽放yinyu媚笑,腰下往他跨间扭动几让下证明他们确实畜牲进化来的,随之,幽深xue隧跟着紧紧hangzhu他体下那根粗壮棒子。

    “是啊,人类确实是畜牲演化而来的高等动物,所以需要不断的……xing+jiao……”

    语落,他肆无忌惮的猛力往她体内mixue冲刺。

    “啊嗯……嗯嗯嗯……”感觉到下腹的饱涨感,她瞠大水眸骨碌碌地望着他专注的神情。

    别停下来……可别停下来……她舒服低吟,为什么身上这个男人总能让她飘然欲仙,欲罢不能,身体的摆动随着他涨得更大的性器愈来愈激烈,这回他又激起她潜伏心底的狂热yuwang,她又需要很多很多的xingai来浇灌饥渴的心灵了。

    若说勾引男人的女人是狐媚,那么勾引女人的男人呢?

    他是她的魔魅爱侣,像蛊穿透routi就无法将之驱离,一辈子如影随形……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