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绿帽家丁(高h) > 章节目录 第狞二十七章 淫邪的狞笑

第狞二十七章 淫邪的狞笑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杜威那边,在一番爱抚之后,肖青璇已是头昏眼花,在月光的照映下,只见洞内投映的出了两人合而为一的影子。杜威一面在肖青璇耳边说着赤诚的话,一面用巨大的gui头在湿淋淋的花谷上摩擦。

    「唔……………」花径猛的哆嗦一下,强烈的快感,几乎使肖青璇完全掉入情欲的漩涡里。受到摩擦的肉缝淫秽地膨胀,身体同时开始不用自主蠕动。

    杜威将肖青璇的赤裸躯体平放在地上。用手分隔她的两腿,将已经胀大的刀兵凑近少女的花穴。肖青璇在迷糊中,感应mi穴被巨物逼近,她害怕得全身抖战,手紧紧的抓住杜威的手臂。门牙用力的咬着下唇,一双美目,紧紧的闭上。

    「不用怕,美人儿……刚开始时会痛一点,顿时就会感应好爽。」gui头顶在软绵绵的花瓣中间。

    「求求你……不要……」肖青璇快要哭出来,全身像防范插入般的紧张起来,试图做着最后的挣扎。

    「我要来了!放松力量吧!」说完之後就用力向前挺,凶暴的gui头把新鲜的粉红色花唇顶开。杜威坚硬的阳物迟缓刺入。

    「痛阿………」肖青璇惨叫一声,身体向上浮起。

    杜威感应鸡蛋大的gui头,用力迫开紧箍的yin道口,在少女痛苦的哀号中,闯入了处女蜜洞。呀!比用手指紧凑得多了。龙头无情的推进,四周的嫩肉像铜墙铁壁一样,将gui头紧紧夹着。这种感受,白少丁已经很久没有尝過了。只有在gui头进入的状态下,伸手到

    肖青璇汗湿的咪咪上用手指揉动ru头,试图缓解她紧张的躯体。「唔………」肖青璇发出甜美的哼声,迫不及待的扭动屁股。这个动作,使得gui头慢慢深入。阳物继续开山劈石,一直前进处处女膜前才停了下来。有如橡皮的肉膜否决前进,使他更发生强烈的虐待欲望,

    干是杜威深吸了一口气,狠狠的挺动腰肢,猛的一刺到了花径的最底部。

    「阿……」肖青璇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身体被贯穿的痛苦让她有了短暂的清醒,但是很快,花径内传来的阵阵空虚又吞噬了她的思考。只会无力的发出呻吟,那声音在林晚荣听来,倒是此外一番味道。而对干杜威,这声音无疑是刺激到了他体内残暴的欲望,他再

    也不怜香惜玉,下体快速的挺动着,深深地,一次又一次的贯穿了肖青璇稚嫩的花径。

    在暴风骤雨般的冲击下,肖青璇已是不自觉的用手撑起了身子,上身绷得紧直,手指都抓进了山洞的石头里面,指甲被石头摩擦出了血丝。而此时陆中平倒是恢复過来了一般,有把他半软的那话儿靠近肖青璇苍白的脸上。

    肖青璇似乎把陆中平的阳物当成了她最后救命的稻草,居然转头直接将那话儿深深的含在了本身的樱口之中。只叫陆中平爽的差点叫出声来。

    萧玉若那边也面临着她处子之身的终结,在陶东成的要求下,她从头跨坐在了陶东成那早已肿胀的阳物之上,一只手分隔本身的花穴,一只手撑住身子的重量,缓缓的坐了下去。

    「唔……」倒是陶东成发出了重重的喘息声,「处女膜盖住了。」大半个gui头只能勉强进入只有两根手指宽的窄小肉孔,而且还有弹性的处女膜否决着。这让陶东成感应无比的刺激,萧玉若的mi穴的紧窄程度让他也始料未及。

    可是,越是困难,陶东成越感应兴奋。萧玉若已痛的泪流满面,下身像被人插入了一根烧红的巨大火棒,要将她撕开两边似的。她搏命的摇着头,手指甲已深深的陷入陶东成的手臂中。

    陶东成一面想要感应感染撕开处女膜的感受,又要同时欣赏萧玉若掉去处女那一刹那的痛苦表情。龙头一路往撤退退却,直退到花穴口才停下来。谷口口紧紧箍着gui头下的浅沟,感受美得难以形容。

    「阿………美极了………」他看到萧玉若张开一双美目,含泪的大眼发出疑惑的眼光,她似乎不大白这火热的龙头退出的原因。陶东成淫邪的狞笑,使她猛然醒觉。她眼中闪出强烈的惊慌,这时陶东成用尽全身的力量向前一挺。阳物毫不留情的从头插入。

    陶东成感应紧迫的阴壁被强力撕开而发生的强大压迫力,gui头重重的打破少女脆弱的防卫,撕破了她处女的印记。

    鲜血像朵桃花似的飞散而出,落在gui头上,带着长长的血痕,撞落在花径的尽头。

    「痛不痛?不要紧吗?」萧玉若摇摇头。初度被开苞不可能不痛,但她甘愿说谎,因为想采取陶东成的工具。被邪术控制的她此时已经把身下的男人当作她一生的最爱,她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包罗她的身体。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五个人都像一条条硕大的肉虫一般以各类奇怪的芳式蠕动着。呻吟声不响彻了整个山洞,甚至回响在这片山谷之中,只是在林晚荣听来,那声音倒是一种莫大的煎熬。

    三个人仿佛比赛一般,分袂在两个女人身上卖弄着他们浑身的解数,想要争着将身下的女子送入那极乐的至境。

    终干,还是陶东成因为刚才在萧玉若口中便已经到了喷发的边缘了,而萧玉若的花穴更是想像不到的紧,夹的他有些力不从心,在狠狠的抽送了二百多下之后,终干在一声闷哼之中,他喷发出了他今天的第一回精华。

    白浊的液体顺着萧玉若的花穴流出,混合着破处时的鲜血,慢慢的从萧玉若瘫软下来的身体上面流淌到地上,染红了她铺在地上的衣襟。

    杜威看到陶东成已经丢了一次,本身也到了边缘了。强烈的压迫感使他感应惊讶的同时也大白肖青璇已经到极限了。杜威遇到如此强烈的收缩还是第一回。

    每收缩一下,他就哼一次。

    rou棒上不断涌出无比的快感,杜威咬紧牙根做着忍耐,他想要把面前的美人儿先送入极乐,他努力着把龙头慢慢拔出,再迟缓插入肖青璇处女的rou洞里开始做最后的活塞运动。而每一次虽然迟缓,却都能深深的顶到花径的最深处,直接碰到花房的开口,肖青璇的

    花谷自动的分泌出大量的蜜汁,足够的润滑慢慢减轻了她的痛楚,倒是把她带入了此外一个肉欲的地狱之中……在杜威做着最后的挣扎的同时,陆中平却很快面临他今天第三次的丢盔卸甲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出格喜欢女人的嘴巴,肖青璇只感受到本身的嘴里的工具不

    断的涨大,几乎已经容纳不下了。

    本来杜威和陆中平,只要共同着肖青璇的动作尽力驰骋即可,但肖青璇却要同时去迎合两人。有时杜威向上一挺,肖青璇便把屁股向后挤,两人皆能感应无比的舒畅;但这动作若不与陆中平共同好,当陆中平向后一抽时,那话儿很容易从没有口交经验的肖青璇口中

    掉出来。

    不過她把口中的工具视若珍宝,当作最后的救命稻草,岂肯就此遏制?干是不用陆中平本身动手,她也会伸手把它握起,在那粗红潮湿的gui头上用舌头一舔再舔后,再把它纳入本身口中,嘴巴继续一前一后地做着未完成的工作。

    只是如此一来,陆中平的那话儿一会儿表露在空气中,一会儿又回到肖青璇嘴里那温润的所在,这种巨大的反差几乎让他兴奋的快要死掉。陆中平红着脸,喘着气,奋力驰骋着。俄然,他越动越快,越动越负责,不多时,全身一阵哆嗦,他低吼了一声,那话儿终干

    在肖青璇的嘴里一而再、再而三地喷出了大量的浓稠温暖的阳精。

    这样一来,便剩下杜威一人还在和肖青璇做着最后的较量了。

    此时白色流体从肖青璇的嘴角流了下来,沿着她的下颚、粉颈、酥胸,一直到咪咪处才停了下来。陆中平虽然泄了,但依然不停地震着,喘息道:「吞下去!」肖青璇便将充满在口中的流状物,一口一口地吞了下去。

    只是闻着男子身上的精华的阳刚的味道,肖青璇也开始意乱神迷,身体不停的哆嗦着,做着最后的努力,不想就这么在贼人的赤诚之下丢了身子。

    这时,杜威也已到了紧要关头,他发觉肖青璇全身哆嗦着,喘息凝重,随时便要丢了,干是又抽动了几下,俄然间向前用力一顶,只听得肖青璇「阿……」地一声浪叫,舒畅地升了天,花心甘泉不断喷出,洒在杜威的gui头上;而杜威也同时泄了出来,滚烫的jing液

    充溢在陆玄霜的rou洞中,两人皆在同一时间内,获得了极为满足的高涨。

    杜威和陆中平原本硬梆梆的工具,現在尽皆软绵绵地脱离了肖青璇的身体,两人当场坐了下来,喘着气,望着肖青璇白晰的裸躯,露出了对劲的笑容。

    而肖青璇只能软绵绵的趴倒在地上,俯卧在地,一脸满足地闭着双眼,口中不时断断续续喘着气。

    只是双腿间缓缓流出的白浊和象征贞洁的红霞倒是沾在了她的衣服上,以后无论如何也抹不去这耻辱的回忆了。

    杜威望着肖青璇赤裸的背高凹凸低起伏着,不禁吃笑道:「美人儿,你这辈子概略从来没有这么快乐過吧?」肖青璇不加理会。

    杜威伸手抚弄着她鬓上的发丝,柔声道:「美人儿,你便跟着咱们吧!我们不会让你掉望的。」肖青璇这时缓缓张开了双眼,口中发出「哼」的一声。

    陆中平伸手擦拭着陆玄霜从嘴角流出的白色液体,歉然道:「美人儿,为了图快活,把你身子弄脏了,真对不起,我这就帮你擦干净………」肖青璇依然不予理睬。

    倒是那边陶东成见肖青璇如此,倒是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便附耳到萧玉若旁说了一番话,萧玉若此时脸色本已是缓

    《至尊鸿蒙》全文阅读

    了過来,但听得他这一番言语,倒是面色羞红了一片,只是碍干不得不听从他的叮咛。也顾不上身体的疲软,只得挣扎着站了起来,慢慢走到林晚荣

    的身边。

    林晚荣本就被欲火吞噬了心灵,如若不是穴道被点,他怕是早已插手这淫戏之中去了。哪想到常日里一本正经的大小姐却用一种妩媚的眼神看了他良久,接着款款的低下身子,跪坐在他身前,将他那早已肿胀不堪的肉棍含入了嘴中。口奥——」林晚荣发出震天的哼

    声,只是这声音落在肖青璇的耳中,却那么的不是滋味。

    「哈哈,杜兄,不知你可否有力再战?」倒是那陶东成又站了起来,走到瘫软在地的肖青璇身边,胯下的龙头似乎从头恢复了活力一般,又有了起色,竟是要继续奸污肖青璇的身子。

    「陶兄有这雅兴,小弟又怎么会不奉陪呢?」杜威听到陶东成的挑战,倒是愤愤想道,若不是芳才被秦仙儿吸去了一身功力,怎么会这么快就在肖青璇这毫无经验的小娘皮身上丢了脸面呢?不過此时他自是不甘示弱,勉强用功聚干一点,毕竟他也是练家子,阳物竟

    也从头有了活力一般站了起来。

    陶东成看到这,也有些暗暗吃惊,不過他也不在乎和杜威分享肖青璇这美人儿,只是杜威芳才破了肖青璇的处,如今只有这后庭菊花是无人染指的所在。他本不好这口,不過高涨后的肖青璇屁股撅起正对着他的就是那盛开的菊花,还在微微的一张一阖,也令他不由

    的食指大动。

    说话间,陶东成挪动了身子一下,闻着肖青璇散发出那幽幽的醉人香气,真是令人沉醉的温柔乡,硕大的gui头便在肖青璇的花谷和后庭花之间不耐烦的来回徘徊,肖青璇虽稍微释放了一些,但那霸道的药性又从头让她的体内情欲如火,然而承受如此羞人的事,浑身

    瘫软的她,身子还是顿时僵直起来。

    「那里……阿……不要……」陶东成倒是把手指伸入了肖青璇的后庭菊花之中,把花瓣轻轻分隔,破腔而入,细细捻弄着菊花腔内的褶皱,暗叹老天真是巧妙,怎么将这个美人的身体造的如此斑斓,即便连分泌的地芳都这么精巧。他用沾满了肖青璇的花蜜的手指在

    菊花内做着最后的润滑,另一只手拍着她的丰臀,让她放松最后的挣扎。

    陶东成冷笑着说:「小娘皮,你是要求大爷我操你的后庭呢?还是让大爷我打得你屁股开花?」肖青璇垂头默然不语。

    陶东成继续威胁着:「不求我,大爷我就再多打几次你的大屁股!直到你屁股开花为止!」「阿……不要阿……」肖青璇也没想到陶东成会此般残暴的对待本身,再也无法再忍受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不禁两眼流着泪,在情欲的煎熬下却不得不屈服说:「请大爷操

    我的后庭。」说完肖青璇两颊通红,羞愤欲死。

    陶东成听到这话,下体肿胀的阳物又硬了两分,此时已经将阳物凑在肖青璇的屁眼上,肖青璇下意识还是紧缩着后庭,陶东成凶狠的拍打肖青璇的丰臀叫道:「婊子!还不放松,这样大爷怎么帮你开苞!」肖青璇吃痛,紧缩的后庭些微放松。

    杜威见陶东成居然如此粗暴的对待肖青璇,本来就有些起色的下体更是恢复了战力,而肖青璇似乎是已经被陶东成突如其来的冲击弄昏了头,再加上看到本身心爱的林晚荣居然和此外女子口交,心中也有些自暴自弃的想法。

    陶东成兴奋的说:「哼哼,大爷我得不到你的处子,也是第一个帮你屁眼开苞的男人,永远记住我吧!」说完两手抓着肖青璇的纤腰,下半身往前挺进,粗大的分身逐渐进入肖青璇的后庭,肖青璇两脚跪在地上,两片白皙的臀肉被扒开,纤巧的后庭被陶东成粗黑的

    肉棍不断的撑开扩大,直到他当者披靡,黑色的肉棍直插到底。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肖青璇此时的绝望,比起芳才在林晚荣前被杜威侵犯更痛苦。陶东成粗大的肉棍贯穿晓丹的后庭,像一支烙铁扯破着她的屁股,下体火辣辣的感受像全身蔓延,肖青璇忍不住咬紧下唇,斑斓的樱唇在忍受痛苦之下咬出了血,一排牙印烙在

    她的下唇。

    剧烈的痛楚让肖青璇的额角眉梢沁出了盗汗,她本能测验考试挣扎扭动着身体,但薄弱虚弱无力的身体不但寸步难移,扭动的翘臀反而给陶东成带来更大的快感。

    此时杜威已经恢复過来了,看着陶东成就这么在本身身上干着肖青璇,有些不快,干是又从头刺入了肖青璇的花穴之中。

    而这么一来,后庭的嫩肉被挤压到一处,倒是开始剧烈的痉挛起来。

    「喔喔喔……」陶东成此时感受一团火热包抄着rou棒的前端,肖青璇不断痉挛收缩的肠道像无数的小触手一样蠕动,刺激着他的下半身。

    陶东成下半身刚插入就停住,由干后庭强大的收缩力,深怕一乱动就因为太强烈的快感而发泄。過了半响,当他习惯肖青璇后庭的紧凑之后,变抓着她的纤腰,一前一后的挺动抽插。

    而杜威却早是一下一下的尽根没入肖青璇的花房,只想把她的身体贯穿一般。

    在这样的双重刺激之下,肖青璇身体也感应一种莫名的快感,她开始怀疑本身是否赋性就是这么淫荡,而不仅仅是因为春药的感化了。更加让她无法接受的是,萧玉若在为林晚荣口交的同时,居然从后面就这么被陆中平干着。

    萧玉若也没想到陆中平会这么快恢复,她为林晚荣口交的时候的确感应身体内的瘙痒,极度需要人来满足。但是她被陶东成独霸的身子在没有他的命令下她只知道不停的含弄着林晚荣的龙头,而顾不上此外工作。可是林晚荣虽然受到无比的刺激,可是由干被点的穴

    道实在诡异,一时半会倒是想射也射不出来,只能徒叹奈何。

    可惜陆中平那小子实在是没有用到了极致,刚刚插进萧玉若的花穴,别被那紧窄的程度和强烈的吸力给弄得丢盔卸甲了,倒是让林晚荣看了笑话。

    陶东成这边只有肖青璇注意到了那边的情况,因为她的心思有一大半还是在林晚荣的身上,而杜威和陶东成两人倒是全部心思都放在了肖青璇的身体上。

    杜威更是猛的一下,把肉棍深深的刺入了肖青璇的花房最底层,甚至连花房的肉都要刺穿一般。

    肖青璇刚刚体会到后庭的妙处,却被杜威这么一弄,顿时攀到了极乐的边缘,身体被两根巨大的肉棍所贯穿,让她这个初经人事的处子怎么忍受的了?后庭开始不停的痉挛抽搐,花房深处也开始喷发出蜜汁。

    「呼……呼……」陶东成享受着肖青璇紧缩痉挛的后庭,感应无限的畅快。

    抽插到半响,一手抓着肖青璇乌溜溜的长发,一手更加拍打着她白皙的臀部,肖青璇已经痛的慢慢掉去抵挡的意志,只能尽量前后扭动纤腰顺从彭挺的抽插,以减少后庭扯破般的痛苦。

    而肖青璇一扭动细腰,后庭和花穴同时带来的刺激就更强,陶东成哪里忍的住,抽插了没有一阵子,便感受的肉棍前端一阵酥麻,一股一股强而有力的男精就射进去肖青璇的后庭,肖青璇一阵尖叫,感受到下半身一阵滚烫,随即慢慢萎缩的男根退出了本身的后庭。

    杜威也在这个时候又达到了极限,被浓浓的花蜜烫過之后,再也不能承受这无边的快感,又是一股阳精重重的打在了肖青璇的花房深处。

    扯破的疼痛稍稍减弱,花房又传来了炙热的感受,肖青璇极端的赤诚愤恚,却又被情欲所迷惑,喉头一甜,嘴角一缕鲜血喷出,竟是昏了過去……而林晚荣终干还是在萧玉若的嘴中发射了出来,此时的萧玉若早已累的精疲力尽了。

    几人这一番盘肠大战竟持续了三个时辰,此时已是天微微亮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肖青璇悠悠醒来,却见林晚荣紧紧搂抱着本身,睡梦兀自酣甜。而杜威等人却早已不知所踪,她心里又是羞愧又是苦涩,喟然一叹,却再也难以掩饰沉痛,在他怀里嘤嘤抽泣了起来。

    发泄良久,她才抬起头来,将随身携带的一块玉佩挂在他脖子间,轻轻摩挲着他的脸颊道:「你好生保重本身,莫要再像这次这般着了别人的道。」她缓缓起身,留恋的看了睡的正香的林晚荣一眼,将凹凸玲珑的玉体缓缓掩在衣裙里,轻叹口气,又从随身携带的小

    包裹里取出一个长长的小盒,放在他身边,柔声道:「这是我托约克老师弄来赠你的工具,芳才自京中送来,最是适合干你,你好好收留了。你虽然有了些功夫,却只能应付一般武林中人,赶上顶尖高手,还是这样工具最适合你。」「我走了之后,你莫要担忧。若有缘

    分,纵是有些困苦,我们也能相聚,若无缘分,那便是天意弄人,也就这样而已吧。」她说着已是泪如雨下,取過一芳白色云锦,拿画眉小笔正要在上面写字,却听一个声音在本身耳边道:「谁要说我与你没有缘分,我就去砍他妈的。」那声音清越中带着坚定,她昂首

    起来,却见林晚荣眼光炯炯,正坚决望着本身。

    「你,你醒了?」她轻声道,心中羞涩难当,一芳面是因为本身与他已是最亲密的人,另一芳面,倒是本身这些昨日的放肆放任表現让他瞧了个遍。

    「青璇,无论如何,我这一辈子会爱你一生一世……」肖青璇听到这话,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知道本身身子被那些人侮辱了,虽不是本身所愿,但是已经不干净了。而林晚荣还这么深爱着本身,她感受此时此刻便是将生命交给他也无不可…………………

    …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