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爸爸哥哥,不要了! > 章节目录 1慎38.两个爸爸【慎】

1慎38.两个爸爸【慎】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不……不要……啊……”每当周卓瑜进去一点儿,甄欣小身板就哆嗦更加剧烈,兄弟两个一前一後双重占有吞噬著她糜烂身子。

    “明明咬得这麽紧还说不要,切”周卓瑜轻哼。说到底,就别扭,就在意。

    “小瑜动作秀气点,别把她给捅烂了。”周卓瑾说得自己好像有多体贴,但胯下动作怎麽看怎麽狠猛。弟弟加入,让感到些许怪异同时,兴奋也悄然滋生,随著另一根

    rou+bang侵入她身体,所受到包裹和挤压也更加xiaohun。

    “就要捅烂这个贱货!”才堪堪进入一半长度,菊蕊周围褶皱已经绷得紧紧,忍不住怀疑──要等自己全部进入,她或许真会被撑烂。

    破菊这件事,她应该第一次吧,最好,

    因为自己也第一回弄女人这儿。说不

    上处女情结在作祟,就执拗在意她这个第一次。虽然嘴上嫌恶她厌弃她,可却能心甘情愿地同她玩破菊这种之前一直认为wūhuìxingyouxi……

    她里面紧得不可思议,湿润滑腻,啜吸著马眼缠绕著棒身,

    叫正值xingyu狂热

    年纪周卓瑜如何忍受得了,索性全部进入来个一次性爽快才好,这样不上不下真真急死个人!

    “行啊,什麽时候咱家小瑜也长成雄赳赳男子汉了”起先还没怎麽在意,对於老弟jj尺寸周卓瑾直到全部进入之後才感受到弟弟成长。

    别看周卓瑾这话说得轻佻,其实心里还挺惊讶。这人啊,管身份高低或贵贱,

    这人活著就改不了爱攀比性子。女人喜欢比年轻比美丽比男人,男人则喜欢比权势比能力比尺寸。

    无论出身,能力,相貌还在床上,周卓瑾都有骄傲资本,也因此养成了骄傲性

    子,只不过一向掩饰得很好,才形成了看似随意不羁,实则自傲假象。虽然兄弟,

    但

    对於周卓瑜这个弟弟,其实有些瞧不上。

    因为幼子,所以从来都宠爱有余自立不足,让周卓瑜看起来更像宝玉那样二世祖,而不顶天立地男子汉。在周卓瑾眼中,周卓瑜就一个冲动,任性,被娇惯了二世祖。对於行事和作风,因为至亲,就算看不惯,周卓瑾也只能隐著心里轻慢。

    曾经以为二世祖弟弟,现在已经长成了一个只略逊於自己男人。先不说其,就单

    说品味,做事手法,甚至在性能力上都显示出这个一向被自己瞧不起弟弟已经渐渐成长,光那傲人男根,就让周卓瑾看心惊,看了看自己,还好,还比小瑜大……

    ──剧情出场分割线──

    寻欢作乐夜生活,斑斓灯火迷情夜,声色犬马不夜城。到了夜晚,隐匿在城市中各种

    暗夜因子终於耐不住寂寞。

    她叫龚玥。不仅名字特别样子也长得不错,或者应该说很美,而且美得很有档次,几乎可以说高贵了。可这又如何呢,还不照样改变不了她一只鸡事实,

    虽然这只鸡有一个

    好听称呼字,和一个包装得像模像样笼子……

    她外表高贵美丽,她身体热情fangdang。调教师遵循著──床下贵妇,床上dangfu原则,精心地打造出了一个龚玥。因为有身份有地位男人都喜欢这样女人,所以她便应运而生了。

    龚玥刚到“皇朝”不久,可经过三个月调教,她已经有了出场资格。今晚她有个重

    要任务,还不场内活儿,而要外派,去接待某些大人物。

    刚来这里,白天鳞次栉比摩天大楼、如水如龙车流,夜晚流光璀璨迷人夜景让她

    痴迷,可现在她却早死了欣赏赞叹心思,为了生计,她成了一个见不得人失足妇女。

    车门打开地声音,让龚玥回过神来,一反之前迷茫和苦闷,等到下车时候唇瓣已经

    弯了一抹妩媚娇笑,脚踏盈盈细步进入了电梯门。

    出了电梯之後,专门服务生带著她辗转几个走廊和大厅,约莫走了个分锺之後终於在一扇金雕红木大门前停下。

    推开门,扑鼻而来一股子暧昧却不糜烂味儿,她有些讶异,怎麽跟她想有些不一样。反手合上门,看见里面沙发上男男女女居然规规矩矩,最多夹杂著喁喁私语,

    别啥都没有。

    “抱歉,江总。让久等了。”龚玥看著沙发上神情慵懒恣意江宇飞,之前在皇朝有招待过,知道个财大气粗主儿,经理也有交代过要好好伺候,这样人她不能得罪

    只能迎合,而且撇开其,单纯就江宇飞个人魅力来说,她还觉得能巴上种运气……

    “来了?”江宇飞收回视线,眼前龚玥妩媚讨好娇笑,如水媚眼,浓淡恰好靓妆,要论风情这个女人算玩过里面比较上档次了,只不过有些遗憾,她不怎麽

    聪明。

    “这位甄董,老朋友了,和也有著不一般关系。”江宇飞对著她,看向一侧甄擎,笑得别有深意。

    龚玥顺著示意方向看过去,只见对面沙发上坐了个气势极为慑人男人。这样男人应该和江宇飞一样处於社会顶端,又怎麽会和她有所交集?

    “女儿帮找到了,接下来怎麽做,应该懂意思……”江宇飞莫名蹦出

    一句,笑得愈加妖孽。

    和姓甄斗了这麽多年,不为别就为一股气性。其实有了继承家业儿子,其余散落在外私生子女,也抱著无所谓态度。当年偶然有个女儿散落在甄擎手上,因为觉得没有价值也一直没有在意,只现在发觉,这个女儿对於姓甄似乎影响力很大呀……

    139.yin父

    “江宇飞,在开玩笑吗……”甄擎锐利逼人视线扫过龚玥,没有多作停留转而直直对上一边男人,薄唇勾起一个嘲讽弧度。

    “开没开玩笑,精明如,心里应该明白得很。”江宇飞挑眉一笑,表情依旧慵懒随意,先不管最後结果如何,能让一向淡定甄擎出现这样表情,猜测果然没错。

    龚玥?月茹……

    搞不懂两个男人到底在讨论什麽,

    只隐隐猜到与自己有关,龚玥心开始惴惴不安起

    来。她不聪明,但也不蠢,本以为今天任务只单纯外出huan-jiao,可照现在情况看来,却根本不这麽回事儿,摸不著底感觉让她心慌。

    江宇飞眼神太过笃定和不怀好意,被算计感觉让甄擎非常不悦。可以不去在意江

    宇飞这些年来在生意场上多次挑衅,因为在商言商,都逐利天性使然,可一道牵扯

    到了在乎人儿,就再也维持不了一贯镇定……

    “甄擎,可真心实意帮把女儿找回来,这闺女看也个命苦,应该好好

    补偿下才。”江宇飞拍了拍身侧龚玥肩膀,注意到她眼中不敢置信,不禁再次暗叹──这个女人果然不够聪明呢。

    话都说这麽明确了,这龚玥却还只顾著发愣,

    要换了个厉害早就抱著甄擎大

    腿认亲了,姓甄向来精明强悍居然也有这种劣质子女,真没想到呀。

    “这样说来,那倒要好好谢谢了,这麽热心於家务事。”甄擎眯了眯眼,表情

    在江宇飞刻意渲染氛围下显得有些阴沈。

    龚玥再傻听了这麽久话也知道怎麽回事了──自己竟然面前这位甄董女儿?!现在情况简直堪比中了头等彩票。江宇飞家大业大,这甄董想必也同一个级别,自己身为女儿,那岂不成了千金大小姐了?!这麽想著,龚玥看向甄擎眼中就有著掩

    饰不住热切。

    “瞧说,只看这姑娘在外面吃尽了苦头,

    有些於心不忍罢了,再说了,咱俩这

    麽多年交情,这点事儿算个啥。”江宇飞耸耸肩,一副很无辜很善良样子,只那微微上翘嘴唇泄露了邪恶心思。

    “过来让瞧瞧,叫什麽名字。”甄擎莫测一笑,

    狭长凌厉浓墨色眸子因笑容而把

    内涵深意一一掩藏住,看起来少有温和。

    “叫龚玥。”她以为甄擎准备接纳自己,所以答得很乖巧。

    可江宇飞却心里划过一丝怪异感觉。与现在相比,之前甄擎外露情绪还比较好琢磨,现在反而不知葫芦里到底卖什麽药,不过也无所谓了,今天这场戏为只有一件

    事。

    “既然江总这麽关心,就好好待在身边伺候,们甄家需要有能力有教养子女,而不人尽可夫biao+zi。”甄擎面带微笑,说出话确实刻薄令人心寒。

    这个女人一身风尘气息,不用想也知道遭遇过什麽,

    没有利用价值人不会在意!承认自己一向冷血,绝不会因为这个女人自己散落在外一颗种子而大发善心,所有柔情和暖意都只针对欣儿……

    “……爸爸……”虽然一向对自己身份心知肚明,可这般chiluo裸羞辱由面前这个所谓父亲男人说出,还让龚玥感受到前所未有屈辱,但为了那个高高在上身份和优渥生活,她只能隐忍住耻辱感,

    哀求出声。

    “甄家子女都需要得到家族正式认可,请龚小姐注意一下称呼,别叫错人闹了笑话。”甄擎已经开始不耐烦,因为下腹逐渐涌起一股熟悉骚动,就知道姓江绝对不什麽善茬,这里面酒水绝对有问题,把这个女人带来想要制造一个父女luan+jiao丑闻麽,怎麽

    可能让得逞……

    “另外,还有事就不奉陪了。”说完也不等江宇飞开口,甄擎自沙发上起身就要离开。

    “家所谓三小姐女儿,而龚玥才真正闺女,帮养了这麽多年女

    儿,这都无所谓麽?!”看到这幅表情,

    江宇飞心里就莫名不爽,但转念一想,这

    儿还有份大礼没送上。

    之前就预料到甄擎冷血,有这样一个结果也不稀奇,

    龚玥有没有得到承认根本就不

    所在意事,真正目要让这个一向目中无人家夥知道──娇宠了十六年女儿其实江某人种,甄擎白白地帮江宇飞养了十六种,当了十六年地乌龟王八蛋!

    只要男人,头上冒了绿光总归不能忍受事,更何况一向高高在上惯了甄擎,只要一想到当甄擎知道这件事表情,就觉得无比快意……

    “……这就目吗,费了这麽多心思,就仅仅为了告诉这件事?”沈默了一会儿,没有江宇飞想象中面色铁青,甄擎反而粲然一笑。

    或许在外人眼中这个事实对男人尊严最大侮辱,可在甄擎看来,这却一个莫大喜讯。和欣儿不亲生父女,这意味著们能够结婚,能够有属於自己孩子。

    虽然宝贝儿嘴上不说,但可以感受得到她心里头小小期盼,这番藏著掩著感情太

    过委屈她,

    不能有光明正大婚姻,也不能有孩子,为了自己私心装作没有发现她心

    思,只想著把她禁锢在自己身边,现在得了这样一个消息

    官色:攀上女领导sodu

    怎能不让惊喜?这姓江虽然安著坏心,却无意间做了一件大大好事……

    “当了这麽久便宜老爹还能面不改色,不得不佩服宽宏大量……”江宇飞讽刺

    话还没说完,甄擎已经走得不见影儿,想要讥讽对象没了,一个人继续折腾也没了意思。

    140.性幻想的对象是妹妹

    啁啾清脆鸟鸣昭示著清晨到来,有人一夜好眠,也有睁眼到天明,譬如说咱们江晟童鞋就从昨晚春梦之後就无法入睡。

    把过於热心暖床女佣轰走之後,倒在床上翻来覆去就睡不著。闭上眼,飘入脑海就都一个名叫甄欣女孩子,睁开眼,天花板上也映著她脸。妈,难道真中了

    她布下魔障不成……

    就在今天白天时候,她还依偎在自己怀里低低哽咽啜泣,

    眼儿因为被泪水浸泡所

    以水汪汪,鼻头也红红,这样她虽然可怜但更让在意却那无意间流露出天成魅惑。

    她靠在身上,双手软软地抵著胸膛,惊慌失措样子跟之前在学校里见到清雅淡然形成鲜明对比。

    按理说这种情况下,不应该生有遐想应当温言软语地劝慰她,

    可这都要怪她!她

    不仅露出这般娇弱无依姿态任亲近,更可恨她那对掩盖在宽松外套下娇软juru因

    为依靠动作而亲密地抵著,还有那一双长腿,让不经意低头便可把诱人春光尽收眼底。

    她自己可能不清楚这样姿势有多暧昧有多撩人,偏偏却被她撩拨得旖念频生。其实

    对於来说,大多数故作性感卖弄风saonv人其实并不能让感受到诱惑,真正动人其实

    女人无意中流露出性感,尤其所在意女人,比如说她……

    真好想借著‘救美’机会和她好好亲近,就算从来没有主动勾搭过女人,却也知道这样机会最容易得手,可老天不给这给机会,

    让龙钺那个狗日一通电话就把

    所有後路都给断了。

    好不容易树立起来英雄形象全给毁了,这该死电话肯定让她觉得自己一个好色风

    流langdang子吧,虽然以自己之前行为来看确实这样没错,可依她性子绝对会讨厌风流langdang男人,想亲近她,不愿意因为这样就被她拒之门外。

    没有漏过她眼中不敢置信和惊疑,正想要解释却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让她给逃了去,

    这小家夥刚才都还在怀中嘤嘤哭泣,这下却逃得这麽快,快得在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隐

    於人群中。

    虽然懊恼却又无计可施,下一次想要亲近她肯定会很难很难,但绝不会放弃,从未有

    过这样明确意愿想要亲近一个女人,她逃不掉……

    “少爷,少爷?”小心翼翼女声蓦地在房间里响起。

    不久之前才被叫走艾丽此刻又重新来到江晟卧室,虽然依旧怀有引诱心思但这一次到来却为了正事。先生回来了正在楼下,让她来喊少爷去书房。因为之前被少爷不悦地赶出房间,这一次显得格外小心。

    “怎麽又?”一开口语气就透著浓浓不耐烦,绪被打断件很让人恼火事情,更何况自小被伺候惯了江晟。

    “先生回来了,让您去书房一趟。”暴躁少爷让她有些害怕,身为贴身女仆如果被主

    人所厌恶那就意味著失去了一切,可任她如何思考都想不出究竟哪里出了错,不想丢了饭碗艾丽只能倍加小心伺候著。

    “知道了。”江晟随口应了句,然後无视艾丽垂涎目光,径自起身穿衣。

    江宇飞和江晟父子都有个习惯──喜欢裸睡,因此每天早上晨勃习惯都会很明显敞露於人前,一般来说都会有女佣替们打理完毕,可这几天江晟心情不好,

    愣没让宅

    里任何女人近了身。

    “来伺候少爷穿衣。”甜美女声在身後响起。

    艾丽看著精神矍铄胯下有些蠢蠢欲动,想要跟上去伺候,却被江晟冷冷一瞪给吓了回去,只得咬著唇退了下去。

    ──书房里──

    “老爸,找有什麽事儿?”推开书房门,里面已经坐著一脸不悦江宇飞,看著面

    色阴沈父亲,让恣意fangdang如江晟也感到很意外。

    “甄欣认识麽。”对著唯一儿子,江宇飞直接开了口。

    “听说过,甄家麽女,和一个学校。”听著老爸口中居然冒出了自己性幻想对象名字,心里惊讶得半死可江晟面上还努力维持著若无其事。

    自己觊觎她这件事没有告诉过别人,就算制造和她相遇机会也暗暗进行,老爸

    也绝对不会知道,那又为什麽突然提到她呢?

    “她不甄家女儿,才她父亲。”说起这个,江宇飞心里就一股子气。

    本以为抖出这个事能让甄擎面上无光,可没想到,

    那家夥竟个油盐不进孬子,

    头上发生了这种有辱男性尊严事儿居然还这麽沈得住气,不仅没有想象中暴怒,还反过

    来把自己讽刺了一顿。

    晴天霹雳说大概就江晟此时感受。万万没想到,自己一整晚春梦对象居然顷刻间就变成了妹妹,而且还亲生,

    虽然很想拒绝去相信这个事实,可老爸严肃

    表情和风流特性都睡名这个事儿绝对错不了!!

    “……”满脑子思绪都乱成一团麻,江晟突然失去了说话能力,能不能不要这麽搞,好不容易看对眼女人居然成了亲妹妹,这也太恶俗了吧。

    “这中间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目前需要做就趁著们在同一个学校,和她好好亲近,找准时机把她带回家来。”江宇飞一直琢磨著要整整甄擎那家夥气性,让受一回挫,思量了许久才想出了这麽个法子。

    甄擎不宝贝这女儿麽,那就偏偏要夺了姓甄这心头宝。再说了,本来就她亲生父亲,做父亲要认回自己女儿,这天经地义,谁也不能挡了道儿!

    至於这认亲方式江宇飞在回来路上就计划好了,当然不会傻到直接把人掳走,

    要那女儿心甘情愿地接受自己这个亲爹,

    一脚把那姓甄给踹了,保准让心疼死。

    不仅如此,到时候还要全市人都知道,姓甄当了十多年绿毛龟,光想想那时情景就让一阵好乐……

    141.被女人强上

    当华丽yingluan3p结束之後已经凌晨了,周卓瑜和安深套好口供,让白天还有课业弟弟先一步离开,自己则倚在沙发上细细打量著昏过去人儿。

    这麽小小身子居然可以承受得住三个如狼似虎男人,不愧相中女人,果然有够特别。光冲著她在xingshi上天赋异禀,就不会满足於浅尝辄止……

    周卓瑾以手撑著下巴,面上噙著魔魅浅笑,目光焦灼在甄欣身上,心思流转间已经

    不知划过了多少个邪恶念头,

    而这些幻想将会一一在她身上得到实践。

    “渴……呜呜……”喉间炙热让她难过出声。

    这也难怪,经过一整夜jjiaogou,她汗液和浪汁不晓得流了多少,更别说高氵朝袭来时吟叫哭泣时所消耗水分了,她会觉得干渴难忍也理所当然。

    随著低吟,她呼出气息也仿佛带著火星,尽数将炽热温度通过xi传递到身边,

    小脸儿被熏得成了靡豔粉色,樱唇微启,原本闭著眸子也半眯著生生氲出了薄薄水汽,媚眼迷离间无意勾引,让周卓瑾喉头一紧。

    不过现在可不纵欲时候,周卓瑾端过茶几上盛有液体玻璃杯抿了一大口水,然後

    俯下身将之尽数渡入她嘴中。

    “嗯……还要……”被动灌入嘴中清凉让她不自觉渴求更多,由於这股凉意全身热感有所缓解,可还不够。

    甘甜滋味这般美好,她贪心索要,厌烦於被动接受,

    她索性主动含著口中温

    润软物xishun,这本能行为落入周卓瑾眼中却分外旖旎煽情。

    眼看著即将走火,虽然很想立即扑到她大战三百回合可时间不允许,嗦住她舌儿缠了好一会儿,把最後一点水送进去後方才抽离。

    水分没了,口中软物也就成了折磨,当最後一丝凉意都滑进了肚里,甄欣化身成为白

    眼狼,用舌把周卓瑾抵了出去,可经过刚才一番纠缠,

    两瓣唇儿给搅得绯红绯红,

    别提

    有多诱人了。

    “这养不熟白眼狗,好处捞完了就翻脸不认人了。”笑骂了一句,周卓瑾一点也不恼,只觉得这小妮子有趣得很,麻麻辣辣跟朝天椒似,自己呢也个犯贱,偏生就爱她这小辣椒呛人调调。

    “真期待醒来之後啥模样……”

    看著喝完水之後又一动不动睡过去甄欣,

    周卓瑾料想著她醒来後表情应该哪一

    种,惊慌,还失措,抑或痛苦……越想越期待,干脆伸出一只手轻点她鼻尖,

    想让她提早清醒。

    这法子果真凑效,鼻尖被捏住制约了呼吸,甄欣下意识想用手去挥掉作怪异物,那家夥却像恼人苍蝇怎麽也赶不走,弄得烦了干脆两只手一起乱挥,活像只抽风懒猫。

    “干什麽不让睡觉……”眼皮子一直在打架到现在还睁不开,抱怨语气别提有多哀

    怨了。甄欣典型低血压,早上起床不遂意就会发脾气,再加上醉酒後脑子涨得厉害,所

    以现在样子特傲娇。

    “就想问问,现在怎麽办……”知道她开始清醒了,周卓瑾整了整表情,把眸中狡猾邪佞都掩饰好,然後装作一脸茫然和为难地开口。

    什麽怎麽办,这话听著怎麽这麽别扭呀?!还有,这说话声音也不属於爸爸和哥哥

    们地。终於察觉到事态异常,甄欣猛地惊醒过来,却被眼下一切给震住了──她在做梦吧,一定!

    “怎麽又啊!三哥呢?”甄欣看著旁边周卓瑾就没好气,这还不主要,她

    真正想问为什麽自己会和这个yinmo在一起块儿,而且还在包厢里。

    任周卓瑾再不要脸,看见甄欣这麽明显嫌恶还心中老大不爽。这死女人干嘛这副吞了苍蝇似表情,之前被cao时候叫得爽歪歪要多yindang有多yindang,现在一醒过来就摆著

    这副死脸,喵了个咪!

    “还想问呢,被女人qiangjian可头一遭遇上,

    就没见过这麽饥渴女人,翻过脸

    就不认人!”qiangjian人反过来咬这被qiangjian一口,也只有周卓瑾这等人才说出口,不过这

    话也没完全说错,

    至少在整个过程中她一直很享受。

    “强jn?!”如遭雷击般脑中一片空白,甄欣傻傻反问,被男人话给彻底地镇住了。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