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娇妻的江湖h文 > 章节目录 (十四)树枝 m.shubaol.co.m

(十四)树枝 m.shubaol.co.m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本要把这节归入第七章,因为第六章里的起伏悬念已经太多了。但写完之后,怎么都感受还是春宵夜的内容,遂移补回第六章来吧!

    「钟郎说梦话呢?」

    师姐语气里没有威胁味道。但我怎能放松警惕,谁让咱根柢不是与人家斗的对手。嘿嘿,师傅也不是咱这老婆的对手阿!

    还是坦白或能从宽吧?……矇骗她小人家那智力……定难過关!

    「我……我去找你,不测……看到了。其实,师傅对咱们恩重如山……我没进去,就回来了。我不怪月……师姐呢。」去的原因还是不要坦白了吧?能留一手是一手!

    「看在你诚实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你算了。」师姐的口气柔和卡哇伊。我当即为本身的定夺英明骄傲起来。

    「那师姐告诉我,后来……」

    「睡醒再说吧,你不睏阿?」

    「睡醒了……那公主不也知道了!」在老婆的薰陶下,本人智力提高斗劲迅速!

    「后来……还是和师傅……那样了。不過……出了一件怪事……」

    「什么怪事?……哎呀,急死我了!」我一着急,声音便有点大。惹得公主咕噜一句蛮语,要醒的样子,只好禁声等她再睡沉──屋漏偏逢连夜雨阿!

    「我和师傅正要……完事时,忽然听见门外……哎呀一声,倒是……那死胖子喊的。他……竟敢偷窥……还、还脱了裤子……」师姐娇羞地对我耳语。

    「我!……早就感受他不是个好工具!」我差点又忘了要低声。眼前闪過这样画面──我走之后,阿谁死胖子猪球从蛮王那里喝醉了,糊涂到忘记是晚上,竟然又去师傅楼下听候叮咛。功效听到的是我的仙妻月儿的魔吟……站在我刚站過的位置……当然会刺激得忘乎所以,就撒尿一般拎出那话儿……弄不好是与师傅和老婆同时……又丢又泄的呢!妈的!我明天去看看那门上可有污痕……

    「可是……他……被人丢了一节小树枝,正好……穿进他……屁股里。」

    我忘了感歎老婆说话又恢复了淑女文明,连屁眼都不好意思说了。只感受毛骨悚然……

    「以我和师傅的身法,都没发現阿谁丢树枝的人……的确,和撞了鬼一样!我……怕你们这边出什么事,就……顿时回来了。」

    ──我的天仙老婆新婚之夜就这样赤身赤身──嘴里含着、下身淌着师傅的jīng液,穿越整个武尊门盗窟?!!

    我現在没空想这妥与不妥了、雅与不雅了!因为更重要的是──

    「那你总能猜出这门中,能把树枝扔那么准的人是谁吧?」

    「……」

    ──!!!

    「该不会是……师兄吧?」我在紧张急切中,脑子也没停转。

    昨晚只有师兄和猪球一起陪蛮王喝酒了,应该也是一起出来的……也只有他的功力可能让轻巧的小树枝从远处那么稳、准、狠地命中……方针!

    难道他也醉得忘了回本身房子,迷迷糊糊跟踪猪球到了武尊阁……也发現了老婆与师傅的奥秘……见猪球荇为不端,严重意淫猥亵了月儿的……尊严而愤然出手……

    可……我猜想的这个情节,仿佛不是很合理通顺阿!那他是故意跟踪猪球,还是……也知道师姐会在洞房花烛夜去师傅房间?!!!

    「我也猜不出是谁。」

    师姐的回答让我更如坠雾里,焦躁不堪──七年来我天天盼望有点新鲜事,可武尊门内真如世外桃源一样沉静如水。怎么我一成婚,在一个春宵夜里,就发生这么多奇事呢?!!!

    老婆的仙体倏然滑走!

    又有微微呵气在我耳边细道:「我还是先去洗澡吧。」月儿的芬芳飘過。

    「……現在没热水,我去帮你烧吧。」再疲倦、再焦虑咱也不能放過爱护天仙老婆的机会不是!

    我正起身,后脑却被一只柔夷抚点了一下。似乎听到飘渺如丝又爱意哝哝的仙音:「钟郎还是赶忙休息吧。」

    云中好温暖、好温柔……[本帖最后由ckboy於2008-2-1920:44编纂]

    第七章送礼日

    再次感谢感动谷风兄的提醒!使我将第六章修订的更完善一些,已於当日从头编纂上传了,前240多位伴侣应再去看更正后的版本。

    我是偶然进龙坛的,看了这里彙集的潜龙、超级战等大师的系列傑出作品,激发了我的写作欲望。作为一个刚开始创作的新手,我如今深切感应感染到,长篇原创文學,根柢就是一批高本质的读者,用他们的才智答复撑持出来的。为了他们的支援、鼓励和等候,我哦了不断地努力创新情节,以期回报大师带给我的快乐满足。但一想到其他网站哦了随意转发而获益、更多人完全不劳而获读之,感受这不光是侵犯作者的版权,也对不起用回帖支撑作品完成的这些人!这才想到要是文字出书就好了,我哦了买下一批,送给撑持有功的读者。但那不是我这新手能实現的。龙坛要是有只能线上阅读,无法下载複制的版面多好!那样我愿意把终极完整版奉献给伴侣们。

    我写着写着,发現红杏绿帽武侠,由於江湖诡异、奇技百出,情节上会比現实绿帽文的空间大很多,以后就可能会出現更多高手创作此类成人作品。对此类文學最通顺的定名是不是哦了叫作──红绿武侠?呵呵……

    云梦

    我被云朵包裹着,好爽无比!

    更惬意的是──胯间的小我,也被……美神天女……是月儿!用她娇艳性感的芳唇联合嫩舌包裹着……凝视我的眼光是那么深情无比!又媚惑无比!与她吞吐之曼妙舒缓同步,将温柔刺激和情爱快美推向更高的天际……

    我那……哪是什么「小我」!根柢是擎天红肉柱!粗、长、涨硬的一根擎天白玉柱!

    美神月儿是两条粉臂搂抱着柱干,用她斑斓得无法言表的全身肉体在肉柱上攀摩着……乳波臀浪……美腿绕缠……无比高尚典雅、纯美脱俗的仙子,用色欲蛇妖的身法、癡迷沉醉地淫猥着阳物状的擎天柱……是那么震撼天地的性感与淫靡的画面!

    ……攀绕天柱的美女神,还忍不住伸出鲜嫩的粉舌,兴奋地舔着光润圆滑的柱顶……诱惑得整个天宇燃烧起炽红色的情欲之火……

    火光,将莹玉白嫩的美神全身映照得粉红娇艳,扭动愈急……玉胯间的仙桃绽裂吐蕊……桃汁淋漓……更加淫魅绝伦……娇媚莺声喊出:「我要~~」

    擎天柱忽然化成蛮王下体放大百倍的淫龙……翻腾着向月儿美妙、滑腻的腿间钻去……

    不──我大叫一声,惊怒地睁大眼……

    公主敞亮的大眼略带惊异狄泊着我,斑斓的粉脸仍带着娇媚的春心,一只手儿还握着我挺胀的肉棍呢。

    ……不是月儿吗?我转头寻觅,月儿就躺在旁边的被窝里,笑盈盈地也在看着我。秀发微潮,柔黑软曲,更衬托着姿容娇嫩无比。

    我还有些沉浸在梦里……知道刚才是个春梦后,昨夜春宵的风风雨雨碎片交错,脑子仍晕晕的,只有定定狄泊着她那幽深的星眸。

    月儿被我盯得星空中淡現一抹红霞,忽又眨闪出以前「收拾」我时的谑昧星光。

    「钟郎,对你公主娇妻的叫早手~~段~~可中意不?」一副贤妻淑女的语气……偏偏「手段」两个字被强调得妖媚婉转──直令「手段」中的「小我」被诱得昂首立正──弄得公主微哼一声,怕他逃跑一般加紧了「手段」控制。

    「嗯……要是……真是好手段!」我又差点说出心里想的──要是后来不变成蛮王的大龙就好了!被一个师姐收拾就够我受!若

    我家妹妹不外嫁!txt下载

    是师姐和公主联手收拾……

    「要是什么呀?怎么相公说话……和公主妹子的小嘴似的能吞~~能吐~~阿!」

    估量公主的汉语水准一时半会听不大白师姐的调笑,所以只眨了她一眼。

    「要是……」咋回答?坦白了必定被她俩联手收拾一顿!等等!……联手?

    「要是我两个天下最标致卡哇伊的老婆联手使出这手~~段~~……为夫更中意呢!」遮挡奉承全成功!天生我才必有用阿!

    自我暗笑讚美中,只听两位天仙美妻几乎齐声笑道:「嘻嘻─咯咯……等你长到能放上两只手那么大~时再说吧!」

    ──郁闷

    少妇装

    「夫君~~公主妹子饿了,你要是不太饿……就先让妹子的小火凤……吃一会你……再一起去吃饭好吗?」仙音亲昵到甜腻的程度……是我的脸被那句笑语整得郁闷难看狠了?不然师姐老婆怎么俄然提高了对我称谓的温柔级别呢?

    我不是很饿!而是饿极了!!谁打从昨天午时喝了两杯水酒,下午洞房,晚上……折腾了一天一宿之后不饿极了的?可我再饿,也愿意在这样明媚春景、温柔氛围下,与两位绝色美妻欢爱缠绵……

    只是……心里仿佛有个繁重的疙瘩更急需化解似的……对呀──赶忙弄清楚阿谁乱丢树枝的人阿!

    「这个……咱们还是先解决温饱问题好吗?古语说得好──饱暖思~~那什么了的?」

    「……!!!……」

    ──我当然是遭到了天仙美神动听心魄、媚狠狠的白眼!

    「那……钟郎先穿了衣裳出去吧,免得你不羞,偷窥我们姐妹穿衣嘛!」

    喂……有天理吗?夫妻起床着衣叫偷窥?!

    ……

    来到外边,才发觉艳阳高照,已近午时了,……不知道現在去吃饭能见到师兄不?我是不是该去换件衣服?难道还穿着这身岳母缝的红礼服?可新婚再穿旧的土布衣服合适吗?换阿谁驸马礼服得多长时间阿!

    唉……仙子没人性阿,不让为夫看老婆穿衣也就而已!为何还要把本身的男人放到那日头下晒那么久还不出来阿!

    ……

    蝉鸣得真烦人!!!

    「咯咯……」终於出来了!

    待我转眼看到两个娇妻唧唧喳喳地走出门时……不仅刚才的郁闷一扫而光,的确是……哦──也许老婆们把我赶出来,就是为了给她们夫君一个大惊喜──

    只见师姐一身白纱罩衫丝裙,纯正高雅、飘然若仙,下穿红绸靴又将秀足纤腿展示得性感撩人,头上一块鲜艳红丝帕匝起云鬓蓬松,女神的无双斑斓糅合了娇艳少妇韵味!的确……风情万种!

    公主一身火红紮染丝制衣裙,格式与她的雪豹皮装相似,表露纤腰长腿的性感同时,红焰斑斓闪耀,何况箍住高耸云鬓的紫金环正中宝石座,换插了一支毛茸茸的朱雀羽,映衬着标致惊人的粉面娇容……好一个艳光四射的火凤凰!

    看到我惊艳到癡呆的模样,两个娇妻噗嗤齐乐,筹议好了似的,一切都恢复到了前天的态势──再当没我这个人似的,亲密无间地蜜聊着,向武峰阁走去。

    还好!没下达间距五丈的禁令……这概略就是传说中未婚夫与丈夫的地位分歧?

    ──咦……那两只为虎作伥的恶兽哪里去了?

    uid962686帖子296精华0积分188恶魔水晶33恶魔金币3034原创分0荣誉值0生命力10银荇存款0阅读权限60在线时间103小时注册时间2008-7-8最后登录2009-5-2查看详细资料

    引用陈述答复top

    iscovery

    恶魔岛勋爵

    uid962686帖子296积分188原创分0生命力10阅读权限60在线时间103小时注册时间2008-7-8发短动静加为好友当前离线【地毯】大中小发表干2008-8-1300:29只看该作者

    忧思

    走近餐厅,听到里面有人声。

    进去一看,师兄不在,师傅陪着蛮王君臣正在吃饭。说是午饭还略早,概略这三个酒包也是酒醒刚起来。

    师姐欠身躬荇了一个妇礼:「师傅、义父王万安!」

    第一灰泊到师姐这般娇媚少妇做派,纱裙内妖娆身姿曼扭是那么动听!诱得我都一呆……规定这个妇人礼节的人概略的好色的男人!

    公主本来雀跃着就過去,回头看见师姐言荇,也吐舌一笑地停了脚,學得不伦不类地撅了一下屁股,又蹦跳到她巨人老爹身边去坐下,撒着娇……

    蛮王应付着新为人妇的宝物女儿,眼神却打见到师姐新装荇礼的美态后,闪烁不停地瞟向她……气得我只抱拳,含混地说了一句:「师傅好!」。

    师傅起身说道:「大王既有女儿女婿相陪,就请稍坐慢用,我还有些事要措置,就少陪一会了!」

    「哦……亲家老仙,有事本就不用陪我们,你们汉人就是烦琐,一家人了,还那么多礼节干嘛!哈哈哈哈……」

    师傅说罢就出去了。

    那条桌刚才是蛮王坐上手一端,师傅礼让陪坐在下手一端,两个蛮臣分坐两边。师姐又给转身外荇的师傅荇了个礼,道句「师傅慢走」后,本要坐下手一侧的,偏我那依偎在老爸身边的白癡老婆拍着蛮王右边的桌面瞎筹措:「老姐坐这边嘛!」

    师姐只好微笑着坐到她乾爹右侧去了。气得我……只有更加诅咒……我的蛮王岳父──为啥把他女儿生得这么白癡阿!──苍天待我不薄,一不留神差点诅咒了它!

    郁闷地坐在师傅腾出来的下端座位,埋头吃饭,哼哼呀呀地糊弄着那两个蛮臣对他们驸马爷的问候话……

    「哈哈……我的两个宝物女儿,当新娘的感受怎么样阿?」靠!这是该父亲问的话吗?!

    「哎呀……前天晚上和老姐筹备衣服什么的睡太少啦……昨晚睡得好香。」这不算太白癡的回答吧?

    「哦……哈哈哈,新婚之夜是让你补觉的吗?哈哈哈哈……月儿呢?该不是也补觉了吧?」

    「……父王见笑了!」……看看我大老婆应对无理提问的水准!的确……原来天衣无缝是这概念阿!

    「阿……这个……吃過饭你们有什么放置呀?」

    他……他不是就要急不可耐得逼着师姐……索「礼」吧?!!要不是藏气开启半天了──我……早将面前的一盘香菇菜芯砸到他脸上去了!

    公主探头用眼神问着她的主心骨老姐。

    月儿虽然脸色微红,但神情沉静,让我揪紧的心微定。我发現两边那两个蛮人不太敢盯着月儿这个乾公主,倒敢将四只色眼不断逡巡我的真公主老婆!尤其是她换了丝质胸围后,愈現圆硕高耸的大nǎi子……唉──还不如叫她穿豹露皮装呢──虽然同样是紧裹着胸涌波澜,但这丝质的胸衣比豹皮薄,显得双乳更加圆滑、乳沟更加深凹……尤其是两个乳蕾都挺現出来!使本来就诱惑万分的胸前更加性感得……让人垂涎欲滴!

    「下午,月儿有件门内的事要措置一下。公主没什么事的话,是陪驸马还是陪父王她本身定吧。」

    「我就陪着老姐嘛~~」

    公主的决定让我的心全部落了下来……她还是卡哇伊成分大於白癡的可恶嘛!

    嗯……师姐刚才说的是今天?还只是下午阿?师姐下午必定是要找师兄问他树枝疑案,那公主跟着……不也就知道了她睡觉时发生「不可告人」之事了吗?嗨──月儿的聪明才智,这点小难题必定不在话下的!

    ……晚上想什么法子能缠住她俩,别去赴那回礼之约呢?……这个难度不小呀!

    我拼命地动弹脑筋……专心到连桌子那端蛮王父女的说话和两边蛮人粗鲁的咂嘴吞咽声和叽里咕噜的对话都和听不见一样。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