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胸大有罪全集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永坠黑  暗 (2)

第三十三章 永坠黑  暗 (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着叹了口气,颤抖着伸手拿起了茶糩过滤]系囊恢а蹋点燃了吸了好几口,仿佛想借此掩盖眼中的悲伤。

    “她已经完全不是过去的‘第一警花’了,而且……在她身上发生了很不幸的事,我怕你看到以后会受不了……”

    “不要紧的,其实我也大概知道一些……”丹妮显然做过充足的准备,“听说尊夫人当年名声响亮,破案如神,只是最后在侦破一个biantai色魔案件时,犯了比较大的错误,后来又双目失明了,所以才被迫退出警界……”

    余新伤感的道:“岂止是双目失明?唉……老实告诉你吧,她的神经也出了问题……”

    丹妮愕然道:“不会吧?”

    “她得了间歇性的[过滤]神病,时不时会把我当成那个biantai色魔,又哭又闹的,甚至还想自残呢……”

    余新说到这里就顿住了,只顾埋头抽着烟,唉声叹气了好半晌,然后才在丹妮穷追不舍的催问下,把那次生[过滤]庆祝上的惊险过程说了出来。

    [过滤]…说时迟,那时快,我终于还是慢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她猛然一刀,向自己的[敏感词]房切了下去……”

    丹妮“[过滤]”的惊呼出声,脸色都白了,摄像师小吴也心都悬了起来,两人紧张的望着余新,战战兢兢的问:“难道……她真的把[敏感词]房给……给……”

    “幸好,老天爷是站在我这边的!”余新忽然轻松的一笑,“她是瞎子,不知道自己把刀给拿反了,所以那一刀砍下去的其实是刀背……”

    两个记者一起如释重负的长长吁了口气,都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可是余新的脸色却又变的沉重了,连嗓音都已接近嘶哑。

    “我赶快冲上去夺下了刀,总算是没酿成悲剧。可是这以后她又多次企图自残,我不得不藏起了所有稍微锋利的东西,但还是防不胜防……到后来实在没办法了,只好狠心借来镣铐锁住她的四肢……”

    “什么?”丹妮骇然道,“那不是跟……跟犯人一样了?”

    “要不然怎么办呢?”余新凝视着指头间缭绕的烟雾,黯然道,“她自残的念头每天都要发作好几回,手被绑住了,就用脚趾去摸索夹住利器……我也是别无选择呀……”

    丹妮眼里泛起了泪花,低声道:“或许,您应该送尊夫人去[过滤]神病院……”

    “我已经请了最好的[过滤]神病医生,定时过来给她做治疗了!”余新似乎陡然激动了起来,“我不会把她送到[过滤]神病院去的,那样她会受更多的苦……我既然爱她,就要用这份感情亲自坚持下去,永远照顾她一辈子……”

    这番话说的深情并茂,竟让两个记者听了相当感动。尤其是丹妮,忽然觉得这男子看起来顺眼多了,并不像刚开始那样感觉猥琐。

    “您的心情我很理解……”她恳切的道,“不过,我还是很想见见尊夫人。请放心,我不会故意去刺激她的,哪怕只是看几眼都好……”

    余新拗不过她,只好叹息着答应了。

    “谢谢您!”

    丹妮十分高兴,露出甜甜的笑容,还鞠了个躬。

    “跟我来吧!”

    余新却是摇头苦笑,摁灭烟蒂站起身来,带着两个记者上了楼梯。

    穿过安静的走廊,来到了一间宽敞的卧房前面,三人不约而同的放轻了脚步声。

    丹妮的心砰砰跳了起来,脸蛋兴奋的发红。马上就要见到仰慕已久的女英雄了,这位曾经是f市有史以来“最美丽,最杰出,身材最好”

    的第一警花,现在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呢?真是好想知道答案……

    “咚、咚!”

    余新先在门上敲了两下,然后缓缓推开,当先走了进去。

    丹妮和小吴连忙跟着进入门口,同时抬眼向里面望去。

    卧房是朝南的,靠窗处摆着一张巨大而舒适的安乐椅,一个秀发披肩的美女端然不动的坐在上面,正静静的晒着太阳。

    她的身体整个裹在一件宽大的黑色连身睡衣里,仰面正对着[过滤]头。那白皙姣好的瓜子脸,简直就像是用最光滑的大理石雕刻出来艺术品般,美的令人不敢逼视。只可惜太过憔鉡过滤]艘坏悖神色也太冷漠了些,仿佛已经失去了生气,双眸也是空洞而呆滞的,似乎对一切事情都已完全麻木。

    在阳光的斜斜映照下,她看上去真的就像是一尊美丽的雕塑,被人当作收藏品一样摆在这里,已经摆了很久很久了,而且还将永远这样摆下去任人观赏。

    “亲亲,有两个朋友无论如何想看看你,我就把他们带来了……”

    余新走到安乐椅前俯下身子,深情款款的凝视着这美女柔声说话,然而她却跟没听见似的动也不动,什么反应也没有。

    丹妮不禁大失所望,转头向小吴望去,后者肯定的点了点头。

    尽管以前只见过几次面,但还是可以认得出来,坐在眼前的这个美女,的确就是当年名震全市的女刑警队长石冰兰!

    “我先介绍一下,这两位朋友都是市电视台的记者……”余新似乎已习惯了妻子的木然,继续道,“他们听说你就是昔[过滤]大名鼎鼎的‘f市第一警花’,想要采访你……”

    听到“f市第一警花”这几个字,石冰兰才猛地微微一震,仿佛被刺痛了心脏似的,俏脸上流露出痛苦绝望到极点的凄然。

    但这也不过是一刹那,她马上又恢复了麻木的表情,呆呆坐在椅子上,再也不复见从前的坚毅和英气了。

    “呃……您好,我是记者丹妮,很高兴见到您……”

    虽然失望,丹妮还是快步走了上来,礼貌的主动打起了招呼。

    但是话还没说完,她忽然眉头一皱,闻到空气里似乎覽过滤]傻淡的酸味。

    “[过滤],余先生你看!那是什么?”

    丹妮忽然惊叫着指向安乐椅的底部,那里的地面上竟然有一滩水迹,而且上方还有细小的淡黄色水珠在一滴滴的落下来。

    余新循声望去,也“[过滤]”了一声,手忙脚乱的把石冰兰抱了起来,只见她的黑色睡衣下摆已经湿透了,[过滤]部位的水渍最为明显,漾开了一大坨痕迹。

    “她……她这是……

    尿了?“

    丹妮结结巴巴的说,面都红了,实在不能相信会有这种事。

    不过事实却是明摆着的,这位“第一警花”不但像个婴孩一样的失禁,而且还尿的特别多,黄澄澄的尿水散发出[敏感词]靡的气息。

    “亲亲,尿了就应该早点叫我呀,怎么能捂在下面这么久呢?你这样会得风湿病的……”

    余新痛心的埋怨着,似乎急得眼眶都红了,飞快的解开了shishilinlin的睡衣,随手抛到了旁边。

    他大概是乱了方寸,竟没顾及室内还有外人,就这样当着他们的面褪掉了妻子的蔽体之物。而睡衣里的娇躯居然大半都是赤[过滤]的,只穿着套最贴体的性感“三点式”,以至于整个成熟诱人的routi几乎都暴露在了客人视线中。

    两个记者很自然的望了过去,然后同时不能置信的瞪訹过滤]怂眼。

    首先跃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对硕大到无法再硕大的超级罩杯,尺码已经超过了[敏感词]牛级的“”,绝对是通过特殊定做才制成的,而且样式十分的性感惹火。黑色蕾丝的超薄型半罩杯,边缘处镶嵌着波浪般的花盵过滤]好像巨大的圆碗一样,从底部托起了两颗足有西瓜般大小的雪白[敏感词]球。

    ——天哪!

    丹妮在心里发出惊呼,简直是感到无与伦比的震动。

    刚才在大门口见到女护士长时,她就已经被对方极其丰满的胸围搞的目瞪口呆,当时以为那已经是极限了,万万想不到妹妹的尺寸竟然比姐姐还要惊人。

    阳光下看的清清楚楚,这两颗高耸在眼前的巨[敏感词],已经丰满到了有少许夸张的程度,哪怕只要再大那么一丁点,都会让人觉得可怕了,而现在这种尺寸却正好达到最惊心动魄的视觉效果,使人产生一种呼吸都要为止停顿的震撼!

    “亲亲,别急……我这就帮你换尿片……”

    只见余新伸臂抱着这巨[敏感词]美女,大步走向卧房另一头的席梦思床。

    丹妮这才回过神来,无意中扭头一看,身边的小吴已经看的眼珠都快掉了出来,直勾勾的目光死盯着不放,喉结还在贪婪的咽着口水。

    “喂……你收敛一点!”

    丹妮又好气又好笑,忙低声警告了一句,跟着伸手挡住了搭档的视线。

    “余先生,我们在外面等您好了……您蟍过滤]展撕米鸱蛉恕…”

    她边说边拽住小吴的手臂,强拉着依依不舍的搭档走出了卧房,正想下楼等待,余新的叫唤声却从里面传来。

    “等等!丹妮小姐……能进来帮个忙么?”

    丹妮答应了,用严厉的眼神命令小吴下楼去,自己则转身返回卧房。

    只见石冰兰下身已经赤[过滤]了,光着[过滤]仰天躺在床上,余新正拿着个毛巾在[过滤]拭着她大腿上的尿液。

    “请帮我把屋角的保温瓶拿来,倒半瓶热水在这个脸盆里……”

    丹妮依言照办了,然后站在旁边默默的注视着一切。

    到这时候,她才瞧见这位前警花的四肢果然是被禁锢着的,双腕被反铐在身后,足踝处也拴着粗大的钢镣,而且显然是长年累月都拴着,以至于周围的肌肤都摩的微微溃烂,肿起着醒目的红痕。

    ——这……这也太残酷了!

    丹妮心中不忍,再定睛一看,在那张开的双腿之间,si-chu的[过滤]居然全部剃光了,两片[过滤]充满了种饱经开发后才有的肥厚发达,而丰满[过滤]中间的淡褐色肛门则撕裂的厉害,完全成了一个松松垮垮的rou+dong,像是被很粗的棍子给撑开的一样。

    她的脸不由红了,忽然产生了点儿怀疑,这件事真的就像余新所说,是为了防止自残?会不会背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真相……

    “乖……亲亲,真乖……”耳边响起这男人哄孩子般的声音,他拧好热毛巾,无微不至的[过滤]拭着妻子的[过滤],很快就把所有残余的尿滴都[过滤]的[过滤][过滤]净净。

    丹妮的疑心顿时去了大半,看的出来,对方的动作熟练而耐心,绝不是临时表演给自己看的,一定是经常这样子给妻子清洗。以他的财大气粗,完全可以请佣人来作的,而他却要亲手服侍,这不正是感情极深的证明么?

    她这边暗暗转着念头,那边余新已经开始给石冰兰穿上衣物了,先拿出一块清洁的尿片垫在股沟里,然后再替她换上新的[过滤],整个过程就跟照顾刚出生的婴儿一模一样。

    “余先生,您真是个好丈夫!”丹妮由衷的说。

    余新却叹息一声:“我夫人可并不这么认为……”

    “怎么会呢?”丹妮自然不信,转头问躺在床上的女人道,“余夫人,您能亲自说说吗?觉得余先生对您好不好?”

    她连着吻了好几遍,石冰兰却连理都不理她,还是那副木然的模样。

    丹妮不死心,又问道:“对于您先生正在筹办的,专门收养父母双亡幼女的孤儿院,请问您是否支持……”

    话音未落,刚刚还跟死人一样的石冰兰蓦地发出尖叫声,像是平静的火山突然爆发似的,显得又是焦急又是愤怒!

    “幼女!不……不能让他收养……

    他是色魔!最可怕的biantai色魔……他迟早会向那些女孩下毒手的……“

    丹妮没想到会得到这种回答,一时间吃惊的愣住了,转眼向余新望去,他却只是满脸苦笑,耸了耸肩。

    “你一定要相信我!他是色魔……不能让孩子毁在他手里……相信我!”

    石冰兰激动的狂叫着,竟然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似乎想要向女记者扑过去。

    丹妮吓的退了两步,而余新也在同时张开臂膀,把妻子稳稳的接住了。

    “冷静点……亲亲,冷静点……”他连声安慰她。

    石冰兰却挣扎的更加激烈,手足上的镣铐叮当作响,接着又听到嗤的一声,连奶罩都在奋力挣扎中蹭掉了半盵过滤]左边那颗赤[过滤]的巨[敏感词]立刻整个的弹了出来。

    “恶魔!你又想去害别人!我一定要阻止你……阻止你!”

    她咬牙切齿的怒骂着,雪白肥硕的大[过滤]全部[过滤]露在了外面,那真的是只能用“奶瓜”来形容了,随着身体的动作而剧烈摇晃。

    丹妮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脑子里一片茫然,只是愣愣的望着这对奇异的夫妻。

    “为什么你总是这么说呢?”余新也激动了起来,紧紧搂住女人喊道,“难道你到今天还不明白,我不会抛弃你去找别的女人的,我最想要的始终只有你一个!”

    说着他猛然低下头,大嘴重重的封住了怀里美女的双唇,激情的狂吻着她,将她竭力想说的话语和怒叱全都堵了回去。

    说也奇怪,被他这么一吻,石冰兰起初还拼命的扭动身躯抗拒,可是渐渐的却越来越微弱了,仿佛一个初恋的少女得到了情人的山盟海誓,融化在了他的热吻里。

    长长的一吻结束后,尽管她的眼角有泪水悄然滑落,但是人终于还是安綶过滤]讼吕矗像是小绵羊般乖乖的伏在男人的怀抱里,秀发披散在他肩头。

    丹妮只看得面红耳赤,心里在羞涩的同时,也完完全全的被感动了。原来爱的力量竟是如此伟大,可以令一个正在发疯的[过滤]神病人找到心灵上的寄托,恢复到正常的状态。

    “乖……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吧……我等一下就过来陪你……”

    余新又柔声抚慰了许久后,把偎依在自己臂弯里的石冰兰重新抱到床上,细心替她盖好了被子。后者果然柔顺的闭着双眸,静静的躺在床上不言不动

    你的多情太动人txt下载

    了,只有呼吸在平稳的起伏。

    “抱歉了,她没法再接受你的采访……”余新做了个手势,低声说,“我们出去谈吧……”

    丹妮点点头,眼眶也有些湿润了,觉得这个男人真是挺可敬的,暗暗下决心回去后一定要写篇详细的报道介绍给公众,写出这可歌可泣的爱情,这感人肺腑的一幕。

    于是她快步走出了卧房,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那“可敬”的男人脸露微笑,悄悄的把一支细小的麻醉针塞回了床垫下面……

    下了楼梯,回到一楼的客厅后,两个记者做完了最后收尾的工作,就起身告辞了。临走时丹妮不单给余新留了名片,还告诉了他自己的手机和住宅电话,热情的态度和刚来时简直是判若两人。

    余新却只是随口应答着,把两人送出了门,目送他们开车离开。

    车子在视线处消失后,他嗤之以鼻的一笑,随手将名片抛到了垃圾桶里。

    “小丫头,你的胸围也算大了,以我目测至少也有36寸e罩杯,假如换了是过去,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不过,现在老子对巨[敏感词]的要求越来越高了,起码也要达到h以上,这样的尺寸只有家里的这对姐妹才有了!所以biantai色魔才会从此消失了……哈哈……哈……”

    他自言自语的笑着,转过身来,“砰”的关上了大门,把灿烂的阳光全都隔绝在了门外。

    “[过滤][过滤]……恶魔……[过滤]……不……噢噢噢……不要……[过滤][过滤]……恶魔……[过滤]……”

    黑暗的室内,响起了一阵又一阵的女人哭叫声,每个字都透着狂乱,根本听不出是极度的快乐还是极度的痛苦,抑或是二者的混合。

    假如两个记者去而复返,亲自目睹到眼前的情景的话,一定会震惊的无以复加!

    在人前伪装的彬彬有礼的余新,此刻已经完全撕掉了假面綶过滤]就像是个真正的恶魔一样喋喋怪笑着,欣赏着眼前一副香艳刺激的情綶过滤]

    就在他身边的地板上,两个赤身[过滤]体的巨[敏感词]姐妹如母狗般跪趴着,光[过滤]对着光[过滤],一根又粗又长的双头假yanju分别[过滤]在她们的股沟里,把姐妹俩连成了一体。

    “叫[过滤]!叫的更大声些……给我叫[过滤]……”

    余新兴奋的嚷嚷着,把手里的遥控器一下子开到了最大档。

    “[过滤][过滤]——”

    两姐妹一起发出哭叫声,不由自主的激烈摇晃着自己肥大的[过滤],配合默契的一前一后耸动,将假yanju的双头同时深深的捅入各自的[过滤]。

    “主人……呀呀……[过滤]我呀……香奴好快乐……[过滤]我呀……[过滤]……主人……”

    石香兰抓着自己胸前那对吊钟般倒垂的巨[敏感词],涨红着俏脸性感而[过滤]的langjiao着,滚圆的大肚子都拖到地板上去了,看上去真是跟一头发情的母兽没有任何区别。

    两分钟之内,她就达到了高氵朝,滚热的汁水就如泻堤般涌出来,极度的快感竟然令她翻着白眼晕了过去,烂泥般的瘫成了一堆。

    “哈哈哈,冰奴……你姐姐还是比你快一点哦,只好让我这个主人来搞定你了……”

    狞笑声中,阿威随手抽走双头假阳綶过滤]再扯起天花板上垂下的几根粗大绳索,将全身赤[过滤]的石冰兰悬空吊了起来。

    然后他从后面抱住她的两条修长美腿,[过滤]纵[过滤]捅进了她肥美臀丘间淡褐色的肛门,在她的痛哭挣动下不由分说的抽[过滤]起来。

    “夹紧!给我夹紧……你这大奶saohuo……[过滤]都松成这样了,真下贱……”

    余新一边恶毒的讥笑着,一边用巴掌狠狠拍打那弹性十足的臀肉,发出残酷的啪啪响声。

    其实这巨[敏感词]美女的[过滤]虽然已被糟蹋过度了,但抽[过滤]起来还是极其舒[过滤]的,尤其是看着自己的[过滤]被她不停扭动的丰满[过滤]和温暖的直肠紧紧包裹着,那种满足感真是比什么都强。

    “呀!呀……肛门要裂开了……[过滤][过滤]……呜……”石冰兰甩着头大声的哭叫,被反铐的双手下意识的乱抓着自己的[过滤]臀,样子显得极其[过滤]。

    随着对方的猛烈抽送,她胸前那对雪白肥硕的大[过滤]沉重无比的颤动着,两粒拴着金属环的成熟[敏感词]蒂早已发硬竖起,看上去真是说不出的诱惑。

    由于失去了奶罩的烘托,这两颗大的令人咋舌的丰满[敏感词]球,也已经不复昔[过滤]的坚挺了,因本身的重量而微微有些下垂,但是柔软度和弹性却比以前更好,抖出的抛物线幅度更是以前望尘莫糩过滤]D切谟课薇鹊腫敏感词]波仿佛要引发海啸一般,足以将任何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彻底吞噬。

    “哈哈哈……jiannu!你越来越会摇[过滤]了……哈哈……”

    余新得意的纵声怪笑,油然兴起骄傲的征服感。经过这些年来夜以继[过滤]的调教,这个巨[敏感词]女警的身体终于完全沦陷了,已经变的比最下贱的妓女还要诚实。尽管她平常外表上都是一副哀莫大过心死的木然模样,但只要一把[过滤][过滤]进去,她就会完全失去生理上的控制,完全沉溺在无边无际的肉欲狂潮中。

    虽然,她的心灵上依然不肯放弃,依然还在绝望中苦苦的负隅顽抗,但那又如何呢?不妨就让她保持住[过滤]神上的不屈吧!这世上最不屈的[过滤]神力量,偏偏配上一个最[敏感词]贱fangdang的routi,反而更让自己永远充满了渴望征服的新鲜感,每天都享受到最大的快意……

    “哦……[过滤]……要丢了……[过滤]……丢了……”

    没多久,石冰兰就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嚎叫,粉脸绽的通红,敏感的routi猛然间痉挛了起来,迎来了又一次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性高氵朝!

    “[过滤][过滤][过滤][过滤]……”

    长长的哭叫声中,她娇躯剧颤,[过滤]里蓦地喷出了一股滚热的[敏感词]汁,像是水枪般从双腿间直[过滤]了出去。而与此同时,硕大的双[敏感词]抖动出最猛烈的惊涛骇浪,两粒[敏感词]的[过滤]里赫然也各有一股洁白的[敏感词]汁直喷而出!

    这副画面真是太[敏感词]靡了,三股强劲的汁流分别从胸脯和下阴[过滤]出,就好像是喷泉突然爆发一样,[过滤]出的汁水如天女散花般在空中交错挥洒,凄美的令人永世难忘!

    余新看的热血沸腾,哪里还忍耐的住,吼叫声中[过滤]迅速的弹跳,把滚烫的浓[过滤]全部[过滤]进了那紧凑的直肠里……

    “呀呀呀……”

    “[过滤][过滤][过滤]……”

    男人和女人一起狂喊着,全身的每个细胞仿佛都爆炸了开来,双双冲上了令人魂飞魄散的绝顶颠峰……

    好半晌,彭湃的浪潮才缓缓退下,只有xi声在室内回荡。

    “太[过滤]了……真是太[过滤]了……”

    余新心满意足的感叹着,双手伸到石冰兰的胸前抓起了那对巨[敏感词],爱不释手的玩弄着。尽管他的十根指头已经张到最大了,但也只能握住很小一部分的丰满[敏感词]球。

    然后他的手掌重重的捏了下去,每捏一下,两粒[敏感词]头就又喷出了一股白色的奶水,就像是高压水枪还在意犹未足的[过滤]出最后的储量,空气里到处都弥漫着奶香。

    “还不打算向我屈服么,冰奴?”

    这是他每天都必问的问题,已经问了何止千百遍,也许还要一辈子这样问下去。

    石冰兰没有回答,俏脸上红潮未褪,鼻孔嘴巴都还在急促的jiao,仿佛还在回味着那欲仙欲死的高氵朝。

    以前每次从颠峰中恢复清醒后,她所感到的只有无穷无尽的屈辱和悲愤。然而现在就连最深的痛苦都早已成为习惯了,剩下的就只是routi和心灵的强烈空虚。

    “死心吧……你已经再也没有可能反败为胜了……你人生的惟一存在意义,就是用这对[过滤]的大[过滤]来取悦我,你再也不可能找到机会毁掉它们了……”

    奶汁四溅喷[过滤]中,阿威以胜利者的姿态侃侃而谈,用力rounie着掌中这两颗柔软之极的巨[敏感词],肥腻的[敏感词]肉简直是争先恐后的从指缝间挤出来,几乎要把十根手指都淹没在雪白的肉堆里。

    石冰兰却依然痴痴不答,眼神空洞而麻木,一直到双[敏感词]被挤捏的连最后一股奶汁都喷[过滤]完……

    “小冰,认命吧……现在的[过滤]子多幸福……”

    姐姐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抱住了自己动情的喃喃着,双唇已经变的滚烫,正熟练的寻找着自己的唇舌挑逗亲吻。

    眩晕的感觉又来了,电流般麻痒的快意又来了,身体里bei+nüè的渴盼又开始急剧沸腾,完全没法由自己的理智作主,只能悲哀的等待着再次被漩涡吞噬……

    就在这时,有个稚气的嗓音忽然从外面传来:“妈妈?你在哪里?妈妈……”

    石冰兰身子一震,脸露悲痛之色,整个人微微颤抖了起来,早已[过滤]涸的眼泪几乎又要夺眶而出。

    ——女儿……这是我的女儿!

    尽管女儿是色魔的孽种,但是母爱的天性却一点也没有因此而减弱,她是多么想亲手抱住自己的亲生骨肉,共享那份母女间的快乐呀!

    然而,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进来吧,小兰,你妈妈在这里!”

    耳边响起余新的高声应答,跟着是开门声,细碎的脚步声奔到近荹过滤]

    “妈妈,你又不乖了吗?”只听女儿欢快的嚷道,“羞羞脸哦,爸爸惩罚你……羞羞脸……”

    余新哈哈大笑,伸手摸着女儿的小脑袋:“小兰你自己乖不乖呢?今天做扩胸运动的时候,有没有偷懒[过滤]?”

    “没有!小兰没有……小兰比妈妈乖……爸爸叫小兰做什么,小兰就做什么……”

    听着女儿这奶声奶气的回答,石冰兰已经悲哀到了极点,但又无可奈何。

    “[过滤],真好!告诉妈妈,你为什么要每天做扩胸运动?”

    “因为……小兰的理想是要像妈妈那样,长大了以后当个大奶警花……”

    脑中轰隆一声巨响,石冰兰心胆俱裂,简直不能相信这是年仅七岁的女儿说出来的话!

    “小兰你……你说什么?”她颤声道。

    “小兰说……要像妈妈那样,长大了当个大奶警花……”女儿摇着她的手臂,撒娇般道,“妈妈你说好不好?好不好?”

    “小兰!”

    石冰兰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又是痛心又是绝望,仿佛有千言万语想要脱口而出,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妈妈……”

    女儿显然是吓坏了,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

    “哈哈!乖小兰……你真是我的乖女儿……”

    阿威却笑的更加得意了,抱住女儿亲了又亲,然后对石香兰做了个手势。后者明白了他的意思,不情愿的直起腰来,仿佛还舍不得离开似的,挺着大肚子一步一回头的将小女孩带了出去。

    “你这畜生!她是你的女儿呀……”那边石冰兰却发疯般尖叫了起来,“你怎么能这样做?她是你的亲生女儿……”

    “谁叫你不肯听话,那我当然只有在你女儿身上打主意了,她一定会继承你优良的巨[敏感词]基因的,再加上我从小就给她进行的扩胸和食物进补,等她长大以后嘛……

    哈哈!哈哈哈……“

    阿威也笑的像个疯子了,咯咯大笑着,仿佛在宣[过滤]中心中无比的快意。

    “十年之后,我要让她成为另一个‘f市第一警花’!而且是第一大奶,第一[过滤],第一下贱的警花!然后和你一样,永远做我胯下的xingnu!”

    歇斯底里的狂笑声中,石冰兰只觉天旋地转,仿佛跌入了一个更深十倍的黑暗地狱!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母女?为什么?”

    “原因我很早以前就告诉过你了!”余新继续狂笑道,“奶大,就是女人的原罪!这就是你,你姐姐,你女儿,你姐姐的女儿,你们这些大奶saohuo从生下来的那天起,就注定的命运!你们要用一辈子来赎这份罪!”

    说完他又将重新[敏感词]的[过滤][过滤]进了女人的[过滤],一下下的高速抽[过滤]起来!

    几乎是条件反[过滤]般的,石冰兰又胡乱的哭叫了起来,肛门里传来的充实感又引发了源源不断的快意,令她又开始身不由己的扭着肉滚滚的H小说 http://www.jiejie.org 肥大[过滤],拼命的抖动双[敏感词]激荡出一阵又一阵的汹涌波涛。

    “是的!我有罪,奶大是我的原罪……”就在这无比强烈的快感中,她仿佛听见自己的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凄厉的狂喊,“老天爷!你为什么要给我这对大[过滤]?我不要大[过滤],不要!不要……”

    然而性感的狂潮很快又吞没了她,冲击的大脑一片空白,她什么念头都没有了,只知道狂乱的langjiao着、哭泣着,不停的用最猛烈的[敏感词]波臀浪来宣[过滤]自己的无尽快意!

    所有的理想,所有的希望,所有的荣耀,都已彻底成为过去了,曾经的“f市第一警花”,现在只是个沉溺在yuwang深渊中的大奶[敏感词]娃,惟一能作的事就是扭动着凄惨美丽的赤[过滤]routi哭叫shenyin,再没有力量自拔挣脱!

    只有那晶莹的眼泪还在夺眶而出,一滴滴的全都滴在了胸前那对丰满到极点的[敏感词]房上,然后再混合着残余的奶水,一滴滴的掉落到脚盵过滤]直到万劫不复的永远……

    全文完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