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小城故事 NP 慎入 > 章节目录 七 双龙戏凤H 3p H慎入

七 双龙戏凤H 3p H慎入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都说勿以恶小而不为,大抵是作坏事不受到责罚便会上瘾,此后一发不可收拾终将走入深渊。

    老楚第一次跟高局玩huanqi时,心里还有着几分担心和后怕,对杏儿也有几分愧疚,虽然秀秀住在家里,高局不过来,也不敢做什么过分的事。后面这般huanqi的次数多了,便心里坦然起来,还哄着杏儿让她答应高局去外面过夜,自己这儿才能把秀秀弄上自家的床好好享受一番。

    高局见时机成熟,便告知了桐家兄弟,将杏儿带去了那间总统套房。杏儿如今已经无路可退,她觉得自己堕落成了跟小姨一样的妓女了。这事还是不久前才从老楚口中知道的。

    因为huanqi的事,她心里乱的很,一面是老公已经默许了她让高局jianyin,心里有些不甘和失望,另一面就好像是和高局一起瞒着老公一样,心里又觉得对不起他。因而跟老公zuo+-ai时,有些神不守舍,引来了老楚的不满,一面用力操她,一面说:“怎么让高局操过就觉得自己精贵了?被他搞得时候叫得那么浪,怎么我i都没点反应?你就跟你小姨一样是个saohuo,嘴上说着不要,被野男人搞起来还不是叫得欢的很。等高局玩腻你了,我再拿你跟别人老婆换,你这小蹄子就是欠操!”

    “不老公求你,不要再让别人搞我了老公”杏儿被他唬住了,便是乖乖搂了他主动抬了屁股去迎合他。

    “嗯再夹紧点嗯这样才对”老楚虽然被伺候的舒服了,嘴上却不松口,含着杏儿的奶头在嘴里吮着,想起她在自己身旁被高局jianyin时那又羞又无奈的模样,明明心里是怜惜的,可那种想看她受辱的恶念却愈发高涨:“乖你反正已经让高局搞过了,再让别人搞下也没事,我认识的都是大官,你把他们伺候高兴了,这一家的日子都会好过起来。心肝儿你不知道,你被人qiangjian的样子真是美极了。”

    杏儿被男人插弄得说不出话了,只是不住地摇着头,可是老楚因为高局之前得许诺已经变得格外兴奋,一面狠命的cha-ta一面说:“我当初就没看错,杏儿这身子比你那小姨嫩多了,奶大xue紧的,孩子也生了还怎么挨操。哪里像你小姨,被几个人搞了一晚上下面就松了,现在让村里那帮畜生操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成什么模样了。”

    “小,小姨,她怎么了?”听了小姨的名字,杏儿本能地颤了下,老楚顶着她身子里那处嫩肉使劲研磨着,在她高氵朝后,趴在她身上一边灌精一边告诉杏儿,她的小姨被人lunjian失贞,放以前是要浸猪笼淹死的。现在不给动私刑,她给家里丢了脸,被迫当了村妓,村里的男人只要给钱就能上她,连家里的男人也偷偷去玩过。

    杏儿晃了晃头把心里的难受压了下去,她心想自己如今这样大概也是报应吧。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吹弹可破的肌肤,唇不点而红,眼角眉梢都带着妩媚,明明身子已经脏了,却因为生了副好皮囊还能苟且偷生着。

    她忍不住想到了楚楚,心里怕得很,怕她以后知道了看不起自己,不认自己,也怕她以后跟自己一样走了歪路,更怕楚楚有出息了自己会连累她。

    高局洗好澡出来,便看见杏儿托着下巴,神色落寞地坐在梳妆台边。这个美人儿连难过的模样都这般叫人怜爱,可是今晚之后,他怕是再也无法得到她了。

    高局看着手里下了药的红酒,又想到自己的仕途,只得闭了闭眼,狠下心来把酒递给了杏儿。之前高局也每次都让杏儿喝杯红酒,她接过了便默默喝下去,躺到了床上。

    这次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躺在了床上就觉得身子沉得很,没一点力气,接着整个人都开始发热了,眼睛看的东西都想蒙了一层雾,看也看不清楚。她正想叫高局时,就听见了开门声还有陌生男人说话的声音。杏儿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又不愿相信高局竟然会做这样的事。可是,她的希望破碎了,她听见有人往床边走来,想要挣扎起来想要逃,可是她一点力气都没有。

    “你给她下了药?我们可不喜欢玩这种没反应的女人。”一个年轻的声音懒洋洋地说着,紧接着,便有一只手摸上了她的大腿。

    “就是一点,让她不能动,意识还是清醒的。这不,我,我怕她让二爷三爷扫兴,药效就一两小时,很快的。”高局的声音里带着刻意的讨好,杏儿只觉得心已经凉透了,她认识的男人,一个两个都这般狠心,爱她时心肝宝贝地哄着,利用她时便能冷静地送人。

    “嗯,那还好。”另一个沉稳的声音说道,杏儿只觉得身边的床垫凹陷了下去,有人将她抱起来搂到了怀里,她徒劳地睁着眼睛却看不清他们的脸,殊不知自己那副迷蒙妩媚的模样,让为了吃这份大餐忍了大半个月的桐家兄弟都已经红了眼。

    一只手解开了她的衣裙去摸那对饱ru,有湿热的唇舌hangzhu她的耳垂,那个低沉的声音变得沙哑起来:“瞧瞧这naizi,又肥又嫩的,要是以后有了奶汁,吸起来滋味多美。”

    左ru被陌生的男人用力抓揉着,奶头被另一个人捏在两指间,杏儿现在都不敢相信,高局竟然让两个男人一起lunjian自己。那个低沉沙哑的声音继续说道:“算你识相。美人儿,那我们先熟悉下,待药效过了,再和你好好享受这鱼水之欢。”

    最后的话,便是对杏儿说的,不等杏儿想好如何回答,嘴儿便被人封住了,一根长而有力的舌便探了进来,技巧高深地同她深吻起来。

    “你还待在这里干什么?东西拿上,回去吧。”桐二见弟弟已经迫不及待地把杏儿压在床上缠吻起来,便站起身来,一边解领带,一边把那份录像带丢给了高局,下了逐客令。待关门声响起时,床上已经是脱得精光的两男一女了。

    桐家兄弟素来喜欢一起玩女人,配合自然默契。桐二爷含着杏儿被弟弟亲肿的小嘴,一根舌头在她小嘴里四下扫弄,不时勾了她的舌头含在嘴里xishun,大掌揉着她胸前两团美ru爱不释手。这两个男人都是玩女人的高手,光是一个人杏儿就难以招架,如今两兄弟一起上阵,杏儿便是没有喝那下药的酒也能被玩软了身子。

    桐三爷此刻正分开了她的腿儿,将那粉嫩的xiao+xue欣赏了好一会后才凑上去舔弄,有些粗糙的舌面刮着细嫩的蚌肉,含着敏感的肉瓣,甚至xishun着胀硬的neihe。他瞧着那yinshui喷涌不止的xiao+xue跟哥哥笑道:“真是个小saohuo,我才亲了口,这嫩逼里的水便止也止不住了。再让我舔会,该要开始chaochui了。”

    “嗯,是个宝贝。”桐二爷一口口亲咬着杏儿的身子,在她的脖颈,胸前尤其是那对饱ru上留下一个个吻痕,“这身子,一沾上就停不下来了。”

    杏儿已经被他们撩起了qingyu,两个奶头翘嘟嘟地挺立着,shuanru也因为兴奋胀大着,小嘴里压抑不住的jiaoyin对于yuwang当中的男人来说无异于一剂猛药。

    杏儿正因为xiao+xue里空虚瘙痒偏生合不拢腿,只能由着男人舔舐那mixue而浑身难耐时,按耐不住的桐三爷已经抱起来她的身子挺着粗壮的rou+bang直直插了进去。

    杏儿一时受不得这般刺激,他才插到一半,就感觉怀里的女人绷紧了身子主动搂着他抖了起来,那原本已经紧实的xiao+xue绞得愈发用力了,紧接着一股股热流浇在他的guitou上,舒服地他忍不住仰头低吼了一声,这个小女人竟然才被插了一半就到高氵朝了。

    “啧啧,这样就丢了?”桐二爷从后面抱住了杏儿,咬着她的耳朵低笑:“有意思的小东西。”

    “不啊二爷,求求你,饶了杏儿”夜色愈深,床上的luoti女子面朝下趴在一堆枕头上,因为高翘的tunbu,腰肢折成了一道诱人的曲线,她长发披散,露出的小脸上痛苦和欢愉交杂着,细长的手指一松一紧地抓着床单。

    女人饱满雪白的美ru也压在枕头上,轻微的震动声从奶头处传来。原来她的奶头已经被两颗释放者微电流的跳蛋夹住并且由胶带固定住了,无规律震动和轻微

    換妻(高辣文)sodu

    的电流不时刺激着敏感的奶头,杏儿已经大脑一片空白,只是无意识地求饶着。

    药效早已经过去,可对她的折磨还未结束。

    高翘的tunbu紧贴着男人结实的小腹,粗长的rou+bang反复搅动choucha着她娇嫩的xiao+xue。桐二爷抓着她饱满的臀肉时轻时重地插着,鼻息沉重,这个女人果然是极品,他们两个人已经玩了她好几回,那xiao+xue不但没松,反而越发会吸了,越操越觉得滋味美妙。

    “哥,你悠着点,待会我们一起上时,可别半途而废啊。”桐三爷是临时去接了个电话,这会回来了,便也爬上了床,细细欣赏着杏儿被哥哥操得失神的模样。

    “三爷救我恩啊不行的,嗯我要被玩坏了啊”杏儿从未被男人操过这么久,只觉得,xiao+xue非但没有麻木反而愈发敏感了,男人每一次插入全身就想过电一样地抖着,这样下去,她真的会死的吧。

    三爷低笑着,将她的长发理到一边露出那张桃色满面的小脸来,指腹摸着她的小嘴道:“乖,不怕,我们心里有数的。以后你要伺候我们哥俩,就是要被多操才行啊。”

    “来,给三爷含含ji=ba,吃过jing+ye就有力气了。”桐三早就想试试杏儿的小嘴了,只是被她的xiao+xue迷住了一直没用。这会儿想起来,便把那粗壮的rou+bang喂到了杏儿嘴边。

    杏儿从未吃过男人的rou+bang,虽然见秀秀吃过老公的,可是老楚怎么哄她她都不肯吃,如今却是被迫要吃别的男人的。

    她本是不愿意的,奈何被二爷操得直叫,让三爷寻了机会把那大rou+bang塞进了嘴里,她只得被迫hangzhu了,听着他的指挥用舌头舔着,吸着,感觉着那根rou+bang像操逼一样插着自己的小嘴,直到又浓又多的jing+ye全部喷在了嘴里和喉咙里。

    他们不许她咽下去,只得一直含在嘴里,呼吸间全是男人们的气息。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很快,杏儿的嘴里便被喂满了新鲜的jing+ye,然后当着他们的面才被允许一口口咽下去。她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身份,这样年轻英俊的两个人居然是黑帮的老大,她心里是怕的,所以根本不敢反抗。

    这个晚上,她尝到了别的女人可能一辈子都尝不到的zuo+-ai滋味,无数次的高氵朝,当然也受到了其他女人一辈子都不会有的对待,被两个男人同时jianyin,被迫给他们koujiao,喝他们的jing+ye,以及gangjiao。

    杏儿从来都不知道,男人会有这么多手段来折磨女人,甚至连piyan都不放过。

    任凭她如何哭求,还是被按着灌了肠。杏儿含着泪趴在床舔舐着桐三爷的大rou+bang,忍受着桐二爷把温热的液体灌入自己肠子里。

    杏儿的菊眼是桐二爷亲自kaibao着,他抱着这个美人儿,将她脸上的痛苦,眼里的哀求都清清楚楚看在眼里,他神色温柔地哄着,亲着,却是毫不怜惜地把裹了润滑液的大rou+bang整根插进了她的处女菊xue里。

    女人的指甲在他背上留下了一道道抓痕,他便按着她缓缓地抽送着,直到这个女人如他们所料的那样,竟然真的在gangjiao中也能达到高氵朝。

    “真该看看你现在的模样,”桐二爷从后面抱住浑身是汗,几乎昏过去的杏儿,yanju还留在她的菊眼里,他低头亲吻着杏儿的脸颊,声音格外的温柔:“真是美极了。像你这样第一次gangjiao就能尝到滋味的,我还是第一次碰上。乖乖地跟着我们,不会亏待了你的。”

    他这般说着,桐三爷也靠了过来吻住杏儿的小嘴,抬起了她的一条腿把怒涨的yanju塞进了前头那空虚的xiao+xue里,突如其来的酸胀感让杏儿shenyin起来,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身子可以如此yindang地承受着男人们的一再侵犯。

    很快,两兄弟将已经被操得柔若无骨的杏儿抱起来,在她的两个saoxue里同进同出,迫使美人发出一声声痛苦又畅快的shenyin。因为这一夜的疯狂,杏儿被送入桐氏名下的私人医院休息了整整三日,秦医生作为桐家兄弟的私人健康顾问,自然知道这个女人被搞成这副模样是怎么回事。不过,令他惊讶的倒是,虽然带了一身的吻痕,奶头和xiao+xue红肿得吓人,但她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伤,只在菊眼处又一些撕裂的外伤,只要休息几天就可以了。

    高局被告知了杏儿要一周后才能回去,便只好跟老楚说带了杏儿出去玩会,本以为老楚会有疑虑还准备了一堆的话,结果不想,老楚完全被秀秀年轻的身子迷住了,只顾着玩弄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并没有多想妻子到底在哪里。

    家中的一片混乱楚楚并不知情,她还沉浸在第一次夏令营的新奇之中,当然,楚楚也开始因为成长而烦恼了,她开始发育了。楚楚这几日觉得胸口总会胀痛,碰一下便疼得厉害。开始她以为自己生病了,忍了几天等桐野来看她时,偷偷跟桐野说了:“桐哥哥,我胸口好痛,是不是得了什么病?”

    桐野眸色暗了下来,将她带到了一个没人的房间里,锁好了门,哄着楚楚把上衣扣子解开:“来,让桐哥哥看看你胸口有没有红肿。”

    少女稚嫩的胸部已经开始微微隆起了,桐野不是没有看过女人的rufang,他知道自己是喜欢大naizi的那种,可是莫名的,楚楚那样青涩的shuanru也能让他呼吸急促起来。

    “你看,你的胸部开始肿起来,变大了呢。”

    “我真的生病了吗?”楚楚的声音里带了哭音。

    桐野笑了下,摇头:“这是好事,楚楚要变大姑娘了,等你这儿再长大来就是naizi了。以后每天都要喝牛奶知道吗,女孩子的奶儿就是要大了才有人喜欢。”

    “桐哥哥也喜欢大奶儿吗?”楚楚小声地问他。

    “嗯,不过只要是楚楚的奶儿,不管大小我都喜欢。”桐野说出这话时,便知道自己这是在表明心意了。

    果然楚楚的脸红了,显然她听懂了桐野的意思,这个大哥哥可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对着别人永远像冰山一样的桐野,对着她永远是温柔的笑,楚楚当然知道自己对他来说,应该是不一样的呢。

    桐野心里清楚,楚楚已经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他已经等不及要她喜欢上自己,要她成为自己的人,看着她白里透红的诱人模样,脑子一热,低头吻上了楚楚的小嘴。

    两人的唇瓣只是沾了沾,却好像都触了电一般地抖了下,楚楚尚未反应过来,桐野便主动加深了那个吻,将舌头伸进了她的小嘴里,两个懵懂的孩子便开始探索起这个带着几分禁忌的甜蜜游戏。桐野的手摸上了楚楚的胸口,轻轻揉着,说:“乖,我等会给你舔舔就不痛了,女孩子的naizi就是要多让人揉揉才能变大的。”

    在楚楚进入初一前的那个暑假,她失去了初吻,然后小小的奶头便第一次被人hangzhu了,奶儿也被人rounie起来。在这个为期二十天的夏令营,她在那个秘密的房间里被桐野抱在膝上长久的缠吻着,任凭这个少年玩弄着自己刚刚开始发育的shuanru。

    少女的春心已经生出了小小的萌芽。

    -------------------------------------------

    说来惭愧,我大概是个互动很少的人,以前在鲜网还蛮活泼的,现在是被翻墙和工作啪啪啪得不要不要的,没时间上来。亲们的留言我每条都看哒,只是没时间回复呀

    本来想说为了哀悼天津港爆炸应该停更下已示尊重的(你其实是为了偷懒找借口吧!),然后想想这样的话,估计会被人怨念死哒!

    消防战士是和平年代最可敬的人,希望遇难的同胞们在天堂里安好。

    最后,近来有工行如意金的骗局,希望大家可以了解下这个骗局,无论如何都不要把短信验证码告诉陌生人,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希望每个人都可以过得开心哦,爱你们,么么哒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