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锦帷香浓 > 章节目录 锦帷香浓_分节6阅读_68

锦帷香浓_分节6阅读_68

    宜春挑挑眉道:“姐姐与她有旧,莫不是来劝弟弟的不成。记得百度搜【新第三书包网】找到我们哦!”

    武三娘瘪瘪嘴:“劝你做什么,她那男人在高青县惯有个风流名声,还不如你呢,寡妇粉头的成日不消停,可惜了这么个贤惠妻子,守着那么个混账过活,且听说写了休书的,你若真欢喜她,便娶进武府来,自有姐姐与你做主,看那些宗祠里老不死的家伙们敢说一个不字。”

    武宜春忍不住苦笑意一声:“姐姐莫那这话哄我,真当弟弟傻了不成。”

    武三娘道:“以往瞧着倒不傻,今次却有些傻,倒不似风流满天下的宜春公子了。”

    武宜春道:“风流却不下流才是宜春公子,她这般时候来京,姐姐难道不知为的什么?”

    武三娘道:“她倒是长情,若我是她,那般男人早死早好,纵不死,回头也让我一刀阉了,大家清净。”

    武宜春不禁出了一身冷汗,不是自己出的,是替他那皇上姐夫出的,武三娘立起来道:“要怎么着你可快着些,再慢些恐柴世延那混账的命可就真没了,那个什么通判的不知与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伙同兖州知府连着上了几道折子,说柴世延盖那院子的时候克扣挪用了户部银子一万两,这可不是寻由头要弄死他吗,那么大的园子,要是我的话,莫说一万两,十万两贪下也寻常,皇上的银子不赚白不赚,若他只挪用克扣了一万两银子,倒真算个清廉的官儿了……”

    ☆、第86章

    第三日一早,武宜春仍遣了车来接玉娘,玉娘心里不免有些焦急,这般几日过去,莫说武三娘,便武府的大门都未进去,如此怎救得柴世延,心里头急,哪还有闲情逸致跟武宜春逛园子。

    却武宜春兴致极高,玉娘也只得奉陪,可惜了宜春居美景如画,落在她眼里尽成了空,武宜春打量她半晌,不由暗叹了口气,与她道:“兄台瞧我这宜春居如何?”

    玉娘愣了楞回过神来,四下瞧了瞧,两人正在宜春居的藏书阁上,这藏书阁凌空而建,立在阁上,可见阁外松柏长青,如今已是深秋,百花虽凋零,却有菊圃中傲霜之花,凌寒而绽,一阵风过,阁前修竹凤尾森森,龙吟细细,阁内万卷书香,如此真个世外桃源一般,玉娘由衷的道:“若在这里住上一生一世恐也不会厌烦。”

    武宜春忽道:“若让兄台在此住上一生一世,兄台可愿意?”

    玉娘愕然,侧头瞧了他半晌,忽的明白过来,低声道:“虽则公子这里有阅不尽的藏书,赏不完的四时美景,到底不是玉娘的家,玉娘的心很小,旁的玉娘不奢求,也不向往,只想着我夫妻度过此劫,从此后安安生生的过日子就好。注意:第三书包网已经更名为【新第三书包网】!!!”说着叹口气道:“想必公子早知玉娘心思,若肯成全玉娘,玉娘此生铭记公子大恩。”

    大恩?武宜春不禁涩然笑了一声,他何曾想要什么铭记大恩,又道:“柴世延先头那般荒唐,后又写下休书,难道你不记恨与他,如今却还要费这些心思救他?”

    玉娘道:“古人云有错改之善莫大焉,他虽过往荒唐些,后却悔改过来,玉娘还有甚不足,他写休书之时,正是知道了工部陈大人的事,怕牵累玉娘写下休书,这般苦心,玉娘如何不知。”

    武宜春脸色略冷了冷道:“若他问斩,你当如何?”

    玉娘淡然一笑:“他若问斩不得活命,玉娘愿以死相随,黄泉路上也好夫妻相伴。”

    武宜春道:“你说的可是真心之言?”

    玉娘道:“句句肺腑之言,若有半句虚假,玉娘情愿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武宜春禁不住倒退一步:“原来如此,便本公子再费多少心计,也无济于事是了。”玉娘沉默不言。

    玉娘回了客栈,对着窗子呆坐了半日,也不知自己今儿这一番话,会不会弄巧成拙了,却又担心柴世延的境况,担忧他在那大牢,可饿着了不曾,可冷不冷?

    玉娘坐到掌灯时分,与他哥哥道:“明儿一早咱们家去吧!”

    陈玉书道:“妹妹可见了那武三娘?”

    玉娘摇摇头:“事到如今不见她也罢。”“那妹夫的事……”玉娘道:“我们夫妻这番劫难也只尽人事听天命吧!”

    陈玉书虽不明白他妹子的心思,却知他妹子是个有主意的,只得依着她,次日一早收拾妥当,让平安赶着车,自己骑马跟着,一行人赶早便出了城门。行出城门未几里,后头一骑赶上来,正是武宜春的小厮。

    到了近前,把书信递给陈玉书,依依不舍的往车里头望了又望,待秋竹掀开窗帘,那小厮脸上一喜喊了句:“回头我去高青县寻你,你要等着我。”撂下话打马跑了。

    秋竹挠挠头,不明白这小子抽什么风,后知后觉的瞧了眼前头,只见

    天外寄生全文阅读

    平安瞪着她,那脸色黑的跟包公似的。

    平安这个恨呢,就知他媳妇儿是个招眼儿的,这才几天,把宜春公子跟前的小厮都招来了,瞧那小子那眉眼含春的样儿,敢打他媳妇儿的主意,平安真恨不得过去踹死他。

    秋竹见他那酸样儿,倒忍不住噗嗤一声乐了,她一乐,平安脸更黑,秋竹却不怕,撂下帘想着,家去好好哄他两句就是了,却侧过脸去问玉娘:“那宜春公子信里说的什么?”

    玉娘低头瞧了瞧那张信签,上头只写了四个字:如卿所愿,玉娘撩开车窗,向外望了望,朝阳从云层中照下来,铺在官道上,一片坦途,忽的想起武宜春的笑,跟秋竹道:“他终究是个君子。”

    玉娘到了兖州府已接了信儿,官文比她们的脚程快的多,皇上发下圣旨赦了柴世延,发还家产,至于克扣银两一事,只把他的提刑官免了,这倒更和玉娘的意,玉娘本就不想柴世延钻营官场,官场虽可谋得富贵权势,却也险恶万分,此时得意,又怎知下一刻如何,倒不如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好。

    只她回了柴府,一见柴世延那样儿,不免落下泪来,这前后才多少日子,竟成了这般模样儿,不知动了多少刑,身上不见一块好肉。

    福安抹着泪说:“这还是在家养了两日,刚从大牢抬回家来……”话未说完,就给柴世延打断道:“胡说什么,哪有什么,不过都是些皮外伤罢了。”伸手抓住玉娘的手安慰她道:“你莫忧心,略养几日便无事了。”

    玉娘见他这般,也忍不住落下泪来,却道:“只我平日劝你的话,只是不听,但能留的三分情,哪有今日之祸,那通判还不是念着他表侄女那档子事儿,才这般为难与你。”

    柴世延叹道:“若说起这些,也该怨玉娘,若玉娘当日不跟爷别扭,如何有那些事,日后莫要跟爷使性子才好,夫妻在一处,当有商有量,有甚事,莫听他人言,只来问爷才是。”

    玉娘听了也道:“你还说我,你还不是一般,你我本是结发夫妻,共患难才是,你先把为妻休回本家,又算的甚夫妻……”

    夫妻两个拉着手有说不尽的话儿,这般艰难过去,夫妻当真才知相守不易。

    柴世延再不思当官儿之事,养了两月养好了身子,重整家业,话说时光迅速,一转眼便到了年二十九,明儿就是除夕。

    府内外贴了桃符,春联,分外热闹,比过年还欢喜的,是柴府的大娘子要生了,刚掌了灯,玉娘肚子便疼起来,柴世延慌的不行,忙使人去唤了产婆来,他立在院外头候着。

    婆子怕他冷,让他去厢房里也不搭理,只在院子里来回踱步,急的什么似的,倒是那些有经验的婆子瞧见爷这般,大着胆子上前道:“爷且去暖和屋子吃盏热茶,妇人生孩子,怎么也要熬几个时辰,寒冬腊月爷在这院子里立着,岂不要冻死。”好说歹说的也未劝的他进屋,只得捧了茶出来与他暖手。

    柴世延如今哪里吃的下茶,恨不得进去瞧着玉娘才好,在外头等到将将要至子时,便见鹅毛大雪从天而降,一片片落下来仿佛乱云琼玉一般,密密匝匝,顷刻便落了一地,不止地上,那树上屋檐上都积了一层。

    跟前的婆子道:“俗话说瑞雪兆丰年,可真是好兆头,想来娘肚子里定是贵人托生的……”话音刚落便听房里,传出一声婴孩的哭声,声儿大的上房院外都听得一清二楚,这声刚落下,又听见一声哭,略小些。

    柴世延愣了愣,心道怎是两声啼哭,忙往前去,门正好开了,秋竹先一步出来,到了柴世延跟前道:“给爷道喜,咱们府里一下子添了两个哥儿。”

    柴世延听了这话儿,真恍觉梦中一般,半日才清醒过来,忽瞧见院子里那株石榴,如今自是不见翠叶红花,更不见累垂多子的果子,却想着去年自己还想多子多孙,不想今年,就得了双子,喜欢上来手脚都无处放了,忙问秋竹:“你娘可好?”

    秋竹道:“娘疲累已极,睡过去了。”

    柴世延这才松了口气,忙吩咐平安预备香烛,先去后头祭拜了祖先,又忙着让人各处去报喜。

    柴府喜得双子的消息,不多时便传遍了高青县上下,次日除夕,府里张灯结彩,好不闹热,柴世延一边一个抱着双子,瞧着玉娘心满意足,想自己在牢中之时,还道此命休矣,何曾想过还有今日,真是应了那句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正是他柴世延的写照,日后当听玉娘之言,多行善事才是。

    却在这时忽的平安在窗外道:“爷,陈府刚来报信,道陈继保昨夜里暴毙身亡了……”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感言:终于完结了,虽几度想坑,最终胜利完结,这本书果然不是我擅长的,写的这个难过,以后不再碰这种古言,感谢亲们一路陪到末尾,结局或许更不和意,但终究是结局,下本争取写好,鞠躬…… </dd>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