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神雕风云 > 章节目录 第551章 封神5(大结局)

第551章 封神5(大结局)

    血天君的天火散花与鸿蒙的九雷灭绝,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同是铺天盖地得攻击,血天君发出一击,便收回了天火弓,仰头看着那骇人的雷电直朝自己身上劈来。

    “快闪开。”

    鸿蒙喊了一声,双手左右一挥,便已与女娲几神,全都退到了很远之处,躲开了那可以焚烧一切的天火。

    眯眼看着鸿蒙,血天君轻蔑得笑道:“原来你们神也会怕这天火。”

    女娲嗤笑道:“血天君,那天雷你扛不住得。”

    “哈哈,你在担心我吗?”

    血天君仰头大笑道。

    那九雷灭绝降下的雷电并不快,以血天君的本事,躲是躲得开,可是他却没有躲,这让鸿蒙也好生疑惑,要知道那可是自己最强的雷术啊。

    劈哩啪啦……

    砰砰巨响连连,雷电击中了血天君的臂膀,顿时将他身上的紫色长袍,击碎成了碎屑。

    然而九雷灭绝,并不只是九道雷电,而是无数得雷电,一一连着二二得轰击,这样的累计伤害,鸿蒙敢打包票,就是别的宇宙掌控者,也不敢如此硬抗自己的这招。

    可是雷电消除后,他惊讶了,女娲和众神都惊呆了。

    一条仅存得长裤,和一头像是头的血天君,有些狼狈。

    嘴中吐出了一口黑烟,血天君不禁感叹道:“果然先人说得不错,这雷电击打,绝对的消毒。”

    只见血天君身体扭了扭,的骨骼挫响后,那双本就深邃的眼眸,突然犀利的盯着鸿蒙,一手抬起,对他竖了个中指道:“佬什子,刚才老子不躲,就是要吸了你这雷术,哼,看你还有什么烂招数来跟我斗。”

    话音刚落,血天君全身突然泛起了火焰,接着火焰里又出现了一圈黑色的水,最后出现了一条条犹如锁链一般的雷电。

    “我得天,三种宇宙力量,他……他这是要逆天啊。”

    鸿蒙身旁的一个神,惊惧道。

    鸿蒙脸上也露出了一些惧色,他掌控这宇宙以来,掌控得宇宙之力,也只不过是烈风和九雷,没想到血天君竟然掌控了天火和黑水,以及自己的九雷。

    他是怎么做到得?

    不容他们几个多想,血天君双眼直视着女娲,轻声道:“小美人,你是不是该选择阵营了。”

    见他如此的拉风,女娲心情俱颤,这还是她那时见到的血天君嘛,这才多久,他就已经修炼到了如此的地步,即使是自己,修炼成神,也花了不知多少万年啊。

    羡慕嫉妒恨,女娲更知前世后世,她知道自己从血天君得手中,是无法逃脱得,难道这就是上天得定数。

    “不,血天君,你是一个邪魔,这次我们便要联手诛杀你这个邪魔。”

    女娲咆哮道。

    她脖子上的挂坠顿时彩光大放,一股强势的力量,将她完全得包裹了起来。

    女娲神石,血天君不禁摇头无奈的笑了笑,这女人还是如此的不开窍,还是完全的不知,自己的处境是有多么的危险。

    血天君突然狞笑道:“你真的会愿意吗?”

    在他话音刚落,一道影子已到了女娲面前。

    定睛看到面前人的脸庞时,女娲惊叹得望着那双血红的眼睛,身子向后退了退。

    “杀……”

    不知是哪个神吼叫了一声。

    女娲身形疾速向后飞了出去,而她也看到血天君那双血红的眼中,尽是一种世间,男人注视自己心爱女人的眼神。

    吼!

    血天君仰头怒吼,鸿蒙与他手下的几位掌控之神,皆都飞在了他得周围,手中灵宝发出各种各样的神力,攻击起了血天君。

    刹那间,五颜六色的雾气,将血天君围绕在了其中,女娲呆愣在不远,也看不清里面得血天君到底怎么了。

    沉寂,一切仿佛都在一秒之间安静了下来。

    攻击还在持续,女娲耳边却全然没了声音,一种莫名得痛袭上了她的心头。

    为什么?

    女娲手指触到了眼角,湿湿的,那是泪水。

    怎么会?我怎么会流泪?女娲疑惑万分。

    自从她成为了神以后,早就没了人间那样得情愫,怎么这个时候会流泪。

    “够了,住手。”

    女娲突然咆哮了一声,身子突兀的向血天君所在扑去。

    鸿蒙身形陡然拦在了她的面前,只见鸿蒙一脸冷峻道:“女娲,你要知道你可是一个神,那些预言只不过是假得。”

    女娲哽咽道:“不,一切都是真得,他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哼,难道你真想他杀了我们,掌控这一切吗?”鸿蒙冷冷得说道。

    听到他的话,女娲顿时浑身一颤,是,那些预言表明,血天君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魔君,他会杀了鸿蒙,取代他掌控这个宇宙得位置,并且掌控这宇宙的所有美女。

    即使是这样,女娲还是朗声道:“鸿蒙尊主,你也说那是预言,他本质并不坏。”

    “女娲,你不会喜欢上那小子了吧。”

    另一个神飞了过来,嘴角挑起得轻蔑道。

    在这里,女娲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女神,跟鸿蒙和其他神相比,她根本不算什么。

    可是血天君从出现,一直到他来到鸿蒙宫遭伏击,女娲可谓是暗中与他度过了几个春夏秋冬,虽从没见面,却早已互相少不了对方得气息,她是这样,血天君也是这样。

    只是女娲更想看到他征服自己派出的女人,更喜欢看到他征服女人时的场面。

    “我要救他。”

    女娲坚定的说道。

    鸿蒙加上几个掌控者的群体攻击,在女娲想来,血天君绝无生还可能,但是只要有一息气味,女娲也可使用自己的女娲神石,来重塑一个血天君出来。

    手中突兀的多了几道雷电,鸿蒙冷冷说道:“你可以试试,为了这宇宙,我绝不会让你胡来。”

    “尊主,还不杀了她这个叛徒。”

    又一个神大声说道。

    眼见他们围在了自己周围,女娲竟一点惊惧都没有,仿佛血天君那最后一抹笑,那深情款款得眼神,还在鼓励着自己。

    那一刻,女娲身形腾起,一手甩出了一朵白色小花,嘴上喊道:“生命之花,绽放新的生命,神石,为我护法。”

    “好好好……”

    鸿蒙连说了三个好字。

    与他一起的神,竟都举起手中法宝,齐齐向女娲发出了神力攻击。

    看到五颜六色得神力四面而来,女娲闭上了眼睛,眼角流出了泪水,她知道已神石得能量圈,根本无法挡住鸿蒙他们的攻击,她现在也只有一条路走,那就是烟消云散。

    还是那么的安静,到处竟没有半点声音,女娲有些疑惑,自己是不是被瞬间秒杀了,怎么没有半点痛苦呢。

    她试着睁开了眼睛,周围的一切却让她疑惑了,身处一片森林围绕得空地上,女娲顿时看到了令她震惊的场面。

    “魔君大人万福,尔等终于等到今天到来了。”

    震耳YU聋得声音响起。

    女娲只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尽皆跪在一个满头红发负手而立得人面前,这些面孔,女娲可是怎么都不会忘记,她们皆是蛮荒之地的魔神,与自己一派是对立得。

    这到底怎么了?

    “呵呵,都起来吧。”

    一声熟悉的朗笑,让女娲浑身一颤。

    那声音她听过无数次,绝不会听错,难道自己产生了幻觉,还是自己已身处死地,看到的都是假象。

    果然,那红发背对自己的男人大手一挥,那跪着的女魔神们,皆都消失了。

    幻觉,女娲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然而当那人回头时,女娲突的站了起来。

    “小美人,我们又见面了。”

    说话得人,正是血天君。

    看到他脸上猥琐的笑,女娲迷茫了,如果是幻觉,怎的会如此真实。

    “你我都死了?”

    女娲轻声问了句。

    血天君摇头反问道:“你觉得呢?”

    看着他,女娲用手指掐了掐自己的手臂,一丝痛袭遍了她的全身。

    神也知道痛得,女娲自然不会感觉错,自己掐自己,确实痛了。

    “哈哈,小美人,在你眼里,我真的那么弱不经风,连他们都敌不过嘛。”

    血天君大笑了起来。

    女娲这才清晰得知道,血天君没有死,而她自己也没有死。

    可是这一切怎么发生得,刚刚那些历历在目得画面,难道都只是自己的臆想。

    看到女娲脸上表情,血天君走过来,轻笑道:“他们其实早已死了,在他们出招得那一刻,你所看到的,只不过是我天火之瞳,所产生的假象。”

    听到他的解释,女娲顿时呆愣了,她和血天君作为惺惺相惜的对手,已有几个年头,她从未听过血天君说过大话。

    手掌抬起落到了女娲的臂膀上,血天君猥琐的笑道:“预言并非是假,其实我们并不要按着预言而走,但是我现在却要按着预言所传,征服你。”

    征服你,三个字,让女娲脸上一红。

    当她还未回过神来时,血天君的手已撕裂了她身上的长裙,吓得女娲转头就跑。

    可是任她怎么跑,就是逃不掉血天君如影随形的跟随,身上的衣裙已全部消失,女娲也跑得再无力气。

    血天君猛然一扑,将她扑倒在地,双手按住了她的双手,俯身道:“美人,你不是常常在做这个梦,我现在就让你梦想成真。”

    看到他褪去了长袍,露出了精朔得身材,和那的巨龙,表露青筋的狰狞,让女娲发出了迷人的尖叫。

    然而她无法抗拒,更无法躲避,刺痛让她惊醒,原来这一切都不是梦,而是真得。

    汗彻淋漓,一番覆雨激情就此展开,连续得高喷,让女娲感受到了作为女人得快乐,她终于明白,血天君会是她注定的男人,都是有定数得。

    极乐界中,女娲挽着血天君的手臂,俯视着山下的众多城池,娇嗔道:“夫君,你真打算要把人妖魔仙神最美的女人,全都带

    O的故事sodu

    到极乐界吗?”

    血天君点着头霸气道:“我的极乐界是无限世界,就算再来百万美女,你夫君我照样有本事让她们爽到求饶。”

    他得这句话,女娲相信了,连神界和蛮荒之地的女魔神,都进入到了这极乐界中,她想不到还有什么女人,是血天君不能在征服得。

    天荫城之上,天下会帮派驻地得大院里,聂风与步惊云四人,和无双城得释武尊,以及血天君曾培养得手下,皆都跪伏在校武场之中。

    血天君一袭红色长袍,立于半空之上。

    “聂风,听封。”

    仰头看着血天君,聂风拱手道:“主人,风儿在。”

    血天君朗声笑道:“你为我立下过汗马功劳,今日我便赐予你烈风之神力,赐名烈风。”

    “烈风?”

    聂风一怔,但是随即,他的身子陡然飞到了空中。

    仅是刹那,一股飓风包围住了聂风,顷刻间后,飓风消散,聂风也从空中缓缓落到了地上。

    一手挥出,一道飓风砰的将一座几十米外得石柱击碎,聂风震惊了,这是何等神力。

    “谢谢主人……”

    聂风急忙跪了下来。

    血天君笑了笑,又说道:“云儿,你为不哭死神,我便赐予你九雷之神力,赐名雷云如何?”

    步惊云连忙答谢道:“多谢主人。”

    道道天雷从天劈下,竟没有伤到步惊云一点分毫,而是隐入到了其体内,彻底将步惊云变为了可以发出九雷灭绝的超级高手。

    “断浪、秦霜,你二人,便是黑浪、火霜,这黑水和天火之力,我便传予你们。”

    血天君一挥手,黑水戒指和天火灵石,分别钻进了两人的额头。

    两人也答谢了一番。

    血天君看向了释武尊,这个本身是和尚的家伙,还和自己有点缘分,于是血天君笑道:“释武尊,你守护无双城有功,我便让你继续做无双城霸主,赐名无双,这倾城之恋招意,也是你得了,当然,这招你可以无限释放,只要记住,不许作恶多端,不然……”

    “主人,无双记住了。”

    释武尊不愧是和尚出身,凡遇什么事都是如此波澜不惊得。

    看着那些忠心耿耿的帮派手下,血天君挥手朝天,顿时天上下起了小雨,他的身形也陡然间消失了。

    “你们皆都要衷心,我必保你们长生不老,不死不灭……”

    空中留下了血天君的声音,那些手下顿时欢呼雀跃得呼喊了起来。

    “爹爹,哎呦,人家又想了。”

    “呵呵,你可真是……什么不满啊。”

    “谁叫爹爹如此的强悍,是个女人也不能不想啊。”

    血天君再也按捺不住,一口含住了血玲珑的一只雪乳,疯狂的舔拭吮吸着,手上则同时握住了另外的一团美玉馒丘,尽情的搓揉抚弄起来。血玲珑原来紧闭的美目此时却在不由自主地煽动睫毛,白嫩的面颊上不知不觉就染上了两抹艳丽的桃红,显得格外的妩媚和娇艳;平静的呼吸也立刻变得喘息急促起来,丰满挺拔的双乳在血天君不断的揉弄下,像害羞的少女一样披上了粉红的纱巾,一双小巧玲珑的殷红两点,也因为强烈的刺激成熟挺立起来;娇嫩的幽谷沟壑里面,透明的更是早已源源涌出了。

    血天君动情地吮吸揉搓,口中说道:“好夫人,你太美了。”

    “不要啊,夫君,我不行了啊!好舒服!”

    娇慵的喘息声再也忍耐不住,血玲珑已是娇喘嘘嘘、媚目流火,凝脂般的肌肤酡红娇润,挺立在胸前的一对雪白巍巍颤颤,正随着她难耐的呼吸起伏不定,饱满胀实,坚挺高耸,显示出无比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峰顶两粒玫瑰红色的粉嫩,如同两颗圆大葡萄,顶边显出一圈粉红色,更添娇媚,尤其血玲珑一双修长的玉腿,更是情不自禁地揩摩不休,似阻似放,任由幽谷之中的波涛点点溅出,愈发诱人。

    血玲珑温顺如绵羊的仰起吐气如兰的檀口,血天君毫不犹豫的把嘴盖在那两片香腻的柔唇上,两人的舌尖轻揉的交缠,彼此都贪婪的吸啜着对方口中的香津玉液。

    “小坏蛋,坏蛋夫君!好舒服,!”

    在血天君又一次爱抚调弄下,血玲珑的雪峰在慢慢变得愈加坚挺并伴随着微微的涨热,让她的双乳显得更加丰满圆润之余还有嫣红夺目,她娇嫩欲滴的艳红乳珠也在血天君的揉捏中逐渐膨胀滚烫,微微发硬,充满了玉女勃发的征兆,血天君忍不住将自己的头埋入血玲珑高耸挺立的酥胸,口鼻间盈满了清洁温馨的芳香。

    血天君压住血玲珑,把这千娇百媚的绝色尤物,一丝不挂娇软雪白的赤裸玉体紧紧压在身下,双手分开血玲珑修长雪滑的优美玉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还没有发泄过的庞然大物顶着血玲珑的朝下一压,血天君深深地进入血玲珑潮湿幽深的胴体内狂乱的抽动起来。

    血玲珑正心神迷乱中,感到那紧压着她娇软胴体的那具男性魁伟的身躯突然一轻,蓦地,血玲珑鼻息一膣,“啊……”

    原来,自己的美艳胴体又被血天君这个小坏蛋破体而入,在一阵阵强烈至极的刺激中,血玲珑发现“它”已经深深地进入到自己身体之内,在那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快感刺激下,血玲珑丰满浑圆的美貌丽人急促地娇喘呻吟,含羞无奈地娇啼婉转:“唔……嗯……嗯……嗯……唔……”

    血玲珑情难自禁地蠕动、娇喘回应着,一双雪白娇滑秀美修长的玉腿时而轻举、时而平放,不知不觉中,千娇百媚、风情万种的血玲珑那双优美修长的雪滑玉腿又盘在了血天君腰后,并随着血天君的每一下进入、抽出而羞羞答答地紧夹、轻抬。

    “啊,我又来了!好爽,夫君你干的我好爽,泄了!”

    国色天香、貌美如仙的血玲珑在血天君那庞然大物的刺激下,芳心立是一片晕眩、思维一阵空白,鲜红诱人的柔嫩樱唇一声娇媚婉转的轻啼,终于爬上了男欢女爱的极乐巅峰,泄出了今天不知第几次,而血天君在血玲珑的浇灌下,也控制不做自己,一声虎吼,也达到了,庞然大物紧顶血玲珑的,全部灌入血玲珑的中。

    宇宙之中,血天君与血玲珑一番番激情上演,待征服了这血玲珑,让她回了极乐界后,血天君得身形立刻向前疾速飞了出去。

    这宇宙浩瀚之大,血天君可从未正式得遨游过,而且他还听说这宇宙可不止一个,这宇宙有鸿蒙掌控,而其他宇宙则有其他掌控者掌控。

    不知飞了多久,血天君猛然看见面前出现了一座宝塔,对,那就是宝塔。

    到了近前,血天君奇怪的看着塔名,喃喃念叨:“极乐塔?”

    “哈哈……”

    突然塔中传来了一声大笑,血天君一愣,随即身形向后退了退。

    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塔外,看着那人,血天君有些疑惑,因为对方留着一头精湛的短发,身上穿着的竟然是牛仔长裤,上身一件黑色得背心。

    这穿着,可是现代人才会穿得啊,可是这里怎会出现如此打扮得现代人。

    “你是谁?”

    几乎是同时,血天君与对方都问出了这三个字,两个看样貌差不多年纪的家伙,顿时都仰头大笑了起来。

    血天君先说道:“我叫血天君。”

    对方也爽朗的笑道:“呵呵,我叫石长青。”

    “石长青?好熟悉的名字。”

    血天君眉头皱起的说。

    那石长青不禁笑道:“怎的?阁下认识我?”

    血天君摇了摇头说道:“额,我看过一本书里的男主角就叫石长青,可能是巧合吧,他也有一座塔。”

    “哈哈,那真是巧合了,你一定是先穿神雕后穿风云的那位兄弟吧。”

    石长青大笑道。

    听他这么说,血天君更疑惑了,他怎么知道自己得事,难道他也是这宇宙之中的一个掌控者。

    看着血天君脸上表情,石长青低声道:“不瞒你说,作为第三部得男主角,你是幸福死了,多少女主了,可怜兄弟我,被那色不得大师忽悠,弄了这么一个什么极乐塔,里面的女人少的可怜,要不是我辛勤播种,催长,在辛勤播种,那日子可真没法过了。”

    “你真是《蛇血沸腾》里得男主角?”

    血天君当然知道,色不得大师,就是写出石长青这个鲜明邪恶人物的网络名家。

    石长青点头道:“如假包换,我还能骗你嘛,我现在是到处遨游,真是巧啊,能遇到你。”

    血天君也不纠结了,招呼道:“既然你我同属一类人,何不找个地方喝喝酒聊聊天。”

    “好啊,我正有此意,我们就喝个一千年,静待那第三人来找我们哥俩。”

    “第三人?谁啊?”

    “呵呵,《极品邪君》里得林海峰啊,《龙入红尘》里的龙小海,早就购买岛国,成为了世界第一男人,整日艳福不浅,修炼不够,也不足以飞升了,可是这林海峰可不一般啊。”

    血天君听的一头雾水,可是管他呢,能遇到知己,便是一种幸福。

    宇宙一小处,小亭之内,血天君与石长青面对而坐。

    “酌酒一杯,友情万岁。”

    石长青笑着说。

    血天君回道:“你我同类,酒后各回各界,享女福。”

    待两人要碰杯的时候,突然一个身着道袍的男人踉跄得跑进了亭子内,夺过石长青手中酒杯,一饮而尽,啧啧有声得说道:“好酒好酒啊。”

    “你是谁?为何抢我兄弟的酒喝?”

    血天君气恨道。

    哪知道这道袍男人,伸手夺过了血天君手中酒杯,又是一饮而尽。

    他既然能在这宇宙,便不是普通人,血天君未动手,而是看向了石长青,哪知道他好像老鼠见到猫一样的老实,连眼皮都不敢抬一下。

    “小子,要是没有我,哪有现在得你啊,你极乐界里的女人,可全是我给你塑造出来得,哦,吃水还不忘挖井人呢。”

    道袍男人也气道。

    血天君还要说话,却听石长青笑着说:“他就是色不得大神。”

    听到这句话,血天君顿时晕厥了过去,惹得两人大笑了起来。

    (完)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