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结婚狂想曲 > 章节目录 第  9 部分

第  9 部分

    默默和他对瞪了一会儿,才撇了撇嘴,捧起茶意思意思喝一口,“我吃好了。”朝他甜甜一笑,弯身捞过那本帐册,起身走人。

    慢吞吞的绕到后院,看着被震塌了好大一块的墙壁,我抱住手,挑起眉毛。

    “都退下。”低脆的喝令自身后扬起,随即,温暖的双臂缠上我的腰,“飞凰,你觉得我们在这里开扇窗子如何?”

    我缓慢的转过头,看他笑眯眯的俊颜,“翩凤,我才发现原来你这么别扭的啊。”+

    他白我一眼我,“你说什么?”

    我耸肩,“每天的功夫培训,翩凤,我可从来没见你培训过我什么。”

    白皙的脸皮微赧,他忽然低头吻住我,“飞凰,你好香。”

    毫不客气的扯他的发,“别转移话题……唔……”他的吻很急切,是因为前几日我的月事的缘故么?好不容易得以喘息,我仰起头,大口大口的呼吸,任他用牙齿去咬我的领口,“喂,差不多一点好不好?这里是户外!”

    “有什么关系,现在是夏天,你不会着凉的。”他故意痞痞的笑,一把抱起我,走到旁边的石桌上放下。

    被坐上一瞬间的凉意惹得哆嗦了一下,皱了皱鼻子,仰头看看亮堂堂的天空,“一点也不舒服,而且我才起床,不想又休息。”

    他的手在我的扣子上僵住,低头瞅我的双眼带着询问。

    我眨巴着眼回望。

    好一会儿,他才抽回了手,用力亲了亲我才道:“飞凰,你变残忍了。”好哀怨的抱住我蹭了蹭。

    有点稀奇的笑了,这家伙居然变得体贴了很多,打哪儿学来的?龙玄释那里么?拍拍他的脑袋,我笑道:“晚上我等你,乖乖。”

    他居然也给我很配合的撒娇下去:“我要惊喜哦”

    全身的j皮疙瘩差点跳起来,这点我可以肯定绝不是龙玄释影响的……

    好不容易把这位最近声称醉心投身于武林事业中的男人给一脚踹走,我才摇头走回书房去料理属于我的产业去。

    书房里的龙玄释正在看着他新经营的海运行业的帐册,见我进来,往日冷然的面上是温和的笑,起身过来,握住我的手,到两张并排的书桌边一同坐了,才道:“我还以为你今天会很忙。”

    侧过脑袋看他温柔的笑,慢慢的扬起了眉梢,“早上,你和翩凤就规划好了我今天的安排?”这两个人,简直要把我剖开两半似的,一个月内,扣除掉月事的那段时间和我懒得甩他们的自由日子外,单数归翩凤,双数归他,还真把我瓜分了?

    他微微一笑,拿起毛笔,在他的帐册上批阅着字,“你是我们的妻子,不想要你,那是假话,翩凤的占有欲强也不是新鲜事。”

    眉毛挑得老高,忽然恶意的一笑,起身,推开他的手,就这么霸道的坐到他怀里去,“哪,所以你就决定把今天的我让给他,换取的条件是要他对我体贴一点?”我说先前翩凤怎么这么乖呢,原来就算是敌对的男人,也会对彼此有诚信的啊。

    他被推开的手就保持着张开的姿势,垂眸笑看我,黑眸是柔柔的情,“你又不是物品,怎么能说让与不让?”

    这男人是行商的,翩凤是行政的,两个都是老j巨滑的东西,怎么会这么好说话?我笑,笑得好j诈,“哦,那你们的约定中有没有说翩凤拥有今天的我,而你连碰都不能碰一下?”

    黑眸浅浅的眯了一下,笑意浓了,“这倒未曾说过。”

    瞥他一只搁在书桌上,一只大张的手,“哦?那你是什么意思?”

    他满脸无辜,“我手上有毛笔。”

    恩,可以肯定,这一招是翩凤的。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开始狼狈为j的?慢条斯理的将手揽上他的颈项,“是么?那你就这么抬着好了。”凑上前,故意的吻上他的唇,慢吞吞的磨蹭,慢吞吞的舔湿,再慢吞吞的探进去撩拨。

    他喉咙的深处传出低低的呻吟,手居然还真的依旧那样张着。

    笑眯眯的低头温他的下巴,咬他的喉结,双手一点也不老实的解他的腰带,眼角瞟一眼他开始有些颤动的手臂,我看他能撑到什么时候。

    “飞凰。”他被勾引得有些情动的沙哑了嗓子,垂下头来亲吻我的额,我的鼻,寻找我的唇。

    笑嘻嘻的躲,“今天我属于翩凤哦。”看到他浑身一僵,嘀嘀咕咕的笑起来,边笑边把他的上衣拨开,露出壁垒分明的结实胸膛,一个吻一个咬一个笑:“今天我属于翩凤哦”看他们还把我当物品的推来分去,想着就很不爽!

    当我咬上他的茹头时,他低吟出来,张着的手握着笔成拳,“飞凰,你这个小淘气。”哑哑的嗓子满是克制。

    “你继续撑着。”我幸灾乐祸的往下亲,身子紧贴着他的腰腹往下滑,滑到他双腿间跪下,面对着他结实有力的小腹,直接忽略掉跨间的隆起,张手贴住他的小腹,仰头朝他妖媚一笑,“还撑得住么?”

    他额上有汗珠了,温和的笑容有点发苦,“你在气什么呢?”

    “你说呢?”给他个无辜的眨眼,侧头亲吻他的腹肌,感受它的抽动和他的呻吟,心里除了抱怨,其实是快乐的,因为他对我的挑逗是如此直接的反应,毫不隐瞒的坦诚,这让我觉得被全然的信任着,被爱着。

    当我的舌顽皮的伸入那小小的肚脐眼时,他闷哼出来,一把丢掉笔,双手捧住了我的脸,不让我再胡来了,他低头瞧着我,俊脸是涨红的,“飞凰,别折磨我了。”

    舔了舔下唇,看着他的喉结上下吞咽一下,觉得好笑,“你想要我么?”

    “怎么可能不想。”结实的将我从地上抱上他的大腿,他扎实的吻住我,有力又强壮的将我全部笼罩,几乎要将他的气息全部喂入我的嘴里我的身体里那样的吞噬着。

    当他终于移开了唇,吻向我敏感的喉咙时,我仰头躺在他宽厚的肩膀上,懒洋洋的笑了,“翩凤不是你一味宠着,让着,就会知道你的好的人。”那家伙只会得寸进尺,和我一样……

    他反复吸吮着我的颈子,再偏头含住我的耳垂慢慢的舔弄,“他和你是双生子,看到他总是想着你,不自觉的就会宠起来,飞凰,你们都是可爱的孩子。”

    缩了缩肩膀,我咯咯笑了,可爱的孩子?我听着是很受用,翩凤听了怕不是要气炸了。瞟一眼他双腿间高高的硬物,再侧头看他,“你当真忍得住?”

    他无奈的浅笑,“翩凤的性子和你一个样,想要讨好都很难,况且我想和你们生活一辈子,忍一忍,并没有什么损失。”

    这个男人是当真要将翩凤完完整整的接受,所以才如此的忍耐和包容?是为了我呵。皱了皱鼻子,抱住他的脖子,去咬他的耳朵,小声道:“太退让了不行的,强势一点才会占上风。”

    “又不是打仗。”他失笑,“我们是一家人,不用争什么上风的。”

    为他的话垂眸而笑,忽然掀起眼睫,魅惑的伸舌舔过他的唇,“哪,我帮你解决如何?”软软的用手抚摸上他最灼热的部位。

    漆黑的眸子燃烧起灼热的火,他黯哑了嗓音,“飞凰……”

    “嘘……”我笑得是如此娇媚。

    他垂下眼,瞧着我的一举一动,沙哑的呢喃了,“妖女……”

    入夜。

    晚膳后,我在泡温泉的时候,翩凤很不客气跳到水里来和我一起泡,“我要的惊喜在哪里?”俊美的面皮有点不悦的看着我,细美的眼里闪烁着“吃醋”两个大字。

    我瞥他,“干吗?”莫名其妙的也能吃醋?晚膳我可没跟他们两个任何一只多说一句话,因为我忙着看帐本。

    他在不深的池子里走过来,坐到我身边,霸道的把我抱入怀里,脑袋埋在我的肩窝里磨来蹭去,“我看见了。”

    脸一热,他看到早上在书房里的事了?“喂!非礼勿视,你书怎么读的?”一想到我的所作所为被看见,羞恼得直垂他的肩膀。

    他握住我的小拳头,坐直了和我额头顶额头,近距离让我看他眼里的“吃醋”字眼,“什么非礼勿视,你是飞凰,我有什么看不得的?”薄唇撇出委屈的弧度,“你早上拒绝我,居然跑去讨好那个男人。”

    脸红红的瞪他,“翩凤,你这个偷看人家隐私的小人!”

    他也瞪着我,“对于我,你有隐私可言吗?你全身上下,哪里我没看过?”

    卡壳了……呃,好象是没哪里他没看过的……“讨厌啦,我不喜欢你和龙玄释处理我的方式。”抗议了再说。

    他剑眉一扬,满脸惊讶,“处理?我们什么时候处理你了?你把我们爱你的方式当作处理?”

    这个时候称呼“我们”了?先不管这个,我眯上眼,“什么今天归你,明天归他,你们不是把我当东西处理还是什么?”

    他怔了怔,忽然脸也红着转开去,好小声道:“你要是愿意让我们同时上的话,我们也不会这样分来分去的啊。”

    脑袋轰然一炸,我一把挣脱他的手,一掌巴到他脸上去,“你不要脸!”尖叫了,什么话这是!

    他委屈的捂住脸看我,“就知道你会生气,那你要怎么样嘛?”

    窘迫的瞪他,用力瞪他,“在你们脑子里,除了上床就没别的了么?!”

    他把眼睛转开去,“你以前自己也说过,男人上半身是理智,下半身是禽兽。”

    缓慢的眯上眼看他,冷笑一声,“说得好,简直就是猪狗不如。”站起身,捞过边上的大布巾把自己包住,“你不是要惊喜吗?既然你和龙玄释这么默契的喜欢分来分去,还是一起上,那就去找他解决吧,本小姐懒得理你们。”

    转身走人也。

    留下翩凤在后面哀号:“不是吧……飞凰,你不是不喜欢我和那男人斗得你死我活的?也是你想要我和那男人和平共处的啊,我把真话说出来,你打人也就罢了,还要我去玩龙阳之好,我不要啊……飞凰……呜呜呜……”

    风雨和彩虹

    龙玄释的爱抚总是温柔中带着点蛮横,就像他对待着我,很克制自己的温柔,可心底里,还是带有掠夺的本性,所以我所承受的总是无比的温和与强大的压迫,虽然说这样的感觉有点怪异,但因为是他,我接受得并不困难。

    当全身都被撩拨得火烫,皮肤敏感得任何一丝接触都可以燃烧起熊熊火焰时,他在我身体深处缓慢的扩张移动,便成了煎熬,在这种时候,人的本性是野蛮的,极度的渴求会引发粗鲁的要求。

    我咬了咬下唇,终于忍不住攀住身上的强壮男人,拧着眉低声命令:“快一点。”讨厌,他到底是在担

    红颜劫无弹窗

    心我的承受能力,还是故意要挑逗我到失控?

    龙玄释闷哼了一声,双肘撑在我两侧,隔着帐子透进的光线让他冷俊的面容一半隐藏在黑暗里,表情很严厉克制,“你很紧。”沙哑的,他几乎是从牙缝里出这句话,“我会弄伤你。”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我其实很想一个白眼翻过去,就算我不是个过于纵欲的人,可和他在一起的次数也至少超过十个手指了,次次都这么问,我是该感谢他的体贴么?身体在颤抖,小腹盘旋的饥渴很强烈,下身紧紧含着那根滚烫的坚实巨大,却怎么也无法填补越来越难以忍耐的空虚,“不会,拜托……”

    他仔细的看着我的表情好一会儿,才握紧了拳,开始加快冲刺的速度和力量。

    那突然增强的快感让我紧紧闭上眼,仰起头呻吟起来,“龙……”狂风暴雨般,快慰在我根本来不及抵挡的瞬间而至,是那样的狂野又快意!拱起的细腰下是他探入的大掌,牢固有力的将我的臀儿托起来抵向他不断冲击的欲望。

    我辗转低吟,快乐得要昏迷了,在他快速又强悍的进下,很快进入了高c,刹那的失神中除了至极的快感,我会以为自己已经死掉。

    好久好久,那冲击震荡的快乐才慢慢的褪去,我瘫软在他汗湿火热的怀抱里,感觉着那逐渐柔软却依旧巨大的蛇体慢慢自我的身体里滑出,带出一片濡湿,可我没办法去理会了,手脚依旧虚软的只能由他抱起我去清洗。

    当一身清爽的回到床上,我已经是困意满满的蜷缩入他宽厚的怀里。“龙,晚安。”陷入睡意前,不忘先和他打声招呼。

    他轻柔的吻着我的额,“好好睡,宝贝。”

    他唤我宝贝啊……弯出个笑,闭上眼,心情非常的好。

    可还没睡着,门那边就传来了脚步声,然后翩凤的声音出现在床帐外,“龙玄释,你的管事来找你。”

    我有点惊讶的掀开眼,才要张嘴说话,却被龙玄释轻轻的一个吻印上,“嘘,没事。”他眼里是温和及宽容,然后撑起强健的身躯,用被褥将我盖好后,很从容的撩开帐子起身出去穿衣服。

    翩凤的嗓音痞痞的,“身材不错,肌r是肌r,想来你经常锻炼嘛。”

    低沉浑厚的声音里带着笑,“飞凰刚睡下,我想,你已经吵醒她了。”说完,迈着沉稳的脚步出了门。

    看到翩凤的人影在床帐外面顿时僵硬住,我撇了撇嘴,还是开了口:“我还没睡着,翩凤,你搞什么鬼?”

    帐子被推开到一边,翩凤弯下身来对着躺在床上的我皱眉,“你干吗要在他房间过夜?”

    我无语半晌,“上次他在我房里过夜,你也是大半夜的说有急事把他叫走,然后来责怪我让他进我的‘闺房’,现在你怎么还有意见?”瞧着他难看的脸色,“你总不能让我和他都睡柴房去吧?”

    他直起身环抱住双臂转开头,闷闷道:“我想见你,我不要在想见你的时候得来他这里见到你。”

    凉凉的冷笑,“是你和他达成协议一人拥有我一天,干我p事。”

    他倏的把脑袋转过来,俊美的面孔上是不怀好意的笑,“算了,反正他一出门不到天亮是回不来的,你到我那里去睡吧,我想抱着你睡觉。”说完还真的双臂伸出。

    一掌拍开他的爪子,我有点恼,“我是人,不是物品,不是你们两个争来争去的东西!”可恶,他到底把我当什么看?

    他拧起剑眉了,“我不想睡在他的床上。”

    深呼吸深呼吸,终于忍耐不住的抱着被褥坐起来,“翩凤,为什么什么都要分你的和他的?无论是这院落,这房间还是我,你分那么清楚做什么?是一家人了就一家过得好一点,不要闹来闹去的好不好?”

    他慢慢收回了手,锁着眉头瞧了我半天,忽然冷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我眨巴着眼,愣了愣,慌忙的跳下床,随便套了几件衣服追出去。搞什么啊,我只是把话说白了点,他闹什么脾气?

    一路追回他的房间,见他连门也不关的背对着躺在床上,我望了望顶上的大梁,无奈的坐到床边,推了推他的肩膀,“哪,生气了?”

    他翻过身来仰躺着看我,长长的叹息了,“我知道我们现在是一家人,我知道你喜欢他,他爱你,我知道他因为你而试着接受我,可我不行。”抬起手,轻轻抚摩我的脸,他撇着薄唇,“飞凰,我想时时刻刻和你在一起,不想中间搀杂着个他。凤和凰够了,还要龙做什么?”

    我将眼睛转开去,钻牛角尖的事情,谁都是说不通的。

    他皱着眉头,“说我自私也好,我真的很难和他分享你,尤其是当我独自拥有了你快一辈子的时候,冒出个外人要来占有你的另一半心,我很难接受,就算我尝试了。”

    这样的感觉我知道,换个角度说,如果是我和翩凤之间冒出另外一个女人,相信我也接受不了的。“那该怎么办?我们将来是要在一起的。”我们三个在这所属于翩凤的山崖之颠的别院里安了家也快半年了,他还是无法适应龙玄释的存在,是过度的时间不够么?“我不想失去你也不想失去他,这个属于我们的家,少了谁都不完美。”

    他怔怔的看着我,忽然执起我的双手凑到唇边亲吻,“飞凰,他恐怕是除了你以外,这世界上唯一包容我的人了。”

    柔和了双眸,“除了你,他也是唯一一个能包容我的人。”

    他皱起好看的眉头,“难道为了这个包容,我就要接受和他分享你么?”

    ……嘴角抽搐,“我是人,不是物品和食物,不要用‘分享’的方式来对待我。”

    他好象没听见似的长叹一口气,“虽然我很不爽,但为了他这个包容,我可以勉强忍受他。”

    说得好伟大,斜着眼看他,“你有没有站在龙玄释的角度想过我们三个的问题?”

    他马上换上一副很拽的嘴脸,“没有,你呢?”

    我干笑,“也没有。”探手立刻揪住他要咧起的嘴角,“先别得意,他是真的为我们着想,所以我们也应该为他想想才对。”既然是一家人,那么大家都得互相体谅嘛。

    他坐起身来,思考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的弯出个笑,“好啊,我可以为他想想。他不是武功不行吗?我可以锻炼他。”

    ……无言半晌才道:“你是想趁机恶整他吧?”这人!好恶劣!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他振振有辞,“想要我莫名其妙的接受龙玄释,他没点付出怎么可能?”

    虽然很想提醒他,龙玄释不是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但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眸,还是把话咽了下去,算了,随便他吧,接下来就是他们两个男人的磨合期了,与我无关。

    掩口打个呵欠,我起身准备要走,被翩凤拉住。

    “干吗不在我这儿睡?你想回到那男人床上?”浓浓的醋味立刻飘香万里。

    我白了他一眼,“你不是要见彩虹吗?先经历了风雨再说。”低下头,亲了亲他的额头,看着他幽怨的俊脸,心情突然变得很好。

    呵呵,真期待着看到他和龙玄释和睦相处的那一天的到来啊。

    思念

    那天,站在冬日的窗边,看着明净的天,忽然想不起来,你走了有多久了。

    天黑又天亮,天冷又天暖,过了有多久呢?

    我以为,将一切掩埋了,便会忘记过去,便会恢复一无所知的幸福。我以为我成功了,这么久以来,我都没有再想到你,就算是梦里,也未曾梦过你,我真的以为我彻底的把你忘记了。

    直到见到了那孩子狂乱的眼。

    那是一双为了爱人不顾一切的疯狂的眼,甚至绝望到可以马上去死的眼睛。

    尖锐的刺痛深深扎入心底,我以为我已经忘却了的痛!

    那瞬间,周围的一切都飞快的在改变,好象又回到了你的床前,浓郁的血腥弥散,你苍白却绝美的笑,你精致的琥珀笑眼,你晶莹的泪……

    那泪,滚烫的,淌入我的心。

    从来不知道你的哭泣会让我如此难过,我恍然想弥补,却再也没有机会,眼睁睁的,让你的小手在我的掌中冰凉了去。

    就算是身为皇帝,面对着生命,也是如此的渺小。

    那个时候,我也是想抛弃一切,跟着你走的。

    没有了你,我的生命是如此的寂寞。

    我是胆怯的,不敢去深思一个人的日子该怎么过,所以我只能选择把你遗忘,把你深深的埋藏入心的最里面,深埋至我以为已经全部忘却的地方。

    结果我发现,我只是想不起来,并没有真的将你遗忘。

    如果忘记了,那么心便不会如此的痛,撕心裂肺,痛得无法呼吸。

    我怎么能如此的愚蠢,让你受了苦。

    我怎么能如此的无知,让你受了委屈。

    我怎么能如此的自欺欺人,将你遗忘。

    凄冷的天,孤独的飞鸟在天际带出一条白色的线,它说,你从我梦里经过,留下了痕迹又悄悄的抹去了。

    我垂下眼,看到自己的手背,一滴又一滴的飞溅起透明的y体,逐渐模糊。

    原来,你不在了,是这样的感觉,全身都被寒冷包裹着,连骨子里都是冰冷。

    你的笑,明媚若春日太阳的笑,都无法驱逐开周身的寒,只因为它只存在于我的记忆里,而不是我面前,不是我可以亲眼看到亲手触摸得到的。

    你的温暖,不再,我的冰寒,不褪。

    再也没有你来牵扯我的袖子,再也没有你来亲吻我的眉间,再也没有你来充实我的胸膛,再也没有你,在我的世界。

    我的掌中,一无所有。

    我有的,只是你留下的那几句话。

    你说:我会在来世等着你牵我的手。

    可我伸出的手,空空如也。

    为什么我要在没有你的这个世界存在着呢?为什么要和你相逢,我得一个人苦苦等到来世?4

    心在抽痛,我以为已经遗忘了的剧痛。

    那双绝望的眼,他还有选择可走,但我呢?为什么我所拥有的注定是失去你?

    为什么?

    苦涩的笑了,捣住濡湿的脸,笑着一遍又一遍的问着自己,为什么?v

    你来到我的生命,又离开了。

    我有的,仅仅是回忆,除此之外,只有一个支撑着我的希望。

    有一抹娇影,有一抹微笑,会在远远的那一端,等着我去牵她的手。

    那个时刻,我将不再放开你的手,再也不放开!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