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蓝月岛屿 > 章节目录 第 第12 部分

第 第12 部分

    她知道,如果她不愿意,凌不会对她做这种事情。而她,允许这一切的发生。

    是因为感激吗?

    是因为感激吗?

    如果只是因为感激,她会如此烦恼吗?

    即使她再傻,也知道此刻的反应是什麽,不可能是因为感激的,不可能……她的心,有些什麽正在瓦解、在崩坏──那是,并非一朝一夕建立起来的城墙,只是她不愿意去想,害怕破坏彼此的关系。

    像她这样的人,又怎麽能敢想些什麽呢?

    无法忍受这样的难熬,是因为一个人太无聊,所以忍不住胡思乱想吧?还是回店里好了……她失神的喃喃道。

    她换了衣服,准备出门,走到门口的时候,却看到贴在门板上的字条,是凌的字:

    楚宜,很累吧,对不起呢,我太放肆了。你想要出门吗?今天别回去了,乖乖的等我回来就好,今晚东主有喜,早点关门,我买饭回来。

    在字条的尾巴,他还画上大大的笑脸。

    戴楚宜看著手中的字条,忍不住露出了笑。这个傻男人!总是挂心她,小小的事情都为她著想,连小小的事情都会顾虑到。

    想著他,手无聊地翻弄字条,看到未条的後面,她愣住了。

    凌……这个男人……

    泪水从脸上一颗颗的落下,打湿了她的手背。察觉到自己竟然哭了起来,她伸手抹去泪珠,笑自己的孩子气。要是让凌看见,他也会取笑她吧?会笑著取笑她幼稚,叫她不要哭吧?

    她怎麽可以说得出她和凌什麽都没有这种话?

    她是在欺骗自己而已吧?

    只是不敢去想,只是不敢去爱,半分也不敢走前。因为觉得像她这样的人,不配去想,但是,如果幸福就在触手可及的位置,她可以伸手去拿吗?

    --假如只是花一点勇气。

    字条的背後写著:

    楚宜,我喜欢你。真的喜欢。好喜欢好喜欢你。这样说,你会害怕吗?我有很多话想要对你说,想亲口对你说。

    我喜欢你。

    这就是,昨晚他对她说的话吧?

    *    *    *

    本来戴楚宜是打算乖乖的待在家的,可是接到林老太一通电话,说仅馀的盆栽被小狗碰跌了,需要急救,所以请她过来帮忙。

    不好意思,特地叫你过来……林老太说道。

    不要紧的。戴楚宜不介意的微笑,看到地上摔破的盆栽,问道:是这几盆吗?

    是的,还有救吗?林老太担心地问。

    根没弄断,应该可以的。她用从家里带来了花盆和泥土,小心翼翼的把植物移植过去另一个花盆,几下就弄好了,看见这样,林老太的皱头才缓缓舒开来。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再弄几次就没了。林老太忍不住抱怨。那是她最喜欢的花。

    小狗是比较顽皮呢。她看了看,没看到小狗的身影。

    我的儿子带它下去散步了。林老太解答她的疑惑,看了她一眼,她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楚宜,我有个不情之请,可以把这些花都暂寄在你的店吗?我的儿子说他会租下隔邻的那个单位,可是要一个月後才能入伙,所以……

    但是店里的位置不足够,不如搬过来我家先放一阵子好吗?

    求之不得!听见她答应,林老太才放心下来。

    我明天过来搬吧?

    怎好还劳烦你?

    我又好意思让老人家来搬吗?戴楚宜温柔地笑言。

    我叫我的儿子过来帮忙,那你们也可以见过面。

    听到林老太的话,知道她的意思。戴楚宜的脸色有点尴尬,林老太,对不起……其实我……

    怎麽说好呢?昨天她才说她和凌没什麽呀,可是如果不照实说,就好像骗了林老太。我其实对凌……支支吾吾了一会,还是说不出口。

    林老太叹口气,果然真是喜欢那孩子吗?

    戴楚宜的脸乍红了起来。

    明白了、明白了。林老太笑著说,虽然如果你当我的媳妇我一定会很满意,可是你心里有了别人也没办法啦,也不用不好意思。昨天我看那孩子的模样,就知道他听见我们的话生气了,那你们也别拖拖拉拉了,快说清楚吧。

    戴楚宜羞涩地点点头。

    是的,她也要告诉凌,她的心意。

    *    *    *

    拖慢脚步回家,回到家里,戴楚宜坐著等凌回来,手里还握著那字条,怕自己眼花看错。差不多到晚饭的时间了,凌应该差不多回来了吧?她的心里有些紧张,也不知道紧张什麽,不过就是说实话而已。

    叮叮。突如其来的门铃声,打破了沉默,让她吓了一跳,整个人几乎要弹跳起来。

    凌忘了带钥匙吗?

    她深呼吸一口气,打开门:凌……

    才刚说出头一个字,看见来人,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7鲜币)再遇见的人

    戴楚宜的脑海一片发白,无法反应的看著前面,瞳仁放大,向来圆亮的眼眸却失去了焦点;除了指尖开始颤抖,她整个人全然无法动弹,呆立原地。

    彷佛相望站立了一世纪後,那个人才开口。

    楚宜。总是爽朗的声音带著疲惫,却还是记忆中的声音。

    看著眼前人,好像回到多年前,回到那个彼此无话不谈的时刻、回到那个无忧无虑的时候,几乎要让她忘记──其实不过是一年多前的事。

    一年,人面全非。

    再也无法回到最初。

    她,以为这个人再也不会出现在她面前。

    她,本来以为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可是,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一切回忆好像从来没有消失似的向她扑面打来,犹如从来都没有忘记。

    戴楚宜的脸慢慢勾起了讽刺的笑容。

    多可笑,花了这麽多时间忘记的事情,只是一瞬间,就回到脑海;不费吹灰之力,就让花过的努力变得徒劳无功。

    但是,她以为她会崩溃,可是没有,她还能站在她的面前。这是她想也没想过的事情。

    看到戴楚宜黯沉的眼眸,来人的手也在颤抖。对不起……

    戴楚宜却别过脸。

    对不起吗……

    她好想问,道歉有用吗?

    为什麽?戴楚宜闭上眼,掩去眼里的情感,最终只是如此低声问道。

    为什麽?什麽为什麽?

    为什麽要做那样的事情?

    为什麽要来?

    还是为什麽要道歉?

    对不起……明知道道歉千次百次也是没有用的,来人却还是一再道歉。是不是除了道歉,她根本无话可说?

    三三,你为什麽来了?戴楚宜再次张开眼,冷静的说。

    她的话,让程三三如中雷殛般不能动弹。

    是啊,不应该出现在她的面前,不应该啊。

    三三。

    她曾经的好朋友,那个最好最好的朋友,那个让她以为大家会一辈子好朋友的好朋友,那个她的伴娘,那个应该祝福她的人,那个背叛了她的人。

    该怎麽面对?

    而身为背叛对方的人,又该怎样面对?

    程三三眼里满是难堪,不是戴楚宜让她感到难堪,而是她为自己曾做过的事情感到难堪,明明有要说的话,说不出话来。

    你是来解释?是道歉?还是想看看现在的我怎样?淡淡的语气像聊天一样。

    这样的戴楚宜让程三三更是觉得陌生。再也不是她认识的楚宜了。不过是一年,是因为她吧?是因为她所做的事情吧?

    都是她……

    我知道你有了新的生活,我不应该来打扰你的,可是……程三三艰涩地开口。我需要你的帮助。

    帮助?戴楚宜愣了一愣。

    我想你回去看铭。不敢看向她。

    皱眉。什麽意思?铭,叫得多亲切,她和他一起不就已经好了吗?为什麽还要她回去看他?她想怎样?忍不住冲口而出:还要我看看你们恩爱的模样,恭喜你们吗?

    程三三握著拳头。果然是看见了吧?看见那丑陋的一幕……

    不是这样的……程三三垂下眼。一年前,铭因车祸掉断了腿,自此之後他就不愿意再见任何人,我们起初以为他只是一时间无法接受,但是他一直自暴自弃,已经整整一年没有出过房门半步……说著说著,程三三哽咽了起来。我想你劝劝他……

    什麽?!唐书铭……跌断了腿?

    为什麽?

    听到她的话,戴楚宜不能置信的无法动弹,震惊的看著她,良久,她抑压内心的感觉,强自己冷淡的、缓缓的道:有你在他身边不就好了吗?为什麽要我?

    程三三知道当日是自己做错了,戴楚宜冷淡的反应无可厚非。他们这麽伤害她……她无法想像他们的伤害对她来说有多深、有多痛。她是楚宜最好的姊妹,而她,背叛了她。可是……

    不是这样的。程三三嗓音沙哑的说。是我的错,与铭无关……他爱的人,由始至终只有你一个……

    即使怎麽不愿意承认,却无法不承认,那个残忍的现实。

    由始至终,唐书铭都没有爱过她。

    由始至终,唐书铭都只爱著戴楚宜一个。

    你想要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情吗?程三三抬眼看著戴楚宜。

    (9鲜币)真相

    多麽令人妒忌与憎恨啊。

    无论她做什麽,都不可能得到他的心。

    无论她多爱他,他都不会爱她半分。

    她,早就知道,早就应该知道。

    即使,在很久以前,她倾慕他、爱著他、深深的,他却从没有用看著楚宜那样的眼神看过她。爱情,不是谁先爱谁、谁爱谁多就能够决定的事情。所以,她才一直把心底那份爱慕掩埋。就在戴楚宜害羞的告诉她,他们在一起了,她就知道,这份感情,根本不应该出现,也在当天夭折。

    是我下药的,他,什麽都不知道。程三三垂下眼睫,戴楚宜无法从她的眼里读出什麽,只听见她忧伤的声音缓缓的把事情道出:我的父亲欠下人一大笔债务,无法偿还,有一天,一个人向我提供解决的办法:向唐书铭下药,让他与我发生关系,他就会替我还掉父亲那笔债。

    虽然已经过去,她也尝试平静的道出,但是她的声音却还是控制不了的微微颤抖。

    程三三的嘴角扯出痛苦的弧度,也许是我自私吧,这麽无稽的事情我竟也答应了,没有去思考深究其中的原委以及後果。

    戴楚宜有点怔然错愕,半晌过後,艰难地开口:你……爱他吗?

    是因为爱著他,所以才愿意这样做?

    如果她不是爱著唐书铭,她又怎麽可能愿意做这样的事情?

    对不起。滴下了愧疚的泪。我没有选择。那时候,我什麽事情都可以做,更何况……是他。

    不愿意欺骗戴楚宜,她低声说道。

    这个丑陋的她,背叛的,不只是身体,而是感情。

    明知道他们即将要结婚,她却还是选择做这样的事情。

    不只是因为出於无奈,更是出於心底里的渴望。想要成为他的女人,哪怕只是一次,哪怕他根本不可能记住。

    她没有让戴楚宜反应,略带哽咽的继续道:可是那件事发生之後,他是没有当晚的记忆的,他不知道自己做过那样的事情,他以为你无故失踪,害怕的拚命找你,让自己弄得疲累不堪。後来有一次他以为自己见到你,过马路的时候就不小心被车撞到,断了腿……试图说得淡然,但是事实却如此残忍,说到後来,程三三的话语变得零碎。他……一直都深爱著你啊……

    是她啊,都是她的错!如果当天她没有答应那个人的要求,没有与他发生关系,一切就不会发生了。如果她不是私心愿意这麽做……楚宜就不会离开,书铭也不会因此而断了腿……

    是她,把一切弄至如斯田地;为什麽要承受的人,是他们呢?

    泪水落下,却洗不去她的罪、洗不去他们的过去。

    对不起、对不起……如果可以,她真的情愿一切没有发生过,如果早知道会这样……即使要她下地狱,她也无所谓。

    尤其是看著戴楚宜震惊绝望的神情……

    然而,残忍的事实是──做错了的事,无法回头。

    你是在说谎是不是?听见程三三的话,戴楚宜不敢相信的问道,动也不动的站立在那里,咬住唇,失了神般不住摇头,无法相信自己听见的话。

    怎麽可能!

    不是真的!

    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怎麽可能会是这样?

    是那天吗?

    就是她和风在宠物店对面街碰上他那天吗?

    程三三知道她一时间没法接受,只是静默不说话。

    你为什麽不说话?为什麽不说那是假的?因为她,断了腿,他,什麽都不知道,他爱著她……

    程三三的话,不断的冲击著她的脑海,眼前的一切变得不真实,回忆里的一切也变得不真实。

    从来没有想过真相是这样……

    对不起……

    明星校园最新章节

    程三三难过的说道,看著戴楚宜崩溃的跌坐在地上,她的心发紧似的疼痛。

    不是想打扰她的生活,可是,她没有办法呀!看著唐书铭自暴自弃,日益消瘦,不想活下去的模样,她真的觉得他好像就想就此死去……

    她的心好慌、好乱,但是无能为力。

    因为,能救他的人,不是她,不是她啊……

    可是现在,她又做得对了吗?

    明知道楚宜已经有了新的生活,她却自私的要把她牵扯进来。可是,她深爱著那个男人,只要他能够得救……

    她好自私啊!

    为什麽……那天的片段一回又一回的在她的脑海里重演,仔细想想,当日唐书铭露出的是看到她和风时绝望的眼神,那沮丧失神的模样……

    为什麽当时她就没有发现?

    如果那时候,她向前问清楚,也许,是不是一切就不会发生?

    如果那时候,她没有选择逃避……

    她为什麽连让他解释的机会也没有?

    因为她没有停下脚步,所以他才会遇上车祸。

    是我害了他……吗?只顾著自己的痛苦,一心认为他背叛了她,什麽都不问,什麽都不说,选择了逃避。

    泪水不断的、不断的落下,断了线,滚下地,无法止住,为什麽现在才告诉我?

    为什麽现在要告诉她……

    那个人不让我说出来。眼睑底下尽是灰黯的黑色倦意,泪水淹红了她的眼,没法再拥有那双明亮自信的眼眸。

    程三三知道自己的要求有多无耻,有多自私,她却还是困难地开口:如果不是无计可施,我也不想来找你,你能回去看他吗?

    只是,如果是为了那个男人,再无耻的再不堪的,她也做得出来。

    只要他不再恨著,只要他愿意再次站起来,她,什麽都可以做……

    (12鲜币)相拥;再见

    门锁被打开的声音划破一片静谧,彷佛要打破空气中的闷气,推门之前,凌握著门把的手顿了顿,似是在犹豫什麽,最後,他还是深呼吸了口气,楚宜,我回来了。边说著,凌边缓缓的走进来,手上还拿著从不同的店里买回来的外卖。

    看到她呆坐在沙发上,他放下东西,走了过来,摸了摸她的发,怎麽在发傻?

    他的声音好像没能即时传到她的耳里,隔了一会,她才如梦初醒般抬眼看他:啊?凌?

    对不起,晚了回来。你饿了吗?凝望著她,他轻轻的说。

    又是这种眼神吗?

    跟那时候相像的眼神……

    不、不要紧。彷佛怕被他看出什麽端倪,她微微撇开眼,不敢迎向他的视线。

    看到她失神的模样,凌的眉心拢起,脸上却是展开了笑。我买了很多你爱吃的回来啊,快来吃啊。

    他缓缓把食物拿出来,把盒子一个又一个的打开,有沙拉、蚵仔煎、薄饼,还有很各式各样的甜品──泡芙、芝士蛋糕、牛奶蛋糕、巧克力蛋糕……

    她一脸惊异,怎麽这麽多?能吃得完吗?

    怎麽不能?他只是微笑,把她拥进怀里,眼对著她,没让她逃避他的视线,宠溺的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我的肚子很饿呢。

    坚实的胸膛紧贴著她柔软的身子,她慌乱的看著他,凌……

    叹了口气,没什麽逾矩的行为,我只是突然想拥著你,让我就这样抱著你。一会、一会就好。把头埋在她的颈项,闷声说道。没有别的意图,只是想紧紧的拥抱著她。

    他的手颤抖著。抱得那样近、那般小心冀冀。

    戴楚宜眨眨眼,彷佛意识到什麽,怔愣著,无法自制,泪水不自觉的落下。你,听见了吗?

    她发现,原来她还是这般爱哭,从来没有变过,她以为自己变得坚强了,其实不然;只是因为这个人,一直就伴在她的身旁,让她不再哭泣而已。

    而在她哭泣的时候,他总是让出他的肩膀,让她放肆的哭泣。

    如果再也没法依赖他,该怎麽办?

    如果以後他不再在她的身边,该怎麽办?

    一想到这,她就无法止住眼泪。

    别哭。抚摸她的发,她的发,比起初相识的时候,长了很多。才不过一年。

    凌……对不起……我必须要回去……

    嗯。他回来的时候,就听见那个女子与戴楚宜在门外的说话。

    如果没有听见,多好;可以假装什麽都不知道。那麽,他可以肆意握著她的手,不让她离开,不让她走。

    几乎是在听见的一刹那,他就知道她会这样做。

    因为,她的心……还是爱著那个人吧?

    那时候,我不应该这样一走了之的,是因为我不够成熟,他才会这样……她续道,好好面对唐书铭,好好面对这一切,把一切弄好了,才可以回来。想让他重新振作,这也许需要一点时间。

    不能再逃避了。

    就是一直在逃避,就是因为不够坚强,所以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她当初能够硬朗一点、坦率一些,事情也许就不会变成这样。可是没有如果,既然如此,那麽她现在所能做的,就是把握现在能够改变的一切,面对从前没有面对的事情,无法回到过去,但是还是有能做的事情。

    至少,好好与唐书铭解释清楚。

    至少,在告诉凌她爱他之前,把一切都弄好。

    不可以只是依赖他,不可以只是自私地享用他的温柔。

    听到她的话,凌的心头一冷,是啊,她一直都很在意遇过那样的事情……

    可是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可能遇上她。

    遇上她,是他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

    所以,可不可以不走?可不可以,不要不回来?

    楚宜……要努力。但这些任性的话,他不敢说出来。那些他好想问的问题,他也终究没能问出口。他只能这般说著,他的心里是完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麽,他甚至连一句他不想看见这样的她也说不出口,明知道她要离开,说那些话,只会让她徒添难过而已。

    没有必要说。那些他心里的话,那些想说的话,都不必说……

    他的心疼痛著,那种疼痛的感觉像是心脏被丢弃在海水中一样,又彷佛有些什麽在噬咬,他说不出那是怎生的一种疼痛,只知道这种疼痛侵蚀了他的神经……

    始终无法留住她啊。

    纵然不想她走,却也不想她走得难过。

    凌……戴楚宜唤著他的名字,带著哭音。

    别这麽温柔,会让她不想离开他,不想离开……

    可是,她能这麽自私吗?她可以不顾一切的当作什麽都没发生过,任由唐书铭无法再次站起来吗?

    想要变得更好,想要能完完全全的告诉他,她的心意;所以,她一定要回去。

    凌……声音沙哑,抱紧了他,却知道自己捉不住什麽。只能如此叫他,除了这样,还可以说什麽?泪水一颗接一颗的落,在她的脸上划出了泪痕。

    凌想起了那天,他不断唤著她的名,那时候,他的心里还觉得如此幸福呢。幸福……原来一直离他很远。

    他闭上眼。

    如果他有足够的勇气,叫她留下,她又会离开吗?

    他能这般自私吗?

    这个女孩总是很傻,要把一切都背负在身,即使此刻他她真的留下来,她的心却会不安,尤其是她知道他为了她而断了双腿--那个男人更是她爱的,她又怎麽可能当作若无其事;明知道强要留下无法释怀的她,这样的她,无法快乐,也要留下她吗?

    如果他有足够的自信,他就会相信,她会回来的。可是,他有吗?

    他没有。

    快吃晚饭吧,是你最喜欢的食物,会冷掉的。平静地说著,用指尖拭去她的泪。

    嗯。她吸了吸鼻子,吃著凌买回来的食物。

    两人默默的吃著,像平常一般聊天说笑,说著林老太的花、说著街边的猫、说著楼上的邻居,谁也没有再提那件事,不问何时离去,不问是否会回来。

    要解决那过多的食物实在太困难,但是两人都继续吃,谁也不说饱,两人吃得很慢,害怕时间的流逝,戴楚宜深深的看著他,想要把他的一切都记住,往後面对什麽,都要想起他,只要想起他,就能坚强起来。她想。

    这晚,他们躺在同一张床上,什麽都没有做,只是紧紧的拥著彼此。

    发丝相缠,身体相依。

    只要紧紧的相拥,没有去深究这样的相依能维持多久、没有去想是否被爱著。

    因为今夜过後,一切都会消失,一切都没有意义。

    因此,只想把彼此都抱得更紧,让彼此的体温能化成对方的温暖。

    然後,但愿有一天,在回忆起对方的温柔的时候,对方也同样想起了自己的温暖。

    (7鲜币)过去的片段(铭)

    阳光和熙。这是个明媚的下午。

    两个女孩走在路上,手上捧著做功课的书籍,而两人手上的书籍高得如一座山,几乎要把她们的脸掩住了,两人并肩而行,所以还能看见对方,看到这样子,两人不禁同时笑了起来。

    你还能看得到路吗?需要我帮忙吗?比较矮小的女孩笑著问道。三三好好笑喔……

    你先顾著你自己吧。程三三长得比较高,拥有一双修长的美腿,白皙的皮肤在阳光的照耀下有些透红,一头柔顺的长发,双眼皮的美眸是清朗直率的,鼻子小巧而高挺,是个美人儿;相对来说,走在她身旁的女孩便显得平凡得多,什麽都不很突出的,走在路上,不会让人多看几眼,唯有那双灵动温柔的眼眸,让人感到这是个平凡但可爱的女孩。我还记得呢,某人第一天上学就在我的面前跌个吃狗屎……

    哎,你怎麽还提这事?女孩懊恼地蹙起了眉。

    那天下雨,她赶著去上别课,脚一滑就跌倒了,校服裙都弄破了,其他同学都哈哈的大笑起来,那时候的程三三白了他们一眼,说他们怎麽不伸出援手,把她扶起来,带她到保健室,还为她缝上裙子──她啊,就诧异於程三三的好手工。

    这件事一直是她中学生涯的y影,同学们常常取笑她要她小心走路,当然他们都是没有恶意的,但她就是会尴尬地说不出话来。

    不过他们的关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之後她还试过因为陷入自己的思考中而撞上玻璃门。那次又是程三三帮她解围。

    程三三是个爽朗的女孩,长得漂亮,说话直率,做事很认真,同学们都喜欢程三三,不过她倒不会特别因此而感到高兴,因为这为她惹来了不少粉丝,有时会悄悄等她放学,装作与她偶遇,有时会偷偷送她情书,程三三十分讨厌这样。她总是在说:有什麽说清楚就好,磨磨蹭蹭的不知道在干吗。

    程三三跟害羞的她完全不同,程三三喜欢做什麽就做什麽,喜欢说什麽就说什麽。不知

    为何,这样的两人竟然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

    我也不知道为什麽这件事偶尔就会在我的脑海出现呀。程三三假装神秘的对她说,偶尔还会梦见当日的事呢……

    真的吗?有这麽夸张?话音刚落,手一滑,便响起了一阵啪啦啪啦的声音。

    书,全都掉在地上了。

    可爱的p股也无可避免的亲吻石地。

    程三三见状,连忙放下手上的书,想要扶起她。你怎麽又跌倒了?

    但是一只好看的大手却快她一步把女孩扶起来。你没事吧?

    对不起,我有撞著你吗?女孩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好意思地道歉。

    看来你比较严重吧?他还听见砰的一声。

    女孩的脸瞬间红了。我没事,真的很对不起。

    没关系,不过你把书叠得这麽高,连路都看不到了,很危险的。

    对不起。像是受到教训的小孩,女孩又是道歉。

    你怎麽这麽喜欢说对不起啊。男人莞尔地微笑。还一直低著头的。

    女孩听到他这麽说,只好尴尬地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如玉般的俊颜,架著眼镜,细长的眼里透著温柔,视线认真而专注,鼻子刚挺笔直,唇畔此时挂著温文的笑,是个清爽的男孩。

    你们是刚进来的新生吗?男孩向两人提问。

    嗯。

    如果这麽多书可以借车子的。她们大概不知道吧?

    竟然!程三三惊讶地说道。

    是的,你们是要回宿舍?边问边处理地上的书本,手指纤长美丽,女孩也弯身把书本拾起来。

    对啊。程三三还在觉得自己很蠢,也帮忙收拾了。

    我来帮你们拿吧。男孩向她们笑,女孩怔怔地看著他,他的笑,跟今天的阳光好像啊。

    我叫唐书铭,你们呢?

    程三三。看到女孩有些出神,程三三替她回答:她叫戴楚宜。

    *      *      *

    呼,请大家不要觉得莫名其妙,之後几章比较纯爱(?!),是一些过去的片段,因为某人准备再次出场了。不过结果会是……?个中原因又是……?敬请期待!

    (纳米)

    更多 txt 好书 敬请登录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