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洁梅 > 章节目录 第 5第 部分

第 5第 部分

    “你怕什?呢?”温佩仪道:“瞧你这小p眼儿,多细致漂亮啊,这?荒废不用,岂不是可惜了。再说,这一个月来,给人搞也搞过了,干也干过了,塞这?小根短东西,难道还怕痛吗?”

    “温姨,我……我不想……”说着,白洁梅忍不住掉下眼泪,却立即又扭着p股挣扎起来。那双姊妹正站在她身后,手法笨拙地试着将小短棒往她p眼塞去,吓得她惊声连连,哭叫着不要。

    “不想?不想又能怎样呢?小侄女,既然来了,这辈子就别想离开啦!打温姨进来这,多少年了?前前后后进来多少姊妹,自杀死的有,给玩死的也不少,可主人神通广大,我们这批贱便是死了,也是逃出不去的。”

    想起母y泽的通天邪术,白洁梅泛起一种永远无力抵抗的颓丧感,不由得俯桌痛哭。

    前途茫茫,不知何去何从,还不如一死了之。但就算死了,还是得受那无穷无尽的折磨,还是逃脱不了这y欲地狱!

    “洁梅,温姨劝你还是看开些吧!只要你向主人屈服,那?不但没有痛苦,享受到的欢乐,不知道美过外头尘世多少倍呢!到时候,你连当神仙也不愿意了,又怎?会想着要出去呢?”

    温佩仪笑道:“我看那袁大爷对你满有心的,只要你顺从他、取悦他,以你这样的尤物宝贝,他一定会把你带离回自己府里,宠上天去,你又哪怕下半辈子,你母子俩没有好日子过呢?”

    听着这合情合理的劝说,白洁梅屡受摧残,锐气折尽的心灵,默默地接受了。

    是的,眼前似乎也只有这条路了!

    在母女三人的眼光中,白洁梅抿着嘴唇,万分艰难地点了点头!

    p股不再挣扎乱动,两名小女孩轻而易举地,将小短棒塞进p眼里。白洁梅感到一阵疼痛,随即又趴在桌上呜咽不已。

    塞好短棒,再帮白洁梅套好亵裤,母女三人相视一眼,都露出满意的微笑。

    任务成功了。回去之后,主人会怎样地恩赏自己呢?

    啊!真是期待啊!

    第九幕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白洁梅给黑布缠上了眼睛,默默地给温佩仪搀扶着,一步一步地慢慢走向自己的未来。

    在耳边,温佩仪仍不住地劝说。宋家与袁慰亭仇深似海,除非她愿意婉转承欢,否则以袁慰亭的辣手,儿子必定受尽酷刑而死,为了保住这宋家最后一条命根,什?苦楚都要忍下来才行。

    白洁梅只是微微地点头。她没有选择,屡受屈辱的心灵,早已失去求死的骨气,那?,这就是自己唯一的一条路了!

    在甬道里来回盘绕,过了顿饭功夫之后,似乎来到一个十分空旷的地方,温佩仪告诉她可以取下蒙眼黑布,然后母女三人就离开了。

    白洁梅迟疑地取下黑布,当眼睛重见光明的?那,两旁响起如雷似的喝声。

    “威……武!!!”

    没想到身边竟有那?多人,白洁梅大吃一惊,而官府似的威厉口号,骤在耳边响起,亦是令她心头剧震。此时,一把怪声怪气的腔调,y恻恻地传进耳里。

    “大胆犯妇!既见本官,为何不跪!左右,让这刁妇跪下!”

    白洁梅还没意会这是怎?回事,两边传来人声,跟着双腿一阵剧痛,给人一g子打在后脚踝,疼得跪倒在地上,她想要挥手挣扎,但两手已经分别给人拿住,反扣在背后,整个人就这?俯趴地跪在地上。

    睁眼看清环境,立身处是一个完全仿衙门式的厅堂,正前方挂着“明镜高悬”的匾额,母y泽身穿知府官服,端坐其下;两旁各有十来名半l少女,手持廷杖,神情严肃地扮作衙役。

    母y泽背后门帘低垂,内中有一道人影,隔着珠帘,看着堂下发生的一切,灼热而放肆的目光,一如这一月来的…一夜,刺痛着她的肌肤,让身子都发热起来。

    “乓!”的一声,母y泽重拍醒堂木,大有知府审犯人的势态,“堂下所跪何人?速速报上名来!”

    白洁梅一怔,还没想清该说什?,母y泽又是一拍醒堂木,喝道:“大胆!你以为拒不吐实,就能瞒过本官吗?本官早已查得一清二楚,你这y妇姓白,名洁梅,京城人士,先配予袁家,后来你贪y好色,毁约嫁入宋家,之后……”母y泽滔滔不绝地说着,将白洁梅生平说得清清楚楚,只是…件事都刻意予以扭曲,把她说成了天下第一y贱妇人。

    旁边的三名书记专心抄录,母y泽说一句,她们便战战兢兢地誊在纸上。指控的言词严苛,用语污秽,白洁梅先是默不作声地听着,后来实在忍耐不住,拼命地摇头,出声反驳。

    “……所以,宋家之亡,实毁于你这y妇一人之手,白洁梅,你犯下的罪行真是令人发指啊!”

    “你胡说!凶手根本就是你们……”

    “大胆!本官说话,哪有你c嘴的份!”母y泽扔下一块刑板,喝道:“左右!掌嘴十下!”

    一名身形高佻,却目光呆滞的l女,执起刑板,一手托起白洁梅下巴,另一手不由分说,刑板“啪啪”不绝地打在那白晰脸颊上,连续十下,打得白洁梅脸颊肿起,脑子里嗡嗡作响,疼得几欲晕去。

    “今日本官人证物证俱在,务必要你这y妇心服口服,无从抵赖。”母y泽怪笑道:“来人啊!将证物呈上。”

    命令一下,自有人捧着一样盖着黄布的圆形物体,呈至母y泽面前。

    “好!拿去予这y妇对质!”

    东西拿至白洁梅面前,她两臂都给人反剪在背后,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黄布被掀开,露出其下的证物。

    黄布飘落的同时,凄惨的尖叫声响起。木托盘上,赫然是一颗人头。

    宋老太爷的人头!

    她公公的人头!

    “爹……!!”白洁梅抑制不住地痛哭出声,在挣扎无效之后,下意识地把头别开,不想目睹这副残酷景象,但却给人抓住头发,强把脑袋扭回去,她与那首级目光相对。

    已经干瘪的人头,保存得相当完好,仿佛被凝结在断气的那一刻。两眼暴瞪,青筋突出,明显地是死不瞑目。记得母y泽先前说过,老太爷是被着观看妻子儿女l伦y交的画面,当场暴毙的;而他怒睁的双眼里,有悲愤、不甘、哀怜,以及最深刻的怨恨。这些眼神,此刻直视着他的媳妇。

    “你这y妇,还敢狡辩不是你的错。若不是当日你只顾着携子潜逃,不理其他人死活,他们又怎?会落得这般田地?嘿!宋老爷子平时待你不薄,想不到却给儿媳妇抛弃,他一个老人家遂至活活气死,好可怜啊!”

    不是!不是这样的!

    白洁梅嘴巴被住,心中却有个声音在狂喊。当日离家前,她有留书给各家人,其中公公曾当面对谈,他老人家还表示说,他行动不便,故不肯与自己同行,愿意为了拖延时间,留下阻敌。这样的慈爱,又怎?会怨恨自己呢?

    她死命地摇着头,泪水夺眶而出,被住的嘴里尖声悲鸣着,想要向公公分辩,自己是无辜的,真正的祸首,是这些手段龌龊的小人啊!

    可是,那血淋淋的目光,诉说着一切的控诉,仿佛就是在指责她,是因为她的错,才让宋家变得如此惨状!

    “哼!红颜祸水,女人便是祸水的根源,你想,若不是你贪y好色,与姓宋的恋j情热,又怎?会害得宋家家破人亡?宋老爷子妻女被y,身首异处?”母y泽怪笑道:“而你这y当的贱妇不但不知悔改,还继续勾引你的亲生儿子,在千百武林同道面前,犯下那l伦秽行,嘿!你可真是宋家的好母亲、好媳妇!”

    “呜……呜……”

    …

    悲怆的哀鸣不住响起,那不是哭声,而是白洁梅竭力想要分辩的挣扎。本来,在进来之前,受尽苦辱的她已打算向袁慰亭屈服,哪知道被母y泽这样折磨,使得原本昏沈的神智,回光反照似地清醒过来,再次向仇人抗拒。

    “哈!见了物证,你仍不肯俯首认罪吗?”母y泽冷笑一声,道:“好,本官就让人证与你对质,瞧你服是不服!”说着,他闭上眼睛,嘴里念念有词。

    y森气氛忽地笼罩四周,白洁梅心头泛起一股不祥预感,只听母y泽醒堂木一拍,口中尖锐呼哨一声,木拖盘上的无体首级,蓦地眼露绿光,仿佛有生命似的张开大口,飞离盘上,一口便咬在白洁梅丰满的左r上。

    “啊……啊……”

    令人血为之凝的惨叫,回荡在公堂之上。白洁梅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可是r尖传来的疼痛,又提醒她这并非梦境,而且人头眼睛瞪得比刚才还大,眼神中更多了股骇人的欲念,像个诡异的魔物,来回扫视她美丽的胴体。

    血,在白嫩肌肤上缓缓横流着。

    本已激动的精神,?那间便给至濒临崩溃,白洁梅猛地生出一股力气,撞开了两旁压制,却发现自己两臂已给反绑在背后,连试几下均无法挣脱,而咬住茹房的人头,又慢慢加重了力道。

    “不要……不要这样……救救我……救命啊!”

    在疯狂地扭摆身体之余,她发出歇斯底里的哀嚎声,白晰胴体滚倒在地上,却始终无法摆脱这妖异而固执的邪术。

    侍候在两旁的女衙役围了过来,让犯妇的滚动范围受限。…个人相互嘻嘻笑语,显然对这情形毫无感觉,只是引以为乐。

    当精神被紧绷到极限,白洁梅再也忍受不了,跪在地上,拼命地向堂上叩头。

    “求求大老爷,别再继续了……饶了我……饶了我吧!”

    “哼!贱人,如今你自愿认罪了吗?”

    “我认罪,我认罪,民妇愿意认罪。”当白洁梅抬起头,任谁都看得出来,那眼神是涣散而几近癫狂的;她口中也自称民妇,把这当作是公堂,意识中现实与否的分界已经被打乱了。

    “哦?那你倒说说看,自己犯的是什?罪啊!”母y泽嘿嘿一笑,却提出更窘迫的要求。他不要这女人只是默认罪名,而是要她自己捏造自己的罪名,这样,等时间长了,在潜意识里,她就会真的认为那是自己犯下的罪!

    “我……我……”白洁梅张口结舌,又哪里答得出来;母y泽喝道:“刁妇,看来不再给你点厉害的,你是不会招供的!”醒堂木一拍,原本只是紧咬在柔软茹房上的人头,又有了动作。

    而这一次,白洁梅感觉到,一条蜗牛也似,又粘又长的冰凉舌头,缠绕在自己r尖,慢慢地啜吸起来。极度恶心的感受,让她立刻有反胃的冲动。

    但,不可思议的是,那动作巧妙刺激着r蕾,让这具已经被调教得敏感之至的r体,渐渐有了反应。

    白洁梅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被人头含在口中的r蒂,像朵绽放的小花般,轻轻挺立,又酥又麻的感觉,勾起了一月来男女交欢的愉悦回忆,她微眯了眼,轻哼了出来。

    “嗯……真快活!”

    欢愉中,白洁梅不自觉地脸颊酡红,双腿扭搓,摩擦着腿间方寸,渴求着更进一步的抒解。这一月来无时不刻承沾雨露的r体,早已习惯,现在牝户个把时辰没有rjc入,甚至开始s痒起来,又哪堪这样的火辣刺激。

    但也就在这瞬间,她瞥见人头的眼神,就像自己公公重生,似笑非笑地望着她,那笑意中,满是挑逗、揶揄的y意,而r尖竟传来了被吸吮的触感。

    “哇!!”白洁梅尖叫着惊醒过来,忙对着堂上叩头,嘴里胡乱道:“我……我是祸水,我是y妇,都是因为我,才害得他们家破人亡的,是我错,都是我的错!”

    一记记响头,碰地有声,直把额头叩出血来。说话的同时,白洁梅是真的在对宋家人磕头忏悔。昏乱的脑中,隐隐想到,公公、婆婆、小姑、丈夫,还有许多家人受尽凌辱,自己却在审问中对敌人的邪法有了快感,这不是太不可饶恕了吗?

    但即使是这样想,这具魔性一般的成熟r体,仍对任何挑逗忠实地反应。当快感像涟漪似的涌上脑子,白洁梅真的好怕,她怕人家发现,自己的害怕,不是来自对人头的恐惧;而是源于享受挑情的r体。

    如果再被人发现这一点,那,自己真的没有脸再活下去了!

    听见耳后传来粗重喘息,母y泽对自己的作法感到满意。

    像白洁梅这样的女人,单是简简单单让她屈服,实在太无趣了。所以,当驯服已经足够,她有甘愿投降的打算时,就要重新地激起她的反抗心,然后再一次地将之摧毁,利用反复打击,让她堕落进更深的心灵地狱,这样,才是完美的调教。

    此刻的白洁梅,因为屡受折磨而神情憔悴,披头散发地叩头哀求,让人为之生怜;却又因体内的阵阵快感,肌肤绯红,娇声婉转,而散发一股掩不住的春情,两种风情夹杂,母y泽暗自感叹不已。

    “真是一块上好的材料,怪不得有人愿意为她痴迷十二年。的确,她们母子都是最好的美r啊!”在母y泽的刻意诱导下,白洁梅依次招供着根本不存在的罪行,而一如最初的预料,她甚至有些相信,自己所说的全都是事实!

    “所有的女人,名字都是母狗;打生下来起,就是为了侍奉主人、讨主人的欢心。母狗是世上最卑贱的东西,被人、给人jy是母狗最大的荣耀。”

    当她说出这些话时,两旁的l女衙役,嘻嘻窃笑,露出一副“是啊!你这笨母狗怎?连这?简单的事都不懂”的得意窃笑,显然早已被母y泽洗脑成功。

    “我是母狗,而且是一头又s又浪的y荡母狗。最怕牝x里空荡荡的,所以…天都需要男人来

    山贼夫君你过来笔趣阁

    c我,填满我的srd,让我快乐,让我满足。不管是什?男人,只要j巴大,都是我的好丈夫、好老公。”

    一声声若断若续的泣语,配上那楚楚容颜,就像啼血杜鹃,让人心疼。可是,听她所说的话语,又让任何男人都为之欲念高涨。

    “袁郎是最好的大j巴哥哥,为了要让他的大j巴,能…天c我的yrd,所以,我故意害垮宋家……”

    “哦?你背弃自己夫家,是不是因为那姓宋的姘夫是条软毛虫,床头精尽,所以给你抛弃啊?”

    “哪有这种事……”

    可是,稍一迟疑,干瘪人头又有动作,猛力吸吮着茹头,连咬带磨,熟练的动作,让她腿间整个热了起来。

    “不、不是的,和他没有关系,是我自己y荡、下贱,普通人不能满足我,只有袁郎……他……所以我才……”

    白洁梅涔涔泪下,过去流亡时,虽然辛苦,却过得有骨气,哪里想到自己会有这样堕落的一天,只能任由敌人摆布,说着自己不愿意的话语。

    想着想着,她不禁抬眼望向帘后的身影。这一月来的合体交欢,他在枕畔信誓旦旦地说爱着自己,既然如此,为什?又要让自己受这般苦楚呢?她明明已经打算向他臣服了啊!如果这些审问是保证的仪式,难道自己这样证明还不够吗?

    母y泽冷眼旁观,确认“移魂金丹”的效果已经发挥,这女人此刻时昏时醒,心智大乱,虽然对宋家仍有袒护,但也方便余下的几步,而现在,该把调教再提高一层了。

    “好,那?再说你上一个姘夫!”母y泽喝问道:“白洁梅,你之所以和自己儿子,干那见不得人的秽行,也是因为同样理由吗?”

    “不是那样的。”讲到心爱的儿子,白洁梅神智陡然一振,停顿一下后,她道:“我们之所以……是为了报仇,而且,我们母子之间是真心相爱的,绝对不是你说的那样……”

    话没说完,母y泽大笑道:“荒唐?你说报仇,难道你对袁大帅尚有怀恨之心吗?再说,你刚才明明招供说,是你自己害宋家家破人亡的,要报仇,也是找你来报?胡扯些个什?东西!”

    随着他的斥喝,原本一直缠据茹房不放的人头,突然开始往下爬行,像只人面蜘蛛似的,攀过平滑小腹,直越入女性最隐密的腿间。

    白洁梅大声尖叫,想要挣扎,把人头弄开,但两旁差役一拥而上,这次她们有备而来,人人都运起了武功,把白洁梅四肢大张地按躺在地上,其中一名特别将她臀部垫高,让她能清楚看见,那曾经是自己公公的人头,慢慢移到自己两腿之间。

    注视这幕恐怖景象,白洁梅惊慌失措,但即使是如此,她仍不想就此屈服。

    如果要说起生命中的三个男人,儿子绝对是她最爱的一人。除了母亲对孩子的舔犊之情,当那晚儿子占有了她的身体,她对这个由己所出的小男人,更有一份最纯的爱恋。

    她可以失去一切,却绝不想失去这个儿子,更不想失去对他的爱。因此,纵使意志几乎被磨消,白洁梅仍作着最顽强的心理挣扎。

    “不是的……我爱他……我是真的爱着他的!”

    “可笑!明明是你这荡妇夜里找不到男人,所以诱j了自己亲儿子,说什?爱不爱的。身为人母,没有教好子弟,反而与他l伦行秽,这等人伦丑事,亏你还有脸振振有词,本官若不重罚于你,如何向安慰世道人心!”

    母y泽口气严厉,两旁女奴们却暗中窃笑。l伦若是重罪,那他这个不知道已让几辈的后代,诞下多少子孙的欢喜教百年元老,又该怎?办呢?

    口中念动咒语,母y泽的邪法,催动c控物的动作。干瘪的人头蜘蛛,终于爬到白洁梅腿间,用那蛞蝓一般的湿滑长舌,舔舐着媳妇腿根处的鲜艳梅花。

    白洁梅高声惨呼,不仅是对那怪物的抵抗,也是想逃避一种被自己公公j污的嫌恶感,更糟的是,牝户直接受袭引发的舒爽感,再度让脑子麻痹了!

    “不要……放过我……求求你们放过我……”

    她竭力摆动身体,颠抖着臀部,希望能甩开那恶心的东西,但四肢给按住,动也动不了,而那些负责压制她的女衙役,更同时帮着搓揉她茹房,舔逗肚脐,一再地给予刺激。

    脑里昏昏沉沉的,两腿间仿佛给人点了把火,烧得全身暖洋洋的,意识就快要守不住了。当挣扎失效,白洁梅仍像将灭顶的溺水者,只想找个攀附物,而在神智越来越模糊的当口,一个名字出现在她意识里。

    “袁郎,救救我,救我啊!”白洁梅嘶声竭力地喊着,昏乱的意识,已根本不理解自己在说什?,只是一个劲地向目标求救。

    “我愿意作你的女人,一辈子伺候你,奉你当主子,永不有二心,求求你……救救我吧!你答应过,只要我向你臣服,你就会保护我的!”

    “笑话!像你这种和儿子l伦的y贱母狗,哪有资格让袁大帅垂青!嘿!你不是说自己爱着儿子吗?要是你真心追随大帅,又怎?会对别的男人有心呢?”

    明白母y泽的暗示,白洁梅瞪大眼睛,狂哭道:“不、我不要,我是真心爱着和竹儿的,求求你们,别再折磨我们母子了……”

    醒堂木再次拍响,这次,人头蜘蛛舔得更急,发着碧光的眼睛,直直盯着媳妇,脸上露出暧昧笑意。尽管早知道这是敌人邪法,但看着公公的脸上有这种表情,白洁梅仍是感到一种恶心的恐怖。

    突然,一个发现,让白洁梅的尖叫响彻云霄。

    “啊……!!”

    在她眼前,原本干瘪的人头,开始慢慢地腐烂。稀烂血r,自脸颊、额头上剥落,慢慢地融化,沾粘在雪白大腿上。

    当看到这样的一幕,白洁梅知道自己已经快要疯了。她拼命地想挣脱那些烂r,不让那些恶心东西玷污自己身体,但却徒劳无功。帮着压住她双腿的女衙役,还主动捞起那些血r泥浆,往她牝户外抹。

    更恐怖的是,白洁梅突然发现,那根令她羞耻不已的长舌,不再继续游移周边,正式地开始突入牝户,当湿暖膣r与粘冷长舌接触,恶心的感觉几乎使她吐出来,而更糟的是,她发现腐烂的征兆也同样出现在舌头上……

    “哇……啊啊……不要……不要啊……救我……袁郎你救我啊……”

    “哼!不要叫了,袁大帅不会看上你这下贱的猪狗的。”

    恐怖、恶心的疲劳轰炸,让白洁梅再也难以坚持下去,尽管仅余的理智还想挣扎,但某一部份的心灵却已悄悄背弃……

    “我招供、我招供了!”白洁梅大哭道:“我是y妇、是母狗,因为找不到男人来我,所以才诱j儿子,他和我l伦,只要有j巴能满足我,就算是儿子也无所谓……我是母狗,是愿意服从你们的贱母狗,求求你们饶了我,饶了我啊!”

    当白洁梅哭倒在地,母y泽也停下动作。他晓得,这阶段已经圆满完成了,可以转到最后阶段了。而且,背后传来的杀意越来越盛,如果再继续审问下去,或许后面的人耐性已经到极限了呢!

    说出背弃儿子的话语,白洁梅掩面痛哭。两腿间的人头,早已融成一团血r模糊,本来按住她手脚的女衙役,开始负责将这些血r泥浆擦拭干净。

    母y泽正准备要让犯妇划押认罪,一名帮着擦拭的女奴,朗声报告道:“启禀大人,这贱人的已经湿透了,请大人定夺。”

    “嘿!好个不知羞耻的s。”母y泽笑道:“连这样的审问都能想男人,你可真是天下第一y妇……”

    “随便你们怎?说都行,反正……反正我落在你们手上……”再也没了顾忌,白洁梅自暴自弃地大哭,向母y泽身后喊道:“袁郎!你为什?不出来?难道你就这样放你的女人给人欺负吗?”

    滴着委屈的泪水,她已经屈服了,与其落在母y泽这种人手上,还不如乖乖地做袁慰亭的女人,起码,不用受这种非人的凌辱。

    “哈哈!你不用急,要见大帅吗?没问题。”母y泽也不生气,打个手势,两名女衙役搀扶住两脚无力的白洁梅,慢慢走到高案之后。

    掀开帘幕,白洁梅惊呼出声。在后方斗室里有一个人,他的眼神自己是那?熟悉,他的身影自己是那?想念,可是,她怎样也不想在这时候面对他啊!

    她的亲骨r,宋乡竹,正赤l着身体,给人五花大绑地捆在一张椅子上。一个月不见,他看来消瘦许多,肌肤却不可思议地更加白嫩、曲线柔和。而袁慰亭,则斜靠在旁边的墙上,睨视着这场母子重逢。

    “竹儿……”白洁梅先是惊喜,继而本能地想转头逃跑,却给两名女衙役挟住,反将她推倒在地。还没等她再起身逃跑,刺耳的喝骂,毫不留情地传进她耳里。

    “母狗、你这头不要脸的母狗!”

    无论刚才的拷问有多痛苦,白洁梅都没有此刻痛心。她惊愕地抬起头,看着自己儿子气愤、厌恶的眼神,更听着他对自己的喝骂。

    “下贱的女人!你那?喜欢当母狗吗?你喜欢当就去当好了!”

    一声声无情的责?,让白洁梅心如刀割。从儿子的眼神,她知道他是真的发怒欲狂,却也伤心无比,显然母亲刚才的y乱场面,给他至深的打击。

    白洁梅心中难过,自己母子此刻已命悬人手,为什?儿子不能理解她的作为呢?儿子是她在世上最后的亲人了,如果连儿子都不要她了,那她该怎?办呢?她一定会发疯的!

    “竹儿,你原谅娘,你原谅娘。”白洁梅哀声道歉,往昔的慈母模样,现在已经消失无踪,只剩可怜的惨状。

    “娘这?做,都是为了我们母子啊!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不受到更坏的……”

    “住口,你这母狗,别拿我当借口,你做的一切都只为了你自己。”男孩愤恨道:“我全都看到了,你刚才是什?样子,牝户湿成那样,哪里是在受苦,根本是在享乐!还有这一个月,你忝不知耻的样子,居然还高兴地对仇人扭p股……这些样子,我全部都看到,你这只无耻的母狗。死有什?大不了的,我宁愿死,也不愿意像你一样苟且偷生!”

    “竹儿,你别这?说。”伤心之余,白洁梅急坏了,儿子根本不知道这群妖人的厉害,如果死可以解决问题,自己还用那?痛苦吗?

    “竹儿,你要原谅娘,娘是真的在为你、为宋家……”

    “呸!你也配叫娘?我和妹妹没有你这样的母亲,宋家也不会认你这母狗当媳妇!”男孩说着,一口唾沫吐在母亲脸上,恨恨道:“滚吧!去找你的大j巴袁郎解馋吧!”

    当唾沫被吐在脸上,白洁梅脑里乱烘烘地响成一片。连儿子都不要自己了,自己该何去何从呢?支持这一切,主要是希望能对儿子、对宋家有个交代,可是,现在变成这样了,自己的忍受又是为了什?呢?

    不能怪他们,因为是自己先背叛了他们!

    既然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就只能继续走下去,彻头彻尾做个背叛的女人吧!

    而自己的方向……转过头,眼前映出了袁慰亭健壮的身影。

    在那个男人的胯间,有条能令自己升上仙境的好j巴!

    明亮的眼眸,变得空d无神,白洁梅趴下身子,慢慢、慢慢地往袁慰亭爬去。背后似乎有什?声音响起,母y泽似乎在对儿子说些什?,不过,那都不重要了。

    “哼!案子还没审完呢!白洁梅,为了表示你的认错,本官要你划押认罪,嘿嘿!就把你憋着的这泡屎,去拉在你自己儿子的脸上吧!”

    耳边有人在说话,这些话是什?意思呢?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了,白洁梅睁着空d的眼神,手中紧紧握着令自己垂涎已久的rj,动作熟练地往嘴里塞,一面吸吮,一面侧着头,让rj的主人,温柔地爱抚她面颊。

    好像有人把自己举高了起来,下t凉飕飕的,是谁把她的裤子给剥掉了呢?

    肚子里咕噜咕噜的作响,异常的绞痛冲击肠壁,p眼里好像有根被放进很久的东西起了作用!

    在众人眼前,金黄色的洪流,由大白p股里喷出,抑止不住地往外泄洪。

    在下方,男孩给母亲的粪浆浇得满头脸,他被人强行掰开的嘴里,不住发出惨叫,而他胯间rj怒挺,给握在猥琐老人手中套弄,强而有力地一再喷出jy!

    这些东西都与白洁梅无关了,她再也不想清醒,因为只要清醒,就要面对那些痛苦与羞耻,更会对自己产生强烈的嫌恶感。而只要不醒来,就可以永远沈醉在这迷梦里,持续地往下堕落!

    此刻,白洁梅痴痴仰望上方,在那里,袁慰亭的面上泛起一片醉死人的温柔。

    “小y妇,你知道自己犯的罪里,最错的是哪一条吗?”

    “我……和儿子l伦,y荡、婊子……”

    “不对!你一切的罪,只是因为你生作女人。是女人,就注定是母狗,就活该要受这些罪,更何况,你还是头这?美的小母狗!”

    在京城近郊的某处乱葬岗,一株盘枝老树的枝干上,两颗母子的人头,对面贴挂,迎风飘零着。

    江湖人都知道,那是一对当众犯下l伦秽行的母子,受到帮里家法处置,剖心而死后,割下首级,挂于此处示众。此后,…当西风吹过坟场,似乎可以听见人头、冤魂的悲伤哭泣声。

    只是,在另一处无人知晓的地宫里,这对母子的正体,沈沦于其中,永难自拔,而无数女子的疯笑、嚎哭、呻吟、娇啼,伴随着坟场呜咽,交错不绝地响起。

    朱颜血的第一滴红泪,于焉坠落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