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狼王逐月 > 章节目录 第 5 部5分

第 5 部5分

    夫人。。。。。。况家夫妇有点不好意思。

    来,这些东西给玉露姊姊补身,让小宝宝在肚子裏多吸受营养。苏月翎要小么把东西交给况家男主人。

    谢谢夫人!

    姊姊还没告诉我,有孕多久了?这是她嫁进灵狼族後第一次遇到有人怀孕,苏月翎希望多了解一点,好准备将来替戟如天生个小宝宝。

    玉露无限温柔的低下头,手轻轻抚了抚还未隆起的小腹,才不过一个多月,要见到宝宝,还要等十四个月左右。

    这也是灵狼族特殊的地方,因为他们的生命周期长,而且生来就有特殊的能力,为了培育出健康优良的生命,他们在母体中要待上十六个足月,才会完全成熟。

    对母体来说,相对的也加重了怀胎的负担及辛苦。

    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苏月翎关心的问。

    没有太明显的,只是偶尔闻到太过腥气的食物会反胃而已,其他倒没什么。玉露回道。

    对了,我们还没向尤姑娘道谢呢!尤姑娘,谢谢你的帮忙,真是太感谢你了!况家男主人忽然想起来要向尤娜道谢,打断了妻子与苏月翎的对话。

    因为玉露本来在族裹的任务,就是每天早晚两次到镜山去查看人世间节气的运行。

    本来那并不是太辛苦的工作,只是对现在怀孕了的玉露来说,到镜山去的途中会经过险峻的高空断层,还有汹涌的天水河,是稍嫌危险了点。

    而当她有孕的消息传出後,尤娜立时向调配任务的戟连天表示,除了自己的工作外,她愿意在玉露待产期间接替她的工作。

    尤娜坐在一旁,见所人的目光聚集在她身上,露出落落大方的笑颜,况大哥、况大嫂,你们别客气,大家互相帮忙是应该的。就算没有我,族裏的人也都很愿意接替况大嫂的任务的。

    尤姑娘长得漂亮,心地又好,一定很多人追求吧?玉露看尤娜样貌美丽,性格又好,於是向尤长老间道,尤长老,尤姑娘可有婚配了?如果没有,我娘家有一个表亲,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让他们见个面,认识认识?

    听到她的话,尤娜眼儿一暗,心里呕了起来,脸上却还是挂著笑容,抢在祖父之前回话,况大嫂,谢谢你的好意,我年纪还小,不急,以後有机会再说吧!

    哼!任何男人都比不上她心目中的理想对象戟如天!

    她从小就喜欢著戟如天,好不容易等到她成年了,没想到竟然莫名其妙出现个苏月翎抢了她的戟哥哥!她绝对不放弃对戟如天的爱恋,总有一天地会将戟哥哥抢回来的!

    是啊,这丫头看起来是长大了,实际上还是个r臭未乾的倔丫头。等她再成熟点,看他们年轻人有没有缘分,让他们自己认识好了。

    尤长老对自己孙女的心思还会不清楚吗?他先用精厉的眼眸警告尤娜,然後才替孙女圆场。

    尤长老说的没错,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就像小幺,她哥哥也很替她c心呢,但也拿她没法儿,还不是得由著她高兴。苏月翎也笑著接下尤长老的话,故意用小幺来比喻。

    所以我说你是小老太婆!你的口气一点都不像大我一岁而已,什么年轻人不年轻人的。。。。。。小幺没心眼的回应,让大家都笑了。

    後来,苏月翎等人拒绝不了况家夫妇的热心,在他们家用了午餐後,才各自打道回府。

    Θ禁止转载Θ※※浪漫会馆独家制作※※Θ禁止转载Θ

    月儿。。。。。。

    戟如天无奈的看著怀中已经睡著的苏月翎。

    大手轻轻抚过她细致的眉眼,然後滑过她圆润的脸颊,下移到她丰美的唇上,用拇指摩揉她的软嫩。

    近来也不知怎么了,她在性a中异常敏感,总是没有多久就达到了高c……虽然她本来就很热情,但最近也太离谱了,他还没抽送几下,她就已经享受到极致的欢愉。

    除此之外,本来活力充沛的她最近常常赖床,从来不午睡的她也改变了习惯,总要睡到近黄昏时,才精神委靡不振的爬起来。

    连小幺都向他报怨过,说月儿最近都不太陪她到处玩了。

    她一向喜欢在夜裏,舒服的窝在他怀裏与他天南地北的闲聊打趣,但是现在跟他说不到两三句,她就沉沉的睡去。

    像现在,他还没回答完她的问话,她就已经睡著了。

    戟如天不禁担心起来。。。。。。虽然苏月翎看起来并不像生病,也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

    但他还是决定,明天他的任务就暂时交由戟连天处理,他要招来圣女及御女,让她们彻底的替苏月翎诊查。

    Θ禁止转载Θ※※浪漫会馆独家制作※※Θ禁止转载Θ

    苏月翎端坐在床上,任由圣女及御女在她身上摸来摸去。

    她瞥了眼坐在床前桌旁看著她的戟如天,似乎在说:跟你说没有事,还硬要麻烦人家来,这不是折腾人吗?

    戟如天收到她传递的讯息,安抚的对她笑了笑,要她耐住性子,乖乖的接受检查,好让他安心。

    正当夫妻俩眉来眼去的时候,穿著雪白长袍的圣女芊音及穿著浅绿短窄衣的御女良娘同时将手收回,从床边退下。

    苏月翎跟著起身,走到戟如天身边,任由他将她拉坐在他身边……他们看到芊音及良娘脸上的笑意,所以并不担心有什么问题。

    你们怎么一直笑,也不说话?你们在高兴什么?夫妻俩对看一眼,由苏月翎开口。

    芊音及良娘同时福身,向他们朗声齐道,恭喜狼王、贺喜夫人,咱们灵狼族就要有小王子或小公主了!

    那也没什……苏月翎下意识的回道,说话的同时,却被脑中忽然吸收理解的字句给惊呆了。

    反倒是戟如天完全听明白了,他高兴的将呆愣的苏月翎一把抱住,开心的问芊音及良娘,怀了多久了?

    被他的粗鲁吓著,芊音及良娘连忙阻止他的大力晃动,族长您轻点儿!小心别伤著了夫人。。。。。。

    听到她们的警告,戟如天立刻小心翼翼的搂住苏月翎,将她稳稳的抱在腿上,压抑不住的狂喜则明白的显示在他笑得开心的脸上。

    良娘看到他收敛了兴奋的情绪,才交代道,夫人已经有两个多月的身孕了,可能因为她底子还不错,所以才没能较早发现。

    她接著说道,夫人近来食欲应该比以前来得好吧?多吃点营养的食物,对母体及胎儿都好,所以要注意她吃的东西,别吃得太过生冷。

    我知道了。还有没有要注意的?戟如天忽然想到这些日子以来,他每晚都还向她需索著热情,之後他们还可以继续亲热吗?

    他一点也不保留的问了出来,夫妻之间的亲密行为,还可以……他下面的话声消失在苏月翎的手心中。

    本来还安分坐在他怀中,为怀了孩子而开心的苏月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话语。没想到他一点也不知害臊,连这种事也问得出口!

    她红著脸用手将他的嘴完全封住,根本不好意思看向芊音及良娘,你给我闭嘴!

    戟如天拉下她的手,不以为意的道,为什么不能问?这本来就要弄清楚,要不然伤了……他的嘴再次被小手捂住。

    你还说!你再说一句,看我还理不理你!她羞得不得了,挣扎著想滑下他的腿,不要再面对这尴尬的埸面。

    戟如天哪里肯放开她,於是两人拉扯了起来,完全忘了还有两个人站在一旁看著呢。

    芊音及良娘笑看这对恩爱的夫妻,决定将他们的注意力引回来,於是良娘做作的咳了咳,引起他们的注意。

    苏月翎因为良娘的声音,而想起了她们的存在,整个人伏进戟如天怀中,不好意思将脸露出来,手指故意掐了掐戟如天的腰r,满意的察觉到他吃痛的缩了下身子。

    眼尖的良娘并没有错过苏月翎可爱的小动作,难得看到狼王吃不开的模样,她脸上的笑意无法止住,所以她用明显带著笑意的声音回答戟如天的问题。

    亲密行为是没有问题的。良娘仔细的解释,在怀孕初期及後期是要比较小心一点,不能有太过剧烈的动作,也不好引起孕妇太过激动的情绪。现在夫人已经过了初期进入中期,所以只要体力没问题,并不会影响夫妻之间的房事。

    芦音再加了一句,刚刚已经检查过了,夫人的体力及健康情形都很好,狼王可以放心的做想做的事。

    往後要麻烦你们经常来看看月儿,她第一次怀胎,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她的健康是他最在乎的,所以他要求芊音及良娘多来看护。

    我们会的。狼王、夫人,我们先退下了。待会儿我就将这个喜讯发布出去,请主祭圣女替夫人向灵狼先祖圣灵祀奉,祈求夫人平安顺利的产下健康的王子或公主。

    去吧!戟如天点点头,让芊音及良娘退下。

    第十章

    房内被从窗外s进的日光,照映出温和的明亮。

    看窗外的亮度,此时不该还待在房裹的戟如天,却还埋在苏月翎柔软的娇躯内,亲密炽情的与她交缠在床榻上。

    嗯啊。。。。。。软腻的呻吟声从她口中发出。

    舒服吗?月儿。戟如天用手肘半支撑著身子,紧贴著她的背後,由後方将男性缓慢的在她湿软的花x中抽送。

    他将唇亲密的凑在她脸侧,啄吻著她的耳垂及颈肤,强忍住纵情驰骋的欲望,顾虑她即将生产而温柔的动作著。

    嗯。。。。。。舒服。。。。。。因为怀孕,她的身子更容易感到快意,不需要他刻意讨好,也能反应完全的热情。更何况他对她一向呵护爱惜,所以她很清楚,为了顾忌她的状况,他有多么自制。

    你好软、好湿。。。。。。他将肿胀的男性徐徐向外撤,在男性前端几乎完全脱离x口时,再挺臀将粗长缓慢的一寸寸向花x中挤入。

    他就这么耸弄著,享受著被她包裹的舒爽快意。

    大手伸进两人交h的部位,将手指完全浸染她泌出的丰沛蜜y,然後将那透明滑y抹在她因有孕而更加圆软硕大的茹房上,用粗砺的手指揉搓挤压硬实的茹头。

    啊……她的身子猛然一抽,下t已然有节奏的蠕动收缩起来。

    在他揉弄她如莓果般鲜红的茹头时,刹那间,花x深处流出大量热y,她就这么达到高c了。

    月儿。。。。。。看著她再次因为快感而被情潮侵袭,这已经是这场交欢中第三次了,她美丽迷乱的娇颜让他心怜不已。

    不忍心再折腾她,他稍稍加快在她体内的抽送,想让自己快点结束。

    他抬起她的下颚,吻住她湿润红肿的红唇,热切的激吻著,下身不停探入她急遽收缩的软绵rx中。

    唔。。。。。。他勾起她的小舌紧紧咂吮,鼓肿的男性终於在她紧缩的体内喷s出白灼的热y……

    平息了情欲後,戟如天精神奕奕的从床上起身,将自己及娇软无力的苏月翎打理清净。

    他拧了热毛巾将苏月翎身上沾染的爱y及jy拭净,轻手轻脚的替她将衣物穿戴整齐,然後将挺著大肚子的苏月翎抱到软榻上。

    当他轻轻将她放在软绵的方枕上时,苏月翎睁开美丽的眼,用手轻抚著他坚毅的脸,娇憨的轻喃,你要出门了?

    他侧脸亲吻她的小手,柔情万干的道,嗯,我要去看看连天。这几日他说东方的气象有点不对劲,要我过去看一下。只是例行公事而已。

    自从苏月拥怀孕後,他不管要上哪去,都会清清楚楚的向她交代,以防她心情不稳,也让她能随时掌握住他的行踪。

    看到苏月翎努力想睁开眼的模样,他亲了亲她的唇,向她道,都怪我不好,一大清早就让你累成这样。。。。。。你再睡会儿,我让侍女晚些再进来。

    苏月翎虽然听明白了,但浓浓的睡意侵袭著她的意识,让她只能迷迷糊糊的闷哼一声,就沉沉的睡著了。

    戟如天爱怜的替她盖上被子,低下头亲了下她圆鼓鼓的肚子,然後才起身出门。

    Θ禁止转载Θ※※浪漫会馆独家制作※※Θ禁止转载Θ

    到了近午,苏月翎才在侍女的伺候下用了早膳。

    临近产期的她,最近非常非常嗜睡,只要没事,她几乎都在睡觉。还好这种情形是正常的,不然戟如天会c心死。

    苏老爹三不五时就来房裏探望女儿,期待著小外孙的到来。现在苏老爹在同伴间可神气了,每天都将未来的小孙儿挂在嘴边,向同伴炫耀。

    苏月翎刚送走了苏老爹,侍女又走了进来。

    夫人,尤姑娘来了,您要见她吗?侍女有礼的问倚在软榻上休息的苏月翎。

    本来迷迷糊糊就快睡著的苏月翎,听到侍女的话,睁开微眯的眼儿,想了一会儿後跟侍女说,你请她进来吧!

    她用手撑起身子,在侍女的协助下起身。

    现在她已经进入怀孕後期,肚子大得不得了,如果没有人帮她,她肯定忙出一身汗都还没法儿起来呢。

    不一会儿,尤娜进了房,清丽的脸上漾著满满的笑意。

    嫂嫂好!她向苏月拥问好。

    好。来这儿坐。苏月翎亲切的向她招手,要尤娜坐到她身边的椅子。

    其实她老觉得尤娜怪怪的,但因为戟如天兄妹都把她当妹妹看待,再加上尤长老对她及她爹也很好,所以她也不好乱想什么。

    不过平日如果戟如天不在,尤娜从来不曾单独找过她,今天是吹了什么风,她竟然会到她屋裏来?

    而且每当尤娜亲热的喊她嫂嫂时,她总觉得尤娜的眼神透著古怪。。。。。。那种眼神她也搞不清楚是什么意思,反正就是觉得不对劲。

    尤娜姿态优雅的走到苏月翎旁坐下,明亮的大眼直盯著苏月翎的肚子,嫂嫂,你快生了吧?肚子好大喔!我记得况大嫂生的时候肚子也没你这么大呀!

    没错,玉露生的时候,她才刚发觉有孕,她也记得玉露的肚子并没有她这么大。不过在人世间也常有双生子,所以她倒不曾担心过。

    苏月翎用手揉揉圆圆的肚子,笑著对尤娜说,是呀!我也是这么觉得。。。。。。看来我会替你戟哥哥生个双生子呢,那就真是双喜临门了,不是吗?

    说到底,苏月翎就是对尤娜叫唤戟如天那种亲热的口吻很不舒服。想她当初见到戟如天,也不过叫声戟大哥而己,尤娜一个外姓姑娘,为什么比小幺这个亲妹妹叫得还要亲热?

    虽说苏月翎有时迷糊,可她还是有著小女人的计较心理,懂得吃醋,也会嫉妒的。

    被苏月翎一回,尤娜心裹气得不得了,眼儿一转,心里有了计较,端出天真的笑容,是吗?那戟哥哥一定很高兴。

    尤娜,来,喝茶。苏月翎将没有梳起的长发收拢,将它们拨到肩後,然後才替尤娜将茶碗盖掀开,将茶碗推到她面前。

    她不经意的动作,反而让白嫩颈间的吻痕露了出来,尤娜眼见那刺目的印记,更是气得牙痒痒。

    她伸手端起茶喝了一口,眼睛没有离开过苏月翎的颈间。

    她的眼神让苏月翎觉得奇怪,尤娜,怎么了?你在看什么?我颈子有什么不对吗?她用手摸了摸光滑的颈项,十分不解。

    尤娜眼儿一闪,嘴边挂上了甜笑,状似天真的开口,我只是在看,嫂嫂怎么没有带著鎏琅石呢?

    鎏琅石?好久没有听到这个名词了。当初戟如天跟她说过,鎏琅石是她娘藏在她体内的圣物,与戟如天在一起後,已经被拿出来了。。。。。。它不是应该在戟如天那里吗?为什么她要戴著鎏琅石呢?

    是呀!因为要找回鎏琅石,所以戟哥哥才会娶你,要不然。。。。。。啊!

    娶我妈妈吧帖吧

    尤娜做作的收口,表现出说错话的神情。

    哎呀,嫂嫂你别误会。。。。。。我是说鎏琅石是族中圣物,既然本来就在你身上,那就应该交由你保管才是。

    尤娜满意的看著自己的话发生作用……虽然苏月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不过她的脸色已经不像刚才那般轻松开朗了。

    那么珍贵的东西,怎么能交给我呢?要是掉了,我怎么跟所有族人交代?苏月翎强自镇定的回话,在心裏告诉自己不要相信尤娜的挑拨,但脑海却一直反覆著尤娜方才说的话。

    嫂嫂,你的脸色不太好,我看我还是先回去好了,你多休息休息呀!

    尤娜丢下了火种就拍拍p股走人,让那火种继续蔓延,然後引发狂烈的大火……

    Θ禁止转载Θ※※浪漫会馆独家制作※※Θ禁止转载Θ

    傍晚。

    侍女刚准备好晚膳,戟如天就回来了。

    狼王,您回来了!侍女对进门的戟如天道。

    夫人呢?他看到桌上丰富的饭菜,知道苏月翎还没有用晚膳。

    夫人还在内室,奴婢正准备去请夫人出来呢。侍女恭敬的回话。

    这裏有我就好了,你们放好东西就下去吧!晚点再进来收拾。说话的同时,戟如天的脚步已经向裏走去。

    他快步走进内室,一掀开纱帘,就看到苏月翎脸向著裏侧,躺在软榻上。

    走上前,他嘴裹唤著她,同时将她的身子轻轻翻转过来。月儿,别睡了,起来吃点东西……月儿?

    他略微诧异的看著目光清澈、并没有睡著的妻子,你没睡著?他伸手扶起她,替她将绣鞋套上,然後搀著她站好。

    最近睡太多了,所以不想睡。苏月翎看著眼前深情款款的丈夫,不愿意相信他娶她完全是为了鎏琅石,而不是因为爱她。

    明天御女会来吧?我看乾脆要她从明天起就住在这裏好了,你莫约这几日就要生了吧?他牵著她的手,搂著她变粗的腰一起朝外走去。

    应该不会这么快,第一胎怕会延後几日,而且我的产期应该是在下个月。在他的服侍下,她安稳的坐在饭桌前。

    戟如天盛了一碗花胶茜茸汤,用汤匙舀了替她吹凉,才喂给她喝。

    苏月翎顺从的喝下他喂的汤,伸手要接过汤碗,我自己来就好了,你吃你的吧。

    他缩回手,不让她碰到汤碗。我喜欢喂你。他又舀了匙汤喂到她嘴前。

    因为他坚持,苏月翎也不跟他抢,乖巧的让他喂食。

    在他舀汤的空档,她状似不经意的问,对了,鎏琅石呢?从上次看过一眼後,怎么就没再见过了?

    戟如天神色自若的笑道,现在它放在灵狼圣殿,交由圣女向圣灵祈福。

    是吗?可是我还满喜欢它的,不可以放在我这裏吗?她试探的问。

    等圣女祈福完,我再把它拿给你好不好?你今天怎么会忽然想起鎏琅石来了?他挟了一口鱼r送进她嘴裹,对她忽然提起鎏琅石觉得奇怪。

    没有呀!就是忽然想到了嘛。。。。。。你在我出生前就知道鎏琅石会放在我身上吗?问出这句话後,苏月翎紧紧盯著戟如天,不放过他任何细微的反应。

    对。我不是说过,娘在很久以前就下了预言吗?就连你娘逃到人世间都是注定好的。。。。。。只顾著喂饱苏月翎的戟如天,没有留意她听到他的回答後,眼中一闪而过的伤心。

    如果没有我,你会娶谁为妻?

    听到她离谱的问话,戟如天抬起头看著她,月儿,你今天怎么了?问的问题都好奇怪。。。。。。

    我是说如果嘛!你会娶谁?你本来就有爱人了吗?她坚决要听到回答。

    应该会娶某个长老家的女眷吧!如果他没有喜欢的对象,依照规矩,应该是会迎娶有德长老教育出的後代。

    他接著道,但我不是说过了吗?从第一眼见了你,我就在等你长大呀!我哪有什么爱人?我就只爱你一个人而已。。。。。。

    苏月翎只听尻他最前面的一句,其他的她完全没有听进耳裏。她推开戟如天送到她嘴前的食物,戟大哥,我吃不下了。我好困。。。。。。

    她用手揉著即将流出泪的眼睛,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哭出来。

    戟如天知道孕妇本来就此较爱睡觉,所以也不强迫她继续吃饭。反正侍女会随时准备好热食,等她半夜睡醒觉得饿了再吃也可以。

    所以他顺著她的意,体贴的将她抱进内室放在床上。你先睡,我吃饱後会到小幺那儿去。。。。。。她最近老跑得不见人影,我有点担心她。

    嗯!她点点头,强迫自己放开抓住他衣角的手。

    Θ禁止转载Θ※※浪漫会馆独家制作※※Θ禁止转载Θ

    确定戟如天出门後,苏月翎才从床上起来。

    她没想到,戟如天果真是因为预言及鎏琅石才会将她娶回灵狼族。。。。。。那他对她的温柔及呵护,还有那些好听的甜言爱语,全部都是假的?

    看来尤娜才是他应该迎娶的对象,不是吗?

    是他亲口说的,如果没有她,他就应该娶长老家的女眷,而唯一适合的,不就是尤娜了吗?

    难怪尤娜不像其他族人谨守上下之分,不但母需经过通报就可以见戟如天,还用那么嗯心的声调和亲热的称呼来叫他。。。。。。

    苏月翎越想越伤心、越想越生气,她随便披上一件外袍,胡乱擦去脸上的泪水,就朝屋外走去。

    一路上,她幸运的没有碰到任何人,顺利的走出了银狼居。不知道该往哪里去的她,赌著一口气,随便选了一个方向,头也不回地向前走。

    夜渐渐深了,而她越走也越远离有人居住的地方,四周的景色也越显荒凉,富含水气的浓雾由四面八方涌起,沁骨的寒意也袭上她穿著单薄的身躯,沉重的肚子让她渐渐觉得不舒服。

    因为寒冷及有孕的身体状态,让她几乎无法再跨步向前走,虚软无力的她只得将身子靠在树干上,让自己稍微喘口气。

    寒冷的空气让她呼吸困难,脸也被冻得冰冷发红,正当她难过得快滑坐到地上时,从浓雾深处走来了一抹高挑的身影。

    夫人,你怎么会在这里?天啊!夫人。。。。。。来的人是正在巡逻的玉露,她看清树旁的人竟然是不应该出现在这儿的苏月翎,吓得连忙跑上前扶抱住即将昏倒的她。

    啊。。。。。。我的肚子。。。。。。好痛。。。。。。苏月翎双脚一软,用手抱住肚子,倚在玉露怀中痛苦的哀叫。

    玉露生过孩子,知道苏月翎就要生了,正当她要发出紧急求救讯息时,从另一端赶来了一大群人。

    发觉苏月翎失踪的戟如天飞快的朝她们奔来,看到苏月翎痛苦的情况後,他大手一捞就将她妥当的抱在怀中,嘶吼著芊音及良娘的名字,然後直接用飞的将苏月翎带回银月楼。

    当戟如天抱著苏月翎回到房间,芊音及良娘也赶到了,她们立刻交代族人从烧厨房搬来热水,然後想将抱著苏月翎的戟如天赶出房去。

    狼王,夫人已经破水了,你先放下她……芊音想将戟如天的手臂拉开,要他把苏月翎放下来。

    在他怀中的苏月翎已经疼得都叫不出来了,她紧抓住戟如天的衣服及手臂,用力得连手上的青筋都清楚的浮现出来。

    不,我要在这里陪她!快想个办法,让她不要这么痛苦!戟如天直接抱著苏月翎跨上床,摆明了不要想将他驱离她身边。

    你如果不想被人架出去,最好给我冷静下来!你越慌乱,夫人就越难顺利生产,听到了没?良娘平常温柔可人的模样消失无踪,凶巴巴的像个泼妇般吼道。

    满意的看到戟如天冷静下来,她才指示道,将她的衣服全部脱光,然後用被子替她保暖。。。。。。还有,女人生孩子哪有不痛的?

    芊音净手後将热水、白布还有消毒过的银刀准备好,就上前协助戟如天将苏月翎的衣物除下。

    夫人,不要忍痛,痛就要叫出来,如果真的忍不住,看你要打还是要咬狼王都没关系。

    刚好上一波阵痛过去,稍微可以喘口气的苏月翎因为芊音的话而挤出一抹笑,但是随即又因为下一波阵痛来袭而消失,痛苦的呻吟再次逸出。

    痛。。。。。。戟大哥。。。。。。她下意识仍是依靠著戟如天。

    月儿,我在这儿!我在这儿。。。。。。戟如天亲吻著她的额头,从後搂抱著她,牵著她的手。

    良娘已经移到苏月翎腿间,将她的大腿架开,低头看著她的产道,快了,已经可以看到宝宝的头。。。。。。夫人,深呼吸……用力!良娘有节奏的指挥著。

    啊。。。。。。全身湿透的苏月翎忍不住疼痛,大声哀号起来……

    Θ禁止转载Θ※※浪漫会馆独家制作※※Θ禁止转载Θ

    躺在床上的苏月翎缓缓的转醒。

    睁开眼看了看四周,房裏静悄悄的,连个人影都没有。

    她的手下意识的抚向自己的肚子,却被平坦的腹部给吓著了。

    她惊喘著想要起来,却虚弱的侧趴在床上,然後她才想起她所经历过的强烈阵痛。

    苏月翎的眼睛在房中四处寻觅,却没有看见孩子的身影,心中涌上强烈的不安,她努力的想撑起身子,下床寻找孩子时,戟如天走了进来。

    她看著向她走近的戟如天,戟大哥,孩子呢?

    戟如天不发一语,在床沿坐下,面色微怒的看著她。

    戟大哥,孩子呢?你说话呀!难道。。。。。。苏月翎除了担心孩子,也被戟如天生气的表情吓到,眼看就要哭了出来。

    戟如天虽然生她的气,但还是舍不得她流泪,粗声道,不许哭!孩子没事,你如果敢掉下一滴泪,我就不让你看孩子!

    苏月翎从来没见过他生气的样子,更不用说被他这样凶,真的就要哭出来了,但又怕他不让她看孩子,所以她拚命眨眼,就怕泪水流下来,让他看到。

    如果不是你刚生下孩子,身体还虚弱,我真的会打你的p股!戟如天被她不顾自身安危的行为气疯了。

    说!你为什么独自一个人出去?戟如天强迫自己狠下心,不对她心软。

    苏月翎被他一吼,想起了自己的委屈,心里的火也上来了。

    她还没找他算帐,他倒先发难了!?

    你没有资格对我这么大声!一切都是你的错!由伤心转为生气,苏月翎眼中挂著泪水,努力用凶狠的态度面对他。

    我?我哪裏做错了?戟如天不明白自己做过什么事,能让妻子一改温柔多情的娇美,摆出凶巴巴的脸色。

    你根本不爱我,你是因为鎏琅石在我体内,为了得到它,所以才娶我的!你骗了我!她向他吼出自己的委屈,大大的眼儿承接下住委屈的泪水,流下她的脸颊。

    没想到他对她的用心,竟然换来她无情的误解,戟如天真的快被她气死了。偏偏那个说出伤他心话的人儿又哭得凄惨可怜,让他又气又心疼。

    叹了口气,戟如天明白自己这辈子都拿眼前的小女人没办法,所以他认命的将哭成泪人儿的苏月翎抱进怀裏。

    等你坐完月子,我真的要打你的p股。戟如天用手擦去她脸上的泪水,爱怜的看著她。如果我只是要得到鎏琅石,我可以睡了你以後,就将你丢在一旁,或是随便找个族人娶你就行了。。。。。。你这奇怪的想法是从哪里来的?

    因为他温柔的举动及他说的话,苏月翎缓缓停下了哭泣。尤娜说你是为了鎏琅石才娶我的,还说鎏琅石不在我身边,就证明了你的目的。。。。。。

    傻瓜!鎏琅石现在确实是放在灵狼圣殿接受圣女的祈祝,等祈福结束後,才会再度交给你。因为你是现任族长夫人,那本来就该由你保管。

    戟如天捏了下她的脸颊,我是你的夫君,竟然比不过一个外人说的话?

    听到他将尤娜归为外人,让她从心底高兴了起来。不可否认,她是个小心眼的女人,绝不许有任何人抢走她爱的男人。

    人家叫你叫得多好听呀!戟哥哥。。。。。。还说人家是外人,外人会叫得这么亲密吗?她忍不住笑意,低下头避开他的视线,嘴裏却还不饶人的酸他。

    原来说到底,你就是在吃醋。早说嘛!你看你折腾我也就算了,连自己的身子和安全都不放在眼裏,要是孩子出了差错,我看你後不後悔!戟如天没好气的道。

    听他提到孩子,苏月翎著急的问道,孩子呢?快让我看看。。。。。。是儿子还是女儿?

    拿她没办法的戟如天低头亲了亲她的小嘴,才回头向外面喊,把孩子抱进来。

    声音方落,门就被推开了。

    小幺怀裏抱了一个用绣著银狼的银布包著的孩子,她将娃娃递给苏月翎,阿月嫂嫂,他是男孩子喔!

    苏月翎接过孩子,母性的本能立时泛滥开来,看见孩子红通通可爱的小脸,她胸中涌起一股暖意,鼻子一酸就掉下泪来。

    月儿,你哭什么?嫌孩子不好看?没关系的,小孩子生下来就是红红皱皱的,过几天就会变漂亮了。戟如天以为苏月翎是因为孩子长得丑才哭,连忙将芊音告诉他的话说给她听。

    他的话果真让苏月翎破涕为笑,不过她是被他给逗笑的。

    她睨了他一眼,我才不在乎孩子长得好不好看呢,我是在感动!他在我肚裏待了这么久,又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见到他。。。。。。我是高兴的哭。平常很浪漫体贴的男人,怎么忽然间变迟钝了?

    苏月翎说完,忽然听到婴孩的哭声,连忙低下头看向手中抱著的儿子,没想到孩子还好端端的熟睡著。

    正当她感到纳闷时,戟如天从芦音手上接过另一个包著绣星金布的孩子,递到苏月翎面前。

    呐,这是我们的女儿。

    苏月翎不敢置信的看著正张著小嘴哇哇大哭的婴儿,任由小幺将她怀裏的儿子接过去,颤抖著手将戟如天手上的女儿抱住。

    她轻轻摇晃著哭叫的孩子,渐渐的,娃娃像知道是母亲抱著她,缓缓的收起眼泪,蠕动了下小嘴,安静的在苏月翎手中睡著了。

    戟如天将妻子和孩子一同搂进怀中,亲昵的在她耳边小声的说,月儿,我爱你!辛苦你了。。。。。。

    尾声

    茉茉!我娘煮了豆豆汤,要我们回去喝。

    一个长得有几分神似尤娜的可爱小女孩,朝蹲在草丛裹摘花的小女孩叫唤。

    蹲在草丛裏的女孩听到叫唤,捧起脚边的花,站起身来。

    臭小爱,要叫我茉茉姊,没大没小的。

    叫做茉茉的女孩有一张与苏月翎一模一样的小脸,差别只在於她比苏月翎小了很多号。

    其实茉茉也只不过大小爱两岁,可她就有大姊姊的架势,懂得教训小爱了。

    哎哟。。。。。。快点啦!崇哥哥说如果太晚了,他不帮你留豆豆汤喔。小爱催促著,警告她迟了就喝不到豆豆汤了。

    晚了你不是一样喝不到?茉茉任由小爱拉著她走。

    崇哥哥说他会帮我留。她才不怕没有豆豆汤喝呢!

    哼!臭哥哥,他到底知不知道谁才是他的亲妹妹呀?每次都这样,我要跟爹还有外公说哥哥偏心!茉茉不高兴的嘟著小嘴,气哥哥对小爱比较好。

    崇哥哥说我不是妹妹,将来他要把我娶回家,到时候你就要叫我嫂嫂了。小爱天真无邪的回道。其实她还不了解嫁娶的意思,只是将听来的话重复一遍而已。

    我才不要!我明明比你大耶!

    。。。。。。

    《全书完》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