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结爱·异客逢欢 > 章节目录 第部 22 部分

第部 22 部分

    ――桑林中的第一个吻。

    ――高速公路上的他说,慧颜,我怎么可能伤害你。

    ――屋顶上的黄漆大字:关皮皮,我爱你。

    ――古城箭楼上的放肆。

    ――永远在流血的d。

    他们之间一直是反反复复的悲剧。就好像西西弗斯不停地将一块巨石推向山顶,又眼睁睁地看着它滚下去。日复一日,同样的故事上演,然后重复着同样的结局。

    他们之中,注定没有长远的幸福,注定有一个人会突然死亡。皮皮感到自己受到了命运的捉弄,一种由衷的荒谬感产生了。幸福是虚妄的,在她到手之际消消溜走。

    而她在一两年内也将接受自己的厄运。

    这一世,她和贺兰静霆是最后一次相遇。

    “他会去哪里?”皮皮颤声问,“贺兰会去哪里?”

    “听说赵松遵从了他的心愿,将他送往北极。”

    “北极?”

    “北极是他的家乡。”生怕她伤心,苏湄声音很轻,“听着,皮皮,一切都结束了!他受了伤,眼睛看不见,变回原形后不可能生存太久,长眠于北极是他最后的心愿。”

    她放声痛哭。

    “皮皮,继续你的生活,像所有普通人一样,――毕竟,你我原非同类。”

    “不!”她突然大吼一声,“不是这样!我不可以让这一切发生在我身上!”

    原来伤心是这样刺骨,一切都是她的错。是她亲手葬送了贺兰。是她毁了他们己经到手的幸福。

    “皮皮,别犯傻了。听我的话,回家睡一觉,醒来之后,将这一切都忘掉吧。”

    “不!我不会忘!我永远也不会忘!”她不停地哭,哭了半个多小时,苏湄一直没放一下电话。

    最后她吸了吸鼻子:“湄湄姐,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救贺兰吗?”“……除非你能抓住赵松,他吐出贺兰的元珠。”

    那颗淡紫色的、气泡模样的珠子是贺兰的全部精气和生命力。“有什么办法可以抓住赵松吗?”她急切地问。

    那边一阵更长的沉默。

    “没有办法。这个世界除了青木先生和贺兰静霆,没有第三个人能够要挟他。倘若青木先生如传说的那样已被他消灭,他现在就是狐界的王。”苏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们可就进入了专制时代。赵松的目的无非是要消灭所有的狐仙,由他一人统帅狐界。”

    想了一会儿,皮皮忽然镇定下来:“湄湄,你能帮我一个忙吗?”“说吧,我一定尽力帮你。”

    “能替我带个口信给赵松吗?”“……带什么口信?”

    “告诉他我有一把钥匙,如果他想要的话,就给我的手机打电话。”

    “一把钥匙?什么钥匙?他会感兴趣吗?”

    “会的。”她的嘴角不自觉地浮出,一丝冷笑,“那是贺兰静霆历年为狐族积累下来的财富:古玩、钻石、黄金、瑞士银行的账号。

    chatper最后一击

    那一个月皮皮只等待件事。

    赵松的电话。

    她知道他一定会来要这把钥匙,钥匙是她唯一的赌注。

    一周后,苏湄来电话,告诉他赵松还在北极。

    又过了三周,苏湄又来电话,赵松回来了。

    就在接到苏湄电话的第二天,皮皮收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陌生的声音,陌生的号码。

    “你好,请问是关小姐吗?”

    “我是。”

    “我是赵松的朋友,我叫陈广。听说,关小姐有事找他?”“是的。”

    “赵松说,无论小姐有什么事,都可以直接和我谈,他不会直接见你的。”

    皮皮正在喝茶,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缓缓地说:“如果他不愿意见我,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或许关小姐会担心你家人的安全。”

    “这正是我的交换条件。”她的日气显得就事论事,“贺兰静霆己变回原形,我对你们狐界的事不再感兴趣。我愿意交出这把钥匙,前提是你们必须保证不再s扰我和我的家人。”

    那边传来一声轻笑:“这倒是个简单的交易。”

    “是很简单,不过我要听见祭司大人的亲口保证。”

    “这是当然,我们狐族是讲信用的。祭司大人的保证自然是一言九鼎。’那人认真地说,“那么,关小姐,我们在哪里拿那把钥匙?”

    “钥匙在建行c城分行地下私人保管区。想来的话就约个时间。”

    话机那头,忽然换了一个声音:“关小姐,我们现在就去,行吗?”

    她说:“可以,给我一个小时的准备?”

    “一把钥匙,用得着准备吗?关小姐,请看马路斜对面‘佳友服装店’门口的黑色轿车,我们就在车里等你,然后一起去银行,好吗?”

    时隔二周,虽只是第二次听见赵松说话,她还是能清楚地回忆起他那带着浓重鼻音的普通话,他说话很客气,大约极少在南方活动,腔调是临时学来的,有点生硬,好像外国人说话那样卷着舌头。

    皮皮说:“可以。”

    那是条四车道的大街,等红灯等了几分钟。她有点紧张,怕被人看出来,闷出了一身汗,脑后凉飕飕的,仿佛有道y风跟着她。

    黑色的轿车是极普通的牌子,有点旧,轮胎很脏,像是远道开来的,灰色的防晒玻璃,看不见里面的人。

    绿灯亮了,她镇定地过了人行道。

    靠近车身时,轿车上忽然下来了一个灰衣女人。很时髦,很漂亮,气质有点张扬,像个成功的女老板。

    “关小姐!”那女人拦住了她,“请到服装店来一下。”

    皮皮跟着她进了服装店。

    这条街上的店面几乎全是个体服装。这“佳友”就在街的正中间,铺子的大小都是统一的。名字也不响亮,皮皮以前经常来逛,对里面的人没什么印象。

    女子随手从衣架上拿出一套裙装、一套内衣和一双布鞋将她带入一个更衣室,说:“麻烦你换件衣服。”

    原来是担心她有夹带。

    皮皮便在这女子炯炯的目光下将自己脱了个精光,换上了准备好的衣服。

    果然是做服装的,尺寸完全合适。

    “现在可以走了吗?”皮皮问。

    “你不能带你的手袋。”那人说。

    “我得带身份证和保险箱的钥匙。”她说,“不然我进不了银行的保管区。”

    她将皮皮的手袋打开,将身份证和钥匙扔给她。

    那布鞋有点窄,不是很合脚。她跟着那女子进了汽车,果然看见了坐在后座的赵松。他还是很客气,半笑不笑地说:“关小姐,你好。”

    她一脸漠然,没有接话。

    “关小姐还在想念贺兰大人。’她轻叹了一声,摇摇头,“可惜贺兰大人己经不记得你了。

    “不记得?怎么会呢?你们狐族不是一向都有强大的记忆力吗?”皮皮反问。

    “那是当他还有真元的时候。对不起,我应当用哪个‘他’呢?是人字旁的还是宝盖头的?’他看着自己的手指,慢慢地说。

    “他的我不知道,你的肯定是反犬旁的。”

    她想当他的面骂一声“禽兽”,一时间一口气堵在心头,想着贺兰,这两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

    好在不需要更多的寒暄,建行的大门已经到了。

    他们一起下了车。

    “你有身份证吗?”

    “当然有。”

    “进入地下保管室需要你的身份证和我的授权,因为你自己在这里并没有保管箱。”

    “授权需要很长时间吗?”

    “不需要,就在前台填个表就行了。”

    “那我在这里等你。”

    她去填了表,有一位保安将他们带入地下室,检查了两人的证件之后,他例行公事地说:“保管箱内不能存放y体、罐装气体、异味物品、放s性物品、毒品、枪支、易燃易爆品等违禁及危险品。两位的保管物中不会有上述这些东西吧?”

    皮皮和赵松同时说:“没有。”

    “那么,请通过那道气体检测仪,任何易燃易爆的危险品都会立即被检测出来。”y

    安全通过检测仪之后,他们在保安的带领下进入了地下保管室大门。入口是一道指纹检测仪,皮皮将食指一按,电子门自动弹开,她带着赵松进入到悠长深邃的银行地库。在那里贺兰静霆租用了一整个单间,里面保存着他最重要的票据、一些昂贵的珠宝玉器,以及各地其他保管箱的密码及钥匙。贺兰静霆常来这里进行古董交易。

    所有的东西,都保存在一个箱子里。

    “贺兰说,这里面的东西属于狐族的公有财产,用于有关狐族生存的公共事业。赵先生,我需要你向我保证,当我交给了你这把钥匙,你将不会干扰我和我家人的日常生活。我也向你保证,我与狐族一刀两断,再不往来。”她看着他的脸,一字一字地说。

    他的眼中有一丝讥讽的笑意:“看来关小姐你是被狐族伤透了心了。”…b…

    “你能保证吗?”

    “是的,我保证。我以祭司的名义保证,如果拿到这把钥匙,我就会放趁你,不再来找你。”

    她将钥匙交给了他。

    他打开箱子,抽出最上面的一个抽屉。

    抽屉里有很多的宝石:古玉、翡翠、钻石、纯度极高的各色宝石……总之,价值连城。但是在宝石之间散落着一些云母形状的黑色石块。他正在寻思这会是哪一种贵重的宝石,那石块在头顶s灯的照耀下,忽然闪烁了一下。

    他如被雷击,一下子倒在地上,珠宝撒了一地。但他还有几分气力,倒下时,顺势拽住了皮皮的手,将她也拉倒下来。

    皮皮不顾一切地扑上去,双手死死地卡住他的脖子。但他的双手也掐在她的脖子上。

    被照石所伤,他的力气打了折扣,但腕力还是很大,对付皮皮绰绰有余。

    皮皮一生中就打过两次架。第一次是和佩佩一起打汪萱,若不是小菊半道上赶来,她们肯定输了。第二次的对手是田欣,一直没占上风,若不是家麟将她强行拉走,估计也要落个鼻青脸肿。但皮皮从没和男孩子打过架,更没和男人打过。

    赵松的手越收越紧,她非但无法呼吸,连脖子都快被他拧断了。

    在这当儿,她抽回手,使出最后一点力气,猛捶了一下他的脸。他的手松了一下,猛地抓住她的右臂。

    手指铁钳般收紧,随即传来彻骨的疼痛,她甚至于听见了骨头碎裂的声音。一时间,她的脸痛得变了形,极力要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腕中抽出来。好不容易抽出半尺,又被他捏住了手腕。

    同样刺心的疼痛,令她全身都跟着打战。她腾出左手,瞅准地上的一块细长如钩的玉嫉,拾起来狠命地向他眼部戳去。她不晓得原来自己的手那么狠,力气也有那么大,戳得他脸上鲜血乱溅。但他仍然捏着她的腕不放,里面的骨头已被捏碎,她的手好像面团,被他捏来捏去,变成了一个奇异的形状。

    一地闪烁的乱石,云母般层层薄片,头顶是贺兰静霆为了鉴定古玉特别安装的s灯。

    赵松的力气越来越弱。最后身子猛地一弹,手松懈下来。

    她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将更多的照石对准他的头、他的身子、他的脸扔了过去……

    他的眼睛越鼓越大,眼珠几乎要挣脱眼眶。但他的身体没有挣扎,只是茫然地看着天花板。然后全身扭曲、像抽风病人那样颤抖着。一会儿工夫,仿佛一枚气泡破裂,他的整个人就从空气中消失了,只剩下一地的衣服和鞋子。

    她站在地上,惊异地看着这难以置信的一切,深深地喘息,忘记了痛……

    密室的空中突然飘出了三个亮晶晶的小球。

    一个是淡紫色,一个是天蓝色,一个是浅红色。

    她小心翼翼地抽开另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一个水晶瓶。

    右手已完全不听使唤,她只好用左手。

    跳上桌子,她笨拙地在空中捕捉着这三只闪闪发光的小球。密室不大,很快,淡紫色和天蓝色的小球像两只萤火虫钻进了水晶瓶。她掂起脚仲长手臂想将那只浅红色的珠子也捞进来,不料动作太大,那珠了飞下来,碰到她的额上,“曦”的一声,消失了。

    皮皮愣了十秒钟,惶恐地看了看手中的水晶瓶。

    贺兰的元珠是淡紫色的,她亲眼见过,不会有错。

    那么破裂的这一个,不是赵松的就是青木的了。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将地上收拾干净。将水晶瓶放进一个提包,又从柜子里拿出两支c着神木的香烟,忍着右手的剧痛,泰然地出了地库。

    这是c市最大的一家银行私人保管区,每天都有很多人进出。

    出来的时候,恰好另有一拨人也同时出来。她便混迹于人群之中。

    守门的保安心不在焉地看了看,没有发现少了一个人。

    到了门口,她掏出那支香烟,对一旁排队的一个人说:“先生,麻烦借个火……”

    chapter   生离死别

    八月的北极并没有皮皮想象的那样严寒。

    冰原一带长着绒绒的绿草,低注地区还积着水,几只长嘴鸟在树上快活地鸣叫。

    她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但外面的空气并不冷,她甚至可以不用戴帽子。

    冰原的尽头是一望无际的北冰洋。太阳很低,在地平线上方缓缓滑行,终日不落。

    “夏季是我们一年之中最珍贵的时刻。”在一旁开车的千花说,“八月是我们的秋季,冬季即将来临。”

    “嗯,夏季并不是很冷。”皮皮脱掉手套。

    一只白色的毛华在空中滑翔。远处一道灰色的海湾,巨石土爬满了橘红色的藻菌。几个白影在远处奔跑。

    她的脊背微微一硬,眼中蓦然一湿,指着白影问道:“那就是……”

    “那是北极狼。”

    她汕汕地缩回手,有点惭愧。

    她居然分不清狼和狐狸。

    “我们的皮毛在夏季是灰色的,到了冬季才变成纯白。”

    千花说,贺兰是幸运的。北极的夏季旅鼠成群,极易捕食。如果他到这里的时候是冬季,估计连一个星期也过不卜去。

    “你知道这里的冬天有多冷吗?”她停下车,帮皮皮背上一个巨大的旅行包,向着荒原的深处行走,“一杯开水泼到半空,还没落地就变成了冰碴子。”

    说到开水,皮皮发现自己的口很渴,从包里掏出一瓶水,仰头咕咚咕咚地灌下一了半瓶。

    “你的右手怎么了?”千花问。

    一路上她做任何事只用一只左手。出于礼貌,千花一直没有问,到了这里,终于忍不住。

    “受了点伤。’她淡淡地说。

    她的右臂伤势严重,手腕被赵松拧碎,伤了神经,至今手臂不能抬起。无力伸展,无力抓物,更无法握笔写字。

    为了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北极,她没有去医院,只是在药店里买了些绷带请人粗糙地包扎了一下,就和千花坐飞机离开了c城。

    手臂很痛,开始的时候是剧痛,一路上她不得不依赖强效的止疼药。后来就麻木了,反而感觉不到痛了,但也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她们在荒凉而贫癖的山麓上行走。越过平原,越过浅弯,越过草坡,越过山谷。

    一路上皮皮都不敢说话,因为千花正在专心地追踪贺兰静霆的气息。经过二个多小时的跋涉,千花忽然止步,指着一处僻静的山坡说:“他应当就在这附近。”

    皮皮的心跳得很快,踞起脚四处眺望,什么也没发现。

    眼前只有一望无际的灰色丘陵。

    她回过头,看了看千花。

    千花闭上眼,在空气中静立片刻,忽然转身向东走去。

    皮皮赶紧跟上。

    山坡上堆满了巨石,上面爬着斑驳灿烂的石藻。

    拨开乱草,从石中露出一处dx。

    这一带dx很多,这个d口非常隐蔽。

    皮皮却知道贺兰就在里面。因为她闻到了一股浓郁的深山木蔗的气息。

    她弯下腰往里看,dx很深,里面是黝黑的。黝黑的深处传来某种微弱急促的呼吸。

    他还受着伤吧,也许一动也不能动。

    她站起来,焦急地问千花:“他会出来吗?”

    千花摇摇头:“不会。我听说赵松将他送到这里之后,他就一直藏在dx里,从没有出来过。他受了很重的伤,大家都相信这里便是他选择的墓x。每隔一天会有一位狐狸给他送食。贺兰静霆仍然是狐

    霸占芙蓉txt下载

    界的头人,到死他都享有特权。”

    皮皮忍不住说:“那我应当怎么办?”

    “你把水晶瓶的盖子揭开,放到d中,他的真元会自动寻找木尊。”

    她打开背包,将视若性命的水晶瓶拿了出来。

    这还是千花第一次看见这只透明的瓶子,她怔了怔,问道:“怎么会有两个珠子?”

    “这是赵松死时从他身上跳出来的,一共有三个,当时破了一颗。我想,淡紫色的那颗肯定是贺兰的。天蓝色的我不知道是准的。据贺兰说,赵松杀了青木,那么这颗珠子如果不赵松的就是青木的了。”

    千花凝视着那两颗在瓶中浮动的元珠,深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蓝色应当是青木先生的。万年的狐仙才会有这种颜色的珠子。贺兰若是吞下它,会增长很多功力。”

    皮皮笑了笑。

    如果浅蓝色的珠子不消失,青木先生的诅咒也不会消失。

    那么,她只有一两年的生命。

    只要她伸手进去轻轻一碰,那颗珠子就会像气泡一样破灭。

    但她什么也没有碰:“这么说,还原之后的祭司大人不仅是狐族最高的首领,而且白天也可以看见太阳?

    “不错,他不再是瞎子了。”

    皮皮将水晶瓶放入d中,揭开了瓶盖。

    她们一起退出,在d外等候。

    “恢复成人形,他需要多长时间?”

    “一整年。本来不需要那么长,但他的身上有伤。”

    “那我在这里守着他。”

    “刚才那群狼你看见了吧?你想葬身狼腹吗?冬天马上就到了,你想冻死吗?”

    “万一在这段时间出了事……”

    “你放心,我会在这里守着他,保护他的安全。”

    皮皮欣喜若狂,忍不住抓住她的手:“谢谢你!千花!”

    不料千花将手一抽,冷笑道:“你别高兴得太早,我有条件。”

    “条件?”皮皮愣住了,心里开始打鼓,“什么条件?”

    “请你以后再也不要来找他了。”她看着她的眼睛,“他等了你九百年,我等了他五百年。你一生很短,来世什么也不会记得。’可是五百年来,我每一分钟都记得,每一分钟都在痛苦。你不觉得我也应当有一次机会吗?”不等皮皮答话,她又说:“何况,这对你有意义吗?失去元珠,贺兰对过去的记忆己完全消失,他不可能认识你。如果不认识你,我们就在一条起跑线上。相信我,这一回,你绝不可能比我有更多的机会。人狐殊途,你还是快些回到自己的生活中去,把这里发生一切都忘掉吧。”

    皮皮的心悄悄地刺痛了一下。

    “你肯答应我吗?”千花说。

    她迟疑着,终于点点头。

    然后她的眼睛忽然瞪大了:“你看……”

    那颗浅蓝色的珠子不知为何从d里飘了出来。正在d口处轻轻地跳跃。

    皮皮屏住呼吸,低声问道:“怎么啦?”

    千花的样子也很迷惑:“这是他父亲的珠了,离开本体后,按理说是会自动寻找本体最近的血缘作为寄宿的本尊,除非贺兰不要它。”

    “那我们怎么办?就让它在这里飘着?”

    千花的眼里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她忽然俯下身去,张开了嘴。就在这一秒间,皮皮的手猛地一挥,指尖划过蓝珠,“曦”的一声,那珠子破灭了,顿时消逝在空气之中。

    千花恼怒地站起来,喝道:“你干什么?”

    “对不起。”皮皮说,“这珠子不是你的。”

    她冷笑了起来:“你竟敢毁掉本族最高长老的元珠,真是胆大包天!”说罢,一手挥过去。

    皮皮的耳际蓦地一凉,再回头时,一直陪伴着她的那颗媚珠己然到了千花的手中。她一仰头,将媚珠吞了进去。

    “请把媚珠还给我。”皮皮淡淡地说,“我己答应你不再去找他,这是贺兰留给我的唯一纪念。”

    “你说得不错。如果媚珠在你手中,只要你们一靠近,他还是会找到你。所以……”她得意地笑了笑,“休想。”

    “把它还给我!”皮皮的眼睛眯了起来。

    “有种你过来,我吐出来。”千花胜利地谑笑。

    皮皮缓缓地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片漆黑的木头。

    千花的脸变了变,头一昂,大声道:“几百年来,我千花只在祭司大人一人的面前低声下气、委曲承欢。关皮皮,你若想要这颗媚珠,就点燃那块木头。想让我吐出来,做梦!“

    说罢,将眼一闭,引颈受戮。

    皮皮杀气腾腾地盯着她。

    半晌,将木片掷到地上:“拜托你,好好爱他。”

    千花诧异地睁开眼,发现皮皮神色冰冷,目光如电。

    “你点头不?”

    千花用力点点头。

    荒原上吹起了一道冷风,随之而来的,是刺骨的寒气。皮皮向dx看了一眼,背上背包,头也不回地向前走。

    走了百十步,忽然停步回望。

    远处灰色的山脊上站着一道小小的白影,苍白的阳光下,它显得微弱而孤清。

    她凝眸而视,霎时间,忘了呼吸。

    她在心里说:贺兰,我终然看见了你。

    这一刻,果然是生离死别。

    chapter结爱

    皮皮终于明白,在荒谬的故事中,荒谬的人自有她的幸福。

    西西弗斯侮次将巨石推到山顶,他看见了阳光,看见了大地,明自了生命的可贵和劳动的意义。

    谁说重复都是无效的呢?

    生命在重复中被一点一点地修改,我们在重复中走向新的开始。

    皮皮还是没有考上研究生。复试之后她去体检,以为可以拿到录取通知书,一直等到了八月底才被告知她被刷了下来。

    没有讲原因,但皮皮知道原因。

    她右臂的伤因为没有及时治疗,尺神经严重受损。右手不能抬起,不能抓物,渐渐地,前臂和手掌的肌r也开始萎缩。她的手指没有感觉,终日像蚯蚓一样蜷曲着。去了很多医院,也动过手术,怎么也治不好。不过,她很快就学会了用一只手打字,速度并不慢。

    她住进了闲庭街的房子,自习园艺,将贺兰静霆的花园打理一新。每到黄昏,她就泡上一壶好茶,坐在藤椅里欣赏自己种的花花草草。她还记得贺兰静霆的话,灵魂是有气味的。只要她还有一点点回忆,哪怕是极渺茫、极零星的回忆,每当想起他时,他会闻风而至。

    可是,她每天都在强烈地想着他。想着他们度过每一天,回忆他们在一起的每一个细节。如果灵魂真有气味,气味一定很强烈。

    然而,每当风吹户臆,铁马响动,她都会不自觉地望向窗外。幻想会有一个穿着风衣戴着墨镜的人影向她走来。

    但可贺兰静霆从未来过……

    她经常回家里看望白己的爸爸、妈妈和乃乃。

    老人们心疼她,每次回来都备着好菜。

    每隔几天,妈妈和乃乃还是要吵架,她还是得当和事老。最后还是会有一个人摔门而去,到了半夜又气呼呼地回来睡觉。

    没办法,这就是人生。

    皮皮在山下的花市里开了一个花店。她卖花和盆景,也卖种子。随着她的园艺越来越高,她赚了一些钱,在行内名声渐起,经常被附近的人请去当园艺师,帮他们种花,设计花园。皮皮很喜欢这个工作,鲜花和泥土,让她感觉亲切。

    有时她会幻想有那么一天,贺兰静霆会突然回到这间屋子,她觉得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什么话也不说,直接去井底做a。

    虽然贺兰静霆不再认得她,也许他们的身体和肌肤会保留一些记忆。她从不间断种植牡丹,她期望贺兰静霆回来的那天不会饿着,她有最好的东西来招待他。

    但这些都只是希望……

    四年多来,贺兰静霆从未回来过。

    有一天,她正在自己的花店里卖花,门前忽然停下一辆黑色的轿车,从里面走出一个俊美的年轻男人。

    那男人一身笔挺的西装,手里捧着一大把玫瑰,走到柜台前,忽然单膝着地:

    “皮皮,嫁给我,好吗?”

    她坐在柜台的高椅上,怔了半晌,才认出是家麟。

    “家麟?”

    眼前一错,柜台上又多了一枚闪闪发光的钻戒:“是我。”

    “你回来了?”

    “对。”

    她看了看硕大的钻石:“你发财了?”

    “是。”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说:“恭喜发财。”

    “皮皮,嫁给我,好不好?”

    她想都没想就说:“不好。”

    “我刚知道你手臂受了伤,不要担心,今后由我来照顾你!”

    你为什么要照顾我?”她问。

    “因为我爱你!’他大声说,“以前我错了。请让我认认真真专专心心地爱你这一次!

    她将钻石还给他,淡淡地说:“谢谢你的心意。对不起,我不再爱你了。”

    “皮皮。”家麟急切地说,“你一向是最善良的,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不。”她说,“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

    家麟经常来看她,也来看她的父母和乃乃,甚至发动自己的父母提着厚礼来说亲。

    无论他怎么说,想什么办法,皮皮坚决不同意.

    好在秋季很快就来了,皮皮有她的任务,她找了个借口离开了c市。

    每年秋季她都会去陕西及东北一带的农场买狐狸。她在大兴安岭贺兰静霆原先的农场里雇了十几个训兽师,训练狐狸的野生技能。然后成批成批地将它们放养到各处山林。最远的地点是西伯利亚。每年冬季她都穿梭在北方漫长的铁路线上,寻找更多狐狸可以生存地方。

    这年冬季也不例外,她选择了横穿俄罗斯的西伯利业大铁路。从海参威出发向东,跨越八个时区,将两千只狐狸分批送往沿路的森林和草原。这是世界上最长的铁路,全程九千多公里,走一趟要花六天半的时间。做完了工作,她从贝加尔湖东岸的乌兰伍德坐另一条支线经赤塔进入满洲里。在满洲里的物流公司里结了一些账,她买了去北京的车票。火车又晃荡晃荡地开起来。

    她喜欢坐车的感觉,就像一条出了港的海船,不在此岸,也不在彼岸,仿佛进入了无间道。她那一腔无处着落的心情便在这无处着落的旅程中漫无目的地滋长。她长时间地望着窗外的风景,喝了一杯又一杯的茶。车里的客人们见她只有一只手臂可以活动,对她很照顾,提行李都主动有人帮忙。她喜欢好客擅谈的东北人,却怎么也提不起聊天的兴致。因为关于她的事、她的职业都太过离奇,不提倒罢,一提便会引起旅客的好奇心,非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她宁愿什么也不说,支支吾吾地了事。

    长途旅行乏善可陈,她在车厢里看完了一本武打小说,又看了两部电影,觉得昏昏欲睡,便索性睡了。列车运行时间是二十八小时,凌晨三点的时候她完全醒了,火车正停在天津。她到站台上走了走,呼吸了一下冬天冰凉的空气,上来时发觉肚子饿了。餐车就在隔壁,而且是新型的,除了提供二餐还有摩登的吧台,提供各种酒水。她进去点了一杯奶茶,两块蛋糕,服务员精神居然很好,奶茶香喷喷的,蛋糕仿佛刚从烘炉里出来,她一只手端着茶杯,找了个座位。

    餐车里倒有好几位客人,有四个人坐在-起打牌。前面的一张椅子上坐着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

    等她看清了他的脸,她心头一震,险些将手里的茶杯跌落。

    那人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复又将头转向窗外,手里握着一杯冰水。

    原来他真不认得她了。

    她觉得一阵气馁,手一软,加之火车正在拐弯,托盘没托稳,“当”的一声茶杯掉到地卜。她连忙弯腰去捡,不料托盘上的两个小蛋糕也掉下来,一直滚到桌底。左手没有右手灵活,只能一个一个地来。正要毛腰去捡掉得最远的那一个,忽然有只手抢过来,帮她将涂满奶油的蛋糕捡了起来,扔进垃圾桶里。

    她的心很乱,不知该如何是好。道了谢,在旁边的位子坐下来,即而意识到这是他的座位,连忙又站起来:“对不起,坐错了位子。

    “没关系,我可以坐到对面去。”他挡住了她的去路,着她又坐了下来。

    “您还是要奶茶吗?我去替您端过来。”他淡淡地说,很绅士的样子。她知道他看见了自己畸形的手,才要来帮她。

    正要推辞,他己去了吧台。知她是无心之过,服务员做了奶茶却没有收钱。

    他端来了奶茶,细心地放到她的左手边。

    “谢谢!”她由衷地说道。

    “不客气。”他淡淡一笑。

    她不知不觉地凝视起他的脸。贪婪地打量着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节。他什么也没变,笑容、长相、口音,乃至说话的语气都和从前一模一样。

    只是没有了往日的忧郁,他看上去更加年轻,更加英俊,且充满活力。她一直痴痴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他咳嗽了一声,她飞快地收回目光,报然一笑:“你看上去很像一位我认识的人,刚才我吓了一跳,还以为真是他呢!”

    话一说完她就后悔。这意思让人误解,且显得轻薄,有故意套近乎之嫌。

    “是吗?”他将信将疑,“小姐是哪里人?”

    “我住在c市。”

    他神态茫然,好像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城市。

    “你呢?”

    “我住过很多地方,最近这几年我住在芬兰。赫尔辛基。”

    “那么远?你是华侨吗?”

    “算是吧。”

    “你会说芬兰语?”

    “会。”

    “那你是来中国旅游的吗?”

    “嗯……对。”

    “认识一下,我姓关,叫关皮皮。”她伸出手。

    “我姓贺兰。’他迟疑了一下,握住她的手,他的手掌很有力,很温暖,“贺兰觿。”

    “觿?哪个觿?”

    “您猜猜看,猜中了,您可以向我提出一个小小的要求,我会力所能及地满足您。”他神秘地说。

    “有几次机会?”

    “一次。”

    “是不是角字旁的航?笔画最多的那一个?”

    他的脸上露出惊奇的神态:“小姐,您是字典专家吗?”

    “不是。”

    她想了想,说:“现在是不是轮到我提要求了?”

    “对。”

    “您能到我的包间来帮我一个忙吗?”

    “当然可以。”在沉闷的旅途中终于遇到一件有趣的事儿,他的笑容很愉快。

    他跟着她到了她的包间,里面只有她一个人。

    车上有暖气,她穿着一件棉布衬衣。她笨拙地将扣子一颗一颗地解开。

    扣眼很小,解开不是那么顺利。她的手颤抖得厉害,心跳得更快。他平静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问道:“您在干什么?”

    “脱衣服。”

    她硕长的身躯赤l地出现在他面前,不知是紧张还是激动,肌肤涌起阵阵寒栗。她抬起脸,坦然地凝视着他的双眸。

    看得出他很窘,也很惊异。但他一言不发,保持镇定。

    “女士您这样做是危险的。”他淡淡地警告。

    “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他等着她说下去。

    “我是一只动物。”

    “您是一只动物?”

    “对。和你一样,我们属于脊椎类,哺r纲。”

    他的眼神很深,深不见底,而他的目光突然间变幻了起来。“我对动物学不感兴趣,女士。”

    “黎明快要来了。今天是晴天,你可以看见太阳吗?”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默。

    然后他说:“不,我看不见,我从没看见过太阳。

    她拿起他的一只手,放到自己的胸前,让他感受自己的心跳:“不用看,太阳就在这里。

    冰凉的手心,扑朔迷离的目光。

    走廊传来到站的广播声。

    “北京快到了。”他迷惑地凝视着她的脸,“您住在北京吗?”

    “我在北京转飞机,去c市。”她有点狼狈,呼吸一下子变得很急促,“你呢?”

    “真巧。”他说,“我也去那里。我们同路好吗?我可以帮你提行李。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关皮皮。”

    (全书完)

    本文由提供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http://。。/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