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狼的诱惑:甜性涩爱 > 章节目录 第 8  部分

第 8  部分

    那个人的头向他这边倒过来,是女的……!!!

    “你怎么样……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这一刻——

    他只想救活她!

    女人的眼睛微微的睁开了,气若游丝地说:

    “我恐怕……恐怕快不行了……遗憾的是……”鲜血泛着气泡从她的嘴角里涌出来,“遗憾的是我的女儿没人照顾……”

    ………………

    莫浅的身子陡然僵住,失神地看着她嘴角流出的鲜血。txt电子书分享平台 书包网

    玻璃花 7

    “你会没事的,到了医院就没事了。”说着,莫浅抱着她快速地向跑进车里。

    ………………

    …………

    何叔的手机响了,屏幕上跳跃着的“少爷”两个字像灼灼的火焰印在他的眼底。

    终于有少爷的消息了!

    他的心中暗喜,却又小心谨慎地接起电话……

    …………

    电话那头传来莫浅憔悴的声音…………

    苏末儿凑过来,观察着他严肃的表情,慢慢地说:

    “何叔,是谁打来的电话……是莫浅哥吗?”

    何叔惊慌地合上手机,失声颤抖地说:

    “少爷出事了——!”

    ………………

    莫浅脸色苍白地呆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如雕像般僵硬。

    像是命中注定……

    短暂的幸福都冻结在被痛苦束缚的心口,疼的他把两条修长的眉拼命地纠结到一起。

    命运都是那么的突如其来………………

    昏黄的灯光,光洁的大理石地面。

    鲜血,

    一滴滴地从他被玻璃划破的指尖低落到地面上。

    走廊尽头的出口处挤满了拿着相机拍照的记者,保镖阻拦他们的喊声从尽头远远地传来,可是他却什么也听不到,眼前一片空白。

    他只记得那个女人被车撞起的一瞬间,像反复播放的电影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一名助理跑到他的身边。

    “少爷……您的手是不是先包扎一下……还有交警那边……”看到少爷投来冰冷的目光,他惊慌失措地说。

    莫浅看着对面玻璃窗里倒映着自己伤痕的脸和仍在滴血的手指,长长地叹息:

    “我没事,交警那边等何叔来了再说吧!”

    “是。”

    玻璃花 8

    这时——

    “少爷——!”

    莫浅抬头……

    看见少爷的何叔,呼喊着他跑过去。

    罗西和苏末儿也紧跟被保镖从入口处拥挤的人群中护送进来。

    苏末儿被眼前的一幕怔住。

    莫浅穿着脏乱不堪的西裤和满是鲜血的白衬衫,沾满血渍的西装外套被丢在长椅上。

    他的脸色苍白的像纸,好像马上就要病倒似的。

    她望着他,眼底那深深的疼痛,恍若匕首刺痛她胸口一样的疼痛。

    护士拿着消毒棉和应急药箱走过来。

    她手臂一横,揽下走过来的护士,从她的手上接过药品,眼眶湿润了。

    ………………

    她缓步走向莫浅。

    莫浅仰头看着她走过来,穿着那条白色的礼服,是那样的娇美。

    苏末儿静静地坐到他身边,挽过他滴血的手指,已经开始轻轻地做着消毒处理。

    莫浅痛楚的目光静静地在她的脸上流淌,他的胸口有深深浅浅的呼吸,深深凝视的目光代替了所有的言语,那神情是如此之痛,恍若赤着脚走在雪地上,无法言状的悲哀。

    一种无形的牵引让苏末儿不得不抬起头来,静静地看着莫浅满是波涛的瞳孔,心被猛地抽紧!

    他慢慢地闭上眼睛,像受伤的孩子找到了避风港,静静地忘却忧伤。

    罗西从助理的手上接过三杯咖啡,走到他们面前。

    “喝杯咖啡镇静一下。”

    莫浅伸过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接过咖啡杯,只是握在手里没有喝的动作,低着头,仍旧静静地闭着双眼。

    ………………

    ……

    充满消毒水味的病房。

    仿佛预示着死亡在临近。

    夏微微跟着莫浅的助理走了进来。

    助理看看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夏敏,又看看双目失明的夏微微,很是犹豫地说:

    “我们已经尽力了,真的很抱歉……你快去见她最后一面吧!”

    玻璃花 9

    夏微微怔住。

    一时间不只是真实的还是在梦中。

    助理长叹了口气,转身离开病房。

    ………………

    ………………

    苏末儿痛成一团的心口在绷紧地跳动,从她的指尖传递着莫浅指尖上慌乱的颤抖,而他的胸口也在浅浅地起伏。

    她勉强压抑着颤抖的神经,安慰道:

    “那个女人……你已经尽力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事情来得太突然了。

    一切都像是命中的诅咒。

    何叔走过来,低声恭敬地对少爷汇报:

    “少爷,那个女人叫夏敏是一个单亲家庭,有一个十九岁的女儿叫夏微微……”

    莫浅猛地从沉静中惊醒过来,一种触目惊心的神色从他涣散的目光里闪现出来,他快速地睁开眼睛,死死地盯着手上光洁的咖啡杯,然后目光顺着咖啡杯缓慢地上移……

    夏微微……夏微微……是她?……怎么会是她!!!

    凝视着何叔,沙哑地问:

    “你说……她女儿叫什么?”

    “夏微微。”

    …………

    空荡荡的病房里只剩下仪器发出滴滴的声响。

    “小猫……小猫……”夏敏微弱的呼喊将她从呆怔里惊醒。

    “妈——!”

    如同晴天霹雳,现实中的一切让她失去了所有的理智,所有的疼痛像暗涌的潮水刹那间,她骤然惊栗,跌跌撞撞地爬到满身缠满绷带的母亲前,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夏敏凑到她的耳边,缓慢而又断断续续地对她说:

    “微微,我已和他们谈好赔偿条件,那个莫浅会给你幸福,会照顾你一辈子你明白吗?……以后……”

    “嘀——”

    “嘀——”

    心电图上的那条摆动的曲线变得越来越微弱,夏微微面容刷地苍白起来,她慌乱地想要去喊医生,夏敏的手拉住了她的胳膊。

    “别走……妈妈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你不要怪妈妈……以后,你要好好生活,代替妈妈幸福,妈妈就不能陪你到最后了……”

    忽然握紧夏微微左手的手指的力道像扩散的空气渐渐地消失,像棉花糖一样瘫软无力地滑落下来。

    玻璃花 10

    心电图的监视器发出嘀地尖叫,一条平行的直线,再也没有任何的心跳。

    “妈——!你不能死……不能死啊……”

    夏微微扑到夏敏的身上,愤怒地哭喊。可是此时的夏敏就像一个松软的布制玩偶……

    …………

    ……

    莫浅褐色的瞳孔猛地睁大,如被电击了一样。

    眼前白茫茫的,能真切地感觉到红色的血气沿着他僵硬的身体向上蔓延。

    发生车祸的时候……

    他抱起夏敏跑进车里的瞬间——

    夏敏殷红的血染红的右手忽然抓住他的胳膊,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眼底涣散的光芒瞬间变得幽亮。

    声音很微弱却透着无法抗拒的坚定。

    “你答应我,照顾我女儿一辈子……我们的事就,私了……你就可以不用坐牢,你明白吗……?”

    “……”

    莫浅的嘴唇一下子苍白起来,死死地盯着她,忽然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见,眼里只有苏末儿……

    恍惚中,他看着她在对自己笑。

    不敢置信短短的一瞬间一切都变了,他和苏末儿之间难道就像是在南辕北辙的步行,就像可怕的魔咒,诅咒着他们,一切都未开始,一切却预示着结束……

    难道……

    一切的挣扎都是徒劳……

    难道我的爱情就注定着要在襁褓中夭折!

    ……

    仿佛放在气泡里的幸福,看着很美,走进了就会破碎。

    回到现实里,莫浅仿佛一下子老了五岁,原本瞪大的双眼也在瞬间黯淡得毫无光彩,他侧身看向正在为自己包扎伤口的苏末儿。

    心虽然像停止了心跳似的疼痛,可是却很理智。

    他淡漠地将自己的手抽离回来,沉默片刻,问何叔:

    “微微她人现在在哪里?”

    “正在病房里和她母亲见最后一面。”

    粉燃花迹 1

    莫浅条件反s地从长椅上站起来,说:

    “我们去看看。”

    苏末儿怔怔地听着,心底掠过一丝触目的担忧,木然地望着他和何叔溅走渐远的背影,呆呆地站立在原地。莫浅的背影像风一样,看得出他很关心,刚刚关切的眼神,亲切地称呼她微微……难道,他们之间——彼此认识!

    ……朋友?

    还是——

    ……!!!

    陪在她身边的罗西低声说:

    “我们也过去吧。”

    病房里,夏微微愤怒地哭喊着,泪水浸湿她的整片脸涩涩的有些绷紧的疼痛。妈妈不会死的,早上还好好的,

    怎么突然间就死了!不会的……

    匆匆的脚步声……

    莫浅走到病房前,夏微微的哭声顺着流动的空气飘进他的耳朵,是如此地声嘶力竭。

    他的心被死死地攥紧。

    “我们已经尽力了……请节哀顺便吧……”

    昏黄的灯光中,护士的声音冰冷地飘进她的耳中。

    “……”

    夏微微缓缓地测了侧头,泪流满面。干涸的嘴角张了张,仿佛像是要说些什么,喉咙处只能发出些琐碎细小的声音,具体额说的是什么谁也听不清楚。心像刀口一样窒息地疼痛,眼底是万念俱灰般的死寂,身体僵硬地颤抖着。

    莫浅走到她的身边,将她拥进怀中。

    她惊愕地睁大眼睛。

    他低头沙哑地说:

    “别害怕是我——莫浅!”

    在他的臂弯中,她全部的警惕顷刻间消失殆尽,身体微微地颤抖,他能感觉到支持着她身体里最后一丝的力量也在一点点地消失。

    她干裂的嘴唇低低地喃语着,眼睛空d地暗淡。

    “妈妈……”。 书包网最好的网

    粉燃花迹 2

    莫浅再度将她紧紧地拥进怀中,心中极痛,与此同时他的犹豫不决也变得坚定了。

    “放心吧,我会好好地安葬她,以后……也会对你好的……”

    病房里顿时变得寂静。

    侯在门外的何叔也被少爷说出的话惊呆了。

    与此同时。

    苏末儿和罗西赶来的脚步也停顿了下来。

    苏末儿震惊地看着病房里拥抱着的两人,莫钱刚刚的低语在她的心里如潮水般反复地回旋,最后她的心像是被冻结的冰块慢慢地破碎……

    夏微微捂着疼痛的胸口,是莫浅,竟会是他,竟会是夺走了妈妈的生命,就这样迟疑地颤抖,迟疑地颤抖,而后尖叫着推开莫浅跑出病房,她漂亮的蓝色连衣裙,在众人的眼里划过最后一抹苍凉的弧线。

    …………

    莫浅从苏末儿的身边走过,她脸色苍白如纸,没有解释,没有期待原谅,默默地疼痛,已到了尽头,无法再回头……最后无奈又心疼地看了她一眼,追夏微微去了……

    …………

    苏末儿想挽留他而抬起的手终却放下。

    泪水像水晶一样从眼底溢出。

    在空荡荡的走廊里颤栗。

    是夏末初秋。

    暗暗地黑夜中,沉沉的风吹动的树梢。

    罗西揽过她的肩膀,安慰道:

    “别伤心,莫浅会处理

    神纹道小说5200

    好一切的。”

    …………

    灯光拉长了苏末儿的影子,蛐蛐的叫声从高歌到低吟,从长鸣到消失,清冷的风,有一片梧桐叶飘落……

    …………书包网 。 想百万\小!说来书包网

    粉燃花迹 3

    …………

    眼泪湿透了胸膛。

    活着,强忍着伤。

    沉默的大地,沉默的黑夜,带着永远的伤痛。

    红色的血,继续的流。

    双脚已经没有了知觉。

    心情,在一开始下雪。

    世上的爱情就像七彩虹,我们因爱而笑,因爱而哭,时而快乐,时而也会因此寂寞,纵然带着所有的伤口,至少心中仍还有爱……

    …………

    ——下面播报一则交通事故。昨日傍晚八点左右,在北环城路距离高速公路五公里的地方,一辆银色的阿斯顿马丁在超速行驶的过程中撞倒一名中年女子,经抢救无效死亡,据悉有人在医院看到那名肇事车辆的车主疑似莫氏集团的总裁莫浅……

    餐馆里的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围聚在电视机前想看个究竟。

    屏幕上闪现出事故发生时的场面,破碎的玻璃,殷红的血迹,吊车正在拖起破损的跑车……

    “莫氏集团的总裁……!”

    “真是天大的新闻——!!”

    “哇,这车……这就是传说中的阿斯顿马丁,破碎成这样还是这么的高档!”

    …………

    ——警方已与他的律师联系,后续情况敬请关注!……接下来是娱乐头条……

    餐馆里一处僻静的角落,苏末儿微仰头,看着围在电视机前喧哗的人们,像是光天化日里做着噩梦一样,心口哗地就疼了起来,痛的她无法呼吸。

    她皱眉拿起酒杯,空d的瞳孔变得沉暗,辛辣的酒沿着喉咙燃烧而下。

    这是她第一次喝这么辣的酒。

    记得小的时候,妈妈还没认识莫浅爸爸以前,妈妈总是来这这家小店喝酒,看着灯光下妈妈恍惚的脸颊总是觉得越发的清瘦,眼底总是飘忽着若隐若现的哀愁,那个时候她不明白大人的世界里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的烦恼,现在她终于明白了,这种感觉是什么样的滋味……

    望着空荡荡的杯底,她没有表情地发呆,隐约中她看到了妈妈的脸,对着她微笑,依然是那么的年轻……

    世界变得奇异的安静,安静的仿佛有生命刚刚消失。

    苏末儿的脸瞬间僵硬起来,望着酒杯窃窃私语……

    ……放心,我们家已经死过人了,我不会再死了……可是,哥哥已经有了心爱的人……我只能一个人孤零零地活着了,好寂寞好无助,真的好寂寞好无助……

    被风吹过的黑暗,她渐渐模糊的视线里只留下莫浅拥抱夏微微时的样子……书包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粉燃花迹 4

    …………

    ……混沌的世界……

    喧闹的餐馆。

    这一刻不想想你,我需要振作一下。

    十月的天气。

    下一场雨,能不能让我清醒?

    爱本来应是快乐的事情,可是我为何这么痛苦……

    …………

    我只有真心而已……

    …………

    从出生,夏微微就是单身家庭,所以母亲对她而言特别亲,她以为她会和母亲永远那样相依为命的活着。可是母亲却在某一天查处r腺癌……随后的一天,母亲一直没有回来,很长时间都没有回来,等待了很久却是莫浅的助理来接她去医院跟母亲见最后一面……

    ………………

    因为母亲的离开,她的精神一直不大好,莫浅因为愧疚和承诺一直陪在她身边……

    病房里很安静。

    莫浅站在病房的门边。

    他的脊背依然笔挺,暗暗地灯光中却显得瘦了许多,暗青色的胡须隐约可见,看着夏微微已经陷入熟睡,他的眼睛却是暗暗的沉痛。

    何叔静静地等在在走廊的尽头。

    他轻轻拉上门,转身走进昏暗的长廊里。

    当他经过何叔身边的时候。

    他的眼睛闪现出一丝跳动的情感,仿佛是一串无法熄灭的火焰,在一点点吞噬着他的冷静。低头,凝望着手指包扎的白纱,许久,声音有些颤抖地问:

    “苏末儿去哪里了?”

    “小姐走的时候吩咐不让下人跟着她,所以就……”

    粉燃花迹 5

    莫浅的眼睛凝聚着暗黑的光。

    “她没说去哪里吗?”

    “没有。”

    “……现在几点了?”

    “已经十二点了。”

    然后,他开始沉默,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想清净一下,何叔你别跟着我了。”转身呆呆地走出医院……

    眼前的一切都形同虚设。

    迟疑地拿起手机……

    …………

    喧闹的餐馆里。

    摆在餐桌上苏末儿的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

    餐馆的服务员经过,看着趴在桌上喝醉的她没有一点反应也没有,“喝得这么醉,一定是接她的人打来的吧!”

    随即,接起了电话……

    …………

    仓皇的夜色,凄美的月光……

    莫浅慌张地跑出医院……

    ……

    他推开餐馆的玻璃门,张望到坐在桌前正在喝酒的苏末儿,紧闭着嘴角,走过去。

    苏末儿微微抬头,看到坐到对面凝视着她的莫浅,双眼变得迷离,满是醉意。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你不在医院里陪着她到这里来做什么……喝酒……?”

    “你不是从来不喝酒嘛……”

    他声音有些迟缓,有些微弱。

    “是啊,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自从遇到了你才知道原来喝酒的人都是什么样的心情……”

    莫浅抢下她手上斟满酒的杯子,身体顿时变得僵硬,低声说:

    “何必这样痛苦呢,我哪里值得你这样付出呢,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我会像对待亲妹妹那样对你的……别喝了,我们回家。”

    “我不想回家,回到家又不知道怎样面对你们……我会离的远远的看着你们幸福……”苏末儿摇了摇头,带着起伏感情的声音渐渐地变得抽泣,眼珠空d地转啊转,泪就流了出来,“我……我太喜欢你了……呜呜……,所以……呜呜……没办法像妹妹那样对你了……”

    “苏末儿……”莫浅凝视着她,眼神是如此的专注屏息。

    “莫浅……对不起,呜呜……喜欢上你,我真的感到抱歉……呜呜呜呜”

    她趴在桌子上,肩膀剧烈的起伏,心口疼痛的如同c了把匕首似的窒息的喘不上气来。

    莫浅的身子像被什么重重地击中了一样,落落地挺直着脊背,空d茫然的眼底满是疼痛的悔恨,心像被撕碎了似的无法再度拼凑,压抑和恐慌的情愫在心口久久徘徊。

    左手写爱 1

    “对不起……因为我的自私却一直伤害着你,为了我流泪我却要装作熟视无睹,一直没有保护你,以前没有过,以后也力不从心了……像我这样的坏人应该受到上帝的惩罚……”

    他的手轻轻地落到苏末儿因为哭泣而颤抖的肩膀上,沉静下来的心即将苏醒的瞬间想起夏敏清醒前嘱托的话语,看着沉痛欲绝的她,心像绑了块石头慢慢地沉寂海底……

    莫浅斜斜倚在椅背上,将桌上的水晶杯子一推,漆黑的瞳孔映出凄冷的光芒。

    …………

    深夜。

    月亮泛着黄色的光晕,风轻轻地从吹来,路旁的街灯散发清冷的光辉。

    窄窄的街道。

    青色的石板路。

    路边的车里。

    莫浅望着天边悬挂的明月,轻轻地吸了口气,低头看着在车里睡着的苏末儿,平静的脸上仍残留着泪痕,心底一阵闷痛。

    他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嘴角是苦涩的嘲笑。

    事到如今……

    你还在奢望些什么,难道说你还在祈求些什么——

    ……

    莫浅的手指紧握。

    褐色的眼底变得沉黯恢复了往日的冰冷,下巴也渐渐的绷紧。

    放手吧……

    一切都是结束的时候了。

    ……你再优柔寡断的不放手,是对苏末儿最大的残忍……

    黑暗中。

    恍若有种宿命的气息在沉寂的夜色中流淌。

    轿车驶进无尽的黑暗里……

    ……我们都走错了方向,是命中注定……还是y差阳错?……可是,如果是早已安排好的,就不该让我们相遇才对啊!

    …………

    ……

    黑暗中莫浅的眼角流下一滴清澈的泪……

    ……璀璨的像是流星,点亮夜的一角。txt电子书分享平台 书包网

    左手写爱 2

    一个人心中只有一个宝贝,久了之后,她变成了宝贝,久了之后,她变成眼泪,泪一滴在左手,凝固成为寂寞,往回看,有什么……

    苏末儿觉得自己是一个小偷,偷了莫浅的回忆塞进自己的脑海中,再也忘不了了。

    或许——

    无法忘记的痛苦,是上帝对她的惩罚。

    ……这个世界,像莫浅这样活着的人不多,也许有一天他会渐渐忘了我,但是她并不晓得,遍体鳞伤的我不需要自由,只想默默地爱着他,即使以后的一天天会很寂寞,她也就觉得幸福了。

    …………

    张秘书跟在莫浅的身后从医院的楼梯里走出来。

    “少爷,有什么急事吗?”

    莫浅停下脚步,问。

    “怎么了?”

    “今天所有的应酬都推掉了,应该是有事吧……”

    他凝视着对面701病房,眼底有丝轻松的神韵。

    “今天是夏微微出院的日子,我接她回家。”

    …………

    黑色的加长林肯轿车慢慢地驶进医院的正门。

    苏末儿静静地望着车窗外。

    ……

    医院的病房里。

    莫浅斜倚在落地窗前。

    细碎的阳光如破碎的水晶打在透明的玻璃上。

    女佣已经帮夏微微换好了莫浅让何叔昨天送过来的裙子。

    此刻,她拘禁地站在他的面前。

    莫浅抬头,目光静静地落在她的身上。

    一袭蓝色的纱纺长裙衬托出她娇美得身材。

    ——蓝色很适合她。

    此刻,夏微微仿佛也察觉到莫浅在盯着自己,脸上浮起片片的红晕,手指在裙子前紧握在一起不知放到哪里才好。

    “我第一次穿这样的裙子,感觉好奇怪!”

    他斜睨着她。

    “没有,很漂亮……”

    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我会尽早公开我们的关系,这样也会让你的母亲安心。”

    …………

    苏末儿跟着何叔走进医院大厅。

    何叔看了一眼大厅里挂着的时钟,低声对她说:

    “我们来得早了一点,少爷和夏小姐还在楼上,我们上去看看,怎么样?”

    “好吧。”

    ……

    夏微微抬头,浅浅的笑容慢慢地从脸上移去。

    “告诉别人并不重要,我想知道的是你的心,所以……我想要的是‘你爱着我’这种确信的感觉。”

    莫浅的眼眸里有雾一般的忧伤,叹息道:

    “我正在努力,以后也会。”

    夏微微如释重负地笑了,靠近莫浅,头轻轻地倚在他的肩膀上。

    何叔走到病房前,轻轻地推开房门。

    门缝里,莫浅和夏微微在阳光下拥抱在一起。

    苏末儿看着他们心像点击了一样,麻木得不知道疼痛的滋味。

    何叔惊呆地有些失措,对她说:

    “我们来的好像不是时候,还是到楼下去等好了。”

    苏末儿轻轻地点头。txt电子书分享平台 书包网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