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醉卧红尘梦未醒之三生石 全 > 章节目录 8第 78 部分

8第 78 部分

    值牡推小?br /

    杜长卿长舒了口气,与萧宁远交换了个会意的眼神,揽着楚楚柔声道:“莫要哭了,对于他,忘却未必是件坏事。”魏东明已摸索着靠到了他身边,乘他不注意,将他一把抓住,另一手便拿了件衣裳往他身上盖去。后者奋力挣扎着,想要将他甩脱。

    猛听得啪的一声,却是一物从他身上交缠的蚕丝中坠落下来,掉在地上,分明是个四方的木盒,应声而开。只听得机括格格转了几声,随即,盒中蓦地飘出了一阵曲声,声音轻柔,极像女音婉转,轻声歌唱。

    众人面面相觑,只听那盒中歌声熟悉无比,柔声而歌:“…………………………三生石 ,三生路,三世情缘尘归土。但相思,莫相负,再见时盼如故……………………………”这声音惟妙惟肖,简直如同从楚楚口中发出一般。后者一步步移到木盒边,身体颤抖如风中之烛,含泪跟着轻声歌道:“…………………………今生的我还在读,前世诀别的一纸书。手握传世的信物,而你此刻身在何处?”

    歌声嘎然而止,那人蹲在它旁边,手还搭在木盒掉出的位置,正好有鲛灯的光打在他面上,黑晶石般的眼中似乎有极亮的光一闪,但转瞬即没,仿佛只是人的错觉。他乌溜溜的眼睛在盒子和楚楚间来回打转,后者满腹酸楚,泪水涟涟,别转头去,不敢接触他的目光。

    突听那人大声道:“我明白了!每个人都是娘生出来的,这个定是娘在我出生时放在我身边的,好让我来找娘。”突然一个转身,猛地扑进了楚楚怀里,脆生生叫了声:“娘!”

    欧阳霏脚下便是一个趔趄,众人目瞪口呆,杜长卿面如玄冰,向萧宁远使了个眼色。后者摇了摇头,指了楚楚不语。楚楚饮声而泣,哭得不能自持。

    只听一个略为稚气的声音笑道:“哟,这可是个希奇玩意儿,怎么做出来的?”众人寻声望去,只见得慕容珏已一步一晃走了下来,两只小鼠在他肩上吱吱叫着,欢腾无比。

    那人哼了声,转过头去。慕容珏摊手道:“好大的脾气。我慕容府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入的,要叫我声叔叔,还没那么容易。”拉了楚楚的袖子道:“姐姐,哪里来的野孩子,一点本事都没有,可不能要。”

    楚楚啼笑皆非,瞪了他一眼。那人已迅速从她怀里抬起头来,不服气地道:“谁说我没本事了,我的手可巧了,能做各种东西。娘,这个留音盒有什么稀奇,若是那能吸音的石头还在,我赶明儿做一百个给你。”

    楚楚还没来得及答话,慕容珏转了转眼珠,已从怀里拿了个盒子出来,道:“光说可是不成,这是我从一个椅子上拆下来的,可惜线断了,木人都不会走啦,你能修好吗?”

    楚楚低头一看,可不正是自己轮椅上那个活动妆台吗,线都拉出来了,已然是坏了,不由又瞪了慕容珏一眼。那人二话不说,接过手去,一阵捣弄,便见得木头美人手捧胭脂,婷婷而出。四周啧啧称奇,赞叹声响成一片。

    那人拉着楚楚的袖子道:“娘,你瞧,我真的会干很多活,你就带我回去吧。”楚楚摸着那人头顶,含泪望向杜长卿,低低道:“长卿,他如今这个样子,我也真不放心留他在外面……………”后者脸色一点点沉了下来,默不作声。楚天行冷哼了声道:“装疯卖傻,欺瞒天下!”楚楚怒道:“你再说,看我还理不理你!”

    忽听慕容珏嘻嘻一笑道:“你真的想要你的娘吗?”那人连连点头,道:“当然了,我是娘的嘉鸿,娘刚才叫我呢,你没听到吗?”又扯着楚楚的宽袖道:“娘,嘉鸿会很乖的,你不会不要嘉鸿吧。”

    慕容珏笑道:“你娘嫁人啦,嫁j随j,她怎么还能把你带在身边?”杜长卿面色略霁,那人哇的声哭出来,道:“我要娘的,我不要跟娘分开!”接触到杜长卿的眼光,哭泣声顿时倒咽回去,连连哽噎了几声。

    慕容珏顿足道:“你哭什么,你都是大人啦,可不能总缠着你娘不放。你叔叔我从来心地仁慈,不如这样吧,你跟在叔叔身边,就可以经常见到娘了。叔叔很少收人的,你若是再不肯,可哪里都不收你了。”转身便走。

    那人犹豫了半晌,轻轻叫了声:“叔叔!”慕容珏立即停步,笑道:“乖宝宝,你想跟着叔叔,叔叔给你糖吃。”掌心里赫然出现了两粒碧色药丸,向他平摊过去。

    楚楚急道:“小珏!”但只见那人毫不犹豫,悉数吞下,皱了眉道:“好苦!”红娘和碧落相对着叹惜了声,垂下头去。

    慕容珏拍手笑道:“真是乖宝宝,既然入了我慕容府,叔叔我便赐你个字吧。嘉鸿多别扭啊,太落伍了,应该换个响亮点的名字,才适合重新做人。”歪了头想了想,慨然道:“就叫慕容笙吧,死而复生,再生奇缘,这个名字,最适合你了。不要再拉着你娘的衣角了,慕容府的规矩多了,你不听话,可还是要被赶出去的。”

    那人触电般缩回手去,怯怯看了楚楚一眼。慕容珏笑眯眯道:“这就是了,以后只要你听叔叔的话,自然有叔叔罩着你,不用担心被别人欺负了去。走罢,叔叔还想看你怎么做那个留音盒呢。”

    但见得两条人影,一低一高,鱼贯走上台阶。临出门时,那瘦高的影子似乎一顿,但毕竟没有转回身来,转眼便消失在门外。

    楚楚似乎被抽走了浑身气力,咚的一声,跌坐在水坑里。欧阳霏一把将她拉起,低声道:“楚楚,万事不能强求,这未必不是个最好的结局。”

    作者有话要说:丝竹袅袅,皮黄板软,碧落下颔啪的声磕在案上,吃疼得厉害,睡眼惺松的眸子总算张了开来,问一旁的人道:“红娘,这戏开腔了没啊?”红娘狠戳了她一记道:“小姐说了,这戏跟温吞水似的,调儿都得走足了,你就等着吧!”

    碧落哎哟了声,看向台下中央,但见杜长卿正襟危坐,烈风骑团团围坐在后,神情虽然雀跃无比,但都不敢放诞声色,不觉苦笑道:“大姑爷是中了什么邪,非要带一圈兵大爷来看小姐唱戏?”红娘努嘴道:“都怪地宫里那个小鬼多事,没事干也就算了,成天缠着小姐,要学什么离魂的唱腔,说是将来可以去哄他们王子。嘿,结果了,被大姑爷得知了,便问小姐,说怎么你会唱戏,我倒全然不知?你知道的,小姐最近正愁怎么讨好大姑爷了,立即问他想听什么,结果他挑三拣四,偏择了这出。小姐不知费了多少劲,来博他一笑,他还非得把他下属都带上,说是战士征战不易,应该与民同乐。小姐听了,不晓得多感动,连夜叫我将服饰配齐了,要把这出戏赶出来。”

    但听得唱腔低婉,娓娓从后台绕出:“白云飘碧水流青山葱翠…………………………”丈二水袖犹如初云出岫,凌空飞展,俏生生走出来一素娟佳人,云鬓上只压了一双拇指大的珍珠,雪色纱裙繁复重叠,虽然都是一种颜色,却仿佛见得一波春水波光摇曳,其上隐隐珠光流动,裙裾飞扬,翩翩然欲出尘而去。眼珠俏生生一转,凝在正中杜长卿的面上,嫣然一笑,宛如梨花带春而开,刹时满堂生辉。她眼睛须臾不离杜长卿,字正腔圆,娓娓低啭:“歌声里炊烟袅袅,

    百花繁蕊尽芳菲。 曾几时炎鸟作祟,

    十日并出四野尽憔悴。

    多亏了天神羿下界抖神威,

    他那里张弓s箭雄姿俊美,

    他那里惩恶扬善气宇巍巍!”

    烈风骑轰然叫好,投向杜长卿的眼中满是敬羡。杜长卿面上淡淡笼了层笑意,极不明显,宛如隔雾看花,极不真切,又仿佛是隐约于繁华荼蘼中的一分落落寡欢,总有种游离于喧嚣外的清冷漠然。红娘低声道:“这功夫对大姑爷最没用了,夸得天花乱坠,他也不会略有所动。”却听得歌声渐转,仿佛女儿家暗藏心事,欢快中偏带几分羞涩,欲放还收,欲吐还止:“愿留他造福人间除妖魅, 愿留他永驻山乡不回归;”

    红娘嘀咕道:“这样还坐得住,真是不解风情。”抬头一看,只见楚楚含情脉脉,凝目在杜长卿身上,低低歌曰:“嫦娥啊,春来秋去十八载, 今日里心儿跳荡却为谁?”水袖在空中拂、搭、裹、抛、托、抓、抖、挽、转、扬,最后飘飘荡荡,不偏不倚,落在了杜长卿怀中。后者执在末端,刀削似的坚毅轮廓上,终于漾开了一丝暖暖的波光。后面烈风骑还待鼓掌喝彩,瞧着两人一上一下,静静相望,不知谁起的头,一个个悄悄起身,轻手轻脚,走了出去。还有个别还恋恋不舍坐在那里的,被捂在嘴上,犹如倒提麻袋,一把拖了出去。

    园中珊瑚藤婆娑绽放,随风飘落下来星星点点花瓣,半粘在两人的衣上,似落未落。杜长卿将手中水袖一圈圈绕到手上,楚楚咯咯娇笑,身体不住旋转,当杜长卿将水袖拉紧,用力一拉,她便纵身跳入他怀中。斜c在鬓边的细碎银珠滚开了一地,落在珊瑚藤的落花上,红白映衬,分外夺目。杜长卿的眼中愈来愈幽深,将她拦腰抱起,踏过满地琼瑶,斜靠在假山石上。后者鬓发散乱,拉着他还在追问:“长卿,你到底喜不喜欢,说句话嘛。”

    “喜欢。”一朵珠花滴溜溜滚落下来,银色披帛飘落在假山下,随风卷滚而去。

    “喜欢。”暗花鲛纱犹如莲瓣委落下来,她这才发现危险所在,按住他伸向自己胸衣内蠢蠢欲动的手,嗔道:“长卿!”

    “喜欢。………………这样,更喜欢…………………”曲线玲珑的身体在假山上一寸寸凸显出来,碧落倒吸了口冷气,到底还有些忐忑,仔细盯着楚楚的后脖筋,握紧了手中的剑柄。红娘吓了一大跳,将她手中剑夺了过去,道:“你当是四姑爷哪,若是敲到大姑爷头上,说不定马上就把你嫁出门去。得了,虎须不要捋,我们还是走罢。”

    腿在假山上慢慢托高,再缓缓绕到腰身上,下摆掀起来挡在她胸前,不太看得真切。身体碾转之间,便有一瓣瓣落英缤纷飘落开来。只听得男音低沉,道:“刚才你唱的是什么?”腰蓦地向下一沉。

    女子惊呼了声,喘息道:“……………你明明知道………………嫦娥………………嫦娥奔月嘛,你自己点的嘛…………………嗯……………………别咬了……………………痛……………………”

    本来已经走到门口的碧落听了这句,悚然一惊,身子向后猛一回转,只见男子将头差不多埋在女子胸前,女子两条晶莹的手臂一左一右,有一下没一下推着他,看起来好像是拒绝,不知为何这手好像突然变成了棉花做的,只怕是连根草都拨不下来。碧落战战兢兢指了两人道:“红娘,你看,大姑爷难道要吃小姐的心吗?”

    红娘急忙捂住她的嘴,想将她拖出门去。后者哪里肯就范,两脚用力,牢牢钉在地上,警惕地看着那边。只听男子低低道:“奔月……………………你若是真要奔月,可千万记得,就算是你到了月上,我也必一箭将你s落下来…………………月神,神女,是你自己将我比作后羿的,到时候可莫要后悔,嗯?” 腰身紧压慢送,一下更甚一下。女子的躯体被撞击得慢慢上升,最后只余腰部搭在假山上,纤细绵软,犹如一段蛇骨。她秀发犹如黑瀑倒垂下来,几乎委落在地上,一下下颤动,犹如瀑带起伏,咬牙道:“谁要到月上去………………啊………………唔…………………………”

    碧落急道:“红娘,这可太危险了,小姐要是跌落下来,必定头破血流。不行,我要去接着她。”突觉一道眼风锐利无比,犹如三九s出的冰棱,仿佛是打在她的面上,吓得她两腿都差点发软。红娘一把将她拉回,哆哆嗦嗦道:“不好,大姑爷要发飚了,快撤!”

    大漠无垠,骆驼结队排在在一侧,望去黑压压的一片。一色的俊俏少年衣衫各异,立在驼队边,眼里有掩饰不住的兴奋与欢欣,不时嬉闹成一团。春幡小小的个子站在角落里,把一块勾云形器玉递到慕容珏手里,道:“王子说了,这个请你交到笙公子手里,给他权作个纪念。”

    阳光下,玉器润泽无比,形状典雅,线条流畅,工艺精湛,仿佛从中能透出光来。慕容珏是识货的,啧啧称赞道:“这是有些年头的宝贝了,价值连城都不为过。阿笙不知为何,今日无端发起高烧来了,错过了与魏王子惜别的场面,委实可惜。”又指了那些少年,悄声道:“他们身上的魔障果真都压制住了吗,不会将来害到你们吧。”

    春幡摇头道:“战神未死,他们身上的余毒就不会尽。不过,依据笙公子留下的信函所言,只要服用了他留下的药丸,并将他们带离

    美女大姨姐春萍sodu

    寒霜王朝,便可保他们暂时安定。有神女在,必能将战神彻底铲除,他们到时候就能回复成正常人了。”

    慕容珏嗤笑道:“姐姐算哪门子的神女啊,你们还当真了。”后者扁了扁嘴,转了转眼珠,又从怀里取出了一个龙凤纹玉牒递给慕容珏,慕容珏差点蹿起三尺高,哎呀了一声道:“瞧这手工与红褐色沁,还有这曲体龙凤,必然是西汉的古物。这也是给他的?魏王子对阿笙可真是慷慨。”

    春幡抿嘴笑道:“这个却是王子送给你的,希望你能善待笙公子,按时给他解药,免得他皮r受苦。”

    慕容珏嘻嘻笑道:“好说好说,都是我慕容府的人了,我还能真委屈了他?这么有用的人,难道我舍得他毒发身亡?无非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将手挡在额上,眯了眼道:“你们王子跟我姐依依惜别了有阵子了,瞧我那几个姐夫,眼珠子都快弹出来了。他既然不说话,拉着我姐的手作甚?”

    只听得楚楚柔声道:“东明,你要返回故国,我本不应阻拦,只是战火过后,必定满目疮痍,重建十分不易。原想成全你一段大好姻缘,谁知还是无疾而终。”

    魏东明碧澄的眼中y郁了下去,容色顿黯,宛如春花骤然枯萎,春幡嘟嘴道:“有时真怀疑神女是傻子还是白痴,这么明显的事,她就看不出来?”

    突见魏东明抬起头来,声音清晰无比,朗朗道:“多谢夫人美意,但乌戈人信奉从一而终,东明此身虽污,犹守一片冰心,只系于一人身上。”

    杜长卿淡淡投了一眼过来,眼风凌厉无比。楚楚怔道:“嗯,这么说,你已经另有所爱?王子如璧,尘埃焉能沾染?倒可叹姐姐无缘。”魏东明面红得不能再红,呼吸还有点不匀,咬牙不去看杜长卿的面色,握了楚楚的手大声道:“东明一心倾慕夫人,难道夫人果真不知吗?”

    本来炙热的温度,骤然降到冰点以下。杜长卿面无表情,单君逸轻挥折扇,杜少华啼笑皆非,张涵真微微叹息,楚天行抱臂而立,萧宁远笑容未改。欧阳霏笑眯眯逐个看过,最后落在楚楚面上。楚楚犹如大梦初醒,指了自己愕然道:“我?!”半晌才反应过来,慌忙要去甩脱魏东明的手,奈何后者握得死紧,她又不能当场翻脸,不觉傻了眼。

    魏东明含笑凝视着她道:“夫人待东明恩同再造,即便是粉身碎骨,亦难酬谢夫人。不过,东明钟情夫人,并非只是因为感恩而已。”

    楚楚愁眉苦脸,一边努力想拔自己的手,一边斯斯艾艾道:“这个………………可是……………………”后者轻笑道:“东明知道夫人无意,决不会强求于夫人,只是,东明即将辞别夫人,恐怕从此以后,便再不能见到夫人,难道这一点私心,都不能说与夫人知晓吗?”

    楚楚大舒了口气,随即面色耷拉下来,道:“照这么说,东明,反倒是我误了你了。” 魏东明正色道:“怎会?夫人是东明的一盏明灯,只要想到夫人,东明就觉得人世美好无比,再多的苦楚,都可以抛诸脑后。东明知道夫人身畔已有了毕生所依,不会奢求什么,只要夫人一生幸福,便是东明毕生所愿。”深深欠下身来,又缓缓起身,脉脉向她望了又望,似乎想将她牢牢记在心底,最后深吸了口气,含笑道:“夫人珍重,东明拜别。”翻身上了驼背,后背挺得笔直,再不回顾。

    驼队缓缓消失在地平线下,楚楚刚放下不停摇晃的右手,立挨到杜长卿身侧,极紧张地道:“长卿,这次你都听明白了,可没我什么事,千万莫要生气,倒坏了自己身体。”欧阳霏险些抽气,连忙背转身去。杜长卿斜了她一眼道:“什么都要动气,难道我嫌自己命长?”拂袖道:“人都走了,也不用看了,都回去吧。”

    楚楚见他神色未改,大为安心,笑眯眯跟他举步。突见人影一闪,清源一身素白雪袍立在面前,躬下身来,沉声道:“师叔师伯起程在即,圣女若要相送,便在此时。”

    楚楚一时反应不过来,呆呆道:“相送?”单君逸冷笑了声,楚天行已哼道:“他走他的路,关楚楚什么事?”

    清源板了面道:“师伯说,圣女听了此讯,必定马不停蹄赶至,否则哪里安心得下。在下只负责传讯,言尽于此,告辞!”转身便走。

    楚天行嗤道:“好走好走,再见无期!”突听楚楚颤声道:“清源留步,我跟你去!”不敢看众人面色,脚下飞快,转眼便消失了踪影。

    楚天行举步欲追,萧宁远一把拦住,含笑道:“反正是要走的人,无妨让他们说几句话。跟得太紧,倒反惹她生气。”几人说说笑笑,便向营帐中走去。

    慕容珏转了转眼珠,施展开身形,轻手轻脚跟在楚楚身后数丈远处,果见得获麟一族都已装备整齐,一身行装。忘机子悠然坐在马车前的沉香白玉椅上,有一下没一下摇着白羽扇,风姿标绝,犹如芝兰玉树。忘忧子立在身后,不时回头看路上。楚楚赶得差点透不过气来,冲到忘机子座前,揉了自己腰,没好气道:“走了也不让人省心,非唤我来干嘛?”

    忘机子哦了声道:“那你为何要来?”楚楚一口气没汇上来,抬起宝光粼粼的眼睛狠狠瞪着他。忘忧子忍笑得十分辛苦,微微垂下头去。

    只听忘机子摇扇徐徐,半晌寂静无声。还是楚楚按捺不住,道:“有话快说,天暗了行路就危险了。”口气虽然不虞,听来竟有掩饰不住的亲昵。

    忘机子以扇背敲了椅身,平平道:“路线你可看明白了,每年………………………”楚楚脖子都红透了,头低得不能再低,连忙接口道:“是了,年年两万两黄金,少不了你的。”又小声嘀咕道:“路那么难走,干嘛非要我押送?”

    慕容珏倒吸了口冷气,已听忘机子声音略略拔高,低笑道:“怎么,你以为一个价?”楚楚遽然抬头,吸气道:“还不够?”看了他的面色,声音立软,低低道:“行了,你说多少就多少吧,到时候给我数字就成。”

    获麟一族一个个目不斜视,仿佛什么都不曾听明。慕容珏点头自言自语道:“明白了,红娘姐有教过,原来是花大价钱在外面养小老婆……………………”忽听忘机子声音放软,听来竟无比荡气回肠,轻飘飘道:“一年一度,你若是敢忘记………………………”

    楚楚一迭声道:“知道知道,除非我死,必然来见。”场中又安静了下来,只听胡杨叶沙沙作响,仿佛在奏一曲低沉悱恻的离歌。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得扇骨在椅上猛敲了声,忘机子立起身来,头也不回,似乎忘了有楚楚立在身后,俯身钻入马车,淡淡道:“起程!”忘忧子紧随在后,似乎往楚楚手里放了什么,亦走了进去。

    马蹄声渐渐远去,楚楚呆呆站在路边,仿佛已经跟路边景物融为一体。蓦地,她尖利地嗥叫了声,对着马车消失的方向,咬牙切齿骂道:“吸血鬼!葛朗台!”

    作者有话要说:………………………n年以后…………………………

    “小笙,奇怪,怎么又梦见你……………………………娘是不能帮你擦身子的,毕竟男女有别………………………啊唷!这水怎么这么烫?!…………………嘶……………………………小笙你脱那么光干什么…………………………什么?!这里怎么可以擦……………………………算了,反正没人,还是我帮你………………………记住,什么人问你都不准说,听到了没有?!……………………嗯,皮肤还是那么好………………………”

    “小笙,不是叫你不要随便玩亲亲吗?!……………………嗯…………………下不为例………………………你抓着我的手摸哪里?!………………这个地方不能随便给人摸的,知道没有?………………………我摸也是不行…………………当然比别人摸好点,你哪里我没见过………………………看我干嘛,我不是你的娘吗,自然知道了…………………天晓得,白捡了这么个难缠的儿子…………………………”

    “小笙,你蹭到娘身上来干吗?…………………啊,做什么?!这么大怎么可以还吃奶?!……………………喂……………………嗯…………………唔………………………不不不,这里你不能碰,不行的………………………啊你!…………………不行,要是被人知道………………………轻点,你弄疼我了!”

    两条身形在水中纠缠成各种缠绕的姿势,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得女子一声娇吟,软倒在男子身下。男子眉头一皱,忙将她扶了起来,按了下池壁的金环,上得岸来,用缎罗将女子与自己重重包裹了,小心翼翼捧了女子在怀里。少顷,便听的脚步声响,探进来一张艳绝的脸蛋,拍了自己的脑袋道:“必是醉芙蓉放得有点多了……………………无妨无妨,她不过暂时晕了过去,没什么大碍…………………我知道不能拿亲姐姐来试验五毒奇经,最多下次换个方子…………………………你看我干嘛,难道你不喜欢这份犒赏?”

    男子靠在软榻上,将女子收紧在怀里,玉润的面上泛起桃花般的红晕,半晌才微微点了点头。后来的少年笑得魅惑至极,懒懒道:“我说过,跟着叔叔只有好处,如果你一直都做得那么好……………………这次的天罗地网机关相当成功,那些恶鬼一个都没逃出去,可惜血水溅出来太多,未免有碍观瞻,下次倒要改进…………………”突然面色一变,与男子交换了眼神,在床上一按,塌板立即中分,迅速现出了个地道来。男子将女子在榻上一放,转眼间消失在地道中。床板悄无声息合拢,少年将自己外袍一把拉到腰际,纵身跳上软塌,懒洋洋道:“谁呀,打扰本少爷静休!”

    但听轰的一声,厚逾数尺的门板应声而碎,木屑纷飞之处,站着一怒气冲冲的秀美绝伦的男子,瞧见房中情形,秋水般的眼睛瞬间封冻,只差要即时飞出冰刃来,厉声道:“你对你姐姐作了什么?”

    少年扯了扯露出大半个肩头的罗袍,低笑道:“这不是一清二楚的事吗,你还要来问我?”

    男子气得面色铁青,点着他的手指都在颤抖,道:“你………………你给她下了药?!你这禽兽,简直不知廉耻,竟做出这等有违纲常之事,怎么对得起将你视若至宝的姐姐?”

    少年冷笑道:“行啊,你索性将她唤醒,让她看看我做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说不定她惊怒交加,就此便一病不起了。怎么,你不叫?那我来吧,正好给她个明白。”伸手便欲摇她。

    男子厉声道:“你敢!”面上一阵红一阵白,指着少年,气得浑身发抖,再也说不上话来。少年轻笑道:“就是嘛,五姐夫,不要把什么事都端到台面上来,对谁都没有好处。今儿是姐姐轮休的日子,你偷偷去找她,我也可以啊,你若是好说话,我还会事先跟你商量,否则,只有一拍两散,要是我说你老欺负我,你想,会是什么后果?什么人伦纲常,休到我慕容府上来论,有谁稀罕?我若是一定要姐姐娶我,你们只怕都未必还能留在这里。再往深里说了,你也知道,姐姐其实与我们都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如果亲上加亲,相信大家都喜闻乐见。当然了,我可不像你们那么傻,自己拿绳子往上套……………………………”突觉男子眼睛紧盯在自己手臂上,低头一看,面色顿变,连忙捂了上去,犟了头道:“这个还在,也不能代表什么!”

    男子咬牙道:“小子,你再装!…………………将那y贼交出来,姐夫那里的武功秘典随你挑!”将女子靠在自己手臂,越看越是懊恼,大力去敲击四周的板壁。

    少年叹息了一声,看男子在床上怒不可遏地摸索,悠悠抱了自己双臂道:“五姐夫,我刚才就跟你说了,做人不要太明白。你难道准备向大家挑明,姐姐一直在和阿笙暗渡陈仓?你是打算娘把阿笙扶正,还是打算睁只眼闭只眼,好好做你的五姑爷?”

    男子动作顿在那里,一口气顺不上来,面色涨得赤红。少年笑嘻嘻拍了他背道:“好了好了,五姐夫,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怎么做最好。这样好了,今晚姐姐归你带回去,下次我们猜拳定输赢。喏,白让你比别人多了不少时间,这样的好事,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喽!不要用这样崇拜的眼光看我,我向来很害羞的。……………………五姐夫慢走,好容易来了,要不要再奉送你点千金不倒方?………………………不客气不客气,在你身上用成功了,小黑小蓝应该会有宝宝了………………………你不要?!哟,那真是太遗憾了……………………”

    醉卧红尘梦未醒之三生石   end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