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狼王逐月阿潼 > 章节目录 第 5 第部分

第 5 第部分

    “你们怎么一直笑;也不说话?你们在高兴什么?”夫妻俩对看一眼;由苏月翎开口。

    芊音及良娘同时福身;向他们朗声齐道;“恭喜狼王、贺喜夫人;咱们灵狼族就要有小王子或小公主了!”

    “那也没什——”苏月翎下意识的回道;说话的同时;却被脑中忽然吸收理解的字句给惊呆了。

    反倒是戟如天完全听明白了;他高兴的将呆愣的苏月翎一把抱住;开心的问芊音及良娘;“怀了多久了?”

    被他的粗鲁吓著;芊音及良娘连忙阻止他的大力晃动;“族长您轻点儿!小心别伤著了夫人……”

    听到她们的警告;戟如天立刻小心翼翼的搂住苏月翎;将她稳稳的抱在腿上;压抑不住的狂喜则明白的显示在他笑得开心的脸上。

    良娘看到他收敛了兴奋的情绪;才交代道;“夫人已经有两个多月的身孕了;可能因为她底子还不错;所以才没能较早发现。”

    她接著说道;“夫人近来食欲应该比以前来得好吧?多吃点营养的食物;对母体及胎儿都好;所以要注意她吃的东西;别吃得太过生冷。”

    “我知道了。还有没有要注意的?”戟如天忽然想到这些日子以来;他每晚都还向她需索著热情;之后他们还可以继续亲热吗?

    他一点也不保留的问了出来;“夫妻之间的亲密行为;还可以——”他下面的话声消失在苏月翎的手心中。

    本来还安分坐在他怀中;为怀了孩子而开心的苏月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话语。没想到他一点也不知害臊;连这种事也问得出口!

    她红著脸用手将他的嘴完全封住;根本不好意思看向芊音及良娘;“你给我闭嘴!”

    戟如天拉下她的手;不以为意的道;“为什么不能问?这本来就要弄清楚;要不然伤了——”他的嘴再次被小手捂住。

    “你还说!你再说一句;看我还理不理你!”她羞得不得了;挣扎著想滑下他的腿;不要再面对这尴尬的埸面。

    戟如天哪里肯放开她;于是两人拉扯了起来;完全忘了还有两个人站在一旁看著呢。

    芊音及良娘笑看这对恩爱的夫妻;决定将他们的注意力引回来;于是良娘做作的咳了咳;引起他们的注意。

    苏月翎因为良娘的声音;而想起了她们的存在;整个人伏进戟如天怀中;不好意思将脸露出来;手指故意掐了掐戟如天的腰r;满意的察觉到他吃痛的缩了下身子。

    眼尖的良娘并没有错过苏月翎可爱的小动作;难得看到狼王吃不开的模样;她脸上的笑意无法止住;所以她用明显带著笑意的声音回答戟如天的问题。

    “亲密行为是没有问题的。”良娘仔细的解释;“在怀孕初期及后期是要比较小心一点;不能有太过剧烈的动作;也不好引起孕妇太过激动的情绪。现在夫人已经过了初期进入中期;所以只要体力没问题;并不会影响夫妻之间的房事。”

    芦音再加了一句;“刚刚已经检查过了;夫人的体力及健康情形都很好;狼王可以放心的做想做的事。”

    “往后要麻烦你们经常来看看月儿;她第一次怀胎;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她的健康是他最在乎的;所以他要求芊音及良娘多来看护。

    “我们会的。狼王、夫人;我们先退下了。待会儿我就将这个喜讯发布出去;请主祭圣女替夫人向灵狼先祖圣灵祀奉;祈求夫人平安顺利的产下健康的王子或公主。”

    “去吧!”戟如天点点头;让芊音及良娘退下。

    第十章

    房内被从窗外s进的日光;照映出温和的明亮。

    看窗外的亮度;此时不该还待在房裹的戟如天;却还埋在苏月翎柔软的娇躯内;亲密炽情的与她交缠在床榻上。

    “嗯啊……”软腻的呻吟声从她口中发出。

    “舒服吗?月儿。”戟如天用手肘半支撑著身子;紧贴著她的背后;由后方将男性缓慢的在她湿软的花x中抽送。

    他将唇亲密的凑在她脸侧;啄吻著她的耳垂及颈肤;强忍住纵情驰骋的欲望;顾虑她即将生产而温柔的动作著。

    “嗯……舒服……”因为怀孕;她的身子更容易感到快意;不需要他刻意讨好;也能反应完全的热情。更何况他对她一向呵护爱惜;所以她很清楚;为了顾忌她的状况;他有多么自制。

    “你好软、好湿……”他将肿胀的男性徐徐向外撤;在男性前端几乎完全脱离x口时;再挺臀将粗长缓慢的一寸寸向花x中挤入。

    他就这么耸弄著;享受著被她包裹的舒爽快意。

    大手伸进两人交h的部位;将手指完全浸染她泌出的丰沛蜜y;然后将那透明滑y抹在她因有孕而更加圆软硕大的茹房上;用粗砺的手指揉搓挤压硬实的茹头。

    “啊——”她的身子猛然一抽;下t已然有节奏的蠕动收缩起来。

    在他揉弄她如莓果般鲜红的茹头时;刹那间;花x深处流出大量热y;她就这么达到高c了。

    “月儿……”看著她再次因为快感而被情潮侵袭;这已经是这场交欢中第三次了;她美丽迷乱的娇颜让他心怜不已。

    不忍心再折腾她;他稍稍加快在她体内的抽送;想让自己快点结束。

    他抬起她的下颚;吻住她湿润红肿的红唇;热切的激吻著;下身不停探入她急遽收缩的软绵rx中。

    “唔……”他勾起她的小舌紧紧咂吮;鼓肿的男性终于在她紧缩的体内喷s出白灼的热y——

    平息了情欲后;戟如天精神奕奕的从床上起身;将自己及娇软无力的苏月翎打理清净。

    他拧了热毛巾将苏月翎身上沾染的爱y及jy拭净;轻手轻脚的替她将衣物穿戴整齐;然后将挺著大肚子的苏月翎抱到软榻上。

    当他轻轻将她放在软绵的方枕上时;苏月翎睁开美丽的眼;用手轻抚著他坚毅的脸;娇憨的轻喃;“你要出门了?”

    他侧脸亲吻她的小手;柔情万干的道;“嗯;我要去看看连天。这几日他说东方的气象有点不对劲;要我过去看一下。只是例行公事而已。”

    自从苏月拥怀孕后;他不管要上哪去;都会清清楚楚的向她交代;以防她心情不稳;也让她能随时掌握住他的行踪。

    看到苏月翎努力想睁开眼的模样;他亲了亲她的唇;向她道;“都怪我不好;一大清早就让你累成这样……你再睡会儿;我让侍女晚些再进来。”

    苏月翎虽然听明白了;但浓浓的睡意侵袭著她的意识;让她只能迷迷糊糊的闷哼一声;就沉沉的睡著了。

    戟如天爱怜的替她盖上被子;低下头亲了下她圆鼓鼓的肚子;然后才起身出门。

    到了近午;苏月翎才在侍女的伺候下用了早膳。

    临近产期的她;最近非常非常嗜睡;只要没事;她几乎都在睡觉。还好这种情形是正常的;不然戟如天会c心死。

    苏老爹三不五时就来房里探望女儿;期待著小外孙的到来。现在苏老爹在同伴间可神气了;每天都将未来的小孙儿挂在嘴边;向同伴炫耀。

    苏月翎刚送走了苏老爹;侍女又走了进来。

    “夫人;尤姑娘来了;您要见她吗?”侍女有礼的问倚在软榻上休息的苏月翎。

    本来迷迷糊糊就快睡著的苏月翎;听到侍女的话;睁开微眯的眼儿;想了一会儿后跟侍女说;“你请她进来吧!”

    她用手撑起身子;在侍女的协助下起身。

    现在她已经进入怀孕后期;肚子大得不得了;如果没有人帮她;她肯定忙出一身汗都还没法儿起来呢。

    不一会儿;尤娜进了房;清丽的脸上漾著满满的笑意。

    “嫂嫂好!”她向苏月拥问好。

    “好。来这儿坐。”苏月翎亲切的向她招手;要尤娜坐到她身边的椅子。

    其实她老觉得尤娜怪怪的;但因为戟如天兄妹都把她当妹妹看待;再加上尤长老对她及她爹也很好;所以她也不好乱想什么。

    不过平日如果戟如天不在;尤娜从来不曾单独找过她;今天是吹了什么风;她竟然会到她屋里来?

    而且每当尤娜亲热的喊她嫂嫂时;她总觉得尤娜的眼神透著古怪……那种眼神她也搞不清楚是什么意思;反正就是觉得不对劲。

    尤娜姿态优雅的走到苏月翎旁坐下;明亮的大眼直盯著苏月翎的肚子;“嫂嫂;你快生了吧?肚子好大喔!我记得况大嫂生的时候肚子也没你这么大呀!”

    没错;玉露生的时候;她才刚发觉有孕;她也记得玉露的肚子并没有她这么大。不过在人世间也常有双生子;所以她倒不曾担心过。

    苏月翎用手揉揉圆圆的肚子;笑著对尤娜说;“是呀!我也是这么觉得……看来我会替你戟哥哥生个双生子呢;那就真是双喜临门了;不是吗?”

    说到底;苏月翎就是对尤娜叫唤戟如天那种亲热的口吻很不舒服。想她当初见到戟如天;也不过叫声戟大哥而己;尤娜一个外姓姑娘;为什么比小幺这个亲妹妹叫得还要亲热?

    虽说苏月翎有时迷糊;可她还是有著小女人的计较心理;懂得吃醋;也会嫉妒的。

    被苏月翎一回;尤娜心裹气得不得了;眼儿一转;心里有了计较;端出天真的笑容;“是吗?那戟哥哥一定很高兴。”

    “尤娜;来;喝茶。”苏月翎将没有梳起的长发收拢;将它们拨到肩后;然后才替尤娜将茶碗盖掀开;将茶碗推到她面前。

    她不经意的动作;反而让白嫩颈间的吻痕露了出来;尤娜眼见那刺目的印记;更是气得牙痒痒。

    她伸手端起茶喝了一口;眼睛没有离开过苏月翎的颈间。

    她的眼神让苏月翎觉得奇怪;“尤娜;怎么了?你在看什么?我颈子有什么不对吗?”她用手摸了摸光滑的颈项;十分不解。

    尤娜眼儿一闪;嘴边挂上了甜笑;状似天真的开口;“我只是在看;嫂嫂怎么没有带著鎏琅石呢?”

    “鎏琅石?”好久没有听到这个名词了。当初戟如天跟她说过;鎏琅石是她娘藏在她体内的圣物;与戟如天在一起后;已经被拿出来了……它不是应该在戟如天那里吗?为什么她要戴著鎏琅石呢?

    “是呀!因为要找回鎏琅石;所以戟哥哥才会娶你;要不然……啊!”尤娜做作的收口;表现出说错话的神情。

    “哎呀;嫂嫂你别误会……我是说鎏琅石是族中圣物;既然本来就在你身上;那就应该交由你保管才是。”

    尤娜满意的看著自己的话发生作用——虽然苏月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不过她的脸色已经不像刚才那般轻松开朗了。

    “那么珍贵的东西;怎么能交给我呢?要是掉了;我怎么跟所有族人交代?”苏月翎强自镇定的回话;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相信尤娜的挑拨;但脑海却一直反覆著尤娜方才说的话。

    “嫂嫂;你的脸色不太好;我看我还是先回去好了;你多休息休息呀!”

    尤娜丢下了火种就拍拍p股走人;让那火种继续蔓延;然后引发狂烈的大火——

    傍晚。

    侍女刚准备好晚膳;戟如天就回来了。

    “狼王;您回来了!”侍女对进门的戟如天道。

    “夫人呢?”他看到桌上丰富的饭菜;知道苏月翎还没有用晚膳。

    “夫人还在内室;奴婢正准备去请夫人出来呢。”侍女恭敬的回话。

    “这里有我就好了;你们放好东西就下去吧!晚点再进来收拾。”说话的同时;戟如天的脚步已经向里走去。

    他快步走进内室;一掀开纱帘;就看到苏月翎脸向著里侧;躺在软榻上。

    走上前;他嘴裹唤著她;同时将她的身子轻轻翻转过来。“月儿;别睡了;起来吃点东西——月儿?”

    他略微诧异的看著目光清澈、并没有睡著的妻子;“你没睡著?”他伸手扶起她;替她将绣鞋套上;然后搀著她站好。

    “最近睡太多了;所以不想睡。”苏月翎看著眼前深情款款的丈夫;不愿意相信他娶她完全是为了鎏琅石;而不是因为爱她。

    “明天御女会来吧?我看干脆要她从明天起就住在这里好了;你莫约这几日就要生了吧?”他牵著她的手;搂著她变粗的腰一起朝外走去。

    “应该不会这么快;第一胎怕会延后几日;而且我的产期应该是在下个月。”在他的服侍下;她安稳的坐在饭桌前。

    戟如天盛了一碗花胶茜茸汤;用汤匙舀了替她吹凉;才喂给她喝。

    苏月翎顺从的喝下他喂的汤;伸手要接过汤碗;“我自己来就好了;你吃你的吧。”

    他缩回手;不让她碰到汤碗。“我喜欢喂你。”他又舀了匙汤喂到她嘴前。

    因为他坚持;苏月翎也不跟他抢;乖巧的让他喂食。

    在他舀汤的空档;她状似不经意的问;“对了;鎏琅石呢?从上次看过一眼后;怎么就没再见过了?”

    弟弟都是狼吧

    戟如天神色自若的笑道;“现在它放在灵狼圣殿;交由圣女向圣灵祈福。”

    “是吗?可是我还满喜欢它的;不可以放在我这里吗?”她试探的问。

    “等圣女祈福完;我再把它拿给你好不好?你今天怎么会忽然想起鎏琅石来了?”他挟了一口鱼r送进她嘴裹;对她忽然提起鎏琅石觉得奇怪。

    “没有呀!就是忽然想到了嘛……你在我出生前就知道鎏琅石会放在我身上吗?”问出这句话后;苏月翎紧紧盯著戟如天;不放过他任何细微的反应。

    “对。我不是说过;娘在很久以前就下了预言吗?就连你娘逃到人世间都是注定好的……”只顾著喂饱苏月翎的戟如天;没有留意她听到他的回答后;眼中一闪而过的伤心。

    “如果没有我;你会娶谁为妻?”

    听到她离谱的问话;戟如天抬起头看著她;“月儿;你今天怎么了?问的问题都好奇怪……”

    “我是说如果嘛!你会娶谁?你本来就有爱人了吗?”她坚决要听到回答。

    “应该会娶某个长老家的女眷吧!”如果他没有喜欢的对象;依照规矩;应该是会迎娶有德长老教育出的后代。

    他接著道;“但我不是说过了吗?从第一眼见了你;我就在等你长大呀!我哪有什么爱人?我就只爱你一个人而已……”

    苏月翎只听尻他最前面的一句;其他的她完全没有听进耳里。她推开戟如天送到她嘴前的食物;“戟大哥;我吃不下了。我好困……”

    她用手揉著即将流出泪的眼睛;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哭出来。

    戟如天知道孕妇本来就此较爱睡觉;所以也不强迫她继续吃饭。反正侍女会随时准备好热食;等她半夜睡醒觉得饿了再吃也可以。

    所以他顺著她的意;体贴的将她抱进内室放在床上。“你先睡;我吃饱后会到小幺那儿去……她最近老跑得不见人影;我有点担心她。”

    “嗯!”她点点头;强迫自己放开抓住他衣角的手。

    确定戟如天出门后;苏月翎才从床上起来。

    她没想到;戟如天果真是因为预言及鎏琅石才会将她娶回灵狼族……那他对她的温柔及呵护;还有那些好听的甜言爱语;全部都是假的?

    看来尤娜才是他应该迎娶的对象;不是吗?

    是他亲口说的;如果没有她;他就应该娶长老家的女眷;而唯一适合的;不就是尤娜了吗?

    难怪尤娜不像其他族人谨守上下之分;不但母需经过通报就可以见戟如天;还用那么嗯心的声调和亲热的称呼来叫他……

    苏月翎越想越伤心、越想越生气;她随便披上一件外袍;胡乱擦去脸上的泪水;就朝屋外走去。

    一路上;她幸运的没有碰到任何人;顺利的走出了银狼居。不知道该往哪里去的她;赌著一口气;随便选了一个方向;头也不回地向前走。

    夜渐渐深了;而她越走也越远离有人居住的地方;四周的景色也越显荒凉;富含水气的浓雾由四面八方涌起;沁骨的寒意也袭上她穿著单薄的身躯;沉重的肚子让她渐渐觉得不舒服。

    因为寒冷及有孕的身体状态;让她几乎无法再跨步向前走;虚软无力的她只得将身子靠在树干上;让自己稍微喘口气。

    寒冷的空气让她呼吸困难;脸也被冻得冰冷发红;正当她难过得快滑坐到地上时;从浓雾深处走来了一抹高挑的身影。

    “夫人;你怎么会在这里?天啊!夫人……”来的人是正在巡逻的玉露;她看清树旁的人竟然是不应该出现在这儿的苏月翎;吓得连忙跑上前扶抱住即将昏倒的她。

    “啊……我的肚子……好痛……”苏月翎双脚一软;用手抱住肚子;倚在玉露怀中痛苦的哀叫。

    玉露生过孩子;知道苏月翎就要生了;正当她要发出紧急求救讯息时;从另一端赶来了一大群人。

    发觉苏月翎失踪的戟如天飞快的朝她们奔来;看到苏月翎痛苦的情况后;他大手一捞就将她妥当的抱在怀中;嘶吼著芊音及良娘的名字;然后直接用飞的将苏月翎带回银月楼。

    当戟如天抱著苏月翎回到房间;芊音及良娘也赶到了;她们立刻交代族人从烧厨房搬来热水;然后想将抱著苏月翎的戟如天赶出房去。

    “狼王;夫人已经破水了;你先放下她——”芊音想将戟如天的手臂拉开;要他把苏月翎放下来。

    在他怀中的苏月翎已经疼得都叫不出来了;她紧抓住戟如天的衣服及手臂;用力得连手上的青筋都清楚的浮现出来。

    “不;我要在这里陪她!快想个办法;让她不要这么痛苦!”戟如天直接抱著苏月翎跨上床;摆明了不要想将他驱离她身边。

    “你如果不想被人架出去;最好给我冷静下来!你越慌乱;夫人就越难顺利生产;听到了没?”良娘平常温柔可人的模样消失无踪;凶巴巴的像个泼妇般吼道。

    满意的看到戟如天冷静下来;她才指示道;“将她的衣服全部脱光;然后用被子替她保暖……还有;女人生孩子哪有不痛的?”

    芊音净手后将热水、白布还有消毒过的银刀准备好;就上前协助戟如天将苏月翎的衣物除下。

    “夫人;不要忍痛;痛就要叫出来;如果真的忍不住;看你要打还是要咬狼王都没关系。”

    刚好上一波阵痛过去;稍微可以喘口气的苏月翎因为芊音的话而挤出一抹笑;但是随即又因为下一波阵痛来袭而消失;痛苦的呻吟再次逸出。

    “痛……戟大哥……”她下意识仍是依靠著戟如天。

    “月儿;我在这儿!我在这儿……”戟如天亲吻著她的额头;从后搂抱著她;牵著她的手。

    良娘已经移到苏月翎腿间;将她的大腿架开;低头看著她的产道;“快了;已经可以看到宝宝的头……夫人;深呼吸——用力!”良娘有节奏的指挥著。

    “啊……”全身湿透的苏月翎忍不住疼痛;大声哀号起来——

    躺在床上的苏月翎缓缓的转醒。

    睁开眼看了看四周;房里静悄悄的;连个人影都没有。

    她的手下意识的抚向自己的肚子;却被平坦的腹部给吓著了。

    她惊喘著想要起来;却虚弱的侧趴在床上;然后她才想起她所经历过的强烈阵痛。

    苏月翎的眼睛在房中四处寻觅;却没有看见孩子的身影;心中涌上强烈的不安;她努力的想撑起身子;下床寻找孩子时;戟如天走了进来。

    她看著向她走近的戟如天;“戟大哥;孩子呢?”

    戟如天不发一语;在床沿坐下;面色微怒的看著她。

    “戟大哥;孩子呢?你说话呀!难道……”苏月翎除了担心孩子;也被戟如天生气的表情吓到;眼看就要哭了出来。

    戟如天虽然生她的气;但还是舍不得她流泪;粗声道;“不许哭!孩子没事;你如果敢掉下一滴泪;我就不让你看孩子!”

    苏月翎从来没见过他生气的样子;更不用说被他这样凶;真的就要哭出来了;但又怕他不让她看孩子;所以她拚命眨眼;就怕泪水流下来;让他看到。

    “如果不是你刚生下孩子;身体还虚弱;我真的会打你的p股!”戟如天被她不顾自身安危的行为气疯了。

    “说!你为什么独自一个人出去?”戟如天强迫自己狠下心;不对她心软。

    苏月翎被他一吼;想起了自己的委屈;心里的火也上来了。

    她还没找他算帐;他倒先发难了!?

    “你没有资格对我这么大声!一切都是你的错!”由伤心转为生气;苏月翎眼中挂著泪水;努力用凶狠的态度面对他。

    “我?我哪里做错了?”戟如天不明白自己做过什么事;能让妻子一改温柔多情的娇美;摆出凶巴巴的脸色。

    “你根本不爱我;你是因为鎏琅石在我体内;为了得到它;所以才娶我的!你骗了我!”她向他吼出自己的委屈;大大的眼儿承接下住委屈的泪水;流下她的脸颊。

    没想到他对她的用心;竟然换来她无情的误解;戟如天真的快被她气死了。偏偏那个说出伤他心话的人儿又哭得凄惨可怜;让他又气又心疼。

    叹了口气;戟如天明白自己这辈子都拿眼前的小女人没办法;所以他认命的将哭成泪人儿的苏月翎抱进怀里。

    “等你坐完月子;我真的要打你的p股。”戟如天用手擦去她脸上的泪水;爱怜的看著她。“如果我只是要得到鎏琅石;我可以睡了你以后;就将你丢在一旁;或是随便找个族人娶你就行了……你这奇怪的想法是从哪里来的?”

    因为他温柔的举动及他说的话;苏月翎缓缓停下了哭泣。“尤娜说你是为了鎏琅石才娶我的;还说鎏琅石不在我身边;就证明了你的目的……”

    “傻瓜!鎏琅石现在确实是放在灵狼圣殿接受圣女的祈祝;等祈福结束后;才会再度交给你。因为你是现任族长夫人;那本来就该由你保管。”

    戟如天捏了下她的脸颊;“我是你的夫君;竟然比不过一个外人说的话?”

    听到他将尤娜归为外人;让她从心底高兴了起来。不可否认;她是个小心眼的女人;绝不许有任何人抢走她爱的男人。

    “人家叫你叫得多好听呀!戟哥哥……还说人家是外人;外人会叫得这么亲密吗?”她忍不住笑意;低下头避开他的视线;嘴里却还不饶人的酸他。

    “原来说到底;你就是在吃醋。早说嘛!你看你折腾我也就算了;连自己的身子和安全都不放在眼里;要是孩子出了差错;我看你后不后悔!”戟如天没好气的道。

    听他提到孩子;苏月翎著急的问道;“孩子呢?快让我看看……是儿子还是女儿?”

    拿她没办法的戟如天低头亲了亲她的小嘴;才回头向外面喊;“把孩子抱进来。”

    声音方落;门就被推开了。

    小幺怀里抱了一个用绣著银狼的银布包著的孩子;她将娃娃递给苏月翎;“阿月嫂嫂;他是男孩子喔!”

    苏月翎接过孩子;母性的本能立时泛滥开来;看见孩子红通通可爱的小脸;她胸中涌起一股暖意;鼻子一酸就掉下泪来。

    “月儿;你哭什么?嫌孩子不好看?没关系的;小孩子生下来就是红红皱皱的;过几天就会变漂亮了。”戟如天以为苏月翎是因为孩子长得丑才哭;连忙将芊音告诉他的话说给她听。

    他的话果真让苏月翎破涕为笑;不过她是被他给逗笑的。

    她睨了他一眼;“我才不在乎孩子长得好不好看呢;我是在感动!他在我肚里待了这么久;又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见到他……我是高兴的哭。”平常很浪漫体贴的男人;怎么忽然间变迟钝了?

    苏月翎说完;忽然听到婴孩的哭声;连忙低下头看向手中抱著的儿子;没想到孩子还好端端的熟睡著。

    正当她感到纳闷时;戟如天从芦音手上接过另一个包著绣星金布的孩子;递到苏月翎面前。

    “呐;这是我们的女儿。”

    苏月翎不敢置信的看著正张著小嘴哇哇大哭的婴儿;任由小幺将她怀里的儿子接过去;颤抖著手将戟如天手上的女儿抱住。

    她轻轻摇晃著哭叫的孩子;渐渐的;娃娃像知道是母亲抱著她;缓缓的收起眼泪;蠕动了下小嘴;安静的在苏月翎手中睡著了。

    戟如天将妻子和孩子一同搂进怀中;亲昵的在她耳边小声的说;“月儿;我爱你!辛苦你了……”

    尾声

    “茉茉!我娘煮了豆豆汤;要我们回去喝。”

    一个长得有几分神似尤娜的可爱小女孩;朝蹲在草丛裹摘花的小女孩叫唤。

    蹲在草丛里的女孩听到叫唤;捧起脚边的花;站起身来。

    “臭小爱;要叫我茉茉姊;没大没小的。”

    叫做茉茉的女孩有一张与苏月翎一模一样的小脸;差别只在于她比苏月翎小了很多号。

    其实茉茉也只不过大小爱两岁;可她就有大姊姊的架势;懂得教训小爱了。

    “哎哟……快点啦!崇哥哥说如果太晚了;他不帮你留豆豆汤喔。”小爱催促著;警告她迟了就喝不到豆豆汤了。

    “晚了你不是一样喝不到?”茉茉任由小爱拉著她走。

    “崇哥哥说他会帮我留。”她才不怕没有豆豆汤喝呢!

    “哼!臭哥哥;他到底知不知道谁才是他的亲妹妹呀?每次都这样;我要跟爹还有外公说哥哥偏心!”茉茉不高兴的嘟著小嘴;气哥哥对小爱比较好。

    “崇哥哥说我不是妹妹;将来他要把我娶回家;到时候你就要叫我嫂嫂了。”小爱天真无邪的回道。其实她还不了解嫁娶的意思;只是将听来的话重复一遍而已。

    “我才不要!我明明比你大耶!”

    “……”

    《全书完》  手机打包电子书

    http://。。整理制作,并提供下载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