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综漫-巫女来袭(+HP+无限恐怖) > 章节目录 第 26 部部分

第 26 部部分

    功能 和功能!一震。

    库洛洛看着眼前的情况眉头紧皱,这样威力的领域,就算是他,也没有把握能全身而退,最大的可能是还没有唤醒巫沁月就已经化作灰尘了。沁月对他而言很重要,但是作为典型的理智型人物,所以计算着那不足1%的成功率,他踌躇了。

    马尔福痛苦的捂着脑袋,作为身体最孱弱的巫师,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能帮助到沁月,估计想要闯进领域里面也是痴心妄想,英俊的容颜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很多,自己最终还是无能为力不是么?她身边的每个人都是那样的强大和出色,自己更本无法挤进去。

    蓝染不顾手下的劝阻已经是下了亲自救人的决心,毕竟当初若没有沁月,也就没有自己了,可能被那几个混混给打死了,或者哪一天运气不好没逃成被虚给吃掉了,虽然自己也有对权势的野心和欲望,但是当自己真正站在最高处才明白,最初的想法从未改变,沁月才是自己最重要最宝贵的。

    只是,在鲁莽的冲进去之前,蓝染先派了几个下位的虚飞蛾扑火一样的冲进结界里面,顺便多收集一些信息,看看是否了能够发现一些薄弱之处,那样自己进去的话也会多出几分生机。

    卡卡西和伊尔迷两人却是毫不畏惧的就要冲过去,一个用查克拉把自己紧紧包裹,另一个则运起念力护住全身。只是楚轩却突然拦住他们“等一等”他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们最好只去一个,因为一会我将会把自己的信念之力加持在进去的人身上,而与沁月的感情越深,成功率就越高。”

    卡卡西想起之前沁月和伊尔迷互相之间神情的互动,浑身劲力仿佛一泻,颓废的垂下自己的双手,明明已经为失而复得欣喜若狂,明明只要看到她幸福就心满意足,那现在这内心的空d和痛苦又是从何而来呢?

    也是,自己一直就是一个不详的人,父母,好友,同伴一个一个的都离开了自己,就连她也曾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其实,只要还能看到她就很满足了。就算不进去也要帮上一些什么吧,卡卡西拉开眼罩,火红的写轮眼缓缓转动,分析着领域的薄弱处,或者最适合冲进去的那一瞬间。

    “就是现在!”随着卡卡西的一声轻喝,伊尔迷裹着念力如箭矢一般飞掠像巫沁月,浓厚的信念力被加持在他的身上,与念力混杂在一起形成坚固的保护罩,快一些,再快一些!伊尔迷看着双目赤红神智昏沉的沁月心焦如焚,完全没有考虑自身安慰就冲了进去。

    只有身在湮灭领域之内才更感觉到它的强横和暴虐,那无形的能量在虚空肆意飞舞,带出一道道无形的波动,森寒的将伊尔迷笼罩。每一道能量切割到他身上的时候,都会削去一曾护体的能量罩,而传递而来的巨力,几乎让伊尔迷举步维艰。

    领域带来的剧烈压迫让伊尔迷的呼吸急促起来,即使已经被念力和信念力组成的护罩包裹着,以他那从小被训练的无比强横的身体,却在领域的压力下发出嘎吱的声音,肌r绷紧,血管爆裂,甚至骨骼都快要被压碎了。

    伊尔迷不知道自己迈出了多少步,□的地表上只有一个又一个深深的脚印,伊尔迷的眼中只有站在领域最深处的那个胸口染血的白色身影,那是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即使为之付出生命也甘之如饴的女人!!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前进一步,再前进一步。

    脑海中已经是一片晕眩,神经和血y在强大的压力下面使得伊尔迷失去了五感,猩红的血y从七孔溢出,令他俊美的脸显得异常可怖。若非还有心中最后一抹执念的支撑只怕早已倒地不起,他浑身鲜血淋漓,地上的每一步脚印中都盛满了鲜血。

    可是此时他离开沁月却还有三步的距离,短短三步却仿若千尺,三米的距离却好像一道深深的沟壑阻碍在他俩面前,努力的把手臂向前伸出,却仍然够不到沁月,难道就再没有任何办法了么?

    楚轩的头发已经变得花白,年轻英俊的脸此时看上去却像七八十岁的老翁,他的信念之力已是坚持不下去了,不然等不到回去无限空间楚轩就要死在这里了,卡卡西,蓝染等人也是不由自主的面露凄哀绝望的神色,为何沁月那么美好,命运却如此多舛?

    单一版结局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事情已经没有了转机的时候,伊尔迷终于压抑不住的向前倒下,同时一直紧咬的牙关忍不住张开,一大口鲜血向前喷出,竟然淋了沁月满脸。似乎被脸上的温热所惊醒,沁月的意识终于突破了识海里面重重血浪的围堵回到身上。

    而小伊的惨状也深深的刺激了沁月的心脏,一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与沁月的神识汇合一举冲垮了巫的最后一劫(魔劫)。七彩的光芒从沁月身上涌现,她终于是突破了天巫的境界到达了巫的最顶端—巫神!,从此呼风唤雨,移山填海再也不是梦想,虽然成就巫神主要是五彩石的功劳。

    一种透明的充满了生机,温暖,等美好的能量取代了那暴虐湮灭的红色领域,沁月紧紧抱着伊尔迷的身体,仔细检查一番,终于放下心来,还不用另外给他找一具身体,虽然内伤很重,但是以自己现在的实力,也只要花费一番时日就可以使小伊完全恢复,甚至变得更强。

    看向天空那几乎已经看不出的裂缝,沁月吟唱着咒语,凭空形成的六芒星红光一闪,随即又隐没在空中,但是哈迪斯和梅林他们知道,封印已经完成了,主世界通往二次元空间的漏d已经完全被堵上,连一丝缝都没有了。

    沁月的眼神转向昏迷不醒的黑主优姬,玫兰枢连忙紧张的挡在前面,却被沁月挥挥手就禁锢住不能动弹,往黑主优姬那边轻轻一下虚抓,一个黑色的小光团就出现在她的手里,正是那个穿越者的灵魂。

    沁月微微一笑,却把它塞进了一个红色的噩梦水晶里面,让她尝尝什么是对灵魂最终极的惩罚。那就是永远不会死亡和永远不会停止的灵魂灼烧和无尽噩梦,而优姬原本的意识也终于恢复了,她睁开清澈的眼睛向着巫沁月重重弯下腰。

    虽然是一体双魂,但是这个可恶的外来者却能压制优姬本来的灵魂,只是优姬毕竟也是纯血之女,灵魂又哪会弱小,于是即使有主神的帮助,穿越者还是无法消灭优姬的灵魂,所有的一切优姬都知道,包括那女人恶心的勾引零和枢,伪装柔弱和善良,甚至伤害无辜的人,包括之前的刺杀。

    只是虽然意识是清醒的,优姬仍然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不能言语,只能像是在看电影一样冷眼旁观,实际上优姬的本身性格是像露琪亚那样坚强的少女,零对她来说是哥哥一样的存在,只有枢才是她的守护和最爱。

    经过了这次挫折,她也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在得到沁月的原谅以后,一把扑进了玫兰枢的怀抱。只有他即使她犯了错还是一如既往的袒护自己,只有他即使面对巫神这样的强者还是一如既往的把自己挡在身后。而玫兰枢也终于低下了高傲的头颅,搂住怀里喋喋不休的优姬,身体几乎弯成直角以表达对沁月的感谢。

    视线扫向苍老的楚轩和中州队,沁月此时也估计明白了他们最终还是没有背叛自己的,他们的靠近估计只是为了麻痹主神而已。

    以楚轩的智慧,如果真的想尽办法来算计自己,那可是比才学会y谋诡计不久的主神那是要狠多了啊,随手开启回去无限空间的道路,暂时不会有恐怖片和任务,沁月答应会在小伊康复以后再来还他们的人情,主神已死,沁月就相当于新的主神了,而那个铁盒子就是终端的控制器。

    剩余的人,却是不用沁月再担心了,由于综漫世界已经重合,很多大陆和板块的突然出现,众人都有的要忙碌一段时间了,至于他们的帮助和人情,以后再说吧,夜一和浦原喜助的巫咒也顺手解了,脸上表情淡漠心中挂心伊尔迷的沁月带着伊尔迷就想撕裂空间去以前女娲的住址,那可是一个疗伤的好地方。

    “沁月!”蓝染,库洛洛,卡卡西他们出声道,没想到性格年龄更不相同的他们竟然会异口同声的出言挽留,或者有人只是想再次表明自己的心意而已,毕竟如果连自己的心意都未曾让她明了,那岂不是失败至极,而且他们都有一种感觉,似乎此时不说,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那圣洁优美的背影未曾转身,拖着伊尔迷的手还在不断给他注入修复的能量。幽幽的声音叹息道“你们的心意我都知道,可是有句话不是说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么?巫族人向来对于感情都是忠贞不二的,而我的选择相信你们也已经明了了,为何还要执着于我呢?”

    “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照顾和关爱,但我只把你们当成了朋友,而我希望我们从今以后都还能成为朋友,永远是互相信赖,值得依靠的朋友。”

    蓝染嘴角说不出的苦涩,这么多年来的执着和追求,竟然换来一句“朋友”难道沁月的心里从来不曾把自己放进去过么?

    库洛洛眼底有着几乎看不见的不甘,这是蜘蛛第一次的失手,不过没关系,蜘蛛从来就不会轻易的放弃猎物,蜘蛛永远是慢慢织网的捕猎者。

    卡卡西愣了半响,随后扬起招牌式的慵懒微笑走向自己的学生,挠挠头发不好意思的说道“哎呀,老师居然失恋了呢,你们回去木叶可不准乱说哦”只是这微笑看在大家的眼里面却比哭泣更悲伤更沉重。

    沁月说完这些话,不再多言,撕裂了面前的空间带着小伊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一个星期以后,女娲云海中。

    “唔,唔~~~”沁月抗议的挥舞着小拳头,伊尔迷虽然已经完全康复,但也用不着那么急吧,还是和雅典娜打群架的时候被蓝染卡卡西他们给刺激到了,当时没有什么反应现在却来报复自己?否则他怎么啃的自己那么用力呢?。

    直到沁月几乎喘不上气,伊尔迷才稍稍放开怀里的小女人。仔细端详她变得更加美丽倾城的容颜,无端升起一股危机感,恩以前还没有这么美呢,就招惹了那么多出色的男子,现在这样要是被别人看见,岂不是更加引人垂涎了?。

    深潭一样的漆黑眼眸闪过一抹深色,还是先把生米煮成熟饭的好,当年父亲追母亲也是如此作为的,要不是母亲早早怀孕了,估计现在还待在流星街当街长而不是被父亲拐回家了。

    因为和谐原因,h部分省略,请大家自行想象

    结局np版上半部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事情已经没有了转机的时候,伊尔迷终于压抑不住的向前倒下,同时一直紧咬的牙关忍不住张开,一大口鲜血向前喷出,竟然淋了沁月满脸。似乎被脸上的温热所惊醒,沁月的意识终于突破了识海里面重重血浪的围堵回到身上。

    而小伊的惨状也深深的刺激了沁月的心脏,一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与沁月的神识汇合一举冲垮了巫的最后一劫(魔劫)。只是身上骨玉造成的致命伤势,被魔劫乘虚而入,虽然赶出了识海,却还是徘徊在心口,不断的吸噬着沁月的生命和鲜血,沁月脑袋晕眩,一晃就要软到在地。

    卡卡西,库洛洛,等人焦急的赶到了沁月的身边,就连已经快要到极限的伊尔迷也是在自己的舌尖狠狠一咬迫使自己大起精神来,虽然度过了魔劫,但是所有人都开心不起来。他们不敢轻易的拔出匕首,因为那样沁月会死的更快,却也不敢任由匕首c在她身上,否则她也迟早会因为失血过多而香消玉殒。

    就在这时,哈迪斯出人意料的说话了“虽然朕不知那是什么,但是却有一个禁法可以救她,只是……”哈迪斯俊美微皱,苍白病弱的样子更显得忧郁而妖异,只是谁都明白那位看上去手无缚j之力的男子却是冥界的帝王,却还是会有一瞬间被他吸引。

    “只是什么?”马尔福焦急的问道,其他几人也是焦虑异常,但是他们至少还清楚的知道眼前说话的是一位大神,并不是随意可以冒犯的,而且沁月最后的生机就在他的手上了,而对哈迪斯来说,沁月还不能死,因为每500年的封印只有她会,也只有她能。

    没有被打断的不耐烦,哈迪斯低沉的声音缓缓说到“只是那个方法需要数个强大的灵魂,心甘情愿的奉上自己的鲜血和灵魂,合力滋养出一朵金色的彼岸花,然后只要把这朵花放在她的心口,就能够痊愈了。毕竟天巫已经到了神的境界,所需灵魂的强度和血y的多少我也难以估算,或许只要一个人就可以了,或许要好几个人。”

    一时间安静的可闻落针,这个禁术的要求太过苛刻,必须是心甘情愿的牺牲才会有用,而且天知道就算牺牲之后会不会真的有用,很可能即使为她而死,也是做的无用功罢了。周围那些盟友更是为了这份人情帮忙可以,为她而死又怎么会有人愿意呢。

    哈迪斯不打算再多言,毕竟沁月等不了这么久的时间,他墨黑长袍下面的手一弹,一团金色的荆棘就凭空出现在地上,而这荆棘的样子除了和猎人世界里面那位大祭司召唤出来的颜色不一样以外,其他竟然完全一样。

    “当这荆棘吸够了血和营养,就会开始金色的花朵,你们想要救她的人只需要走进去就好。”说完眼睛一闭不再多言,而幻影旅团的人都有些颤抖,似乎想到了当日的情景,库洛洛更是y晴不定。他本来就不是儿女情长的人物,难道他也真的可以为了救沁月而不顾一切么?

    伊尔迷,卡卡西是最先冲进去的。差别就是在一个脚步有些踉跄,进去之前还看了沁月最后一眼,一个面带微笑,面对木叶众人的呼喊不理不睬,好像不是去送死而是去郊游一样。两人一进去就被那荆棘狠狠缠绕,枝叶根j像一条条小蛇一样钻入体内,在皮肤下面游动不断像更深处伸展。

    即使重温那痛入骨髓的感觉,伊尔迷也还是面不改色,只有那不舍的眼神一动不动的盯着晕过去的沁月,殊不知沁月虽然因为失血过多而晕倒,意识却还是清醒的,只是不得动弹而已,连眼睛也睁不开,两行红色的眼泪顺着脸颊蜿蜒而下,没人明白当事者有多悲痛。

    卡卡西面带微笑的任由这诡异的植物吸血食r,他笑的灿烂一改往日的背后藏着忧伤的笑容,因为他知道这次自己没有再迟到,只要沁月好好活着那就足够了,以前有这只眼睛陪着自己,将来会有那朵花来陪着沁月。

    蓝染和马尔福家主是接着进去的,蓝染把手下的事务都交割好了,被人誉为野心家,伪装家的蓝染,仿佛又回到了以前纯真的年代,至始至终,最他而言最重要的比自己还重要的也只有沁月一人而已,只要虚夜宫还在,人们就不会忘记曾经的虚圈之主—蓝染,那也就够了。

    卢休斯在走进荆棘中的样子还是那么的高傲和优雅,纤细的腰杆挺的笔直,好像是去接受某种授勋仪式一样,一直以来他知道自己都是弱势的一方,尤其是在无限恐怖里面的日子,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这个累赘,沁月又怎么会被楚轩一次又一次的算计呢?现在好了,总算可以轮到自己也为她出一份力了。

    四个强者的鲜血和营养使得那片金色的荆棘变得更加耀眼,越来越繁茂的枝头,隐约可见一个金色的花苞已经在慢慢成形,可是还是不够,养分还是不够!施术的哈迪斯看上去轻松,其实他的压力也不小,本来神受了致命伤就不是那么容易可以治的,何况他擅长的还正和治疗方面的能力相反。

    看到因为缺少养分而又渐渐萎缩下去的

    欺上替身小玩偶sodu

    花苞,他们四人已经有些浑浊的眼睛逐渐黯淡下来,斯达和斯凯两兄弟相视一眼也飞了进去,且不论他们和沁月公主相处有多深,但是那令人沉沦的身影已经不知道在何时深深的烙印在他们的心底。

    而看着两只小蝙蝠冲进去,本来有些垂头丧气的乌鸦也是浑身一震,哈迪斯并没有说只有人能进去啊,于是它瞬间显现出自己庞大的身躯,灵活的窜进荆棘之中,平日里那就连子弹都无可奈何的锋利鳞片轻易的就被带着倒钩的枝叶穿透,腾的它控制不住的轻轻颤抖起来。

    小滴有些忍不住要冲上去,却被库洛洛一下子劈晕。幻影旅团是他的心血,以团规来说,没有谁是不可以牺牲的,就算遇到这种情况的是自己,那也是可以牺牲的。或许自己可以为了沁月去死,但是他不能带着个头,不能带着整个旅团一起走向覆灭。

    “团长!”窝金和信长握紧了拳头,库洛洛冷厉道“谁也不准上去,欠她的情,我们已经还清了。”他还保持着一贯的分度和气质,只是往日那深不见底的黑瞳之中,却刻着深深的悲伤,一滴泪水还没有落下就被库洛洛给蒸发掉了,他爱沁月么?不知道,只是库洛洛才是真正的帝王之爱,再爱也不会为了她放弃所有不顾一切。

    金色的彼岸花慢慢成长,只是这个速度比起沁月失血来说,还是显得慢了,难道就真没有其他办法了么?在最重要的时刻,一个穿着小丑服的男人扭着身体走进荆棘中,左星星右月亮的标准妆容,不是西索那又是谁?他又是在什么时候赶到的呢?

    “为什么?”库洛洛看着西索阳光灿烂的微笑,仿佛在问他,又仿佛是在问自己。被荆棘缠身的西索妩媚的朝着他一挑眼“我只是想这么做而已,可惜没有机会再和你打一架了。”是的,西索可能对沁月有好感,但并不爱她。

    只是,西索有西索的骄傲,属于魔术师的疯狂和骄傲。曾经的他欠了沁月一命,沁月在救旅团的同时也把他救了,所以今天他只是还清那份救命之恩而已,魔术师不需要欠任何人的人情,不需要任何的牵绊,他就该是疯狂的,就该是随性的,因为他想,所以才如此作为。

    随着时间流逝,众人眼睁睁的看着荆棘中的人变成一幅幅枯骨,不是没有人想要去救,比如说木叶众人就想要冲进去救卡卡西,只是有哈迪斯在,没有任何人可以打断这个禁术,直到那朵金色的彼岸花吐蕊绽放,哈迪斯才亲手折了放到巫沁月的胸口。

    黑色的骨玉匕首碎成了粉末,而沁月苍白的几乎透明的脸和身体在几个呼吸之间恢复了红晕。她冷冷的看着自己周身的七彩光华,明白自己已经真的到了巫神的境界,刚才的一切她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只是此刻不善的眼神却是看向哈迪斯的。

    “请殿下交出他们的灵魂,否则恐怕无法完成封印晶壁的任务呢。”哈迪斯点点头,似乎早就料到沁月的举动甩出8个黯淡的灵魂球交给沁月,其实巫神比起他们西方主神更特殊的就在于,巫神已经有了创造的能力了,虽然沁月封印的能力很重要,他们不能撕开脸皮对付她。

    但是难保有了力量又有恃无恐的巫神会不会主动挑衅打破平衡,于是便有了这场好戏,哈迪斯确实救了她,但是也丢了个天大的包袱给她,重塑身体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等她封印以后再把这些人一一复活估计也没有余力再出来搅风搅雨了。

    沁月查看了一下他们的状态,满意的点点头,转身去封印空d。六芒星一闪而逝,标志着本次500年封印的成功,然后沁月撕开空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只剩下茫然的众人,或者因为空间重合而即将忙的焦头烂额的众人。

    直到人慢慢的都走光了,库洛洛还好是站在原地,看着沁月离开时候的方向。他额前头发被风吹起,露出那遮掩着黑十字的白色绷带。我真的做错了么?只怕以后沁月和旅团再无瓜葛了,其实这样也好,本身已经沉沦在黑暗最深处的自己又有什么权利去渴望温暖呢?

    一年以后,女娲云海中

    沁月一脚把恢复了的斯凯和斯达和扭腰摆臀的西索踢回属于他们的地方,报答自然是有的,给予了那两兄弟最尊贵的血脉,给予了西索最强大的恢复力,但凡强者都是不屑别人赐予的,所以沁月并没有一下子把他们打造成绝世强者,而且那样花费的力量也太多了。

    接下来,沁月头疼的看着面前可以凑成一桌麻将的四人,那四双充满爱慕的眼神,凭心而论沁月虽然最喜欢伊尔迷,但是对其他三人也并不是没有感觉,对蓝染又恨又爱,比亲情还有多一些,在他表爱以后情不自禁的躲避。

    对卡卡西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从厌恶到欣赏还有一点点动心。对卢休斯,他不顾一切的跟随和全心全意的爱慕,如此一个俊美高贵的男人,真的是很难让人拒绝。幸好,可能是再次经历生死,四个人都看开很多,刚救醒他们的时候,这四个人也不是没有争斗过。

    结果是以被他们吵的心烦的沁月的避而不见而告终,蓝染和卢休斯不亏是见多识广,心思深沉。居然不知道靠着何种手段把伊尔迷和卡卡西都说通了,愿意一同跟随在沁月身边,而沁月的第一次已经私下被他们卖给伊尔迷了,毕竟原先沁月就是伊尔迷的未婚妻。再说沁月已经成为了巫神,自然不比一般的女孩子了。

    沁月挑挑眉,看和蓝染舍花璀璨的说什么他们已经想明白了,决定一起陪伴自己。卡卡西慵懒的微笑说沁月把他们看光了应该负责,卢休斯更是乘机揽住她的腰吃豆腐,而最老实最沉默的伊尔迷竟然当众吻上了沁月的嘴唇。

    腰间的碧落顺势攀上想要悄悄溜走的乌鸦身上,少儿不宜的场面,它们还是早走早安全的比较好,至于他们四人为什么这么急切,估计他们也知道沁月一向逃避感情的举动,和保守羞涩的内心,如果不下一剂狠药估计还不知道会拖到什么时候呢。

    在主人的影响下,那白色的雾气渐渐变成粉红色。

    结局np版下半部

    沁月睁大了眼睛,满脸晕红的看着小伊竟然当众吻上自己,更恨那几双贼手乘机落在自己的胸要臀处,吃尽了豆腐,要知道沁月一直以来都是很保守的,即使他们已经达成了协议愿意共同分享沁月,可是沁月自己这一关却不是那么好过的。

    只是,沁月看着伊尔米幽黑深瞳中熊熊燃烧的火苗,自己确实让他等了太久了啊,于是素手一挥,甩出一个无限空间兑换的别墅胶囊,就双双转移了进去,把剩余三人关在门外。

    “怎么办,便宜他了?”卢修斯有些失望或者说吃味的看着大门紧闭的房子,虽然说好沁月的第一次可以让给伊尔米,而大家的顺序也按照相遇的顺序来安排,只是心爱的女人就这样在自己面前被抱走,除了不舒服以外,自己憋的也很难受。

    尤其是蓝染三人都是耳聪目明之辈,虽然隔了几扇墙,却仍然阻隔不了屋子里面传来的娇媚的呻吟。

    蓝染的面上突然展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先等一会再进去吧,等药效发作。”要是沁月知道蓝染也已经有了撕裂部分空间的能力,更是从无限空间的恶魔楚轩那里顺到了当初她用在他们身上的强力□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这样真的好么?”卡卡西把眼罩拉下来,重塑的身体已经没有了那道醒目的疤痕,只是多年的习惯却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他是喜欢沁月没错,但是绝对不想勉强她。

    “她对我们是有情的,不然也不会把别人踢走,而留下我们了,只是她实在是太害羞太会逃避了,不用这种方法,谁知道等到她自然想通需要多久?”蓝染凤眼微微眯起,看来他也不是对屋子里面的声音完全免疫,即使以他那样超群的自控力在心爱女人的呻吟面前仍然捉襟见肘。

    “好热,好热啊。”沁月感觉似乎整个人都被浸到了热水里面,一股股,一簇簇的火苗在全身燃烧,让她不自觉的娇吟出声,妙曼的身躯如蛇一般扭动,不断撕扯着身上层层叠叠的碍事纱裙,偏偏意识还清醒的很。。

    不会是伊尔米下的药,那是谁呢?沁月灵动的水眸好像覆上一层迷雾,引得伊尔迷再也忍不住的俯下身来。。

    眼看药效已经发作,蓝染,卡卡西和卢修斯也破门而入,跨上主屋里的豪华大床,忽略伊尔米不悦的表情,加入他们。

    夜还很长,沁月终于尝到了楚轩的“报复”沁月vs楚轩从来都没有占到过便宜或者上风。~~默哀

    无限恐怖之番外

    无限恐怖空间里面,虽然主神已经不在了,但是没有了所谓的灵魂,作为智能终端的庞大计算机依旧是在运行着的,只不过如今这一切都掌握在沁月手中罢了。

    过惯了水里来火里去,刀口舔血的生活,如今不需要去恐怖世界轮回的众队员除了慢慢的享受悠闲幸福的生活之外,还有着深深的无聊,晶壁的空d是补上了,也就意味着众人想要再回去主世界也是不可能的了,如今回到原点的选项已经被抹除,那么众人的希望和未来又在哪里呢?

    只是郑吒,张杰以及大家希望中的花天酒地,纸醉神迷的悠闲日子并没有过了几天,又集体被楚轩拉去训练了。而且不知道是为何,楚轩的训练竟然比以往更魔鬼更严苛,当不知道第几次众人拖着残缺的身体去找主神修复的时候,郑吒终于愤怒的吼到。

    “楚轩,你这到底是在做什么?我们已经不用再去恐怖片里面历练了啊,到时候等沁月过来,让她把我们到综漫世界里面安排一下身份还不简单,你这样折磨大家又是为了什么?还浪费了不少宝贵的奖励点数。!”

    是的,如今他们呆在主神空间,已经在自己房间的吃穿住用自然是不用奖励点的,但是如果他们要兑换一些高级非生活物品或者修复伤势,主神自然还是要收取奖励点数的,因为这样的要求并不在基本需求之中。。

    楚轩面无表情的看着多多少少都有些不爽的众人,细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墙壁。“就是因为按照计算沁月差不多快过来了,所以才要多做准备。”

    “为什么?”詹蓝疑惑的问道,一双妩媚大眼闪烁着疑惑的光芒“我们不是之前还帮过她么?而且,沁月以前和我们的关系也很不错,难道她还会对我们下手?”

    张杰把抽剩的烟p股丢在地上,脚尖配合的碾转几下“沁月是个不错的小姑娘,我觉得她会信守承诺给我们一个再也没有危机的舒适世界。”

    楚轩点点头,表示同意。就在众人更加疑惑不解的时候,他慢慢的解释到“原先是对我们挺有好感,但是因为我和某人的一个交易,估计已经彻底得罪她了,所以等她到来很有可能是来找茬的,而不是来致谢的。”。

    “再说我们去帮忙也只是为了奖励点而已,最后一刻我让大家近并不只是做做样子,如果沁月真的失利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发动攻击选择站在主神那边。”楚轩说完这一段话,场面顿时有些冷清,没来构想中的美好世界仿佛一下子就被他打破了。

    “你到底做了什么?”郑吒耐着火气问道,他是很想发怒,很想揍他一顿,只可惜对方是个三无男,弄不好自己还要出奖励点帮他修复呢。

    楚轩到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他迟疑了一下考虑到说出来也不会对大局有影像于是道出了,他已经能够破解部分的主神信息得到一些消息,而后他为了研究和活体解剖虚这种生物拿主神空间特有的□给蓝染作为交易的事情。。

    众人一愣,然后张杰拍着楚轩的肩膀大笑起来“这是好事啊,说不定促成了沁月和他们的姻缘,沁月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生气?”神经紧绷的众人也终于放松下来,原来不就是给了一瓶□么,还以为是什么天大的事情呢。。

    楚轩摇摇头“蓝染骗了沁月说是从我的复制体那边得到药品,你们知道现在恶魔队怎么样了么?从我刚从主脑那里截获的信息得知,昨天沁月已经去过了,她没收了恶魔队所有物品和仪器工具把他们都丢去了白纪,声称让他们去旅游一下,等复制体制作出时空机器,他们就可以回来了。”

    于是众人想象着穿着叶子衣服的恶魔队在恐龙时代的森林里面钻木取暖的情景,齐齐一寒,这这这也太狠了吧。~~然后楚轩还不忘加上一句“我想虽然沁月不够聪明,但是仔细想想还是能找到破绽的,估计这两天就会发觉一切都是我动的手脚,所以…。”

    后面的话没有说下去,但是大家的表情已经都变得非常严肃了,所以大家要做好准备是不是,尤其是心理方面的,可是明明这都是楚轩搞的鬼,为什么要拖大家一起下水啊!想到这一茬,连零点这个万年没有表情的冷面汉子竟然也看出了些许幽怨。

    楚轩似乎也知道了大家含而为说的话,拿手指指到目前还颇为呆愣的郑吒“他说的,我们是一个整体。”然后又模拟出苦恼的表情啃着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苹果“真是猜不出来,沁月会怎么样整我们呢,不过这也不失为一个摸清她想法性格的好机会。”

    于是个别人的表情开始变得扭曲狰狞,恨不得扑上去一口把这个可恶的家伙给咬死,要知道楚轩还真的是一个挑战人类神经极限的存在啊。

    话说沁月终于成为了无限恐怖空间的大boss,所以了解她很有必要,但是楚轩对沁月却只有寥寥一面之缘,之前的信息也都是从队员那里得知,没有比较深入的接触就不能保证推理出来信息的正确性,何况谁又知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看着愁云惨淡的中州队众人,楚轩竟然觉得有些有趣,有趣?楚轩的神色不自觉的变得更加深沉严峻,看来自己算的时间也挺准的,那就顺便借着这次机会渡过心魔吧(心魔期间偶尔会恢复一下情绪)。但是旁人不知他的想法,看到他“模拟“出的y郁表情,更觉得前途暗淡无光。

    果然,沁月是没有出现,估计她也不知道怎么面对被自己迁怒的昔日队友,但是惩罚还是少不了的,敢算计她,就要付出代价。楚轩不是喜欢科技,喜欢大场面么?星际争霸不错吧,一望无际的虫海,未来的军队,希望你们不要太惨的才好。

    中州队的众人忽然都觉得惊起一身凉气,郑吒呆了一呆,果然他面色沉重的说道“刚才终端发布任务了,下一场是星际争霸,看来是被楚轩猜中了,这两天大家再好好训练一下吧。”经过了这么多,郑吒终于也成熟起来,具有了一个队长该具有的果断和沉着。

    楚轩在一旁看着暗暗点头,总算没有白费自己一片苦心,是危机,那倒未必,毕竟按照沁月的性格对中州队还是有些感情的,最大的可能是把我们扔进难度较高的星际争霸磨练一番,如果顺利完成那是最好,不然遇到团灭的危机以楚轩推测沁月最终还是会出手相助的。

    而□事件,其实到底也不过是一件美事,虽然沁月估计一时很生气,但是出气了以后还是会觉得有所亏欠的,那个时候楚轩也就可以坐地起价了,这不,无限恐怖空间都掌握在她手中,还怕要不到实际的好处么,当然这些都是不能告诉他们的。

    可怜的中州队就这样再次被楚轩设计了去送做出气包,而恶魔队凄惨的下场我说其实没有楚轩参与其中,有人会相信么??中州队楚轩比复制体更强的地方就体现在,他现在把人的感情也计算在内了,而不是光光依靠数据。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