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寻找前世之旅(第一部+番外) > 章节目录 第 40第 部分

第 40第 部分

    功能 和功能!“我找不到我的家人了。”  他开口道。

    “什么?”  她惊讶地问道,“那你家人在什么地方上班?”

    “上班?”

    “对了,你家人是做什么工作的?在什么地方工作?”

    “y阳寮。”  他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接着就看见了她额上的青筋bang的一声弹起。

    “嗯,小朋友,我看我们还是去趟派出所吧。”  她笑得有些僵硬。

    “派出所?”

    “嗯,派出所就是既可以帮你找人,也会帮你抓坏人的地方哦,”

    他微微一笑,原来在沙罗的时代里,也有近卫府。不过,他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那里。

    “姐姐,”  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狐狸般的笑容,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角,“我饿了。”

    “饿了?”  她想了想,忽然指了指前面不远处一个黄色的奇怪标记,笑道:“那么,姐姐先请你去吃麦当劳吧。”  说着,她就拉起了他的手,往前走去。

    再一次牵起她的手,他的心中莫名的温暖,莫名的甜蜜,莫名的伤感……

    百感交集。

    这就是沙罗平时吃的东西吗?

    他望着眼前这堆奇怪的东西,心里暗暗惊讶,对沙罗的怜悯又增添了几分。

    “怎么不吃啊,这是刚推出的快乐儿童餐哦,看,还有一个史诺比,啊,可惜这个我已经有了,我只差3个就可以搜集到全套了。”  她兴高采烈的帮他拆开了包装。

    他疑惑地看了一眼这个被她称为史诺比的东西,迟疑地问了句,“这是………犬吗?”

    “犬?小朋友你用的词好奇怪,当然了,你连史诺比都不知道吗?”  她将那个东西往他手上一塞,“回家慢慢去玩吧。”

    在她的殷切注视下,他颤抖着手拿起了那个圆圆的,软软的,还夹着一大块r的东西,像吃毒药般咬了一口。

    非常………奇怪的味道。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他顿了顿,“……明。”

    “小明,你不用担心哦,等下吃完了我就送你去警察局,到时他们就会帮你找到家里人的。”  她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沙……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他笑了笑。

    “我叫叶隐,叶子的叶,隐者的隐,嗯,这样写,”  她蘸了一点饮料,在桌子上写了起来。

    他的心里一阵激荡,叶隐,原来,她叫……叶隐。

    “姐姐和家人一起住吗?”  他犹豫了一下,问出了一直想知道的话。

    她笑咪咪地点了点头,“姐姐和师父他们一起住呢。”

    师父?他思索着,一边喝了一口手中的饮料。

    “咳…咳…咳。。”  他立刻被呛的咳嗽起来,忽然好想哭,这是什么啊,这么呛,沙罗她们居然只能喝这样恐怖的东西,真是…………太可怜了!

    “小明,怎么了!”  她连忙站起身来,起身的幅度太大,随身包里扑通一声滑出了一样东西。

    是一本书。在看清了上面的字时,他忽然忘了咳嗽,忘了一切,脑中仿佛已经空白一片,只有那清晰的三个大字在眼前回旋。

    y……阳……师。

    “姐姐,这是………”见她连忙捡起了书,还很心疼的掸了掸灰尘,他的心,忽然柔软起来。

    “哦,这是日本平安时代赫赫有名的y阳师安倍晴明的故事哦。你听说过吗?刚才你还说出y阳寮这个词呢。”

    蓦然从她的口中听见自己的名字,他的心,仿佛漏跳了一拍,微颤的声音已经滑出了口,“姐姐,喜欢………他吗?”

    她的神色忽然黯淡下去,双眼望向了远处,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忽然唇边绽开了一个如梦似幻的笑容。

    “喜欢,喜欢的不得了。”

    她用手小心翼翼的摸索着书的封面,眼眸中流露着复杂难辨的神色。

    在听到她说喜欢的那一瞬间,他的心剧烈的颤抖起来,几乎就要忍不住喊了出来,沙罗,我就是晴明,安倍晴明,此时此刻就在你的面前啊……

    “小明,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她已经回过神来,用手碰了碰他的额头。

    他勉强的笑了笑,仍然急促的心跳提醒着他刚才片刻的心痛和迷惘。

    “时间也不早了,小明,吃完了我们就去派出所吧。”

    他点了点头,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走在华灯初上的街上,他抬起头望着她的脸颊,只觉犹如在梦中。如此近的距离,如此真实的感觉,她,就在他的身边。

    来自来,去自去……

    只是时候一到,一切不过梦幻一场……

    不过,那也够了。

    只要这一刻,这样,就好。

    “小明,派出所到了,等下你要把自己的名字和爸爸妈妈的名字都告诉警察叔叔哦。”  她在派出所的门口停了下来,侧过身,弯下腰笑着对他说。

    他的眼中又掠过了那抹狐狸般的笑容,“今天,真是谢谢姐姐了,为了表达我的谢意,让我抱抱你,可以吗?”

    她略略惊讶了一下,又随即微笑着点了点头,同时张开自己的手臂与他轻轻的拥抱在一起。

    他用尽全力的回应着她的拥抱,莫名的眩晕让他犹如跌入了一个甜美却疼痛的梦境里,他忘记了自己,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忘记了,素日里引以为傲的冷静。

    这样的拥抱,好舒服……

    没有忧虑,没有负担,没有思索,有的只是安慰,只是温暖,只是依靠。

    他感到自己的身体渐渐漂浮起来,意识正在远离……

    时间……快到了吗?

    突然间,他觉的自己变的细碎游离,仿佛无数的尘埃,飞舞在空气中……

    来自来,去自去……

    一切不过梦幻一场……

    再次看到晴明睁开眼睛的时候,保宪这才放下了一直高悬的心。

    “晴明,你真的看到了我们大唐一千多年后的景象吗,是怎么样的?”  木梨惊喜的抓住他就问。

    “木梨!”  保宪用眼神示意她不要说话。

    “保宪师兄,我见到她了,她…………很好。”  晴明微微笑着,又朝木梨笑了笑,“抱歉,我想我还是更喜欢平安京。”

    保宪望着他,似乎有话想说,却又没说出口,

    “保宪师兄,木梨,多谢。”  他拂去了落在乌帽上的落花,一派淡然。

    “你手里的是什么东西?”  保宪忽然惊讶的咦了一声。

    晴明低头望去,一只奇怪的小狗玩具正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居然,把它一起带来了。

    “这是…………犬吗?”  保宪也迟疑的问了一句。

    他立刻甩了一个你真没见识的眼神过去,

    “这不叫犬,这叫………史诺比。”

    保宪和木梨面面相觑,两人額上青筋早已扭成╬字狀,呆了几秒后,匆匆告辞而去。

    雪,不知何时已经停了。

    空旷的庭院里,白梅似海;暗香浮动;天姿皎洁;冷艳如雪。

    月下一片香雪海。

    该早点休息了,明天,还要去大纳言府里驱鬼。

    他淡淡的笑着,将手里的东西轻轻揣入了怀中。

    这个恍惚的刹那,

    让它过去,就好。

    (呀咧咧,接下来轮到谁了捏,那个,谁,就说你呢,别以为躲在黑暗角落里偶看不到你,小撒撒,hiahiahia,快点过来,让后妈好好疼疼你………………)

    寻找前世之旅 番外总集 撒那特思的幸福

    已经两百年了。

    只要再过两百年,就能到她所在的时代了吧。

    他凝望着城堡外的一轮上弦月,微微的笑了起来。

    之前几千年的岁月都这样过来了,为何会觉得这短短两百年如此漫长,漫长的仿佛时间都悄然静止,凝固。

    来自东方的小巫女,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见面就想初拥她,陌生的相遇却带着一种说不清的亲切感。

    又或者,也许,觉得她会给自己空寂孤独的生活带来一些新鲜感吧。

    永生的孤独生命,有时也需要一个永远的同伴。

    她,会是他最合适的同伴。

    “隐,你好温暖。”

    紧紧拥着她,他不舍得再放手。

    原来,这就是温暖的感觉。

    好像有什么软软的溶化在心底,仿佛湖面的涟漪,一圈一圈温柔的荡漾开。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吧。

    从懂事开始,陪伴他的只有无尽的黑暗。

    一出生被这个世界遗弃了的他,听得最多的就是看守他的士兵们的喝骂声。

    偶尔也会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出现,

    听说,那是他的母亲。

    女人除了哭泣,再也没有别的话语。

    不知,母亲的怀抱是不是也同样温暖呢?

    可是,他永远不会知道答案了。

    因为,从一出生,

    他就注定是个不被祝福的孩子。

    也曾默默流泪,

    也曾期待母亲的拥抱,

    也曾盼望被温柔的对待,

    也曾有许多幻想,

    但都在漫长的黑暗中,一点一点的消耗殆尽。

    所以,当莱希特出现在他的眼前时,

    他毫不犹豫的做出了选择。

    从此,鲜血为食,暗夜为伴,

    当的血y流入喉管时,

    他感到了一种释放的快感。

    阳光,他从来不曾见过,也没有兴趣。

    他喜欢黑暗。

    能遮盖一切丑陋和肮脏的黑暗。

    可是,这样的信念,却在她的面前逐渐动摇。

    让她如此钟爱的阳光的感觉,到底是………………怎样的呢?

    离别的那一刻,他终于知道了答案。

    原来,阳光的感觉就是这样。

    好温暖……

    和她的怀抱一样的温暖。

    原来,她就是他的………阳光。

    这算不算是命运的捉弄,吸血鬼………爱上了不属于他的阳光。

    爱的越多痛的越多,

    爱的越深陷的越深。

    明知道痛却还是坚持的爱着。

    明知道自己属于黑暗却挣扎着接近阳光。

    明知道无法达到却还是固执的努力。

    明知道那耀眼的阳光洒不进这黑暗的角落,

    却仍然一个人蜷缩着,期盼着,等待着。

    在漫长的等待岁月中,

    他莫名的听见了她求救的声音,莫名的被带到了一个陌生的时代。

    竟然能……………再一次见到她。

    一直到现在,他都觉得那只是恍然一梦。

    在依依不舍的回来之后,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也许,也许可以有别的方法,能更快的去她的时代……

    也许,莱希特……

    莱希特的神秘城堡,座落于罗马尼亚的一片黑森林之中。令他惊讶的是,莱希特仿佛早就预料了他的到来。空旷y森的大厅内,烛火轻轻摇曳,莱希特正冷冷的注视着自己。那双浅紫色的眼眸,犹如冬天的湖水一样宁静美丽,却也带着寒冷入骨的寂寞。

    “撒那特思,你清醒点。”  莱希特在听完他的述说后,声音也仿佛冷得随时可以凝结成冰。

    “我很清醒,莱希特。”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比任何时候都清醒。

    莱希特望着墙上巨大的油画,脸色却是份外的凝重,“撒那特思,还记得我们血族的六诫吗?”还没等他点头,莱希特转过身来,牢

    穿越豪门之娱乐后宫1-379小说5200

    牢的盯着他,“撒那特思,你轻易的将身份显露在她的面前,违背了血族的第一诫条,避世。你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想初拥她,违背了第三诫条,后裔。你要知道,如果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你和你的后裔都有可能被处死。撒那特思,我不希望有一天要下达对你的猎杀令。”

    看着莱希特并无怒意的紫色眼睛,他的嘴角微微往上勾起了一个弧度,“莱希特,有什么办法能帮我去她的年代,拜托了。”

    “有你的宝石为媒介,到她的时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听说那块宝石从你一出生就戴在你的身上,它具有你我都未知的神秘的力量。”  莱希特的口气缓和了些,眼中掠过了一丝无可奈何的神色,“那么,你想去她的时代初拥她吗?”

    他静静的站着,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不会初拥她。”

    “什么?”

    “因为,”  他笑了起来,“她喜欢阳光。”

    “撒那特思,你是不是疯了。如果不变成我们的族类,那么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总有一天会衰老,会死去,会消失……”  莱希特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忧伤轻薄的蓝在他的眼眸中一闪而过,  “消失了,我会找到她,再消失,我就继续找,一直一直找下去。”他的声音如一阵细腻忧郁的风,沉着,却掩饰不住的伤感;强大,却不可避免的孤独。不是脆弱,不是敏感,那是经过千万年时间的冲刷,历经沧桑的灵魂中沉淀下的悲哀。

    “撒那特思……可是,”  莱希特隐隐动容,“她…………爱你吗?”

    “我爱她。”

    “撒那特思,理智一点,这份爱是没有结果的。”

    “我爱她。”

    “人类和我们,根本是不可能的。”

    “我…………爱………她。”

    空气一下子变的浓稠,犹如醇香的葡萄酒般带着醉人的气味。他的心突然有些不明原因的惆怅,忧伤而甜美。

    爱,有的时候并不一定能得到回报。  如果仅仅为了回报去爱,那并不是爱。

    “去吧,撒那特思。”莱希特的紫色眼眸,在淡淡的月色下第一次在他的面前泛滥起层层的水波。

    没有什么,能阻挡他爱她的心。

    再一次在她的时代遇见她,他什么也说不出口,只能牢牢的抓住她,不再让她从他身边又一次逃离。

    他不习惯这个时代,这里有太多他不能理解的东西。可是,这个时代有她,这就足够了。

    他所要寻找的,就是有她所在的时代。

    紧紧将她拥入怀抱的一刹那,

    他只想把自己的心交给她。

    让她看看这颗心是如何在爱中成长,在爱中坚强。

    它的每一处角落,都刻着她的名字。

    她并不讨厌他,

    这就够了。至少,他和她,

    终于又能站在同一个月亮下了。

    幸福是什么,他并不了解。

    甚至没有仔细考虑过。

    如同一朵花没有考虑过为什么它要在春天开放。

    只是这一刻,他遇见了她,拥着她,呼吸与呼吸交融,肌肤与肌肤相贴,他感到自己如同春日的风一样,轻盈舒展。

    看着她,守护着她,用微笑回应微笑,用拥抱回应拥抱。

    他觉得,这就是幸福。

    (这个番外是小隐去印度之前的,等全文结束,会有一个比较完整的番外,也包括司音。

    下一个,hia;hia;hia;该轮到谁了?

    好像看到不少次总司的名字哦,

    那就对不起了,为了众位姐妹们,总司你就复活一次客串一把吧,哦呵呵呵。。。)

    寻找前世之旅 番外总集 总司之樱吹雪

    回到西本愿寺新撰组的驻地时,天色已经黑了。

    他缓缓的走在石板路上,只觉得今天的脚步格外沉重。踏上回廊的时候,他看见了土方副长略带惊讶和担忧的脸。

    “总司,你怎么浑身是血?难道……”

    他勉强的挤出了一个笑容,“副长……只是遇到长洲派的人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总司,你没受伤吧?”

    “怎么可能。”  他微微笑着,“有谁能让我冲田总司受伤。”

    副长这才放了心,“快去洗洗,早点歇息吧。”

    “让你担心了,副长。”  他轻轻说道,绕过了副长往前走去,忽然听到副长又问了一句,“那个叫小隐的女人是和你在一起吗?”

    他停下了脚步,脑中忽然掠过她刚才惊慌,恐惧,愕然的表情。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失落。

    他在她的面前杀死了那些人……

    她看见了这可怕的一幕……

    虽然她没说什么,但他已经感觉到了她的疏离和陌生。

    “嗯,”  他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去。

    自从进入新撰组之后,自己已经不知杀了多少人了,可为什么今晚的这一幕却总是挥之不去。他放下了手中的加贺清光,困倦的躺在了榻榻米上,抚摸着冰冷的爱刀,他的心才似乎渐渐的平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见眼前的一切,不觉微微笑了起来,就在他的对岸,漫天是飘舞的樱花,如雪纷飞,树下流水潺潺,淡淡的花瓣飘落水面,随波而去。

    这里…………是什么地方?他缓缓前行,眼看越来越接近,却始终总是到不了彼岸,对岸的花瓣随风飘了过来,他满心欢喜的伸手接住粉色的花瓣,花瓣如空气般流泻过指间,唰的一下,他再伸手握了握,却看到一片模糊的粘稠从手上滴下,一滴,两滴,血腥味迅速的扩散开来,怎么也摆脱不了……动人的景致瞬间幻化成了无尽的黑暗,仿佛生生扼住了他的脖子,让他不能呼吸……

    “总司!总司!”  队友新八的声音将他从似梦非梦的幻境里扯了回来。

    “总司,你没事吧?你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他摇了摇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我没事,只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就仿佛无尽的轮回,这个同样的噩梦在许多个深夜里不停重复着。只是,都不曾像今夜那般令人窒息。

    那个女孩,再也不会见面了吧。

    在试剑馆看见她出现的那一瞬间,他的心情莫名的有些激动。尽量和平常一样和她说话,却掩饰不住他唇边温柔的笑容。

    明明她和姐姐的长相完全不一样,可是从第一次见面起,他对她就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像家人一般的亲切感。

    “总司以前说过有想要保护的人,我想总司想保护的人应该是土方先生和近藤局长吧。”

    她突然的问话令他有一瞬的失神,他从小就在多摩就追随了土方先生和近藤局长,在他眼里,他们就像是他的亲哥哥,新撰组就是他们的理想,如果能实现他们的梦想,就算他化身为鬼,堕入修罗之道也在所不惜。

    “我想这就是我的命运吧。既然选择了这样一条路,那么,杀人…在腥风血雨中度日,就成了无法逃避的宿命。这条路,是我自己选择的,我不会后悔。”

    他浅浅的笑着,抬眼望向那碧蓝的天空。是的,他不会后悔,绝不会。

    幽暗空旷的四条大桥下,手持爱刀的美少年,静静的等在一旁,他的脸上露出那般安静温柔的神态,仿佛在等待晚归的爱人。

    他是在等人,只不过,他等的那个人很快就会变成死人。

    “总司。”  斋藤一向他做了一个暗号。桥上响起了一阵繁乱的脚步声,在寂静的黑夜里格外清晰。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他微笑着向斋藤一点了点头,几乎和斋藤是同时拔刀冲了上去。

    刀光剑影,鲜血四溅,月光下的杀戮触目惊心。

    有冲田总司和斋藤一联手,试问谁是他们的对手?

    “中井庄五郎和片冈源马已经死了。”  斋藤冷冷的声音宣告着这场杀戮的结束。

    他将加贺清光轻轻擦拭了一下,刚想说话,一口腥甜从喉咙深处涌上,他急忙背过了身,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剧烈的咳嗽起来。

    “总司……”  斋藤一似乎欲言又止。

    他喘过了气,用手背抹了抹唇边的颜色,这才转过身来,微微笑着,“我没事。”

    “那回去吧。”  斋藤再没说什么。

    他笑着应了一声,将手藏在了自己的身后,藏起那鲜艳的血色。

    ============

    新年不知不觉的到了,他心里明白,自己的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

    到底能撑到多久呢,他也不知道,只是希望能长一些,更长一些。

    今年的新年似乎和往年有些不一样,因为有了她。不知为什么,他比以前更期望能见到她。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不明白,也许是从那个彼此紧紧拥抱的夜晚开始。。也许是更早,更早……

    燃放在京都夜空中的烟花,是那样的美丽,只是刹那间的绚烂,却要以燃烧全部的生命为代价……

    他望着烟花绽放,唇边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如果能像烟花那样拥有刹那间的绚烂,那么燃烧全部的生命也是值得的吧。。

    微笑着转过头去,却发现她一脸的泪水。听完她的解释,他轻轻将自己的手覆在了她的手上,柔声的告诉她,“明年也一起看烟花吧。”

    明年也一起看烟花,对不起,这是一句谎话。只是………不想看见她的泪水。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

    明年的烟花也一定会绚烂如斯吧。

    不过他相信,今年和她一起看的烟花,一定是他一生中见过的最美的烟花。

    ================

    大雪纷飞的春分时节,他的病情终于还是隐瞒不住了,离开新撰组的时候,他一直在微笑,不用担心他,他很好。他要让他们记得他的笑容,而不是悲伤的表情。

    即使离去,也是微笑着的新撰组一番队队长……………冲田总司。

    大家都在笑,土方副长在笑,近藤局长在笑,她在笑,新八在笑……

    望着熟悉的队友们的身影越来越小,西本愿寺的外墙越来越模糊,直到消失在他的视线里时,不知有什么从他的眼眶里滑落,滑进了他的嘴里,很苦,很苦。

    他忽然又笑了起来,原来………………笑着也会流泪……

    在千驮谷休养的时候,他再也没有做到那个噩梦,那梦里的花与水,渐渐的在他记忆里淡去。

    雪落,雪融,风起,草长,花开,从冬季到春天,无法再握加贺清光的他只能静静的躺在房间里,独自黯然地看着孤独的鸟雀在枝头空旷的悲鸣着振翅飞去,看着樱花飘落在地上不再浮起,心里,仿佛有什么正在慢慢死去。

    原来,他可以在月光下残酷杀戮不眨一眼,可以在魔魅的暗夜里斩出一条触目惊心的血路,今时今日,却不可以不独自离去。

    终究,他也是怕寂寞的孩子啊。

    所以,在她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是惊讶,还是惊喜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在他的身边,他不再是一个人了。

    在樱花即将凋零的那个清晨,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和安宁。

    “如果我就这样睡着了,不要叫醒我哦。”

    闭上眼睛的那一瞬间,曾经的梦境又出现了他的眼前,漫天是飘舞的樱花,如雪纷飞,树下流水潺潺,淡淡的花瓣飘落水面,随波而去。

    他浅浅的笑着,这一幕美好的让他感觉如此的不真实……

    再一次伸出了手,随风而来的花瓣轻轻的落在了他的手心,软软的,柔嫩的,还带着淡淡的清香,这一次,花瓣终于没有消失。没有鲜血,没有杀戮,没有纷争,只有………花与水。

    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

    就在彼岸……

    很近,很近……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