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耽美)秋枫如火第一卷 > 章节目录 第 5  部分

第 5  部分

    功能 和功能!就像第一次练习这个世界的武功时一样,身体的细胞躁动起来,明明是第一次做的动作,却像已经练习过几千遍一样,非常顺畅地做了出来。

    彦枫马上就明白了,这是这副身体遗留的记忆。

    还记得,当时允华看到彦枫的动作以後,露出了安慰的慈祥的微笑。彦枫明白自己顺利过关了,他也不会再怎麽怀疑自己。

    但是,那样的笑容真的很刺眼。

    允华要的是彦枫,而不是一个叫〃凌杨〃的灵魂。就算,就算凌杨装得再好又怎麽样,还不是用别人的身体,别人的身份来活!

    明明知道自己要靠这这个身体这个身份来活,但是又会萌生出舍弃这个身份的想法。凌杨想到一个没有人认识〃彦枫〃的地方,以〃凌杨〃活下去,按自己真正的意愿、真正的身份後下去。

    真是矛盾啊。

    正是因为这里的人都是这样,需要的都是彦枫,没有人会在乎〃凌杨〃这个灵魂。虽然,凌杨装作是他是为了生存,但是有时候会感到疲惫,是心灵上的疲惫,无人能倾诉心事的无奈与孤单。

    所以,他只好把这股感觉压下去,隐藏好自己,免得自己的心会继续痛。

    彦枫深呼吸一下,用镇静的声音说道,〃马术课是有太傅在教的吧,把他叫来。〃

    〃回殿下,是有的。。。。。。〃

    〃罗嗦什麽啊,还不快点给我叫来,〃彦枫皱起眉头,厉声道。

    〃是的。〃宫人们看到彦枫的表情,同时感到他身上散发的沈重的气势,心下一惊,马上行动起来。

    不久,教授马术课的宁晋翔宁太傅就来到了。

    〃请你教我骑马吧。〃

    啊?宁太傅吃了一惊,发生什麽事啊?世子殿下居然会对我用〃请〃字?〃殿下,您不是已经很好地驯服了云墨了吗?〃

    〃我失忆,忘了怎麽骑马了。所以,请你再教一次吧。〃那种感觉不想再次感觉,那一定要变强,要好好保护自己,绝对能再发生那时候心灵狂乱而导致的失控现象。

    〃教导您,这是我的职责。不过,真不愧是世子殿下,就算失忆了,还是能成功驯服云墨,驯马功夫还是那麽厉害。〃

    〃什麽意思?〃

    〃啊,我是说云墨是一匹质素很好的马,但是性子又烈又野,很难控制。啊,你没看见要两个很壮硕的人才能牵住它。。。。。。〃

    那个该死的宫人居然给我挑了它!彦枫左右看看,那个帮他挑马的宫人已经离开了。

    唉,看来以後还是要小心点。

    18

    伴著通传声,程贵妃携著彦雷及几名宫人进来。他的脸很漂亮,身材并不高大,和彦雷长得好像,就好像是彦雷的成人版。

    〃臣妾参见太後,王爷。〃程贵妃和他们一起行礼。

    〃行了,过来了。〃

    〃是的,听到您回来了,我就带著雷儿马上过来了。您路途劳碌了。〃

    〃也没什麽了劳碌的说。彦雷还是这麽可爱,过来让我看看。〃

    听到召唤,彦雷笑著扑到雪岭的怀里,〃太後。〃

    雪岭稳稳地接住,又像刚才对彦枫一样蹂躏了彦雷的脸蛋一番,吃足嫩豆腐。只见彦雷被蹂躏得想挣脱又不敢挣脱,又求救无门,真是好可怜。

    不一会儿,兰妃和彦雨也来到,不用说,彦雨也遭到同样的蹂躏。

    彦枫看得很无语,〃难道就没有人能阻止他吗?〃

    〃很可惜,能阻止他的人还在御书房呢。啊啊,父後很喜欢孩子,难得父後能尽兴一回,就算吧了。〃因为父皇看到一定会阻止的,而且还会骂什麽负心,见异思迁之类的话。总之很麻烦就是了。允华轻松地笑著说道,〃就由得父後吧。〃

    。。。。。。彦枫更黑线了,这是做人家儿子该说的话吗?

    允华还幽幽地补了一句,〃反正,我们小的时候也是这麽过来的,和我们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呢。〃

    大人们坐下,聊了起来,剩下小孩子只有听得份了。

    □□□自□由□自□在□□□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宫人们通传皇後的来到。

    当通传得声音更停止,皇後带彦云和一帮宫女,缓缓但走路姿态绝对高贵地,走了进来。他穿著银色华丽衣服,也很有气势的。

    不过,皇後和彦云长得并不像。可能是因为彦云长得像皇上吧。对於一闪而过的念头,彦枫随便想了个答案。不过,遗传这东西真是奇妙啊。

    〃臣妾见过太後,王爷。因为要准备迎接太後您的宴会,耽误了一点时间来见您,我深感歉意。〃用十分正式的语气缓缓说出,和说话的内容相反,他的神情很傲。

    〃没关系,我不介意,你坐下吧。〃

    〃谢太後。〃

    彦枫默默打量著这个皇後,也感觉到他来了以後,整个气氛都变得冷、严肃了很多,好像突然绷紧了一样。

    皇後瞥了彦枫一眼。彦枫只觉得一道冰冷的视线s过来,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怎麽这麽奇怪,两父子给人的感觉截然相反。

    然後,雪岭无视皇後,向彦云伸出手,〃彦云。〃

    彦云只是哀号一声,慢慢地认命地走过去。雪岭搂著他,听到彦云的小声的抱怨,抱怨道都这麽大了,还这个样子对他。

    雪岭听了,也小声对彦云说,〃就算孩子长大了,在家长爷爷们的眼里还是个小孩子啊。〃是永远也不会长大的孩子,〃所以啊,就尽情地撒娇啊,有什麽不高兴的事也可以跟我讲哦。〃可怜的孩子,也就只能向我撒娇了吧。

    彦云抬起头,疑惑地望向雪岭,小声呢喃,〃你怎麽知道我不开心的?〃

    〃你的样子就是这麽写著的,觉得寂寞的话就来找爷爷吧,爷爷会好好疼你的。〃雪岭安慰似地轻轻拍著他的背。

    会吗?我以为自己已经掩饰得很好了,〃我会的,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爷爷会疼我。〃

    而其它的人只看到他们抱在一起,貌似说了什麽,但是听不清他们说什麽。同时,他们感到某根柱子後面某股冷冷的怨念增不断增强。而从身影来判断,大家可以推测出生成这股怨念的正是太上皇。

    〃但是他为什麽要躲起来?〃苦思冥想了一下才想出他是谁的彦枫很疑惑,明明他是太上皇,为什麽他不光明正大站出来呢。

    〃一定是怕被抓回御书房吧。〃允华马上给出了非常肯定地答案。不过,被他逃了出来,大哥和允棣是在干什麽啊,太逊了。

    过了不多久,一位宫人悄悄进来,找皇後,悄悄告诉皇後一些话。然後,皇後站了起来道,〃秉太後,您的洗尘宴会已经准备好了,请您和各位移步到盛御殿。〃

    〃那麽我们走吧。〃

    彦枫听到这句话简直感动得想流泪,肚子饿著听他们说一些表面和谐但实际上充满火药味的话这麽久,终於可以吃饭了,可喜可贺。

    彦枫跟著他们一样站起身,但是就是站起来的那一刹那,一阵晕阙感突然来袭。彦枫的身体晃了一下,随即控制住自己勉强站直,手惯性地扶上额头。怎麽会这个样子的,难道是一直带来刺痛感的手链?看来这条可以辟邪的手链不时唬人的。

    〃你怎麽了?〃允华看到彦枫好像站不稳的样子,担心地问。

    〃饿嘛,我都饿到站不稳了。〃彦枫用理所当然的表情,调笑的语气说出谎话。

    〃现在去吃饭,这个力气你应该有吧。〃

    〃当然,有动力才有行动嘛。〃彦枫打起精神,笑著做了握拳动作。

    因为刚才怕被看到动作而一直不敢摘下手链,等他们都出去,彦枫悄悄走在後面,打算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摘下手链。但是,这个手链是上扣子的手链,直接摘是摘不下来的,一定要打开扣子才能摘下手链。彦枫看了一下扣子,汗一个,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子的扣子,更不用说怎麽解开它。彦枫打算回想起雪岭帮他戴手链时的情形,只是无论如何努力在脑海中搜索都找不到那段记忆,完全处於失忆状态。

    难道我要一直戴著这条手链?

    彦枫无奈地看著手链,惆怅地想,如果逸清现在这里的话就好了。有他在身边陪伴,不懂得时候可以有人可以问,不开心的时候,无聊的时候也有人陪伴。好像,这两个月来,陪我最久的就是他了。

    奇怪,自己怎麽会对一个认识了才两个月的小孩子产生思念的?自己明明是个很薄情的人,死了过到这个世界,也只是刚开始时思念一下父母,对於其他的人和事也很快放下了。难道是因为实在是寂寞才会这个样子。

    彦枫自嘲一笑。

    19

    彦云走著走著,向周围看了一下,发现同行人中并没有彦枫,回头一看,发现彦枫落在後头,踌躇著,手摸著手。

    〃彦枫,你在那里磨蹭什麽?〃

    〃没有,〃彦枫被吓了一跳,也顾不得手链的事,笑著赶上去。

    彦云也走向彦枫,拉起他的手一起走,〃一起走吧,你走得这麽慢,我担心你会掉队,迷路了。〃

    又是那种熟悉的感觉。

    因为下午的那件事,使彦枫对那种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特别敏感。此时,彦枫又从彦云的手中感到那种身体为了对方而雀跃的感觉。奇怪的是,这麽强烈的感觉只有从彦云身上才感觉得到,连王爷他们给彦枫的感觉也没有这麽强烈。

    究竟是为什麽呢?

    为什麽彦云给他的感觉会比其他人的感觉还强?也就是说,〃彦枫〃和彦云的关系是最好的,甚至比父子之间的关系还好。

    还记得连鹏展楼的小二都认得我们兄弟,还说我们兄弟的感情很好。

    恐怕,不仅仅是〃兄弟〃感情好那麽简单吧。。。。。。

    〃彦枫?彦枫,彦枫!。。。。。。〃

    〃啊?什麽?〃讨厌,人家正在沈思,难得我居然在沈思,你居然打断我。虽然心里怒喊万分,但脸部肌r由於不受控制而呈现嘴角持续性向上抽搐的现象。

    〃你没事吧,怎麽叫你也不应我,还一直笑。。。。。。〃

    〃没事,笑?我有吗?〃彦枫摸上自己的嘴角,果然是维持在笑的表情,想抑制笑容,却徒劳无功。算了,虽然是傻了点,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也没什麽多余的力气可以浪费。眼见他们已经走到很远了,还是快点赶上去吧。〃啊,他们都走得那麽远了,我们还是快点追上他们吧。〃

    彦云往前面看了一眼,他们果然走得快不见人影了。糟了,真是的,我怎麽没有注意到呢。〃那我们走吧。〃说完就拉著彦枫赶上去。

    彦枫盯著交握的手,一瞬间产生了想挣脱的想法。随即又想到,从彦云握住自己开始,就感到精神了很多,确切地说,使这个身体为了彦云而撑著不倒下去。既然对自己有好处,就让他暂时继续握著吧。

    盛御殿是用作大型宴会的宫殿,今天也如往常的宴会一般被装饰得华丽璀璨。许许多多的白色和青色灯笼把大殿照得光亮如白昼,宽敞的宴会厅按照传统的庆宴方式布置,显得隆重又充满古典气息。

    让彦枫惊讶的是:

    好,好多人啊。

    本来还以为是家宴什麽的,现在居然有那麽多人,各个人的衣著都不同,而且分得出是不同的身份。细看辨认之下,一部分是衣著光鲜的朝臣,一部分居然就是僧人打扮,有的更穿著著祭祀时穿的祭师服,只有一小小部分,从发型和衣著判断,应该是宫中的嫔妃,当然了,还有在一旁侍立的众多宫人。

    〃天哪,好多人啊,怎麽连洗尘宴都这麽多人啊。而且,怎麽这麽多大臣,大臣也算了,怎麽连僧侣也有?相比之下,那些嫔妃人数真是少得可怜,是不是限制了来参加的嫔妃数目?〃咋看之下,连僧侣的数目也稍比嫔妃数目多。

    〃厄,说来话长,先说妃嫔。其实,这里已经是後宫里所有的妃嫔了,啊,虽然借口是因为不想让嫔妃数目超过太上皇时代的妃嫔数目,其实真正原因还不是为了你父王。〃话说,父皇真是的,居然用这麽烂的借口,不过也是用太上皇的名义压著,那些建议扩充後宫的大臣也不好那麽频繁地发作。

    〃至於僧侣,还有大臣,就与两人的行程有关。太上皇和太後这次行程是巡查各地及两个大宗祀神殿还有规模比较大的寺院。〃

    说道这里,彦枫觉得记起了什麽,但又不是太清晰,始终好像是忘了什麽似的。

    〃怎麽了,噢,我们还是赶快找个地方坐吧。〃

    彦枫和彦云进到殿里,直走到最近主位的座位坐下。

    不出所料,其他人比他们早了一点点到达。

    〃发生什麽事,你们俩怎麽这麽慢的?〃只是一下子,允华就发现两人不知去到哪里了,一直到刚才才来到这里。

    〃不用担心,我们只是走得慢一点而已。〃彦云很礼貌地答。

    至於彦枫,一看到椅子就马上坐下,塌下身体,进入垂鱼状态,好像刚才就把体力和精力花尽了一样,觉得很累,对於允华的话也不想回答,也不想理其他什麽东西。

    〃怎麽了,彦枫你不舒服吗?〃雪岭看到彦枫这个样子也担心地问。

    彦枫摇摇头。

    〃不要理他了,啊啊,年轻人精力旺盛嘛,休息一会儿就好了,没事的,没事的。〃另一个穿这银色衣服的男子从背後抱住雪岭,从脸容看得话,一眼就能看出他是允华和允棣的父亲,也就是太上皇,宁杜鹃。

    雪岭听了,小小的青筋冒了出来,手肘向後撞,〃这是做人爷爷说的话吗?〃

    太上皇顿了一秒,马上闪到彦枫的身旁,捉起彦枫的一只手,〃枫枫,你怎麽了,要不要找太医啊?〃

    彦枫持续垂死状态,摇摇头。

    众人黑线。

    彦云见状,〃放心吧,我会照顾他的。〃暗示,你们干别的去吧,不要再s扰我们了。特别不要再听你们的黑线对话了。

    大家也很识趣走开了。只是允华临离开前,问了一句,〃你在这里照顾彦枫,不怕惹怒皇後吗,他最近心情不太好。〃

    彦云听了,皱眉,〃那关我什麽事啊。〃他气死了就更好。今天下午的事,居然这麽快就再出手,我也很生气啊。〃反正,过一阵子,我就能搬出宫了。〃

    〃啊,毕竟他是你的父妃哦。〃

    〃那,我为什麽又不能做你的儿子呢,如果我是你的儿子,那该有多好。〃

    〃别说傻话了,这个国家需要皇长子。〃好像不再想和彦云说话,允华丢下这句话就离开到别处去了。

    现在发生什麽事了?他们说得话是什麽意思。彦枫模模糊糊地听著他们的对话,只是脑子像糊掉一样。

    不知时间流逝了多久,彦枫的意识终於抽离了。

    〃彦枫,你怎麽了?〃发现彦枫的彦云,马上把彦枫的带到太医院。

    20

    彦枫缓缓睁眼,周围都是朦朦胧胧的,隐约看到床头有个模糊的身影,下意思地叫出声,〃逸清。。。。。。〃

    身影震了一下,过一会儿才苦涩地开口,〃我,唉。。。。。。〃

    一听声音,彦枫就知道认错人。这个声音,是彦云的吧。彦枫闭上眼睛,凝聚了精力後,才再次睁开眼睛,〃对不起啊,刚才认错人了。〃

    〃你就这麽,这麽依赖他吗?〃彦云缓缓地问,仿佛想确认般。发出黄色幽光的蜡烛,却照得他脸色苍白,眉宇间透出了点点疲惫。

    〃不行吗?〃彦枫这才打量了周围,天早已黑透,只有几支蜡烛发出点点幽光。微弱的光线下的景物,是陌生的。这里并不是他的房间。那麽这里是那里呢?床并不大,装饰也很朴素,细细闻的话,会嗅到药味。〃这里是哪里?〃

    〃药堂里的病房。你们之前的感情没那麽好的。〃讨厌,你一醒来就叫他的名字,〃以前可是叫我的名字的,到底发生了什麽事啊。怎麽我们会变得这麽生疏呢。。。。。。〃当听到彦枫喊别人的名字时,自己好像听到了心在滴血的声音,感觉好像窒息般的痛苦。周围黑黑的,使这种窒息感更强了。只能,自欺欺人地呢喃,〃说谎,一定是说谎的,你明明很依赖我的。〃

    〃那是过去的事了。现实点吧。〃说著,彦枫坐了起身,发现自己的身体还是很疲惫,很难活动。

    〃什麽过去的事啊,我不相信。你以为自己很棒吗,今天的事怎麽样啊?你连自己也保护不了,除了我,你还能依赖谁呢?告诉你,千万不能相信任何人,後宫的妃嫔,彦雷,即使是王爷也一样。还有,你溺水的事,还不是皇後

    日不升国王笔趣阁

    那个贱人搞得鬼,〃这是他对我的威胁,都是我太没用了,没有能及时阻止。也因为这件事,程贵妃想拉拢王爷,来除掉皇後。不过,对他也不能掉以轻心。

    〃我也没有打算相信任何人,〃一半是嘴硬,一半是真心话。与此同时,废掉的大脑又终於可以重新运作,〃真是笑话,为什麽说他们不能信任呢,这麽说的话,你也是不能被信任的人。〃呵呵,真有趣,想不到彦云竟会说出这麽样的话。他们的关系果然不简单。而且这麽称呼他自己的父亲,他们父子的关系还真是差啊。

    〃当然不能相信他们,他们可是都是想除掉你,登上皇位的人,你不知道,除了现在这几个在生的皇子,其他的都去哪里了吗?你知道他们是怎样死的吗?〃

    〃那麽你呢?对於你来说,我就不是障碍了吗?〃我当然想过这些事了。还记得,刚开始时,我问过,当朝究竟有几位皇子,王爷的回答是,本来有八个,现在只有三个。虽然王爷没有再说下去,可是傻的也知道那五个当然是进了坟墓啦。还清楚记得,那股涌上心头的寒意呢。

    〃我,我是。。。。。。〃本来想冲口说出的话,被彦云硬吞回肚子里。〃你应该想,把皇子排除在继承权之外,除了杀,还有其他方法,虽然没有杀掉那麽安全。要不就是把他嫁出去,或者把他迎娶过来,要不就好像父皇对王爷做的那样。。。。。。已经出嫁的皇子的继承权自动被剥夺。而我。。。。。。你不说答应过,嫁给我的吗?〃

    彦枫听到下巴也掉下来,〃什麽,嫁?开玩笑了,我才不嫁人呢。此事作废!那麽说的话,我宁愿娶逸清呢。〃开什麽玩笑,我才不要被人压呢。而且是被比我还小的小鬼压。所以,保住贞c的方法就只有攻了吗。。。。。。攻就攻,总比被压好。

    当很多年以後,彦枫望著老婆们,偶尔想起这段回忆,不禁为这个念头感慨万千。

    彦云听了,仿佛是被什麽狠狠地劈开了心般,痛得麻木了。怎麽可能,一定是听错了。一脸的不相信,希冀著微茫的〃听错〃,〃你说,你宁愿娶逸清也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是的,现在对我来说,逸清要比你重要。〃

    〃说谎,我不相信。〃说谎,怎麽会呢。。。。。。

    〃是真的。〃

    〃重要?呵呵,重要又怎麽样,还是一样连自己也没有办法保护好。〃因为接受不了,一时意气说出了气话。

    〃什麽意思?〃

    〃他啊,今天因为你而受罚了。呵呵,我说我怎麽这麽笨呢,居然想为情敌求情。〃虽然想装出笑得样子,明明就是一副受伤的表情。

    〃说清楚一点,发生什麽事了?〃怪不得今天见不到他,原来是这麽一回事。讨厌,明明说要保护好他的,但是他现在却因为自己受罚。

    那一天的清晨的情形仿佛又回到脑海中,逸清他强忍的表情,默默地忍受,坚强地面对责罚,没有哭,只是默默地。。。。。。仿佛已经习惯了般。怜惜之情油然而生。

    一想到这里,心仿佛被什麽抓住一般。自己真是没用。怎麽才能变得更强,不仅是身体,还有意志,待人处事,观颜察色。。。。。。总之可以保护自己和他人。〃他在哪里?我去找他。〃

    〃戒堂。因为你昨天入宫到现在,都没有向皇後请安,这是不合礼法的。逸清身为你的伴读,有责任教导你礼仪。这是他的过失,所以刚入宫的时候就被拉到戒堂受罚了。不过,你去找他又怎麽样,他都受罚了。。。。。。〃

    〃和他一起受罚吧。这明明是我的过失,受罚的人应该是我才对。〃说著,彦枫不顾身体,挣扎著下床。

    彦云一把曳住彦枫,〃等等,你的身体。。。。。。〃

    〃我可以的。〃

    21

    彦枫出了病房,到了院子,走了几步,突然停住。这才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个什麽戒堂在哪里啊?

    没有可能回头去问他的吧。怎麽办呢?

    〃干吗停住了呢?〃一把熟悉的声音从彦枫的身後响起。

    彦枫一听,高兴地回过头,扑过去,〃师父〃

    师父闪开,躲过彦枫的拥抱。彻,这小子肯定有什麽事才这麽热情的吧。

    〃师父你怎麽会过来这里的?〃

    〃呃,因为听到你晕倒了,所以我来探望你了罗。〃呃,虽然入宫的目的不是这个,师父是在听到这个消息後,才打算来御医院来看望他。

    不敢正眼看过来,说明他根本在心虚,彦枫在心里吭了一声。这麽晚了,他居然还留在宫。不,而是他为什麽能进到宫里?为什麽进来呢?

    感觉到一股充满疑问的视线,师父咳了咳,转移话题,〃呃,你这个小子,你刚才和彦云的话,我都听到了哦。真是没有良心的家夥。枉费刚才彦云一直看护著你,把体内的力量输送给你。〃

    原来,那麽他的脸色才那麽苍白。因为只顾著自己的感受,而忽略了他的状况和心情。自己刚才那麽说,真是差劲。一阵悔意掠过心头。

    他应该会讨厌自己吧。还是觉得很诧异。

    也好,趁机划清界限也好。反正,他喜欢的是彦枫。真正的彦枫已经死了。而我呢,虽然代替彦枫活下来。但是,我并不想,也没有义务连感情上也做别人的替身。我也不想骗他,也不想让他继续这段已经结束的感情。

    〃那麽做,能让他死心吧。死心更好,不是吗?结束的就让它结束。我并不想再纠缠在过去。〃

    〃这麽说,还真是无情啊。〃还是用戏谑的语调调笑著彦枫,师父的眼尾若有所思地瞄向某个地方。

    〃这麽无情才好,不要让他再有什麽念头。〃深呼吸一口气,换上轻松的语调,〃师父,你知道怎麽去戒堂吗?〃

    〃当然知道啦。〃

    〃师父可以带我去吗?〃

    〃没问题。〃

    〃说起来,师父怎麽对皇宫的路这麽熟悉啊。。。。。。〃

    〃呃。。。。。。〃糟了,一时口快啊这小子什麽时候变聪明的。。。。。。

    〃啊,有些话怪不得我有种在哪里听过的感觉,原来是你说的啊。〃

    〃啊?〃我说过啥了?

    〃你说,你父亲是龙子吧。可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龙子就是太後啦。难道说,你是私生子吗?〃

    〃切,谁是私生子啊?〃说我是私生子的人都给我去死。我最讨厌别人这麽说我的。〃我本来可是父亲和爸爸的嫡子,却莫名其妙的变成了私生子。〃最令人不爽的就是,虽然他们俩结了两次婚,却把新郎和新郎的位置对调了。我也就变成了私生子。而且,也不能让别人知道父亲当初娶的人是当今的太上皇。啊,反正复杂死就是了。师父挠挠头,〃不过,这些事是秘密,不能告诉别人。哎哎,真是的,我怎麽会和你在扯这种事情呢。我们还是赶紧去找逸清吧。〃说完,就拉著彦枫一溜烟地跑了。

    在原地,就在师父望过去的那个角落,一个人影走了出来。借著微弱的月光,可以看得出那个人影是彦云。

    彦云痴痴地看著他们离开的方向,缓缓呢喃,〃结束,结。。。。。。束。。。。。。〃

    不消多时,他们就来到位於後宫左侧的戒堂。这个是专门惩处後宫之人的地方。虽然只有一层高,但是肯定地牢和暗房这种东西。蓝黑色的外墙,在光线黯淡的晚上,更显得y森可怕。

    〃要进去吗?〃

    〃当然了,〃没有怯懦,也不是开玩笑的语气,而是非常郑重地。一想到,让逸清呆在这种地方,就会怨恨自己的无能和莽撞。

    〃可是我不能跟著你进去,你自己小心吧。〃

    〃我会的。〃

    走过了曲曲折折的暗暗长路,彦枫被带到一堵墙的面前,领路人开动了机关,墙开了。在大家诧异的心情下,彦枫微笑著走了进去。

    房间不算小但也不大,进去後觉得空气混浊很闷,可能是因为只有一个小窗子的缘故。因为打开了门,里面稍微光了一点,仍很暗,里面的样子也不是很清晰。

    在房间的角落,有一个卷缩的人影,是逸清。

    见到这个样子的逸清,彦枫毫不犹豫地走过去,蹲下来,温柔地抱住了他。

    逸清抬头,惊诧地发现原来是彦枫,〃怎麽会是你?你怎麽会在这里的?〃我还以为是那些宫人呢,所以连抬头看他们也懒得做了。

    〃来陪你啊。〃

    〃陪我?〃

    〃是啊,什麽都不能做,只好来陪你了,因为是我的原因才令你受罚的。。。。。。〃轻快的嗓音,随著手抚上逸清脸上的伤痕,变得低沈沙哑,〃都伤成这个样子了,都是我不好,明明承诺过要保护你的,但是却害你变成这个样子。。。。。。〃

    〃其实是我没有考虑周全,这些礼仪我应该早告诉你的。。。。。。想不到你竟然回来这里,我真的,好温暖,即使是在这里,你抱著我,很温暖。。。。。。〃说著说著,逸清呜咽了起来。〃已经多久了,有人这麽关心我,抱著我。。。。。。〃关在这里,让我想起在家里的日子,黑暗的,寂寞冰冷的日子,没有人会关心我。。。。。。现在心也暖暖烘烘的,还有一点酸酸的。。。。。。

    彦枫怜惜地抱紧了他,心里为他的话而感到苦涩。寂寞的人原来不止我一个。。。。。。〃我们在一起,是不是不会感到那麽寂寞了呢?〃真的,人的体温真的很奇妙。暖暖的,仿佛能驱散寂寞的冰冷气息。

    〃那麽以後,不会没有人不关心你的。因为有我在啊。我们是家人。。。。。。〃对了,一定是把看似温柔坚强,其实内心很脆弱,惹人怜爱的逸清当成了弟弟,才会不由自主地怜惜,关心他吧。彦枫为自己找著借口。

    〃现在没有能力,很莽撞也不要紧。我会努力适应的,我会学习礼仪,学会怎麽说话,怎麽观颜察色,怎麽使用力量保护自己还有你。。。。。。你会帮我的吧。〃终於明白了,在这个世界,光是身体强壮是不够的,还有圆滑地待人处事,猜测别人,看透事情中的内幕,还有权力。。。。。。果然,虽然长到十八岁,但是前世的世界太简单了,还是很幼稚。来到这里,这麽复杂的地方,才发现自己是这麽的幼稚,连小鬼也不如。所以,还有许多东西要学呢。

    〃嗯,当然啦。〃

    22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让人对时间的感觉迟钝。

    〃逸清,你想睡吗?〃

    〃嗯,有点累。〃因为受罚的关系,身体感到很疲惫。见到彦枫以後,好像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了,就更想睡了。

    彦枫望著逸清疲惫的脸,调整了一下坐姿,让逸清躺下,头寝都自己的腿上。

    〃怎麽可以。。。。。。〃逸清想起身。

    〃没问题的,因为你累嘛,这麽躺著,头会舒服点吧,毕竟地很冷的。〃

    〃不冷,一点也不冷。。。。。。〃逸清低声呢喃。人的体温果然是很暖,很暖。好像记忆深处受到爸爸爱护的温暖回忆又回来一样。

    〃有什麽心事也跟我说嘛,死憋在心里对自己不好的。〃越看,就越觉得逸清像个小孩子,让人忍不住要爱护的小孩。

    〃没有啊,只是想到了爸爸。〃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人。

    〃爸爸啊。〃彦枫也跟著呢喃,安慰地拍拍逸清的头。糟糕,这麽说的话,我也想起家了。家啊,在这里,也一定能找到当自己家人的人,那是不是不会那麽想家了呢。彦枫若有所思地望著快睡著的逸清。

    好吵啊。好像是什麽倒塌的声音。

    被隐约的鞭声和巨大的轰隆声响吵醒的彦枫和逸清,对望了一眼,满是疑问。

    突然,更响的鞭声响起。

    一声,两声。

    轰地一声,他们俩面前的墙壁突然就崩掉了,在飞舞的灰尘後面,是允华的身影。隐约看到他拿著一根鞭子。

    开玩笑的吧。彦枫在心里嚎叫,怎麽可能用鞭子破坏墙壁啊。

    此时,允华感叹了一声,〃果然是太久没用,只是破坏了这麽几堵墙而已,力道就开始减弱了,这次还以为一击就可以了,却用了两鞭才行,果然是岁月催人老啊。〃允华再望向里面,发现彦枫和逸清在里面,目瞪口呆地望著自己。〃真幸运,这麽快就找到你们了,你们没有伤著吗?都怪那些人啦,都不肯告诉我你们在哪里,害得我只好逐间逐间找。〃

    被吓到的两个,呆滞地,摇头。

    允华温柔地笑著,走进去,拉起他们,看看他们有没有伤著。〃没事的话,那麽跟我出来吧。〃

    〃太厉害了,父王你真厉害,怎麽做到的。〃

    〃很简单啊,集中精神只要用鞭子抽一下就行了。〃

    简单?抽一下就变成这个样子,耍我啊。彦枫在心里吐嘈。不过,得重新评估他才行,这个人实在强得恐怖。

    〃因为他用的是法器,所以才有这麽大的效果吧。真是怀念啊,你多久没用了这条鞭子了,今天居然会用到它。〃突然出现的师父把彦枫和逸清都吓了个跳。

    〃因为用普通武器的话速度太慢了嘛,因为担心枫儿会受伤,所以一时忍不住就用它了。〃我再也不想像上次那样发生那种事,我真的,不想失去重要的孩子。〃说起来,自从赋闲在家就没有用过它了。〃

    〃什麽是法器啊?〃

    〃牙齿和爪子。〃允华和师父异口同声地说。

    啊?什麽啊?彦枫张大嘴,呆滞中。

    看到彦枫的样子,就知道他不明白了,逸清,马上给了他一个详细的解释,〃就是指龙变成人身时,代替牙齿和爪子的武器,是与生俱来的。也因为是从身体中变来的,和身体的配合度更好,用起来比普通武器好很多。这个要根据自身龙族血统的浓度,而产生厉害程度的差异,有些人甚至不能变出法器来。〃

    〃我有吗?〃

    〃当然有啦。原来你不知道这个啊,怪不得没见过你拿出来用啦。〃

    你都没有说过!我怎麽可能知道啊!彦枫在心里对著师父大喊,虽然装出一副好学的样子,甜甜地问,〃师父,你能教我用吗?〃

    〃当然能啦。〃反正最近也有空。不过,发生这种事,就算我不教,允华也会亲自教吧。

    他们走出戒堂时,皇後也匆匆赶到。

    〃王爷,恕我直言了,你怎麽可以破坏戒堂还有带走受罚的人呢,戒堂是宫中的建筑物,岂容你任意破。。。。。。〃

    看到他,允华的表情瞬间沈了下来,〃那麽我问你,为什麽要处罚逸清呢。我在这里说清楚,你应该明白你自己的身份,是皇後就管好後宫。逸清是彦枫的侍读,也就是我未来的媳妇。他和彦枫不由你管,也轮不到你管!〃

    〃你。。。。。。〃他不是一直忍著的吗?切,这麽警告我以为有用吗?皇後死盯著这个他一直忌恨的人,在心中盘算著。

    〃还有,不要再搞什麽小动作了。不要以为我这些年忍著,就当我们两父子好欺负的。否则,小心你的性命还有你家人的性命。〃

    我家可是当朝的大家族,怎麽可能说灭就灭啊。不过,万一。。。。。。的确要考虑一下以後的部署了。就算这样,我也不想向这个人示弱。〃我不信你敢对我的家族做什麽。我们共处的话对大家都好。〃

    〃我以前看在彦云的面上,不动你。既然现在你们的关系已经破裂了,我也没什麽好忌讳的了。我本来不想这麽做的,但你也要想清楚惹恼我的下场,你最好仔细想清楚。彦枫,你还是跟我回家吧,在宫里上课的事就算了。〃什麽大家都好,如果不是配合陛下的打算,你们早就不存在了,还会让我再这里浪费口水。

    幽冷的月光,照在允华如玉般的脸上,眼神锐利冰冷如月光。

    彦枫感到内心的恐惧,这个人,如果被这个人看穿我的话,一定会死得很惨的,毕竟我占用了他儿子的身躯。

    〃不可以哟,这麽退出的话不就是懦弱的表现吗?这麽我可不干,我可是您的儿子啊,不要小看我了,我是不会做逃兵的。我绝对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的,我能保护好自己的。〃所以,要表现得好好的。彦枫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

    允华呆呆地望著彦枫,眼中的冰冷溶化掉,〃说得好,不愧是我的儿子。〃

    皇後狠狠地看著他们两个,为什麽,为什麽。。。。。。无论做什麽事,我都比不上你,好不甘心啊。。。。。。

    允华不再理会皇後,领著他们几个离开了。

    同时,彦枫也在心里暗暗下决定,绝对要实现今天的话!

    (忧伤歌声)为您整理制作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