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5部分

    功能 和功能!夭斡氡鹑说娜松兀恐皇强闪随ゆぁ?br /

    多年以后,当妞妞已经长成一个大姑娘,和钟玲他们一起回去看爷爷乃乃,妞妞变成了一个精明的律师,是钟玲公司的法律顾问,并且是钟玲的左右手,钟玲为母亲c办寿宴,妞妞一手打理。终于成为妞妞后妈的王海英,自以为是钟玲的嫂子,看妞妞身上的名牌套装,钻石项链,宝石耳环,自己的儿子却是普通人衣着,还在为了一双三百块的运动鞋和自己软磨硬泡。

    “你去和钟玲说,说咱家大宝要上高中了,让她出学费。”王海英这些年真的受够了,为什么一样是钟竟的孩子,一个就可以锦衣玉食,开着奔驰,一个就只能是个穿地摊货的穷小子。

    “妞妞从小就跟着小玲,小玲把她当自己的孩子,你让我怎么要,再说了,她看不上你,你不知道吗?”钟竟在时隔多年之后,才幡然醒悟,不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那么执着,现在连自己的儿子都在外面抬不起头来,回到家就埋怨父母。妞妞对自己这个父亲也是不怎么理会。

    钟玲是一分都不给这一家三口的,主要的原因还是哥哥当初对妞妞的不闻不问。钟玲对他们一家三口是眼不见心不烦。

    钟玲在那次受伤之后,就没有再当老师,出人意料的,朱凌云小朋友在那之后变的非常的听话了,他认为是因为他没有那个能力保护妈妈,才让妈妈被抓走的,这样的想法,无意中也促使了他选择当兵,当然,他们当兵和他的爸爸年轻的时候不一样了,朱凌云和王浩霆都上了军校。李晓云的女儿高远,自从在初中的时候看见过朱凌云一次之后,从此就记在了心里,暗恋朱凌云长达八年之久,后来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甚至寻死觅活的,终于得到了朱凌云的认可,进了朱家的门。

    朱宝刚最后退休的时候,已经是上将军衔了,他如果死了,国家领导人也会送花圈的。钟玲就这样简简单单的的过来了。

    钟玲六十多岁的时候,生病住院了,她躺在床上,等着朱宝刚来看她,他的年纪也很大了,可是每天都来陪她,一陪就是一天。

    “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说肩膀疼吗?”岁月也在钟玲的身上留下了痕迹。美丽不再,可是风韵犹存。

    “不放心,你看我给带什么来了。”朱宝刚的身影不再健壮,可是依然挺拔。打开了保温壶,是面条,这一定是他做的,钟玲好久没有吃到他做的面条了,自从上次做了流产之后,她就再也不想吃朱宝刚做的面条了。还是那个味道啊。钟玲觉得鼻子有点发酸。

    一幢高级的别墅内,内外都警戒森严,房子的内部,装上非常的温馨,高远坐在沙发上织毛衣,不一会一个中校军衔的男人进来了,他长得非常的象朱宝刚,是父子嘛!

    “爸呢?”朱凌云一边解开衣扣,一边问着妻子。

    “在准备妈的晚饭,他说要给我们做烙饼。”高远崇拜的看着自己的老公,真是帅的没有天理。

    “你怎么不去帮忙?”一边把衣服递给保姆。

    “爸不让,你没看见妈都坐在一边看着吗?”高远也羡慕这对老两口。

    “我去看看。”朱凌云有点不放心,自从父亲退下来之后,特别的黏着母亲,有时候也特别的任性,不是要带着母亲去旅游,就是说要带着母亲回乡下。儿子们在院子里玩儿着玩具枪,可以想象将来又是两个战士。

    “老伴儿,我是不是不漂亮了。”钟玲知道自己真的已经老了,她现在时时刻刻都觉得自己这辈子值了。

    “嗯,你不会是想让我这么大的年纪了还为了你打仗吧?”朱宝刚笑着说,听他这么说,钟玲也笑了。

    “这辈子能和你到老真好。老伴儿,你答应我一件事儿好不好?”钟玲轻轻的说道。

    “你说,我一定答应你。”朱宝刚现在觉得老伴儿比儿子和孙子都重要。

    “我这辈子为了你付出了很多,我从来都不后悔,不是每个人都能和自己的爱人白头偕老的,你一定要答应我。”钟玲拉住朱宝刚的手,他的手还是那么的温暖厚实,只是手背上出现了老年斑。

    “你说啊,我什么都答应你。”朱宝刚年轻的时候职责所在,身不由己。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老伴儿了。

    “你一定要比我后死,要是你比我先死了,扔下我一个,我会受不了的。”钟玲抬头看着朱宝刚,

    “好,我答应你。”朱宝刚的声音有点哽咽了。

    “我要是先死了,你把我火化了,要买一个大的骨灰盒,等你也死了,我们就合葬在一起,这样死都在一起了。”钟玲知道人都有一死的,这是她的愿望。

    “好的,我们死也在一起。这样很好。”朱宝刚也是这样希望的,人老了,都要考虑到这件事的。

    “会不会我先死了,你再找个老伴儿啊?我可不想三个人在一起,那太挤了。”钟玲年纪大了,醋劲还是没变小。

    “你放心吧,朱宝刚只能是钟玲的。”听朱宝刚这样说,钟玲才满意的笑了。

    朱凌云番外

    朱凌云永远记得母亲被人掳走的事,那时候的感觉让他记了一辈子,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朱凌云决心再也不要做一个弱者。

    母亲从小就对他非常的疼爱,生活上的事无巨细,都为自己打理的妥妥当当的。在他看来,母亲心中最重要的就是父亲,之所以疼爱自己,都是因为自己是父亲的儿子,这样的想法一直在朱凌云的心里存在了很长的时间。父亲不经常回家,可是只要父亲一回来,母亲的眼睛就从来也不离开父亲。每一件事情都为父亲打理好了,从盛饭,倒茶,甚至是袜子都准备好了,放在父亲的枕边,如果父亲出门很长时间没有回来,母亲就会像丢了魂一样,直到父亲回来了,她才欢欢喜喜的。有时候听见母亲叫父亲“哥”,感觉像后来韩剧里的人一样,那时年纪小,还以为所有的夫妻都是这样叫的呢!小时候以为父亲非常的冷漠,为母亲抱不平,不明白为什么母亲要拿自己的热脸贴他的冷p股,后来有一次,朱凌云发现了,没有人的时候,父亲经常是把母亲抱在怀里的,两个人说悄悄话。每次父亲回来,晚上自己都睡不好,不明白为什么床总是在动,还有父母的呻吟声,长大了才知道他们有多恩爱。

    母亲生自己的时候还很年轻,她是自己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小时候看的《西游记》中的女儿国国王。那么美丽、庄重,而且特别温柔,在朱凌云的心目中,很长的时间都以为自己的母亲是特别的温柔软弱的人,因为她从来不发脾气,就算是父亲发火了,母亲也不会生气,如果他们吵架了,大声说话的肯定是父亲,当然最后胜利的肯定是母亲。朱凌云改变自己对母亲软弱的印象是在回老家的时候,在那里,母亲对爷爷乃乃很恭敬,可是爷爷乃乃还有姑姑一家,在亲切的同时,也多了一份尊重。这个是很少见的。不过朱凌云还是见过母亲变了脸色的,那也是回爷爷乃乃家的时候,一个阿姨亲切的拉着他的手,被来找自己的母亲看见了,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母亲的脸色那么难看。

    朱凌云从小就觉得自己和别的孩子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每天和王浩霆他们玩儿的昏天黑地的,甚至每天才一角的零花钱,只能买一个比较好吃的冰棒或者是五分钱的不太好吃的冰g儿,其它的孩子都比自己的零花钱多。记得那次闯祸了,妈妈赔了不少钱给炊事班,他们三家被迫吃了好久的土豆和大头菜。后来母亲在出了事之后就不上班了,朱凌云更是觉得他们家的条件很不好。

    对于自己的父亲,朱凌云从小就有点怕的,但是自从他开始在放假的时候到部队参加训练开始,对自己的父亲的崇拜简直是无以复加,他们家的教育和别人有点不同,周凯叔叔家就不用说了,大丫姐很聪明,也很听话,几乎用不到家法,不过王浩霆他们家的是罚站,他们家是做俯卧撑,这样的惩罚也有好处的,至少在以后高中打架的时候没有吃过亏,在军校参加军训的时候也可以应付自如,当时教官还以为朱凌云作弊,要不然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成绩,他哪里知道这个小子是在特种部队长大的呀。

    在上高中的时候,朱凌云同学情窦初开,和班里的一个女同学谈恋爱,直接影响了自己和对方的成绩。女生的家里是个很有钱的,不知道怎么知道了朱凌云母亲的电话号码,在电话里把朱凌云的母亲一通羞辱,什么就你家还想高攀什么的,这样类似的话说了很多。朱凌云也被这位女生的母亲找了一回,感觉自尊心很受打击,倒不是说因为自己的家不如人家有钱,而是那位母亲说,朱凌云将来也是个没出息的。第二天,朱凌云没有上课,老师让他和那位女生都把自己的家长找来。朱凌云和那个女生都站在学校的大门口等着自己的父母。不一会儿,女生的父母来了,开着一辆桑塔纳,看见了朱凌云,也是没有好脸色。

    “怎么?你爸妈呢?”他们只是知道朱凌云的父亲是个军人,母亲在家。朱凌云没有理他们,既然他们的女儿已经抛弃了自己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对自己的母亲不礼貌,所以自己也就无需客气,直接无视。过了没多久,远处开来一辆黑色的宝马,停在他们跟前,除了朱凌云之外,大家都很好奇,就算再不懂车,也知道这种是有多贵。从车的后座下来一个女人,看上去也就三十岁左右,长得非常的漂亮,一头波浪长发,一身黑色的无袖连衣裙,同色的高跟鞋,款款的走过来,真是风情万种,就是电视里的明星也不过如此吧,那白皙的肌肤,窈窕的身段,精致的五官让人离不开视线。

    “等很久了?”朱凌云是知道自己的母亲有多漂亮的,不过他不知道母亲到哪里弄来的这辆车。

    “我们进去吧?”朱凌云决定还是回家去好好的盘问一下自己的母亲,毕竟就算是为了面子也没有必要借别人的车。

    “等等,你是朱凌云的……”很显然,他们不太确定这个女人是不是朱凌云的家长。

    “我是他的母亲。”钟铃这样一说完,那一家三口都有点不太相信。其实一来钟铃早婚,生孩子也很早,再来自己保养的非常好,快到三十八岁的年纪,看起来才三十岁左右。钟铃这样说完,就和自己的儿子进了学校。钟铃本来就是非常低调的人,可是为了孩子,却不能这样做了,不说这次被羞辱的事情,就说老师的态度,也必须这样了。好在朱凌云不是贪慕虚荣的孩子。

    “你好,我是钟铃,朱凌云的母亲。”朱凌云的班主任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虽然不算老,可是通过几次在电话里的交谈,这个老师已经非常的成熟了,深谙发财之道。

    “钟铃,啊……你好。”班主任看见这个似乎和自己差不多的家长,也是吓了一跳,

    都市桃花运sodu

    还真没见过这么出色的人。

    “非常的抱歉,他父亲工作非常的忙,有任务在身,所以不能前来,非常的抱歉。”钟铃和他解释了一下。

    “啊……那个他父亲是?好像学籍上面没有写。”班主任非常的好奇,这个女人很可能是朱凌云的继母,能娶这么漂亮的女人的,一定是什么高官了吧?

    “对不起,不方便透露。有事情你就直接找我吧。”钟铃对这个班主任的印象不太好,那个女生的家长也进来了,这个班主任却连个招呼都没有打。

    “啊,好的,那个您在哪里高就?”听班主任这样问,钟铃一时间有点为难,想了想,还是从包里找出了一张烫金名片,递了过去。那个班主任一看,吓得半天说不出话。

    就这样事情很快的解决了,没有开除,也没有处分,只要了一个口头保证。

    “儿子,你要是喜欢那个姑娘,我不介意这么早就抱孙子。”钟铃说的是真的,如果儿子现在放弃上军校,那再好不过了。在路上,朱凌云也知道了自己家的实力了,他原本还以为家里的大保险柜是父亲的机密文件之类的,现在母亲告诉他了,是他家的古董、首饰、存折、股票。朱凌云才不上母亲的当呢,他还是要考军校,这次的事情也给他一个教训。

    朱凌云第一次看见高远,是在刚刚上初中的时候,她是个非常爱漂亮的女孩儿,她和晓云阿姨一起来给妈妈送文件,穿着漂亮的粉色连衣裙,公主头,还戴着蝴蝶结,公主病啊。真的觉得很可笑,可能是朱凌云的笑显示到了脸上,所以高远那个时候生气了,然后瞪着朱凌云,他却还是无所谓的笑着看电视。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惹到她了。

    “喂,你笑什么?”高远无视旁边正在商讨工作的两个大人,她可不是好欺负的。

    “切!”朱凌云还是不理她,心里想着“妈妈真是的,不进去和阿姨谈工作,非要在这里打扰他看电视,声音还要调小。”

    “我跟你说话呢,你是哑巴啊!”高远的一声大吼让三个人都开始看她,这个时候她才表现出一点不好意思。

    “你们怎么了?”李晓云问女儿。

    “没事。”高远嘴嘟得很高。

    “是吗?我怎么看你们两个像是冤家一样。”妈妈说的这句话给了阿姨很大的灵感。

    “就是啊,冤家可是要凑成一对儿的。”听了阿姨的话,朱凌云轻轻一笑,转身上楼去了,女人就是麻烦。

    “我先上楼了。”

    据后来高远说,那时候开始她就对朱凌云有兴趣了,其实她不说,以朱凌云的聪明也知道,在那之后,她总是找各种借口过来,渐渐的和朱凌云也算是熟了。

    就这样过了大概半个多月,有一天,朱凌云发现了在他的桌子上,有一封信,这样的信朱凌云也接到过不少,粉红色的,当然是情书了。不用打开也知道是谁写的,很明显了不是吗?朱凌云没有打开,马上要考试了,他不能为了别的事情烦心,不能让别人说因为是将军的儿子,有什么特权。

    “你看见信了吗?”下午的时候,高远又来了,穿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很漂亮。

    “看见了。”高远可能是看朱凌云的表情很正常,觉得可能有什么别的情况。

    “你打开看了吗?”

    “没有。”既然不想和她有什么纠缠,就这样走了。朱凌云没有看她的表情,但是也能够猜到。

    在那之后,大概有两年多的时间没有再看见高远,在朱凌云考上军校的时候,朱宝刚夫妇请了很多的客人,李晓云一家都来了,还有许多的人,王浩霆也算是在这里一同庆祝,他们是同学。还有莫宏一家,他后来娶了一个长得和钟铃有几分相似的女人。还有许多公司的人和朱宝刚的同事和战友,其中还有刑斌一家,他现在可是钟铃的左右手了。朱凌云发现高远长成大姑娘了,也更加的漂亮了,不过性格似乎和过去不一样了,似乎变的沉默了不少。

    朱凌云感觉屋子里的人太多了,有点气闷,自己就走到阳台上乘凉,不一会儿妞妞也出来了。

    “你怎么出来了,不想看见高远吗?”妞妞长得越来越像钟铃了。但是却是一个冷美人。

    “你为什么这么说?她对我可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听朱凌云这么说,妞妞好长时间没有说话。朱凌云奇怪的看着她。

    “她这么长的时间可没有忘了你,家里全都是你的照片。”妞妞这么说让朱凌云皱起了眉毛,他的照片,高远怎么会有他的照片呢?

    “不要告诉我是妈把我的照片给她了。”朱凌云的脸色y沉下来。

    “妈是那样的人吗?晓云阿姨和我们家是什么关系?既然你没有意思,妈怎么可能把照片给她,眼看着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妞妞的表情也很严肃,但是她的话还是透露出一个信息。

    “不可收拾?”朱凌云看着她。

    “高远雇了人跟踪你,拍照片,我和妈也是最近才听晓云阿姨说的,她也是知道不久。”

    “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些?”朱凌云是何其的聪明,马上联想到了是不是自己父母的意思。

    “我想说,如果你也喜欢她的,就放下你的高傲吧,我们家是很开通的。如果你不喜欢她,那你就从今以后,躲着她,不要让她沉迷下去了。”朱凌云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被人跟踪让他很生气,对高远的深情也很吃惊,也有点心动,说实话,从那时开始,朱凌云自己也摸不清到底对高远是怎样的感觉了。

    妞妞进去了,过了一会儿,朱凌云以为她又回来了,回头一看,竟然是高远,一时间朱凌云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高远也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朱凌云,那么痴迷,这样的目光让朱凌云有点不自在,也许还有点害羞,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要上军校了,一定会很辛苦吧。”高远的声音有点颤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

    “嗯。”朱凌云不知道还应该说什么,也不敢看高远,其实高远真的很漂亮。朱凌云在此时也发现了自己和父亲一样,都不太善于表达。就这样,天色渐渐的暗下来了,他们在阳台上站的很久,可是没有再说话。

    晚上,朱凌云出来倒水,朱宝刚夫妇就在大厅的沙发上看电视,钟铃又撒娇似的把头枕着丈夫的大腿上。

    “你说高远该怎么办啊?”钟铃的声音不大。

    “孩子们的事,我们可是管不了的,也许以后她认识了别人,就忘了凌云了。”听爸爸这个说法,朱凌云的心情非常的沉重,有点不喜欢这样的将来。

    “不太可能,晓云现在还在怪我,说我不帮忙。”钟铃和丈夫告状。

    “让儿子自己处理吧,你不要管了。”朱宝刚说话了,钟铃是一定会听的。

    “嗯,知道啦!”说完,钟铃又往丈夫的怀里钻了,这对夫妻真的是很r麻,朱凌云早就决定了,将来一定不要找这样粘人的老婆。

    朱凌云在军校的生活还是比较顺利的,听说高远上了一所知名大学的企业管理系,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又回到了正轨,在一次放寒假的时候,朱凌云正准备背着大包回家,可是在门口,竟然看见了高远,她穿着灰色的羽绒服,戴着白色的帽子,脸被冻的通红,看见有女人来找朱凌云,几个要好的哥们儿开始起哄,弄的朱凌云很不好意思。

    “你怎么来了?”朱凌云这样的反应很明显是在掩饰他的羞涩。

    “想和你一起回家。”高远说的很委屈,和过去在朱凌云心目中的泼辣形象完全不同。朱凌云也不好再拒绝她,只能和她一起走,她在路上也不说什么,可是朱凌云能感觉到她在不时的偷看他,朱凌云真的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了,到底喜欢自己什么,不过心里也是喜欢这样被关注。

    在整个假期里,高远都几乎在朱凌云家,而朱凌云一家人也似乎习惯了她的存在,如果有一天她没有过来,大家就会变的很不对劲,尤其是朱凌云,钟铃也发现了,那个时候,朱凌云就开始无缘无故的发脾气,朱宝刚两口子都在偷笑儿子。

    在还有一年毕业的时候,他们的关系出现了转机,那天,朱宝刚一家一起参加高远家的宴会,她的爷爷过生日,朱凌云和王浩霆觉得没意思,打算离开,在门廊,王浩霆戏弄朱凌云说,

    “就这么走了,你不和你的小女朋友打个招呼吗?”被他这样调笑,朱凌云别扭的反驳,

    “什么女朋友,她才不是。”一回头,发现高远就在身后,朱凌云笨拙的不知道怎么面对她,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到家里,朱凌云又喝了一点酒,因为感觉很烦闷,然后洗了个澡,随便的擦了擦,腰间围了一条浴巾,回到房间。

    “你怎么进来的?”是高远,朱凌云真的吓了一跳,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浑身上下就只有一条浴巾。

    “你没锁门。”高远没有因为看见他的胸膛而羞涩,现在她满脸y云密布,朱凌云也猜到了她是为了什么来的。

    “你……有事吗?”朱凌云想找条裤子穿上。

    “你不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吗?”高远紧紧的盯着他。

    “知道。”朱凌云就是这样又闷又别扭。

    “你真的知道吗?你知道我爱的有多苦吗?”高远的眼里充满了泪水,看的朱凌云有点手足无措,可是只能呆呆的看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唔……”朱凌云刚刚想说点什么就突然被吻住了,完全不知道反抗,渐渐的也沉浸在了这样甜蜜的事物中,不可自拔,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倒在床上。

    “你真是太任性了。”朱凌云一直觉得高远就是一个任性的孩子,求之不得才这样执着。

    “我知道,我跟踪你拍照的事,是我不对,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你给我机会好吗?啊?”被佳人这样祈求还能怎样,朱凌云摸摸她的头。

    “我们会相处的好吗?”对于这一点,朱凌云有点没信心。

    “会的,只要你给我机会。”朱凌云看着她水灵灵的眼睛,还是点头答应了。

    他们相处了好多年才结婚,当然这当中高远的变化也很大,至少不会那么过分紧张,因为她知道她的偶像也会上厕所,知道她的偶像也有好多的缺点。不过她还是爱。朱凌云也爱上了她,不是因为一见钟情,而是细水长流,点滴的积累。

    时隔多年,钟铃对高远这个在事业上精明感情上白痴的儿媳妇说,她实在是上当了,其实朱凌云那小子早就爱上她了,都怪她太在乎太着急,现在弄的总是被朱凌云说,是高远死追的他。不过高远不在乎,背地里,那家伙很听话的,和他爸爸一样。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