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

    也正在和多家商号负责人接洽此事,目前还没有确定正式人选。公子若是有意的话,不妨亲自去求见于她,我相信公子出马,定当是手到擒来马到功成的。”

    “之前我曾经派了洪大掌柜去接触过了,听说此女架子很大,洪大掌柜连她的面也没见上。”周扶扬沉吟着说道。

    “公子,别说是洪掌柜了,”单俊来颇有些不屑地说道:“听说明珠楼的齐大掌门、御香楼的江大掌门,就连政界的要员邀请她吃饭,她都不赏光呢。不过,公子你要是亲自出马的话,那情景又不一样了。”

    “哦?”周扶扬挑了挑眉,只当他又是在恭维自己,并未往心里去。

    单俊来见他不甚在乎的模样,不由心里有些急。虽然周夫人一再吩咐,府中下人不得再提及前事,否则,一律驱逐出府,他也一直守口如瓶,不敢越雷池一步。不过,如今林湘妆已小有所成,将来一路壮大指日可待,于公于私,他都觉得有必要帮帮周扶扬。

    “公子你还不知道吧?盛妆天下的这位女掌门名叫林湘妆,她曾在周府做过丫鬟的。”单俊来试探着小心翼翼地说道。

    “竟有此事?”周扶扬有些难以置信的样子。“为何我竟不知?”

    “她只是小姐房中低等的丫鬟,公子你不知道也在情理之中啊。”单俊来轻描淡写地解释道。

    “那她又是如何离开周府的?又怎地有了今日的成就呢?”周扶扬更加纳闷了。

    “那是因为……”单俊来不擅说谎,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得敷衍了一句:“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公子想知道详情,不妨问问夫人和小姐。”

    周扶扬便真的向母亲和妹妹打听了,只不过两人都语焉不详,三言两语地便将他打了。他也问了身边的几个丫头,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于是,他只有亲自出马了。

    没奈何林湘妆已经是大忙人一个,等着见她的人队伍排得长长的,那个门房做事也是一丝不苟的,不知道是嫌他不够大方还是怎样,始终不肯接受他的贿赂,不肯替他将顺序排在前面。于是他便只能挨着号地慢慢等。

    有时他也去盛妆天下的铺子里看看,试图能遇到她。谁知道店里只有一个掌柜和几个伙计镇着。她半边脸儿也没露过。

    周扶扬自己也是诸事繁忙,去了几次见不到人,只好暂时不去了,只等着她点召候见。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大有一副女王派头嘛。一个女子想要靠自己维持生计已非易事。想要崭露头角亦是难上加难,成了众所瞩目可真是万里挑一了。难以相信,这样的女子竟然屈居于他周府门中,做了一个低等的丫鬟?

    更加让他想不通的是。林湘妆竟然主动邀请石岩加盟她的店铺,石岩竟然一口回绝了。当周扶扬听到这件事的时候真错愕结舌,生恨石岩的有眼无珠。同时他也向石岩打听了一下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何林湘妆会独独关照到他呢?

    然而石岩也是言辞闪烁,顾左右而言他地敷衍了事了。

    等到轮到周扶扬的拜贴之时,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月了。

    林湘妆让人写了回帖给周扶扬,约好次日在天碧楼相见。

    偏生不巧的是,由于周夫人偶感风寒。周扶扬诸事不理,一心只留在家中照料母亲,竟然把林湘妆撂在了天碧楼上。

    本来林湘妆还满心欢喜,心情雀跃地盛装赴约,岂料一等他不来。二等也不来,她一气之下。一脚将桌子给踹翻在地。这天碧楼的掌门人一心要拍她的马屁,连声说踹得好,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她的玉足云云,弄得她又好气又好笑。

    自此后,林湘妆便对身边的人包括门房的人说了,凡是周扶扬来的贴子,一律打回。他派的人,一概不见。

    劳资当年名不见经传,你轻视我就罢了。如今我名声显赫,人人趋之若鹜,你还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你不记得我便罢了,却还要给我这样的难堪,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乎,半年过去了,周扶扬愣是没有见过林湘妆的芳容。

    那日风和日丽,柳条低垂,桃李竞艳,许多画舫不甘寂寞地荡进了清水碧波的莫愁湖中。眼望着争奇斗妍的红男绿女,耳听得清吟浅唱的莺声燕语,好一片明媚风光!

    此时,自泛着涟漪的的湖面骤现一个不明飞行物,同时耳边伴随着火焰向外喷射的巨大响声。第一个看到此异状的游客先抬头看了看天空,随即大喊了一声:“大家快看!”

    接着,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仰起头来,错愕结舌地看着从半空中慢慢飘移过来的飞行物。

    飞行物体是一个硕大的圆球状物体,下面坠着一个吊篮,吊篮里一个女子墨飞扬,面带微笑地俯瞰着众生。自吊篮两侧垂下来两条红色横幅,上面用又粗又黑的字体写着四个字“盛妆天下,放飞你的想!”。

    “天啊,那是什么?”所有人都出了诧异而惊叹的问句。

    “从来没有想过,还有人可以在天上飞翔……”

    “那是盛妆天下的掌门人林湘妆吗?她到底是不是人啊,为什么她会有这么多神秘莫测的东西?”

    “她会不会掉下来啊?”

    “艄夫快划船,追过去啊,她往那边去了……”

    “快追!快追!”

    “……”

    船桨击打着水面出的哗啦水声,将其他惊叹的声浪都掩盖了。所有人都不再关注身边人的穿着打扮,目光齐聚在了半空中那个随风而行的热气球,以及那个吊篮中胆大妄为又神秘莫测的女子身上。

    她飘行在空中,衣袂飘飘,丝轻舞,恍惚间,宛如天人。

    周扶扬陪着母亲及妹妹,还有相亲不久的某世家千金柳诗恬,一起出来踏青赏花,泛舟碧波,本来正坐在船舱中品茶谈笑的几人也因外面的震动而纷纷出了船舱,愣愣地看着头顶空漂移过的不明物体。

    “盛妆天下!盛妆天下!”周夫人喃喃地低语着,吊篮中的人影看得不甚清晰,但林湘妆的大名她可是如雷贯耳,因此即使看不清她的样子,她也能想像出那是一张怎样倔强而不服输的脸庞。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她确实不是困在笼中的小鸟,她是展翅高飞的雄鹰,她有壮志在胸,她有宏伟理想,她从不退让与屈服,她是商界中的女性领袖,她是开拓创新的个中翘楚……她确实如周扶扬当初所说的那样,会给周府带来更加崭新而辉煌的局面。

    然而她的狂放不羁令她不喜,她生生拆散了这一对有情人。

    想到这里,周夫人心里微有悔意,眼睛不经意地转向抬头痴望着上方的周扶扬。

    他已经将她忘记。

    他乖乖听从了母亲的安排,和柳诗恬定下了亲事,只等着良辰吉日,便要拜堂成亲。

    她一直都知道,扶扬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孝顺争气的孩子,只要是母亲的意愿,他从来都不会违拗。而也正是因为此,她对他期望很高,不容许他的人生中有一处败笔。当日的林湘妆可以为妾,却绝不能为妻,更不能只是一夫一妻。最最令她不能忍受的是,扶扬竟然深陷情网,为了林湘妆失去了尊严与自我,所以她对林湘妆由当初的好感变成了厌恶,她嫉恨那种使用狐媚子手段将男人迷得神魂颠倒的女子。

    “哇,盛妆天下耶!”柳诗恬手中一根锦帕,遮在双眼上方,充满兴奋地叫道。“盛妆天下的女掌门林湘妆可是我哥的中情人呢,我哥最近都害相思病了,天天往她店里跑。”

    “她有哪里好了,天下的臭男人都喜欢她?!”一旁的周扶弱羡慕嫉妒恨,撇了撇嘴说道:“长得又不怎么样,以前不过是人家府中地位低下的小丫头而已。”

    “咦,你怎么知道?”柳诗恬不解地看向周扶弱:“你和她很熟吗?可不可以引荐我一下?”

    “熟得很!”周扶弱阴阳怪气道:“她想见我,我还不乐意见她呢,哼!”

    气死了气死了,天下男人眼睛都瞎掉啦,看他哥周扶扬痴迷的样子,周扶弱就气不打一处来。她这样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刚刚出现的时候,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往她这边看,她不得已只好在船舱中躲起来。谁知道她现在现身出来,竟然没有一道目光倾注在她身上的。真是太令人感到气愤了。

    三月的风轻缓适宜,热气球不疾不徐地漂移着,下方喧嚣的人群也紧随其下直追着。林湘妆居高临下地望着下面的画舫,视线遥遥地看向负手仰望着她的周扶扬。

    听说你要成亲了,恭喜恭喜!

    你成亲那天,我就送你这份礼物,让你们来个高空蜜月如何?

    你们站在一起,的确很般配。她是适合你的女子,不,是适合你母亲的媳妇。

    周扶扬,祝你幸福!未完待续

    184 大结8局上

    林湘妆再一次成功地轰动全城。

    可以想见,在此后的一段日子里,她又将会是南京城热烈讨论的对象,全城民众对盛妆天下的关注度将是最高的,不是之一。

    这样深入人心的广告营销,立即震动了所有在商场打拼多年的老滑头们,那些企图与林湘妆合作未遂甚至还在暗中观察尚未出手的大亨们也已经按捺不住了。

    其中,最焦急的非周扶扬莫属了。

    若说前期因为林湘妆的怠慢,让他生了退却之意,以为周家的生意之途也算做得深入而宽广了,纵使不能分得运动器材这一杯羹,他也不见得会逊色到哪里去。因此上,他已经决定不再挤破头地去和别人竞争,只默默地用心做自己该做的事了。

    然而,今天的再次相见,又将他之前的决定彻底颠覆。他甚至后悔自己对林湘妆所做的努力实在太少,以至于无法打动林湘妆的心。可以想像得到,即使换成那个人是他,拥有了独一无二的资源,被人众星捧月地围绕着,自然是要骄傲狂妄一些,对向他献殷勤之人冷淡也在情理之中。

    可惜他竟然就此却步!

    可恨他目光竟然如此短浅,想法如此肤浅!

    他怎么可以就这样轻言放弃?

    他是那么迫切地想要知道,这个女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她的脑袋为什么生得与众不同,为什么她一出手,立即便能引全城关注?她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让她及她的品牌形象深入人心,在一段时间内变成全城最热点。

    你看,人家这才是最省钱最有效的宣传方式,这样显著而高效的方式,为什么从来没有人想到过?

    他甚至可以想像得到,在未来的漫长日子里,类似之类的惊艳宣传方式还会层出不穷。她永远走在当下所有人的前面,她将开启一个崭新的商业时代!

    可想而知。今日之后,将有更多的人加入争抢林湘妆的队伍当中,他已经失了先机,如今想要再次进入,更是困难重重。

    其实。这都不是最让他感到悔恨的,他最为悔恨的是为什么当年她身为他的家奴之时,他竟然没有慧眼如炬,在一干庸碌的下人中沙里淘金识别她。以致有了今日之愁。

    回到家后,他根本就静不下心来,一直在房里走来走去。思考着应该如何着手进行与林湘妆接洽的方式,如何才能像她一般出奇制胜,在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立即引起她对他的全面重视。

    他眉头紧锁,右手握捏成拳。一边不经意地敲打着左手手心,一边茫无目的地踱着步,脑海里萦绕着的,始终是她立于吊篮之中,居高临下。睥睨众生的模样。那样意气风的女子,那样特立独行的女子。哪怕不是倾城国色,哪怕不懂琴棋书画,纵使不知贤良淑德,也已能够折服世人,令天下男子为之迷醉。

    从回到家,到吃饭,再到睡觉,就算是蹲茅房,脑海中也只是那一个模糊却又深刻的形象而已。

    吃饭饭不香,看书看不下,练剑心不静……周扶扬觉得自己快要无可救药了,他越是急着想要找到突破口,脑海里便越是一团茫乱。

    今晚,应该是一个不眠之夜吧!

    泡了个热水澡,在热气氤氲之中,在水的温柔抚慰下,周扶扬全身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下来,之前烦躁的情绪也渐次得到舒缓。

    怎么可以如此自乱阵脚,他周扶扬又不是初出茅庐不经世事的黄毛小子!先镇定,再思量,一定会有办法的!

    岂知他好不容易平静下来,正打算早点上床睡觉之时,从外门传进来的一张请帖又让他无法平静了。

    请帖是从盛妆天下来,内容大略是,为答谢众乡亲父老对盛妆天下的厚爱,特举办一次热气球试乘活动,邀请各位曾经光顾过盛妆天下的朋友于次日辰时齐聚天碧楼,以拍卖形式产生,价高者得。附赠条件为:试乘过程中,由林湘妆全程陪同,并且得标者将获得正式入股盛妆天下的机会。

    于是,周扶扬的心沸腾了。

    可以想见,那些和他有着一样心理的人们握着这张请帖时该是怎样地欣喜若狂!

    回想当初,他还在笑话林湘妆的稚嫩,如今看来,她不仅行为老辣,还心思缜密,并且出手总是高人一筹。

    试想,有谁能够抵挡得住如此巨大的诱惑?

    周扶扬不由得将请帖凑近唇边深深吻了一记,仿佛亲吻的是那个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千里的女子一般。

    什么?吻她?

    周扶扬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这个想法惊呆了。

    为什么他会突然有这样的绮思异想?他怎么会突然对她产生了兴趣?他只是对她的经营策略感兴趣而已,他纵使要亲吻,也应该是亲吻她所给他带来的财富不是吗?他可是订了亲的人呢。

    周扶扬忽然倍感烦恼起来。他怎么会这么早就把自己给轻许他人?他对柳诗恬虽然没有恶感,但也绝没有令他怦然心动的感觉,甚至今天分开以后,他便再也没有想起过她,反而对那个高不可攀的骄傲女子念念不忘。

    突然恨极了这个父母之命,媒灼之言。

    囫囵睡了一觉,里全都是那个凭风而立的淡然女子,又依稀似曾相识,仿佛他们的前世,曾有过悲喜交集的勾缠一般。

    一大早地,他便唤了侍婢起来,给他穿戴洗漱,做足准备,打起十二分精神,早早地便去约定地点天碧楼等候了。

    此时也不过卯时三刻,二月刚过,此时天色尚早,薄雾蒙蒙,春寒料峭,周扶扬身穿白色如意锦袍,腰间一根半指宽的玲珑狮蛮腰带,外罩一件带精致绣纹的连帽大氅,越显得他剑眉星目,丰神俊朗。

    周扶扬以为自己算是来得早的。岂知到了天碧楼一看,大堂里已聚集了不少衣着光鲜、自信满满的达官贵人、富商巨贾。好多都是熟面孔。

    周扶扬心里不由抖了一抖,竞争比他想像中来得激烈呀。看这些人的来势,真是志在必得的。相信有很多年轻公子,都抱了和他一样的心态,只要把她拿下。那么她和盛妆天下,便顺理成章都变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所以今日来竞拍之人,多是年轻一辈长相不错的公子。

    周扶扬刚一进门,所有人的目光都带刺般地射了过来。对他们在座每一位而言。多来一个人,便是多了一份竞争,每一个人都是敌人。每个人都值得重视。

    但周扶扬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好多人都与他是熟识的,平时也曾经称兄道弟过。此时见了面,也只是口蜜腹剑地随意客套一番,说着言不由衷的言语。

    周扶扬又何尝不是这种心态?他也和众人泛泛打了个招呼。尽量找个好位置坐了下来。

    辰时时分,林湘妆准时到场。暗纹织锦琵琶襟小袄,桃花色马面长裙,外罩一件昭君斗篷,眉目清浅。玉净花颜,她的神奇与魅力生生将她的美丽提升了一个高度。

    她含笑步入大堂之中时。本来还在彼此敷衍寒暄着的人们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齐聚于她身上,眼中充满爱慕与欣喜之色。

    林湘妆款款步上主席台,先惯例性地表了礼节性的开场白,然后,她的眼光在众人面前扫视了一遍,又在周扶扬身上略作停留了一下,这才收回目光,郑重宣布开始:“请问各位,竞拍规则都已经懂了吗?不知道在下能有幸与在座哪位同乘热气球,天边一游呢?拿出你的诚意和勇气,让我们相约半空吧!”

    林湘妆话音刚落,主持竞拍仪式的刘别便举起手中的小银锤在桌面上轻轻一敲,宣布竞拍正式开始。底价白银五十两,每加价一次为十两。

    “我出一百两!”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喊了出来。谁有那心情给你十两十两地加啊,浪费时间。反正大家心知肚明,得到了林湘妆,缺人才的将是如虎添翼,什么都不缺的是锦上添花,不管是谁,都是稳赚不赔的。

    “五百两!”又有人加价道。

    为了争取到和林湘妆合作的机会,这些人可是想方设法想要贿赂林湘妆身边的人,可惜捧着白花花的银子去,竟然没有肯要。可见林湘妆治下有方,驭下甚严,而追随她的人又都是表里如一,对她恭敬顺从的,光是这一点,便令那些慕名而来的人更多了一份决心。

    如今这几百两的银子喊出来,不过只是暖场罢了。的还在后面,今日之局,定然是你死我活,看谁比谁更舍得下血本,谁的家底更殷实的较量了。

    “一千两!”

    “两千两!”

    叫价一路飙升,场中争夺激烈。从最开始的成百加价,变成成千加价。

    “一万两!”天碧楼的大公子陡然将竞价拔了一个高度。

    “十万!”周扶扬俊眸半眯,从容不迫地举起了手。

    林湘妆是他的,盛妆天下也将是周家的。他感觉得到,她似乎对自己是特别的。难道是顾念着曾经的主仆之情么?她刚刚明明在自己身上多徘徊了一下。昨日在莫愁湖之上,他抬头看向她时,分明也感觉到她的视线似乎是投注在自己身上的。

    这个#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结论令周扶扬身体里所有细胞都兴奋起来,他难以自持地互相搓了搓手,觉得血液里都在沸腾着,本来还略带寒意的早春里,他竟然有些微微热起来。

    周扶扬叫价十万的时候,尽管场中诸人已经有所心理准备,但见他早早地喊出高价,在场诸人还是有些吃惊与埋怨的。一时之间,来自周围的种种目光便警觉而不怀好意地射了过来。

    周扶扬昂身挺立着,目光灼灼地看向主席台淡然静坐着的林湘妆,后者也朝他这个方向看着,脸上却没有特别的表情,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又似乎对这一切都无所谓。

    “二十五万!”纵使叫价已经狂飙至不可思议的高度,但跟进的人也不在少数,转眼之间便将之前的数据翻了个番。

    场中开始出惊呼之声,许多尚未孤注一掷的竞标者已经头顶冒汗,烦躁地扯下了头上的帽子,连带着披在身上的披风也扯脱下来。

    今天的场面实在是太过疯狂了!

    “五十万!”周扶扬再次投下了一记重磅炸弹。

    许多人眼珠子都要急得掉下来了,稍微上点年纪的长者胡子都吹得飞了起来。罢罢罢,这简直就是拿所有身家来做赌注了。看周扶扬老神在在气定神闲的模样,想必他是有备而来,志在必得了。自己掂量掂量斤两,自知不如周扶扬家底殷实的,早早地便死了这条心。

    “六十万!”

    “八十万!”

    “八十五万!”

    “……”

    在一轮一轮的竞价中,越来越多的人当起了旁观者,到最后演变成巨富周家与虞国公府三公子杨乐广的龙虎斗了。

    杨乐广是后来的,周扶扬到的时候,他还没到。所以前期的竞价,杨乐广并未参与。岂知到了后来白热化之时,杨乐广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林湘妆皱了皱眉,这个杨乐广,到底想搞什么鬼?

    犹记得她刚搬家没两天,杨乐广曾亲自上门道贺,并且抬了两个大箱子,说里面有他珍贵的贺礼。又说过两天他要离开南京一段时间,可能要去南方一趟,让林湘妆多多保重。林湘妆想到自己曾经从他那里无端坑了六百两银票,这个房子多半也是他暗中在打点,心里还是存着一点感激之意的。于是她便拒绝了他的贺礼:“我还是那句老话,无功不受禄,你这两大箱子,还真是令我受宠若惊呐。”

    “嘘!”他瞳孔微缩,将右手食指竖在唇边,一如往日的邪魅模样:“里面不是金银珠宝,你放心,等我走后你再看,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

    临走之前他还不忘调戏她一番:“我会很快回来的!这段时间记得要想我,还有,千万不要让其他男人靠近你,他们心术不正,对你会有不纯洁的想法的。”

    “只要你不靠近我,就天下太平了。”林湘妆既好笑又好气地说道。

    “妆儿,你真的太伤我的心了。”他以手抚额,故作忧伤道。

    “快走吧,你这一去许多天,可要苦了你几位娘子了。”林湘妆打趣说道:“在临走之前,好好安慰安慰她们,诉诉离情,温存温存,你懂的!”未完待续

    185 大结局下

    听完她这句话,他本来满是戏谑的脸上立马平静下来,眼中隐隐流露出幽怨之色。他仰天长叹一声,转身慢慢地向外走去,走到门口处时他突然又停了下来,回头语出惊人道:“妆儿,我这一生最大的遗憾,便是没能早日遇见你。”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一片无奈与愁苦之色,仿佛人生中充满失意与惆怅一般。

    纵使是林湘妆接触他较久,也认清他是怎样一个人,仍是不由得心里一动。

    他离开之后,林湘妆打开了他送来的两个红木箱子,只见里面满满的装的都是晒干后的各色花瓣,白的红的粉的黄的,姹紫嫣红,琳琅满目。林湘妆正在纳闷他为什么送自己干花瓣呢,莫非用来给她洗澡的?啊,她突然想起来了,她那天晚上曾经和他讨论过“浪漫”一事,她曾经说过要躺在铺满花瓣的庭院里,伸展四肢,幻而惬意地享受着宁静的夜晚……

    所以他巴巴地收集了这些花瓣,便是为了成全她的这个念头吗?

    还真是个有心之人呢。

    也难怪会有那么多女子难逃他的魔掌了,谁不爱慕这风、流多情郎呢?

    而就在前几天,大约是在周扶扬定亲后的第二天,杨乐广从南边回来了。他回来后甚至都没来得及回家一趟,便急匆匆地赶来见她了。

    “听说周扶扬已经定亲了。”杨乐广紧盯着她,语气中有着幸灾乐祸的味道。

    “我知道。”林湘妆木无表情地答道。

    “你没有什么想法吗?”他问,一脸打探之色。

    “有啊!”她挑了挑眉,以手托腮,娇嗲不胜地看着他道:“我的想法就是,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能不能改变一下你总是在人家屋顶出现的方式?”

    “可以啊,那我出现在你的牙床之上……”他眨动着眼睛,一副流里流气的模样。

    “好的呀,”林湘妆面不改色。笑得没心没肺:“只要你不介意在我林家院子中裸奔一圈的话……”

    “这有何难?”杨乐广说是风便是雨,竟然即刻站起身来,动手解身上的腰带。

    “那我们走吧,你脱光了衣服,绕着院子走一圈!”林湘妆也站起身来,边说着边往外走去。

    “那还是算了吧!”杨乐广停下手来,仍是坐回原位,涎着脸皮问道:“这半年来。妆儿可有想我半分不曾?”

    “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的身价?知不知道我每一刻钟赚多少钱?你了解一寸光阴一寸金的含义吗?”她白了他一眼,撇了撇嘴道。

    言下之意,她肯花时间坐下来和他说话,已是对他格外开恩了。什么想啊念啊,真真是浪费她的精神与财富。

    “好吧,我就知道会是这样。”他丧气起来,豁然起身道:“你如今已是名动天下,盛妆天下的名头,即使远在天涯海角也妇孺皆知。这次我匆忙回来,也没给你带什么东西,那么,我就帮你报仇吧!”

    “报仇?报什么仇?”林湘妆疑惑了。认真说起来。她的仇人可多了,说不定你杨乐广也要算上一个呢。

    现在看来,杨乐广的突然出现,故意和周扶扬抬杠,提高标价,便是他所谓的报仇么?

    他要耗尽周扶扬的家产,将周府中人所有的命运都掌握在她的手中么?

    还是他要力压周扶扬。竭尽全力要在此次竞拍中获胜,赢得与林湘妆合作的机会,让周扶扬气得吐血?

    “一百万!”这是周扶扬再一次不服输的喊价了。

    他不明白,杨乐广为什么会突然间出现,还一副来势汹汹的模样。自他病后,就再没见过杨乐广。这次相见,竟然以敌对方式出现。这样的情景令周扶扬还有些措手不及。

    但是,对方挑衅的眼神和咄咄逼人的气势令周扶扬也生了争强好胜之心。原来你杨府也觊觎盛妆天下这块大肥肉么?

    “两百万!”杨乐广立即将数据翻番,给周扶扬还以颜色。

    周扶扬眼神暗了暗,既觉惊奇又有些恼怒地看着杨乐广,两百万不是小数目,周家的产业自然是不下于这个数的,但是一半以上都在流通之中。若是再往上增加数字,他恐怕真的要将周家所有的产业全都抵押给林湘妆了。

    “两百一十万!”

    “三百万!”杨乐广浑然不把周扶扬的疑惑与暗示的眼神放在心上,只是脸上挂着得意的笑,神情自若地看着台上的林湘妆。

    “如果你愿意签死契的话,我许你月例十五两!”

    “我出三十两……丫头,我绝不逼你签死契,你愿意什么时候离开杨府都可以,你永远都是自由身!”

    “五十两!”

    “唉呀,看样子真是我杨乐广不知好歹夺人所爱了!小丫头,我看周公子对你好得很哪!你还是跟着他吧……”

    突然间,仿佛被某样东西所击倒,又好似莫名划过的电流,骤然划过他的脑海。依稀仿佛,好像这样的场景在哪里出现过。当初他似乎也曾经和杨乐广争夺过什么,连当时他们的对话,都是如此清晰地浮现在了耳中。

    “三百万还有没有出价的?三百万两!杨公子出三百万!”刘别在台上举着小锤示意众人道:“三百万一次!三百万两次!三百万……”

    “五百万!”周扶扬右手轻揉着额头,左手高举,艰难地喊出声来。此时他只觉得头痛欲裂,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信息如流星般划过脑海,他伸出手想要抓住,然而却总是鞭长莫及。就在他喊价完毕之后,他眼前陡然一黑,双腿一软,再也支持不住地轰然倒下地去。

    “周扶扬!”

    “周公子!”

    早春风细细,温柔牵人衣。

    未知佳人意,脉脉不敢语。

    是一个晴好的日子,早晨风向及气流较稳定的时间,是最适宜热气球升空的。

    因为周扶扬的突然晕倒,后面再也没有人跟着竞价。所以他最后终是侥幸得标。

    于是,这一天早上,他如约登上了热气球上的吊篮,与林湘妆一起飘移在空中,俯瞰着脚下的六朝古都、湖光山色。

    近“香”情怯,与她并立于吊篮之中,他竟然紧张得不知该怎么开口打破这一直保持着的沉默状态。

    她没有和他说话的意思,甚至连看他一眼都很是不屑。只是目视着远方,一动也不动,却不知道她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真没想到,我们可以在天空之中御风而行!”终是他按捺不住。当先开口说话道。“在下实在是佩服林姑娘的奇思妙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聪慧灵敏之人?”

    “周公子过奖了。”林湘妆淡然一笑道。这样的赞美之词,她早已听得耳朵起茧了。

    “不知道林姑娘师承何处?是如何想到制作这个飞行器的呢?”周扶扬对林湘妆及她明的热气球充满了好奇。

    “我没有师傅……”她一脸正色地看着他:“不知道公子你有没有看过一本叫《绿野仙踪》的童话书?”

    “什么叫童话书?”他顿时好奇心起。

    “就是凭幻想杜撰的,在现实中不存在的,可是很美好的事情,记录成册,是为童话书。”她想了想,解释道:“一般而言。这种书是写给小孩子看的。”

    “在这方面,我不是很懂。”周扶扬老老实实地回答道:“不过我回头问一下石岩,他应该比我更清楚。”

    “不用了。”她似是有些不悦,语气粗鲁地打断他的话:“他也不会知道的。”

    “林姑娘真是个奇女子,”他不无赞赏地说道:“你总是给人捉摸不透的感觉。我听说你曾经是周府的下人,以姑娘大才,却为何会屈居于人下为奴为婢呢?而偏偏我却没现你的才华。竟然令周府痛失此旷世奇才。”

    “周公子谬赞了!”她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明珠也有蒙尘之时,和氏璧也曾被人当成普通的石头,正如有人说过,怀才一如怀孕,日子久了才能看得出来,是一样的。”

    “怀才一如怀孕,日子久了才能看得出来?”周扶扬重复了一遍她话,为她惊人的言辞叹服不已。“姑娘果然不同凡响。语出惊人,字字珠玑,令扶扬自惭形秽。”

    “你也学会溜须拍马了吗?”她轻轻一笑,显然这样的恭维还是受用的。

    “姑娘明鉴,在下乃是由感而,肺腑之言!”周扶扬脸上微现红晕。忙不迭地辩解说道。

    “是吗?”她半信半疑地看着他,轻轻伸出右手,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她的手已经贴在了他左边心房之处。“我的手上带着测谎仪,我要测试一下,你到底是说的真心话,还是只是奉承我的。”

    周扶扬瞬间愣住了。她的手白晳而纤细,带着早春里的些微寒意,轻轻地按在了他的前胸之上。他似乎听到身体里有血液倏地一声自脚底倒流上来,又似乎被突如其来的电流击中,使他一下子失去了反应之力,连心跳都不能自主。

    咚咚咚,咚咚咚……

    一声一声,如响鼓,如巨雷,那样剧烈跳动的声音,几乎响彻云霄。

    她仰头看着他,他脸上意外而欣喜的表情在她眼中一览无余。

    “你有心上人吗?”她笑嘻嘻地问道。

    “没有……”他不假思考地回答道,但马上又改口道:“不,有!”

    “是柳小姐?”

    “不是!”

    “骗人,和你定亲的人明明就是她!”她怒瞪双目。

    “在没遇到那个令我动心的人之前,”他不疾不徐地说道:“我以为不管和哪个女子成亲都是一样的,只要家母喜欢便行。”

    “你永远都是这样,母亲第一!”她的眼中露出失望的神色,语气中满是嘲讽之意。

    “这是自然,母亲赐予我生命,没有她便没有我。林姑娘对我的事情好像特别关心啊?”他嘴角噙笑:“是因为我们是旧相识的关系吗?其实,我对林姑娘,真真是说不出的一种感觉,好像很熟悉,却又对你毫无印象。”

    “这是当然啦,”林湘妆收回手来,眼中微转黯然。“你是高高在上的主子,又怎么会注意到这些曾经出现在你面前过的奴婢呢?”

    她的手离开他的胸前的时候,周扶扬心头也涌上了巨大的失落之感。这么快就放开了么?为什么她的手放开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心已经被她摘走了呢?难道她会法术?

    林湘妆转过身,看向远方,蓦地张开双臂,奋力大喊了一声“啊”,声音突破气流,遥遥地传了出去。

    “突然想放声高歌一番。”她扭头看了他一眼,轻轻一笑道:“你会唱歌吗?”

    “在姑娘面前,在下不敢现丑。”他谦虚地说道:“不如请姑娘高歌一曲,在下为姑娘和声如何?”

    “我唱的曲目,恐怕你和不上呢。”她调皮地眨了眨眼。

    “哦?洗耳恭听!”

    “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感情多深只有这样才足够表白。死了都要爱,不哭到微笑不痛快,宇宙毁灭心还在。把每天当成是末日来相爱,一分一秒都美到泪水掉下来,不理会别人是看好或看坏,只要你勇敢跟我来……”

    起初,只是林湘妆一个人声嘶力竭地高声唱着,唱到后来时,她的声音渐渐低下去了,歌声之中似乎还泛着哽咽之意。

    一只手搭上了她的肩膀,微一用力,便将她的身子扳了过去。

    “林姑娘,你怎么了?”他凝视着她,眼底是浓浓的不舍与心疼。“这歌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每次我在中听到之时,便会因为痛彻心扉而醒来。”他握着她的双肩,大惑不解却又无比急切地问道:“你为什么会唱这歌?还是每个夜晚,都是你在孤独地歌唱?”

    “你记得这歌?”她眨了眨眼,将那层浮在表层的雾气用力逼退,望着他的眼中充满期待。

    “怎么,你以前曾经在我面前唱过这歌么?”他微挑双眉,握着她双肩的手更加用力:“你到底是谁?我们之间,是不是曾经生过什么事?”

    原来,你终究,还是没有想起。不过,还好,你的记忆中枢里,还残存着某些不愿隐去的片段。

    林湘妆伸手推开了他的手,脸上一抹凄凉的笑意。

    “你说呢?”她抽身而出,留给他一脸迷惑。然后,她行至吊篮边缘,将手掌合在嘴巴两侧,做成一个喇叭状,朝广阔无垠的天空大喊道:

    “周扶扬,大笨蛋!”

    过去的事便让让他过去吧,我们再不要提及。周扶扬,即使你已经不再记得我,我有自信让你再次爱上我。

    我们,拭目以待!

    <!--

    --------------------------------------------------------------

    书籍名称:这个丫头太txt作者:梅色无边

    本书籍由网友“lailaiqaz”上传日期:2012-11-10 23:25:43

    书包网 : - txt电子书免费分享平台

    9eb20网站,和好友一起上传、下载、分享txt全本。

    所有仅供试阅,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阅读全本请购买实体书。

    --------------------------------------------------------------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