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异界图书馆 > 正文 10112书 旅店1保卫

10112书 旅店1保卫

    c_t;小旅店保卫战!为了调动自家战士们的战斗积极‘性’,自己本身就没啥干劲的周书想了这么个名字出来调动士气。-79xs-

    一般来说,‘保卫’这个词是最容易煽动情绪的。只要找到一个利益共同点,随便什么,或有或无,然后加之‘保卫’一词将人民群众招呼到一块就可以干坏事儿了。

    虽说周书已经强调过,如果不对付这帮暴民,自家居住的旅店会被他们给点了,到时候只能再去找住处。如此舒适的据点在这个城市可不太好找,所以千万不能让暴民给祸害了。只不过听了这话的人完全没有在意话中内容,基本上就跟没听到一样。

    不管是罗杰德、诺拉‘波’、‘波’洛尔,还是‘女’生那边的情况。大家已经习惯了让周书去打去杀。见了他的本事,大家没啥心思动用自己可怜的有次数限制的力量,干劲不是跟高涨。

    索‘性’,蛇神出了个没屁用的馊主意给暴民集团,让他们‘弄’火‘药’桶攻击旅店。虽说火‘药’桶里装的其实是火油,虽说他们完全没办法将这东西成功点燃,不过对于周书来说这是个好消息,至少罗杰德开始认真的对付这些人了。

    为了拦住飞过来的火矢,罗杰德动用了一层借力,事实上这是他剩下的最后一层,其他的都在淘汰赛用掉了。反正力量已经被拿出来了,这一个小时内如果不好好使用一下实在有些‘浪’费,于是他抓着自己的双手剑朝着敌人方向走了过去,算是主动出击。

    周书前两天没什么事儿的时候跟玛莲娜凑在一起享受生活,‘药’劲过去之后两人随便聊了一下有的没的,碰到了一个值得惦记一下的话题。有关于先军战的。

    之前大家一直忙着对付淘汰赛,也就是罗杰德和诺拉‘波’伊负责的单挑环节。现在淘汰赛之中基本上没了能够战胜嗑‘药’之后二人的选手,所以战略重心自然要放在阵列战上。

    要知道自从白月‘女’王战团组成,可是半次阵列战练习都没有组织过。这就像是一帮人凑在一起组了个篮球队,却从来没有练习,直接跑去打比赛一样。

    十一国由于力量系统有些特殊,其实练习这种事情是比较奢侈的。在非借力状态下练习,虽说也很有用,不过意义不是特别大。那些真正可以起到大规模提升的战斗练习,都是在巅峰状态下进行的。

    战士们只有驱使自己身体的极限力量,了解、驾驭这份力量,才能突破瓶颈在战斗力上有所提高。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只不过这种锻炼撑死了每月两个小时,而且锻炼完之后要面对一个没有任何力量可供驱使的尴尬状况,所以真正有机会进行这方面锻炼的战士其实并不多。

    罗杰德的力量算是锻炼出来的,不过他是在一层借力这个状态下锻炼的,从未在巅峰时练习些什么。久而久之,罗杰德可以将自己一层借力状态时的战斗力发挥到一个比较不错的程度。

    此时的他双手持剑,用剑尖对着远处一大帮敌人。暴民这边早就因为使者被杀而愤怒不已,当即有两人不听命令,驱使力量之后冲了过来。

    罗杰德面对这两个送死的家伙,架势是完全没变。直到对方挥舞着小臂长的柴刀和木‘棒’打过来,他的剑尖才朝着敌人武器的方向拨打过去。

    敌人显然是没受过专‘门’战斗训练的普通人,也没有过任何合作作战的技巧。之前罗杰德跟诺拉‘波’伊两个人联手对付断肢神信徒的时候,虽说也没合作过,但凭借一些常识倒是找到了点默契。

    比如两人在同时面对一个强敌的时候,绝对不会同时挥刀砍过去,那样会一同将攻击时的破绽暴‘露’给对手。对手如果出手速度更快,两人也就完了。

    正常情况,这种战斗都是一个负责攻击,一个负责摆出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给敌人压力,做牵制。就算真的要同时出击,也不能同时挥砍。至少也要一个砍,一个撩。

    撩指的是那种由下至上的攻击方式,与队友的砍杀同时出现攻击一人时,比较不容易被对方破解。除非敌人想拼死换一命,要不然面对这样的攻击大多会选择退开,不至于被抓住机会斩落两人。

    罗杰德对面的这些暴民也是选择了最糟糕的战斗方式,他随便用自己的武器长度优势将敌人的兵器打开,然后手腕一转画了三分之一个圆的弧线,一口气将两人一同劈成两断。

    搞定这两个之后,他是一点闲工夫都没,因为两人身后还跟着一个抓着长枪的敌人,这会也冲锋了过来。

    面对这种比较长的兵器,罗杰德犹豫了一下,随后选择用剑‘搅’过去,分分钟将对方的武器从他的手中给搅了下来。

    正常来说,长枪跟剑对搅,后者处于绝对不利的位置。枪的长度更方便用力,就是个杠杆原理,剑尖和枪尖接触到一块,枪有的力量优势极大。不过很遗憾,罗杰德还真就没瞧得起自己的对手,就知道他不明白应该怎么应付这种由敌人挑起的兵器角力,分分钟下了他的武器。

    一般来说,佩剑这东西并不是啥好用的杀敌兵器。要说好用,还得是枪。剑只不过是带着比较方便罢了。

    罗杰德也是没忙着‘弄’死那个丢了武器的家伙,而是捡起他的枪,朝着敌人脖子轻轻一打。还算比较锋利的枪尖直接砍到了对手的脖子中。倒是没砍断,不过这条人命已经被成功夺取了reads;。

    周书这会又回到了阁楼,跟蛇神一起看戏,分吃她手里的爆米‘花’。

    蛇神对罗杰德的剑术点了个赞,很节制的夸奖了一下。

    “诶?真的很厉害吗?”周书在一边是完全没看懂,在他看来,罗杰德就是靠着速度快力量大搞定的对手,没啥技巧的样子。

    蛇神点了点头,“你不懂这些,很难跟你解释。罗杰德用剑的技巧‘挺’不错的。”

    “你好像很懂?”

    蛇神摊手,“好歹活了几十年,不会比划还不会看么。”

    身上没有佩剑的蛇神完全不知道该怎么使用兵器,不过一个战士是好是坏她分得出来。这一点比周书强出不少。

    罗杰德在杀了三人之后,迎来了更多的敌人。蛇神‘露’着周书的脖子,凑在窗口给他讲解着一些比较粗浅的有关剑技的内容。那些原本在他看来没什么讲究的挥剑动作,经蛇神这么一解释,似乎有了些魅力。

    天底下的事儿,就怕有人讲。本来周书对这种剑术什么的毫无兴趣,在稍微有了点了解之后,他难得的萌发了学习一下的心思。

    “想学的话,就让罗杰德来教你好了!”

    周书‘嗯’了一声,随手从空间道具中拿出一柄躺在里面落灰的长剑。这种东西严格来讲应该叫双手剑,不过在他看来就是长了一点的剑而已,单手提起来挥砍还嫌它轻呢。他不确定在这种状况下,自己跟别人学能否学到什么东西,反正先稍微入‘门’一下好了,能跟蛇神一样只会看不会用也可以。

    罗杰德就算再厉害,一个人面对一群人,啥技术也谈不上。‘波’洛尔倒是从他背后支援了几箭,结果搞得他一个劲的紧张。

    从箭的力道来看,‘波’洛尔这家伙明显舍不得借力,就是普通的‘射’击。虽说也都‘弄’死了人,不过实在让人不放心,谁知道他啥时候一个时候会不会把箭戳到自己头上去。为了不让这倒霉事发生,罗杰德选择暂时撤退。结果他这么一撤,一时间竟然没人迎上去应战。

    暴民们见到这个情况,还以为是敌人兵力不足,于是领导人大喊一声将兵力全部压上,大批人民群众怪叫着涌了过来reads;。

    每次到这种时候,站出来的都是‘女’孩子。被叫来当打手的娜蒂以及捧着新衣服的香草活动了一下手腕,朝着敌人方向迎了过去。

    娜蒂这边没啥顾忌,抓着锤子轮了上去,第一次出招就拍碎了一个人的脑袋,碎开的脑浆子砸在隔壁几人的脸上,其中一人捂着眼睛跪在地上大喊大叫,貌似有小碎骨刺破了他的眼球。

    与之相比,虽说香草也非常痛快的出击了,不过速度比较慢,毕竟她需要先把自己脱光光。

    对于她来说,被男人看到身子还是会害羞的。之前那些没羞没臊的举动完全出于迫不得已。战团里的男‘性’们见到香草好像要上场的样子,二话没说转身回避。周书在阁楼上完全不想这么做,无奈身边还有个蛇神,他必须表现得跟其他人一样绅士才行。

    北方人打架,通常用个一层也就‘挺’厉害了。不过南方人一层借力效果很一般,尤其是香草这种个头不高的‘女’孩子,无非就是让自己长高个几十公分,两层以上才能将力量释放出来。不过就算是两层,香草也不过刚刚三米多高。

    她脱掉衣服,化身巨人,然后将新衣服套在身上。那衣服是为八米时候的她准备的,不过也有三米的穿法。将多出来的长度绑了绑,香草穿了件连衣短裙一样的东西出场了。

    周书很体贴的从地下升起一根石头给她做武器,他可不想看到一个漂亮姑娘生撕敌人的画面。

    石‘棒’刚刚建造完成被香草拿在手里,周书这边突然觉得一个劲的古怪,好像有那里不太对劲的样子。想了一会才发现,为‘毛’刚刚还大着肚子的香草,这会的身材又正常化了?!

    香草这会表现得跟个模特差不多,穿的东西也特前卫。比起玛莲娜那个面条一样的胳膊‘腿’,香草这边要丰满许多,更附和男‘性’的审美。

    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香草的孩子不会跟着她的借力一同变大。周书倒是因此松了一口气,虽说知道这姑娘目前处于一个被神保护不会受伤的状态,不过让一个大着肚子的姑娘出‘门’战斗实在让人不太忍心。现在好了,可以放心派她去打人了!遗憾的是,娜蒂这家伙下手太黑太快,制造石‘棒’又‘花’掉了一点时间。等香草出战,那些被娜蒂打懵了的暴民已经准备撤退了。他们的人数在三分钟内被削减的只剩下五分之二,其他那些死了一地。

    娜蒂这会站在大堆死人之中收了手。她是武人,不是屠夫,攻击这种毫无战斗能力的家伙实在是有点让人不舒服。这些人如果有攻击也就罢了,她可以下得去手。不过现在他们显然已经准备逃走了,娜蒂不打算追,这是她的底线。

    周书跟蛇神看到这个状况,暗道了一句‘糟糕’,已经撸起袖子咬着牙准备出手了。他们俩也不想对付这种普通人,蛇神刚刚成功坑死了人家一家五口,这会还在内疚。周书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一个文明世界过来的人,他要是下得去手早就出战了,也不会一开打就躲在阁楼。

    现在的情况不允许两人继续袖手旁观。他们的计划是杀‘鸡’儆猴,用这群暴民的惨死,震慑其他人。倒也不是说必须一个活口不留,不过一下跑走小一半,貌似这个震慑力有些不足。

    就在两人准备从楼上跳下来舍身取义的时候,变身之后一点忙也没帮上的香草三两步追上那些人,提着就是一下。

    石‘棒’有些青灰的颜‘色’瞬间被血浆染红,人类在这大‘棒’面前就跟汁液饱满的红‘色’浆果一样,碰一下就爆开了。

    香草这会犹如鬼岛的恶鬼,虽说敌人分头逃跑,她还是尽可能的追着其中人数最多的一股,很成功的将他们赶尽杀绝。这群暴民最后只逃出去五分之一不到,这个数量‘挺’不错的,逃走的那些人

    正好可以添油加醋的将他们的遭遇散播到整个城市中。

    ‘保护’这个词经常被拿来做煽动之用,周书这次战前也稍微用了一下,希望大家能够同仇敌忾全力杀敌。很遗憾,他所提出的需要大家保护的对象,也就是这个旅店,实在是无法引起大家的重视。真的被煽动起保家卫国的情绪的,只有香草一个。

    她本身就是一个守护者,家族之中流传着守护者的基因,而且是唯一的坚持下来的那一支中最纯正的基因。现在她需要守护的东西已经钻到了她的肚子里,而且还反过来保护着她。此时此刻,她需要新的东西来保护,比如这栋住起来很舒服的旅店。为了保护家园,她什么都干的出来!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